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2

主题

0

听众

23

积分
  • 1幼儿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616365
帖子
2
相册
0
个人消费需求
美食
购物
亲子
教育
旅游
交朋友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11-16 16:24:36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第1卷
§§§第一章  莫非她穿越了?
  南越国凤芷宫
  是夜,极尽奢华的殿堂寂静无声,一片死寂。
  突然,一声低微的轻呼在一处隐秘的地方响起。
  “哎呀!”洛珊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草地上,全身上下都没有力气,一动就痛。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娘娘,你在哪里?”由远至近,带着些许焦急。
  娘娘?洛珊满目疑惑,怎么现在还有人用这个称呼?抬起头看了看四周,洛珊更加疑惑了。这是哪里啊?看着好像复古的庭院。而她身上正穿着奇怪的衣服,包裹的密不透风,还是从来没见过的服装。
  “翠月你急什么,一个傻子到处乱跑一点也不奇怪。左右这个傻子也跑不到哪里去。”来人不止一个,慢慢靠近了这里。
  傻子?洛珊凝神听着,完全不知道过来的人说的是谁。
  又听那叫翠月的轻叹口气道:“金菊这话在这里说说就算了,再怎么样娘娘也是南越国的皇后,若是让太尉大人知道……”
  金菊不屑的从鼻里哼了一声,漫不经心说道:“皇后?她就是一个傻子而已!最好这个傻子乱跑出了什么意外一命呜呼,这样大家都落得轻松!”
  翠月比金菊个头小一些,眉目颇有些江南女子的婉约,摇头道:“既然被分来侍候皇后,要是皇后出了什么意外,我们这些小小的宫人能逃掉惩罚?还是先找找吧!”
  金菊瞥眼翠月,嘟噜几句,扭着腰枝不耐烦的继续找人。
  “呀,在这里!娘娘,娘娘你没事吧?”翠月发现了在草丛里的洛珊,赶紧招呼金菊一起过来。
  “不是死了吧?”金菊嫌恶站在一边,不肯帮翠月的忙。
  趴在地上的洛珊,其实一直把这两人的对话听在耳里,心里除了疑惑还是疑惑。不过现在没弄清情况时最好的办法还是沉默的好。而且刚才她们口里的娘娘好像是个傻子,估计自己跟她长的像,所以她们把自己错当了那人。那就暂时装傻子好了,等身体恢复了再跑路。
  最终金菊还是和翠月一起,把洛珊半抬半拖的弄进了凤芷宫寝殿,放在那张豪华的雕花大床上。
  “行了,翠月你去点灯,我要去休息了。”金菊懒得再看洛珊一眼,吩咐完转身就走。
  翠月把灯点上,又拿了盏桂圆羹放在洛珊床边的小几上:“娘娘若是饿了就用些吧!奴婢告退。”
  洛珊一直都清醒着,等到寝殿里没声了,才努力支着身子爬起来。
  黑如墨的眸带着些许迷惘,转转眼珠打量这富丽堂皇的地方,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还有极具复古特色的装饰用具。这里,完全找不到一点现代社会的痕迹。
  洛珊揉头暗自思量。
  她怎么就出现在这里了呢?好像最后的记忆是,她记得自己去参加一个医学盛会,本来是要去拿奖的。可是飞机失事,她一下子跌落了下来。
  在半空中的时候恍惚看到古色古香的宫殿,有一黑衣人将药粉倒在了一个身着黄衣的女子身上,然后,那黄衣女子就倒在了地上。
  而她,在黑衣人消失之后,重重摔了下来,直接跌倒在了那女人的身上。
  再然后,她被找到,被当成两个宫女口里的“傻皇后”,躺在这里。
  等等……
  那个女人呢?
  洛珊猛然惊醒,低着头再次看向自己的衣服,这摆明了是古代人穿的衣服。而那两个宫女叫她娘娘……
  难道,她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傻皇后的身上?
