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118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0研一年级

金牛座 优秀会员勋章 旅游之星勋章 原创勋章 新人王勋章 帅气GG勋章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4偶尔看看III

UID
95602
帖子
4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10-1-31 17:25:21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晚霞没能遮住科技路上的霓虹,雷波望着这个城市的繁华,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开心的振臂,真想蹦起来,高呼一声:我成功了!但他只是将抬起的手臂化作伸懒腰的懒散模样,大步向14路公交车站牌走去。雷波是西安高新区一家房产公司的销售人员,准确的说是见习生。雷波,男,24岁,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法律专业。
        雷波不再埋怨公交车“肉夹馍”式的拥挤,反而觉得让自己更加温暖,更加快乐。也不会觉得14路公交车司机的疯狂驾驶那么危险讨厌,反而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快乐和喜庆。雷波下了车直奔鱼化寨的住处,开门的女孩叫汪若萍,24岁,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供职于南门外的一家贸易公司。雷波一把抱起汪若萍发疯般的转着圈,简直把汪若萍吓傻了。在汪若萍的尖叫声中雷波停了下来,美滋滋的看着吓傻了的汪若萍,一声不吭只是笑着。回过神来的汪若萍将拳头捶打在雷波的胸前,略带愤怒的说道:“你吓死人了,什么事把你乐成这样了?”雷波压抑着内心的狂喜,蹦出了两个字:“你猜”。汪若萍看着雷波这一脸的神秘,顿时明白了:“哦,你是不是又买彩票了?中大奖了?”雷波只是摇摇头,还是那一脸神秘的微笑。汪若萍不理他了,雷波这才凑过来:“GWY录取结果出来了,我被录取了!”汪若萍的脸上顿时被喜悦堆满了,搂着雷波的脖子,亲昵的说:“老公,我知道你行的!我爱死你了!”鱼化寨的夜晚顷刻变得那么的美丽,汪若萍和雷波两个人坐在烧烤摊,开开心心的破了回例。
        周末,雷波陪着汪若萍去小寨逛街。雷波乐呵呵的做着以前那么不情愿做的事情,一手提着汪若萍的包,一手拉着汪若萍,把小寨附近的服装卖场,化妆品卖场转了个便,最后却只是买了几双袜子。雷波知道汪若萍是只看不买的,倒不是汪若萍没钱,而是因为雷波家里条件太差。她只看不买,也是为了照顾雷波那倔强的面子。回家的路上,汪若萍似乎还没走够,和雷波两个人沿着吉祥路的路灯往回走。她牵着雷波的手,问东问西,似乎又是自问自答的憧憬着他们的明天。当他们走到吉祥村时,路边橘红色的玻璃门散发出暧昧而又恶心的灯光,几个穿着暴露的按摩小姐,或是吹口哨,或是卖弄风情的诱客上门。雷波看着身边的汪若萍,故意频频回首张望,惹得汪若萍气呼呼的一个人跑开。雷波赶快跑上前去,一把抱住她,然后又低声下气的哄她开心逗她乐。汪若萍却还是装作不开心的不答理他,却暗暗的抿嘴笑了。在即将走出这片红灯区的时候,有个发廊妹一声口哨之后,是一句招呼熟人的:“哎!”。这下子雷波的倔脾气来了,他径直走到门口,直接开口问了一句:“请问你喊我有什么事?”发廊女似乎看到了外星人,怯生生的说了一句:“我认错人了”。汪若萍装作生气的跺了跺脚,继续大步走开。雷波赶忙追上后,不等他去哄汪若萍,汪若萍一手捂着肚子狂笑,一手给他竖了竖大拇指:“老公,你真行!”然后是两个人的一路小跑和气喘吁吁的笑声。
         在这个秋老虎肆虐的时节,在雷波录取消息下来两周之后,汪若萍的父亲来到了西安。一个纯粹的农民,却带有精明的微笑。一见雷波面,全然没有了以前的严厉和傲人的眼神。雷波和汪若萍的家乡是一起的,陕西澄城县农村,准确来说是处在黄土高原山沟沟里的农村。雷波的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而汪若萍的父亲在镇政府工作,属于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汪父亲热的一口一个小波,雷波真怀疑是不是叫他。因为之前他去过若萍家,看到是一张拉长了的臭脸,想想就会觉得让人讨厌。但此刻在他面前的分明是那张脸,却是一脸和蔼慈爱的微笑。雷波和汪若萍在火车站接到雷父后,到了东大街。在雷波毫无预感的情况下,汪父花了2600元钱,给雷波买了身西装。受宠若惊的雷波哪敢接这份厚礼,因为雷波知道2600元钱是汪父的两个多月工资,是自己目前3个月的工资,是自己的父母亲在黄土地里刨上半年多才能有的收入。在汪父的一再坚持和快要发怒的情况下,雷波勉强收到了这份厚礼,同时雷波的心被融化了,他甚至有些愤恨自己曾经当着汪若萍的面称呼汪父是“汪精卫”。
        肯德基快餐店,这是雷波唯一一次来过的地方。为汪若萍过生日时来过,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座位。那个时侯,寒酸的自己咬着牙拿出节省下来的70元钱生活费,请自己深爱的女孩吃了一次自己眼里的西餐。在汪父问东问西的关心之后,话题转到了他们的婚姻。这个问题以前雷波提过很多次,不是被汪父拒绝,就是刁难着要在省城买房。今天突然又提到了,雷波觉得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听着汪父神采飞扬的唠叨着,雷波只是木然的点着头。突然,雷波似乎清醒了。他似乎听到雷父提出要在雷波去西藏上班之前,为他们举办婚礼。雷波醒了,又好像在梦里。直到后来回到出租屋,听着汪若萍幸福的畅想他们的婚礼,畅想着他们的明天,他才反应过来,似乎是被幸福砸晕的。躺在出租屋的床上,搂着自己心爱的未婚妻,听着她幸福的念叨着婚纱照哪的好,结婚要请那些同学,那些朋友。要不要请公司的领导。幸福似乎离雷波很远,但这一刻似乎又特别的近。
         又是一个周末,雷波回家了。当雷波那破败的家出现在雷波面前,雷波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雷波家里有个比他小6岁的弟弟,初中没上完就去了广东打工,因为贫困的家庭没法供养两个学生,只能选择让成绩优异的雷波继续上学。家里的房子是集体公社时生产队的仓库,也就是用泥土夯成的土墙,后来用砖补了补。房子的破败在村子里是非常有名的,但正因为雷家出了一个大学生,也就不会成为人耻笑的对象。所以雷波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在自己赚到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爸爸妈妈盖一座两层的小洋楼。回到家的雷波,一进门就如小时候一样拿起水瓢,舀起一瓢凉水一饮而尽。感觉就像小时候从地里干活回来的情景一模一样。一股清凉从雷波的嗓子眼直冲丹田,雷波舒服的喘了口气。然后直奔地头,帮父母做农活。看着懂事的儿子,父母心里的欢喜无法形容。雷波会和往常一样,一边做着农活,一边把自己在西安所遇到的事情讲给父母听。晚上,雷波和父亲母亲睡在了打谷场,望着天上的繁星点点,雷波说出了婚姻之事,母亲关切的问东问西,也开始憧憬着自己儿子婚姻的喜庆。而父亲开口提到的却只是房子的破败,犹豫着要不要找人收拾一下,给儿子简单收拾一下,把房间的泥土地面铺上地转,再掉个顶。父亲的提议得到了雷波的反对,雷波讲到结完婚他就要离开家,去西藏工作了。等他赚到钱,第一件要做的就是拆了这座被他拖累的老宅,为父母建一座宽敞明亮的小洋楼。后来协商的结果还是雷波拿的主意,把地面用砖块简单铺一下,屋顶用彩条布钉住就可以了,窗户简单的用红漆涂一下就好了。这些就交给雷波搞装修的三舅舅来做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去和汪家商量彩礼和婚期的内容了。