  翠月点的是盏油灯,昏暗的灯光映在洛珊的脸上,若不是她骨碌碌转动的眼珠灵动无比,她还真像个傻子。
  休息了一会儿,洛珊可以动了,她动了动身体,感觉这具身体很虚弱,虽然检查下来身上没什么伤。但似乎体质很差,一点小小的动作,都觉得累。
  看来这女子虽然贵为皇后,也没得到好好的调养。
  瞄见翠月留下的桂圆羹,洛珊犹豫一下拿过来,几口喝到肚子里。要吃东西才有力气嘛!
  这时金菊摇摆进来,相比洛珊的虚弱,她可算得上是“健康红润”:翠绿新宫装,白净鸭蛋脸,腰枝柔软走路摇曳,顾盼间满是风情。
  可能是因为她从来没把这个皇后放在眼里,也可能是因为房间光线太暗,总之金菊一进来就没发现坐在床边盯着她的洛珊,自顾自走到梳妆台前翻找着什么。
  “这个傻子的东西还真好,可惜呀……”金菊不知道找到什么,自语一句。
  “可惜什么?”


§§§第二章  到底是人是鬼啊?
  “可惜剩下的不能拿,哎……妈呀!”金菊回答一句才发现不对,转过身像是看到鬼一样的看着洛珊,全身寒毛都立了起来。
  “皇……皇后娘娘,你……你醒了……奴……”眼前的这个皇后是人是鬼啊!怎么看上去这么可怕?
  且不说那张和鬼差不多的脸,就是那双眼散出来的幽冷寒眸,一对上就让人从心底感觉到害怕。
  洛珊喝了一碗粥,有了些力气,此时端坐在床上,冷眼看着金菊。她的声音她认得,就是说巴不得皇后出意外一命呜呼、态度高傲得像孔雀的人。
  主弱仆欺,看来说的一点不错。
  受不了洛珊凌厉得像是要把人给刺出几个窟窿的眼神,金菊“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呼着“娘娘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
  尖锐的声音引来其他人,一进屋就看到金菊跪在地上,对着昏暗光线下的模糊人影求饶。
  翠月赶紧跪下,另外三个小太监也紧跟着跪下,跟着金菊求饶。
  洛珊冷眼看着五人,唇畔勾起一抹笑,静静听着他们求饶。
  突然金菊像是明白了什么,忽一下站起来,指着洛珊鼻子骂道:“好你个傻子,居然敢装神弄鬼吓我!看我不收拾你!”
  金菊咬牙怒视洛珊,她怎么就忘了,这个皇后是个胆小的傻子呢?居然还跪在地上求了半天饶!
  看着挽挽袖口,一脸狰狞朝自己逼近的金菊,洛珊唇边冷笑更浓一分。还真当她是那个任人欺凌的本尊了。
  “金菊,不要。”翠月站起来拉拉金菊,想劝她。
  “你走开,这个傻子居然敢吓我,看我怎么收拾她!”金菊推开翠月,恶狠狠向洛珊走去。
  就在她的手要碰到洛珊的时候,洛珊快速抬腿,脚尖落在金菊膝头的环突穴上,金菊马上就跪了下去;而洛珊的手也快速出击,揪住金菊的头发。
  “啪啪……”抬手干脆利落的给了金菊几个大耳光,再把她往地上一掼,抬脚踩住她的脖子。
  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甚至举手投足间还带有极强的美感。
  “啊!”金菊被打得眼冒金星,被踩住的脖子疼得厉害,好像洛珊再用点力,她的脖子就要掉下来。
  洛珊现在的这具身体很虚弱,不过她精通医术,对人体里的各个穴位更是了若指掌。打金菊的这几下她都用了巧劲,也就能够轻易的制服她了。
  洛珊一脚踩住金菊,身子还好好端坐在床上,星辰一般的黑眸转向其他三人。
  翠月真是被吓傻了,皇后不是一个胆小的傻子么?怎么打人这样厉害?
  “你……”翠月大着胆子开口,但“你”后面要加什么词,完全不知道。
  “大胆奴婢,你们就是这样欺主的吗?”洛珊冷冷的看着她们。
  “啊,娘娘饶命!奴婢不敢!”翠月赶紧又跪了下去,拼命磕头。
  本来就跪着的其他三人,也像磕头虫一样拼命磕头。而金菊,受制于洛珊脚下,更是吓的动都不敢动。她也不知道平时痴傻的皇后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了?