        雷波在家就过了个周末,周六回来周日又要返回西安。一大早,母亲就烧好了雷波最爱喝的红薯玉米粥,和家里腌制的萝卜,雷波带着父母的叮嘱和无限的期望上路了。当习惯性的坐在父亲自行车后座时,看着父亲艰难的蹬着自行车,雷波心里猛然有种幡然醒悟的感觉:父亲老了,已经将近50岁了。不再是那个载着他和弟弟,能一口气踩车到镇里的父亲了。雷波提出要载着父亲,但被父亲拒绝了。父亲虽然老实巴交,但却很严厉,雷波自然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看着父亲一弓一弓的身躯,不断的前行。雷波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不知道父亲还能这样一弓一弓的踩多久。只是看着父亲那黝黑的皮肤渗出一颗颗晶莹的汗珠。雷波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努力,给父母一个安详快乐的晚年。
        回到西安的雷波,又开始他城里夹缝中的生活。虽然这样的生活半年后就结束了,但雷波知道,这半年的时间他可以给家里带去一笔半年的收入。汪若萍还是那样开开心心的憧憬着他们的婚姻,等候着家里确定他们大喜的日子。半个多月过去了,家里确定了时间,就在雷波走之前三个月的农历年前。彩礼也确定了,只要一万块钱。一万块钱在雷波家算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在当地却是稀松平常的行情,还好有雷波的三个舅舅和两个叔叔借钱给他家。他们两个人就在这忙碌而又幸福的生活中,等着婚礼的到来,同时也等着婚礼后雷波的离开。雷波一面愧疚着不能给汪若萍一场豪华的婚礼,甚至不能给汪若萍一套像样的婚纱照。他们决定婚前回到家乡再拍婚纱照,因为价格很便宜,只有500多元。而汪若萍不那么认为,她整日还在叽叽喳喳的念叨着,婚纱照要在庄稼地里拍,最好能有一场浪漫的大雪,穿着洁白的婚纱在麦田地里,脚下是冬眠的麦苗,眼前是他们儿时游玩的山沟沟,又能触摸到洁白的雪花,享受着他们无比纯洁的爱情。一切都在顺顺利利中进行,虽然汪家看上的就是雷波的GWY身份,但雷波不在意。他只在意眼前他深爱的这个女人。他们甚至计划好了,等雷波在西藏站稳了脚,汪若萍就投奔他而去,在美丽的雪域高原,在神圣的布达拉宫开始他们甜蜜而又幸福的生活。
         就在婚礼快要来到的一个月半前,雷波接到了二爸的电话,说他的父亲得病了。雷波一再追问是什么病时,二爸只是说“坏病”。“坏病?”坏病在雷波的家乡指的就是绝症,不治之症。雷波懵住了,晴天霹雳,灵魂好像被抽掉了,只剩下躯壳呆呆的杵在原地。好像自己的灵魂已经飞回到了家里,看到了奄奄一息的父亲,看到了流泪的母亲,看到了门头上悬挂的白幡。雷波掐了掐自己的脸,又用力甩了自己一记耳光,似乎想打掉自己那可恶的幻觉。雷波听到吧嗒吧嗒的声音,这才发现自己在幻觉里已是泪如雨下。他咬着牙,用手抹了把眼泪,但眼泪还是不由控制的往下掉,越来越凶猛。索性雷波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冲到洗手间关上门,用拳头抵住嘴巴嚎嚎大哭 。这一刻,雷波的脑海如放电影般,混乱的蹦出很多画面。父亲蹬自行车一弓一弓的身躯,家里的老宅,甚至出现了汪父的那一张时而微笑,时而严厉的面孔。雷波只是压低声音嚎着,泪水滂沱。出了卫生间,雷波直接找到经理,在办完一整套繁琐的手续后,雷波拿着半个月400多块钱的工资辞职了。