  “不敢?我看你们的胆子大得很哪!在背后妄议主子,还敢偷窍、辱骂殴打主子!这个大胆的奴婢想和我动手你们都看到了,她会有什么下场想来你们也能看到!”洛珊松开脚,把金菊踢到一边。
  短短的时间内,洛珊已经大概明白这具身体的大致情况了。
  肯定是个受人欺负的软弱皇后,听金菊开口闭口的傻子。估计也很傻。
  只是……这些死奴才们欺负原来的皇后习惯了,她又不是傻皇后,凭什么要受气?至于黑衣人要是发现“她”没死,以后会不会再来杀她这个“皇后”,现在暂时顾不上。
  虽然她现在算是弱女子,但自己会医术,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将这具身体调养好。而论起脑力值,她从来都是数一数二的,就算以后黑衣人想再来杀她,呵呵,也得看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
  洛珊不是伤春悲秋的人,相反,她的适应能力很强。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不过一会儿工夫就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翠月磕得额头青肿,全身也抖得很厉害;其他三个人也差不多样子,口里一直求着饶。
  而被踢到一边的金菊,瞪圆眼睛仍是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
  “你,抬起头来。”洛珊一指翠月,这个小丫头还不算太坏,至少对傻皇后还有那么一点儿忠心。
  翠月战战兢兢抬起头,两眼包着泪水。


§§§第三章  为何把本宫丢出去
  “你既然发现本宫出了事,为何只是把本宫丢在寝宫,也不给本宫梳洗清理?也没想着本宫有没有受伤,请太医来?”看看古装剧还是有用的,这副皇后口吻挺像样。
  “奴婢……奴婢……”翠月嗫嚅着不敢说,眼睛瞄了眼金菊。
  洛珊明白了,金菊穿的是翠绿新宫装,而翠月穿的是有些褪色的绿宫装;说明金菊是这宫里的“老大”,金菊不让管,所以,翠月不敢得罪她。
  “给本宫备水,侍候本宫沐浴更衣。至于她,滚出去跪着。”洛珊下了命令,十足威严的声音让这几人不敢不听。
  金菊纵有千般不甘万般疑惑,也只能是被两个太监拖出去跪着。
  很快,翠月几人就将洛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浴桶里的热气燎绕在空气中,水面上还撒上了厚厚的一层玫瑰花瓣。
  看来这些人还是很识时务的。
  洛珊独留下翠月一人侍候,其他人全都在房外等候。
  朦胧氤氲的热气,缭绕在房间。洛珊舒服的靠在浴桶边,闭目养神,顺便将自己的思绪理清一下。
  翠月大气也不敢出,只是侍候着洛珊洗浴
  等到洗浴完,翠月又伺候洛珊穿上华贵的衣裳。这古代的衣服就是复杂,洛珊不太喜欢被人这样伺候,只是她实在不会穿这么复杂的衣服,只好让翠月帮忙了。
  而且,皇后似乎就是得这样。
  将衣服穿好后,洛珊不经意的扫了眼妆台上的铜镜。这一看,差点惊叫起来。
  那个镜中的人是自己?
  不过说实话,她穿过来好像还真的没看过自己的长相。
  心思忐忑的走到铜镜边,洛珊仔仔细细的看了遍自己的脸,心下极其郁闷。
  没错,刚才她一瞥之间看到的那个满脸麻子的人是她。
  虽然相貌轮廓看的出来很不错,可是这满脸的麻子……
  俗话说一白遮三丑,而这满脸的小点点完全将所有的优点都遮住了。
  余下的只是丑陋了。
  又丑又傻,真是悲催的身体啊!