        出了门的雷波给二爸又打了电话,一再叮嘱家乡县城的医疗技术落后,检查肯定有误差,让父亲来西安检查。而二爸悲伤的声音却反复是:医院不给用药了,让准备后事。雷波对着电话重复的吼着让父亲来西安检查,丝毫没有发现身边那些都市白领的鄙视、诧异、反感的眼神。回到出租屋的雷波,一下子躺在床上,整个人好像虚脱了。在汪若萍的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时,他蒙着被子抽泣着。他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汪若萍。两天后的中午,父亲来到了西安。在西京医院检查之后,医生给出的结论是肝癌晚期。雷波这才想起来在高中时,父亲就因为肝炎住院,但就是为了雷波的省出学费钱,硬是跑回家,吃了几幅中药了事。父亲以为自己康复了,家人都以为父亲康复了,没人再去想父亲的健康问题。谁会想到,农田里一人顶几个人的父亲,也没出过什么毛病。农闲时在建筑队打短工,也同样没出过什么毛病,怎么现在却一下子病倒了,这一倒却是永久。雷波的眼泪喷薄而出,一下子跪倒在主治医生的脚下,喃喃的说不出话。医生一把扶起了他,语重心长的告诉他,父亲的生命只能延续一个月到三个月,让他坚强,不要让父亲看出来,让他走的安详一些。雷波擦干眼泪,来到父母身边。咬着牙,做出一副自己也不知道什么表情的微笑,故作轻松的说:肝炎,爸,没事,咱回家打上几针就好了。然后搀着父亲,在西安的大街上看着疾驰而过的车流,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群,就是不敢去看父亲。泪水就在眼眶打转,却要强忍着。雷波觉得自己的嘴唇好像被咬破了,嘴里有种咸咸的感觉,雷波知道那是自己的血,也同样是父亲的血。雷波找了个地方,请父亲吃他最喜欢吃,却很少吃到的羊肉泡馍。看到父亲关心的把肉夹给他时,他又给父亲夹了回去,拍拍胸膛说:“这是您儿子的西安,等将来我赚了钱 ,咱天天吃羊肉泡。”看到的只是母亲偷偷的抹眼泪,三舅和二爸故作的笑容和对雷波的可以的称赞。父亲却还是那一脸的慈爱,憨厚的微笑,一口一口将羊肉泡往嘴里送,称赞着西安城的繁华热闹。雷波端起碗,听着父亲的对西安城的称赞。把头似乎都要塞进海碗里,狠劲的刨着碗里的羊肉泡,泪水洒在碗里,又被他塞进嘴里。父亲微笑的呵斥他吃饭没礼貌,还和孩子时一样的狼吞虎咽。雷波端起碗转过身,背对父亲放下碗,说了声:你们先吃,我去个厕所。然后躲进狭小的卫生间,哭出了声。
         跟着父母回了家的雷波,一心想陪伴父亲走过最后的日子。他对父亲的解释是,马上要结婚了,年后也就走了,所以他要在家多呆几天。就这样在一天天中等着,不知是等着父亲的最后一天,还是等着奇迹的出现。父亲也在等着,等着儿子的婚礼来到,等着儿子去西藏的远行,等着不远的某一天抱着孙子幸福的微笑。但就在这等待的日子里,冬天来的似乎特别早,白雪飞舞。雷波心里的痛更深了,以前的白雪是他和汪若萍对婚姻的向往。但今日的白雪,却是他对父亲即将离开的恐惧。雷波站在雪中,仰起头奔跑在麦田地里,任由泪水狂飙,任由雪花落在脸上,流到嘴里,他来不及品尝泪水和雪水凝合的苦水,只是奔跑,跌倒,爬起奔跑,又跌倒。等到实在累得不行时,他躺在地上睡着了。隐隐约约似乎听到好像父亲在叫他,他这才睁开眼,看到身上覆盖的雪花,脸上是泪水凝结的冰碴。当他满身泥巴的回到家里,躺在炕上的父亲,短短的几天,已经瘦的没了人形,黝黑的皮肤已变成枯黄色,像田地里柿子树上摇摇欲坠的枯叶。骨头几乎快要撑破皮肤,父亲的意志还是清晰的,父亲缓缓的睁开眼睛,瞅着眼前的儿子,流露出一丝微笑。雷波坐在父亲身旁,紧紧地握着父亲那遍布针眼的手,握着,握着。就在雷波泪水快要流出的刹那,父亲开口了,还是那一丝微笑,缓缓的说道:“波波,你们别瞒我了,爸爸知道快不行了,只想在死之前看着你成家。你就提前把小萍娶回家吧”。雷波始终还是没忍住,任由泪水滴打在父亲和自己的手上。