  “翠月,”短暂的适应了这副长相后,洛珊已经有了主意,睁开眼睛很温柔的叫着翠月。
  “啊,奴婢在。”翠月赶紧回神,她能感觉到,现在的皇后娘娘不傻了,还很厉害,她由衷的有些害怕。尤其是现在穿着凤服的娘娘,更是贵气逼人。虽然脸上有些瑕疵,却一点不影响她的气派。
  “你不用怕,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忠心的人,所以有些话想问问你。”
  翠月吞了吞口水,赶紧点头:“娘娘请问。”
  一番漫不经心的问话下来,洛珊大约知道了她所处的环境,及这个南越国的大概情况。
  这个南越国是个架空的朝代,北边还有个北骁国,两国常有战争,彼此都想吞没对方。
  这凤芷宫是南越国皇后所居之所,被黑衣人杀掉的傻皇后居然也叫洛珊,是当朝太尉洛君麟的嫡出千金;从小就顶着傻女和丑女的名号。
  南越国现任皇帝叫萧珏,后宫除了她这个“傻皇后”外,还有皇贵妃一人,妃四人,昭仪、修仪、美人、才人十几人;
  后宫地位最高的不是皇后,也不是太后,而是住在怡宁宫的李太妃。
  “为什么本朝有太后,地位最高的却是太妃?”按理说,太后才应该是地位最高的女人啊!
  翠月似乎是习惯性的四处看了下,才小声道:“因为皇上的生母是李太妃。”
  洛珊挑挑眉,皇上的生母是李太妃?那大可以有两宫太后嘛,这种事很常见。不过,可能是这个南越国制度不一样。
  “加上我这个皇后,皇上至少也得有二十来个女人,啧,他还真当他是种马了。”宫斗什么的她不想去理,但她是皇后啊!多少女人一生都在为这个位置奋斗,她不理不代表人家不会来害她。
  今天的那个黑衣人不就是明显的例子,肯定是哪个觊觎皇后地位的人干的。
  洛珊经常看各种各样的小说,对这样的伎俩很熟悉。
  翠月不知道什么是种马,她只是觉得现在的皇后和以前不一样,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呃,其实她也不怎么了解这位皇后,因为这位皇后才入宫三天。
  这傻皇后的爹,当朝太尉很疼这个嫡女,光是嫁妆就给了一百台,想来在家的日子挺好过的。
  摸摸柔弱的身子,洛珊郁闷的想,看来她入宫的这三天过的很差啊!
  见洛珊问完了,翠月不敢再吭声,心思却转得很快,娘娘变厉害了,也许以后会得到皇上的宠爱吧?那凤芷宫的人岂不是以后都不会再被人欺负了?


§§§第四章  不会被人欺负
  洛珊当然不会和翠月想到一块去,她淡淡的吩咐,“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我有话要吩咐。”
  皇后又怎么样?宫斗什么的她不喜欢玩,有机会就跑路,还怕在外面混不开?
  很快,浴桶被抬出去,外面的人也进来跪成一排,全身都痛的金菊亦是被扶进来跪在中间。
  “娘娘请吩咐。”众人齐声恭敬的道。
  “本宫就想问问你们,你们觉得本宫怎么样?”洛珊面对这堆人的时候,可不想对翠月那样客气,冷洌的语气让人头皮发麻。
  “娘娘自入宫以来,对奴婢们都好得很。”这个时候,谁敢说一句不好?金菊的下场在那摆着呢!
  “是么?那你们呢?对本宫怎么样?”洛珊似笑非笑的看着众人,三天就能将身体弄的这么虚弱,可见这三天本尊过的多惨。
  “奴婢对娘娘自然衷心……”跪在最前的太监战战兢兢。
  虽然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不过此时洛珊也不准备追究了,横竖以后她不会再让人欺负了。
  “好了,念在你们忠心的份上,本宫就不计较你们对本宫的不敬了。不过,今晚的事……本宫不想让除了这里的耳朵之外,还有别的耳朵听到。”傻皇后这个身份不错,对以后要跑路更容易一些。
  翠月等赶紧又磕头:“娘娘放心,奴婢等绝不会长不忠心的舌头。”
  “那好,下去吧。记住,本宫还是那个傻后,要是谁的舌头长不好……”洛珊目光冷冷的扫向这几人,只要这些人敢把她不傻的事说出去,她有至少一百种方法让他们自食苦果。
  翠月等人听得明白,赶紧一个个的再次表忠心。
  众人退出去,关好门走了一段路才敢抹去额上的汗,刚才说话的小太监扯扯翠月的袖口:“翠月姐姐,皇后娘娘她……”
  “嘘!以后好好侍候,要是让娘娘听到你的话,你想像金菊一样吗?”话说出口翠月才有些后悔,金菊还和他们一起呢!
  但金菊仿佛什么都没听到,拖着身体只顾回去休息。
  凤芷宫安静下来,月亮钻出头来,银色月光给寂静的宫殿添了几分柔和。
  洛珊安然的睡去。
  早上,洛珊还沉在梦里,就被尖锐的骂声给吵醒。
  “真烦人,打搅别人的美梦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洛珊很不情愿的醒来,睁开眼看见头顶金黄的幔帐才记起她现在的身份。
  “怎么回事,大清早的吵什么吵?”她揉揉头,心想难道有人来找麻烦了?看来个这傻皇后在皇宫不仅被下人欺负,还被外面的人欺负。
  “回娘娘,瑜美人来给娘娘请安。奴婢们说娘娘还没起来,可是她……”翠月急匆匆走进来,带着些哭腔。
  洛珊一看,翠月左脸明显被人甩了耳光,五指印清楚得很。
  哟,看来来人架子不小啊,敢在皇后宫里打皇后的人。
  “虞美人?我看来的是霸王吧!她打的你?”洛珊最恨的就是嚣张的人,她打金菊是金菊该打,可是找上门来打她的人,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更何况,昨天她看到有黑衣人把真皇后给灭了,说不定今天来的什么美人,就是来控虚实的。
  唔,来的是美人,也不过是小角色而已。看来这个傻皇后,是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欺负。
  “回娘娘,瑜美人是皇贵妃的人,她来……”翠月不敢说自己委屈,做奴婢的,哪怕是最低等的九品容华,只要有那么一点宠,都可以随意糟践他们。
  “让她进来。对了,记住昨天本宫说过的话。”洛珊瞧翠月左脸肿得老高,看来这个什么虞美人下手挺狠。
  话音才落,一阵香风就扑鼻而来,随之进来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女人,一身粉袄红裙,要多俗有多俗。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请安的话在这人嘴里,一点请安的意思也没有,挑衅味倒是十足十。
  看来这位俗女就是“虞美人”了,洛珊真心觉得她一点都配不上这个封号。
  “皇后娘娘还没死?”瑜美人下一句话,差点没让还坐在床上的洛珊摔下来。
  这也太直白了吧?就算是她知道有人要杀他,多少也要掩饰一点嘛!
  翠月轻抽口气,娘娘现在不疯了,瑜美人这样嚣张肯定会很惨。
  洛珊仍是静静坐在床上,她头发散开,眼下乌青,倒真有几分傻女人的样子。特别是那双有些涣散的瞳,还挺应景。


§§§第五章  狗奴才滚开
  瑜美人压根就没把洛珊放在眼里,这副样子多看一眼都觉得烦;要不是皇贵妃让她过来,她才不来呢!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得带些好处回去。
  “狗奴才滚开。”瑜美人懒得看屋里的人,径直走到梳妆台前,像金菊昨天翻找东西一样翻找起来。
  洛珊正想着对付这个美人呢,谁知道她竟是如无人境地一样翻起东西来。还要点脸不?
  翠月在一边捏着把冷汗,娘娘怎么没反应,还是胆小发傻,莫非昨天他们集体做了场梦?