         当雷波把提前结婚的请求告诉汪若萍时,汪若萍狠狠的点点头。但当这个消息告诉汪家时,汪父的面孔又回到了以前,他板着脸提出现在结婚不吉利,等雷波父亲的事了了再说。此刻雷波的血似乎全部涌到了大脑里,他真想把这老东西摁在地上狠揍一顿。但他张开嘴却是哀求的话语,但一切似乎是对牛弹琴。那个在西安对着他微笑,和蔼可亲的岳父大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去。他就一直那样坐着,泪水似乎又要流下来。他一直忍着,一直忍着。既然婚事已经定下来,他也是想了解父亲的心愿,让父亲安心的走,难道就这么难吗?在雷波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领着孩子的乞丐,雷波停下脚步,羡慕甚至嫉妒的看着 那一对乞丐父子远去。在雷波心里,他觉得自己不如那个小乞丐,至少他还有一个健康的父亲,而他却没有。他再一次把头仰得很高,看着灰蒙蒙的天,似乎要寻找答案,似乎又在质问老天。以后的日子,父亲的病情一天天恶化,父亲从当初的60公斤,现在的体重已不35公斤。死神似乎也瞅准了冬天的契机,村子里好几个老人没能熬过漫长的冬季,一个个的离去。雷波感觉到死神似乎快到了自己家里,父亲似乎也难熬过这个冬季。但对于这一切,雷波除了祈祷,已经无能为力。父亲越来越虚弱,有时甚至神志不清认不清人,但他却能认识自己的大儿子。似乎还在等着儿子的婚礼。
        雷波给汪若萍家跑的更频繁了,但得到的除了拒绝,还是拒绝。汪家的态度再明显不过:毁亲!就在雷波将近绝望时,被父亲禁止出门的汪若萍来到了雷波家中。她带来一个喜讯:汪父答应了!但却有几个条件:第一、让雷波入赘,做上门女婿。第二、雷波要随汪家姓,以后就只有汪波,而没有雷波。三、以后有了小孩,也随汪家姓。这三个条件,听的雷波火冒三丈,他骂了一句:妈的逼死人啊?便断然拒绝了。他不能容忍在父亲死后,自己成为别人的儿子,丢下母亲和刚成年的弟弟。更不能容忍在父亲还活着的时候,被提出这奇耻大辱的要求。而汪家的解释却是:汪家只有一个女儿,而雷家有两个儿子。雷波似乎快要疯了,他气急败坏的不顾亲人的劝阻恶狠狠的骂了汪若萍一通。汪若萍哭着跑回了家,到了晚上,汪若萍打来电话,劝雷波不要思想守旧,要为他们两个人着想。就这样的结果,还是她哀求了父亲很久才有的。雷波的母亲沉默了,亲戚们都沉默了。没人敢提这个话题,因为在农村,只有女嫁男,男娶女。入赘这样的事情,只会是来自偏远山区或者是一些自愿的行为。在当地农村,老光棍宁可取个寡妇,也没人愿意趟这趟浑水。更何况是出现在雷波身上,出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父亲一天天的不行了,三魂七魄似乎已经被死神一丝丝的抽去,只残留着那一丝尚存的气息。就这样在僵持中,等待中。雷波看着父亲一天不如一天,他知道父亲即将离去。他也有些动摇了,但一看到父亲,他矛盾的内心斗争更激烈了。在雷波的心里,父亲给了他这一切,也重于一切。在农村来说,姓氏是无比的崇高。一脉脉的血脉相承,千百年的传宗接代。雷家到了他这才出了一个大学生,他始终也忘不了他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和二爸三爸,还有自己和弟弟。真个家族的男丁们,来到祖坟前。燃放起大红的鞭炮,端跪在坟前,父亲骄傲的告诉雷家的祖先:“我们雷家出了个大学生!”这一幕时刻伴随着雷波,激励着他以雷家为荣,以雷氏为重。
          天,突然暗了下来,一会又亮了起来,雪花开始飘飘洒洒的飘扬。雷波门前经过着村子里的人,领着很多细狗呼啸而过,奔向田间山头。在雷波家乡有这样的习俗,到了冬季闲下来的庄稼人就会三五成群的结伴撵兔,这也是庄稼人唯一的娱乐,奔跑在麦田里、山沟里、灌木丛中,吹着响哨、吆喝着、快乐着。雷波小时候也会跟在父亲身后,快乐的奔跑。每次回来都会吃上美味的兔肉饺子。这一刻,雷波的泪水又流了下来。父亲似乎听到了昔日同伴的吆喝,听到了狗吠。他今天精神突然特别好,意识很清醒。他问了问儿子的婚事筹备情况,在雷波的敷衍下,父亲很欣慰的笑了。他提出想看看雪,在家人的搀扶下,他竟然站了起来,走到门口转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炕上。村里一位老人看到这个情形,不等雷波欣喜,讲了四个字“回光返照”,然后叮嘱准备准备,可能撑不到今天。但奇迹的是,第二天早上雷波的父亲还是如前一天下午一样精神,他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却是:“我梦里看到我爸我妈了,他们打着灯笼找我。”村子里的老人摇了摇头,别过脸让赶快准备。邻居送来了兔肉,雷波的母亲为父亲做了兔肉饺子,父亲拼尽全力张开嘴,没有等饺子到嘴边,已经上不来气了。他眼睛里的光,正在一点点散掉,嘴里只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瞬时间院子里鸡鸣狗吠,父亲使劲撑着不愿离去。家里乱成了一团,村子里的老人,赶忙喊来人放了鞭炮,大喊着:“新媳妇进门了,新媳妇进门了,大吉大利!大吉大利!”父亲似乎听到了喊声,紧紧握着雷波的手松开了。眼睛里的光芒全然散去,慢慢的闭上了眼,脸上残留着一丝笑容,眼角挂着一滴浑浊的泪滴。瞬间,鸡鸣犬吠停止了,雷家上下哭声一片。
        老宅的门头上挂上了白幡,竟然和雷波以前幻想中出现的一模一样。跪在父亲棺材前守灵的雷波竟然没有了眼泪,抚摸着父亲的棺材,紧紧地把头靠在上边,甜甜的睡去。家中里里外外是村子里帮忙的乡亲,请了乡镇里的乐队,嘶哑的唢呐滴滴答答的鸣奏着不知名的悲伤乐曲,一会又是已经过时的流行音乐。父亲在死后的第二天下葬,雷波披麻戴孝,扛着白幡走在最前面。经过了跨火盆、摔火盆之后,把父亲送进了祖坟,就在爷爷奶奶坟边。按照习俗,打了双孔墓道,也就是为若干年后的雷波母亲留下的。雷波不再想这些,只是在坟墓被砖头封住的瞬间,雷波发疯般的扑向墓道,想要阻止。在乡亲们的拉劝中,雷波哭的昏死过去。等他醒来时,已经躺在狼藉的家中,父亲曾经躺着的地方。
        三个月过去了,在父亲走后的三个月里,雷波安慰着母亲,承担起了家里的重担。但他知道三个月之后,这副重担又将落在母亲和弟弟的肩上。就在雷波临走前的一天晚上,汪若萍偷偷溜进了雷波家。见到雷波她就放声大哭,将她的委屈和抑郁似乎想全部发泄出来。雷波任由她哭着,听着她哽咽的讲述着自己的努力,讲述着跟在下葬队伍后边看着雷波父亲下葬。雷波还是一言不发,汪若萍一边责怪自己的父亲,却又一边替自己的父亲辩护,这个女人在爱情亲情两难全的夹缝里,痛哭流涕。她请求雷波不要责怪自己的父亲,得到的却是雷波的一句:“我不会责怪陌生人。”汪若萍听到这句话慌了,她明白自己即将失去雷波,失去这个相恋了7载的男人。她紧紧的握住雷波的手,只是哭泣。雷波只是看着她,许久才说出:“要哭就哭吧,我现在的眼泪已经哭干了。哭完就早点回家,以后找一个合你爸意的嫁了吧!”汪若萍还想挽回这一切,但却显得无能为力,有些像雷波当初看着父亲一天天离去,而又无能为力的感觉一样。汪若萍依然哭着,在她看来,她不能违背自己父亲的意愿,虽然她有莫大的决心,但当父亲以断绝关系相要挟,又想到父亲对自己的生养之恩,汪若萍放弃了。汪若萍的懦弱到了极限,痛苦到了极限。她以为雷波父亲的事情过后,他们的感情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但她此刻才觉得自己太幼稚了。雷波目无表情的有些可怕:“我们再也不可能了,我爸爸下葬的时候,我把我们的感情,我们的未来也一起埋葬了。对不起,我以后不再希望见到你,祝你幸福!”
         雷波拒绝了汪若萍送他的要求,只是独自背着行囊远赴西藏。而汪若萍却是一声不吭的跟在雷波身边,随着他来到镇里,换车到县城,再到西安。直到进了车站,火车开动的一瞬间,她一边跟着火狂奔,一边泪水飞洒在空中。雷波来的路上一眼也没看过汪若萍,只是在火车开动的瞬间,余光扫到汪若萍跑动的影子。那一刻,他干枯的眼睛泪如雨下。