  “你……”洛珊披头散发下床,走近瑜美人。
  “滚开。”瑜美人捏着一支碧玉珍珠簪,眼里闪着贪婪。
  “这是我的……”昨天金菊就拿的是这个,后来乖乖放回去了;没想到今天又遭人惦记。
  “滚!一个傻子也配有这些好东西?哼!”瑜美人眼睛死死盯着梳妆匣里其他的东西,可惜呀,不能一下子全拿完。
  洛珊眸色一沉,手心悄悄从衣袖里抽出一根银针。
  这是昨天晚上她吩咐翠月去弄的。她学医多年,尤其是中医,更是精通,她知道如何救人,自然也知道如何害人。
  既然别人来挑衅,她也不介意利用自己所长来反击。
  就在这时,一个小太监匆忙跑进来,扯着嗓子叫道:“贞婉仪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翠月略松了口气,贞婉仪为人不错,也从来没有欺负过皇后,也许她来了能让又变成傻样的皇后少受些欺负。
  瑜美人把簪子往怀里一放,挑挑眉不屑道:“一个小小的婉仪有什么了不起,还巴巴来讨傻子欢心。”
  “是吗?再怎么说本婉仪也是正五品,比你这个从六品的美人高了两阶。瑜美人好早,这么早就来给皇后请安了?”贞婉仪走进来,刚好听到瑜美人说话。
  说完也不理瑜美人,和善的走到洛珊身边,纤手轻轻把她耳边散发拢到耳后。又扶她到桌边坐下,这才恭敬施礼:“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洛珊依然维持着痴呆的样子,悄悄把银针收起来,不动声色打量这个贞婉仪。面容姣丽气质也挺好,身上的衣服搭得也不错,嗯,就是不知道过来安的是什么心。
  初来这里,对谁,她都不会轻易相信。
  “你慢慢在这里请安,本美人有事先走了。”瑜美人最恼的就是有人拿位份来压她,冷哼一声要走。
  哪知,洛珊却毫无征兆的跳起来,直扑瑜美人,一手扯住她的头发,一手撕她的衣服:“坏人,坏人!”
  她突然发作吓坏了翠月等人,贞婉仪也是吓了大大一跳,赶紧过去拉住她:“娘娘这是怎么了?”
  洛珊不理她,揪住瑜美人衣服一撕,“嘶拉”几声响,瑜美人的外衣硬是被她撕破。
  “放开我,你这个疯子!”瑜美人想挣扎,可是她的头发还被洛珊揪着,一挣扎头皮就疼,还眼见着她爱如命的头发被扯下一大把,被这个疯子扔到地上。
  贞婉仪从来见过这阵仗,急得要拉这个不是,要劝那个不是。
  “坏人,抢我的东西!”洛珊继续撕瑜美人的衣服,“叮”的一声,被瑜美人藏在怀里的玉簪掉落下来,摔成几截。
  贞婉仪愣了一下,她虽然不确定这是洛珊的东西,但她知道瑜美人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精致珍贵的簪子。
  “打死你!叫你抢我的东西!打!打!”洛珊红了眼,揪着瑜美人猛打,也不知怎么的瑜美人被绊倒地,洛珊干脆骑到她身上左右开弓,拳拳到肉。
  皇后不仅傻,现在居然变疯了。
  贞婉仪大概明白了傻皇后为什么会突然发飙,只是惊讶她居然敢动手打人——这个皇后入宫以来,胆子都小得很,谁要是大声说话都会吓得她发抖。
  “你们还不把皇后娘娘拉开!”贞婉仪暂时不理皇后怎么变胆大了,见翠月等人在一边发呆,有些来气。
  这不怪翠月他们不动,在洛珊扭打瑜美人的时候,他们明确收到洛珊的眼神暗号,让他们不准动。
  皇后娘娘看来是在装疯啊……
  听到贞婉仪的话,翠月等人才赶紧上前,又是劝又是拖的把洛珊拉开,贞婉仪看着躺在地上鼻青脸肿哼唧不已的瑜美人,走过去把断了的玉簪捡起来冷声问道:“你偷了皇后娘娘的东西?”
  瑜美人只觉得全身骨头都痛得快要散架了,哼哼唧唧边爬边道:“谁偷这个疯子的东西了,她在发疯你看不见!我要去找太妃说理去!”
  贞婉仪盯着她,捏着手里的断玉簪道:“你若是没偷皇后的东西,她会这样对你?且你这样对皇后大不敬,规矩都到哪里去了?”


§§§第六章  本就该打
  “你一个小小的婉仪难道还能管后宫?这个疯子打我你不但不管,还在这里训斥我,你等着,我让太妃狠狠的罚你!”瑜美人狠狠瞪眼洛珊,对方却对她张牙舞爪似的还要扑来,她赶紧理好衣服跑出去。
  妈呀,这个傻子发起疯来真让人害怕!
  “皇后娘娘,你没事吧?”贞婉仪也不理瑜美人离开,扶了洛珊坐下。
  “坏人!打!打!”洛珊继续装疯,眼角余光却是紧盯着贞婉仪。
  “唉。你们好好侍候皇后,这事既然已经出了,我这就去禀太后。”贞婉仪怜悯的看眼洛珊,她一心以为皇后已经疯了。
  等贞婉仪走了,洛珊才收起疯样,侧目看着翠月等人。
  “怎么这些来给我请安的,都没有带随身侍候的人?”美人也好,婉仪也罢,身边总得跟个宫女太监吧?
  翠月一愣,她原本以为洛珊会很生气,没想到问的是这个。
  “回娘娘,因为……因为”因为来的人都会顺手牵羊,这事总不能让太多人看见。至于不会拿东西的贞婉仪,她本来是有随身宫女的,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没跟着。
  “你们怕么?”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怕,那这些人也没必要留在身边。
  翠月弯弯嘴角,声音居然很是开心:“奴婢不怕,娘娘打得好。”
  另一个领头的小太监德顺也在一边高兴道:“娘娘打得好,这个瑜美人本来就该打。”
  呵,看来这个美人在宫里的仇恨值挺高啊。不过这两人不怕,倒是好事,以后用起来也顺手。
  “只是……这瑜美人身后是皇贵妃,皇贵妃又和李太妃很亲近……只怕……”翠月开始忧心起来。
  洛珊摆摆手,根本就没把翠月的担心放在眼里。
  想本尊是个又丑又傻的女人,居然位居中宫,要么是这个南越国的皇上对她“情深似海”,要么是看中了本尊家族的势力。
  以今天发生的情况来看,“情深似海”完全没有可能;那就是本尊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家庭背景。
  既然是如此,那不管是太妃还是太后,都绝对不会给一个美人,甚至是贵妃明着撑腰。
  “你说这个瑜美人身后是皇贵妃?皇贵妃等同副后,她倒是找了棵大树。来,和我说说这宫里各个女人的背景。”倒不是因为对这些女人有兴趣,而是洛珊发现今天的事情说明了一点。
  这宫里的太后和太妃自成两党,以皇贵妃为首的李太妃党,和暂定以贞婉仪为首的太后党。啧,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千古不变,太妃和太后相争,就看哪个手段厉害了。
  只有一点,不管谁的手段厉害,都休想拿她当棋子。
  翠月在宫里当差已有五年,宫里各位主子的情况也能够知道个大概——这深宫之中,若是不理清楚谁和谁关系怎样,只怕一个不小心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番谈话下来,洛珊道:“那你们都认为贞婉仪是个好人咯?”好人,深宫之中最缺的就是好人,大凡好人都命不长。
  “回娘娘的话,奴婢觉得贞婉仪和其他嫔妃相比,善良得多。”翠月还是觉得她是好人。
  “好吧,是不是好人都不关我的事。她说要去告诉太后,看来瑜美人也会去告诉太妃。这事就不必管了,去把其他人都叫进来。”如果只有瑜美人来闹的话,她的下场会很惨;但多了个“好人”贞婉仪,算瑜美人运气好躲过一劫。
  等人全部进来时,洛珊才知道,凤芷宫竟然只有五个侍候的人,除金菊翠月外,只有三个太监,名为德顺、德行、德林。
  “本宫今天对你们的表现很满意,让本宫满意的人都有赏。”洛珊从梳妆台下抽出个不起眼的木盒子,呀,还挺沉。打开一看是满满的一盒金花生。
  金光闪闪啊,五个,哦不,六个人的眼睛再也不能从金花生上面移开。
  洛珊真的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她只知道梳妆台那边的东西都是她的嫁妆,心想这个不起眼的小盒子装的东西,应该也不怎么名贵;就想着拿些里面的东西来恩威并施。
  谁知道不起眼的小盒子里居然装的是金子!虽然她在二十一世纪不缺钱,可是面对这满满的一盒金子,要拿出去怎么会不心疼?

关注微信公众号女神读,回复关键词神医获取后续更多精彩内容...



帖子标签: 小说推荐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