帖子标签: 爱情, 亲情, 殉情, 爱情, 亲情, 殉情
糊涂一世、聪明一时!

118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0研一年级

金牛座 优秀会员勋章 旅游之星勋章 原创勋章 新人王勋章 帅气GG勋章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4偶尔看看III

UID
95602
帖子
4
相册
0
发表于 2010-1-31 18:29:53 |显示全部楼层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亲笔之作、
我感觉非常不错就转过来了
爱情最终也会成为亲情
可在没有成为亲情这前
爱情在亲情面前显的是非常的脆弱
不堪一击

糊涂一世、聪明一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5

听众

3万

积分

退休版主勋章 食神勋章 爱心勋章

签到天数: 9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3偶尔看看II

UID
12672
帖子
35
相册
0
个人消费需求
美食
旅游
数码
影音
娱乐
公益
兴趣爱好
阅读
上网
数码
汽车
看电影
发表于 2010-1-31 19:31:52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
回了在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9

主题

0

听众

3万

积分
  • 23博士

巨蟹座

签到天数: 52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5]5常住居民I

UID
112781
帖子
0
相册
7
发表于 2010-1-31 20:26:09 |显示全部楼层
哇塞~~短篇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听众

5984

积分
  • 11初三年级

水瓶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96524
帖子
0
相册
4
发表于 2010-1-31 21:26:12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
辽宁新农村建设 : www.lnxncjs.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0研一年级

金牛座 优秀会员勋章 旅游之星勋章 原创勋章 新人王勋章 帅气GG勋章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4偶尔看看III

UID
95602
帖子
4
相册
0
发表于 2010-1-31 22:48:4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敏儿不乖


    哈哈,是有点儿长

我早上用手机看的,慢慢看吧
西安政企新闻网 : news.xabbs.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0研一年级

金牛座 优秀会员勋章 旅游之星勋章 原创勋章 新人王勋章 帅气GG勋章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4偶尔看看III

UID
95602
帖子
4
相册
0
发表于 2010-1-31 22:49:2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且听风吟★


先谢谢你的支持了!
    是有点儿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