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长袍短卦

26

主题

0

听众

1760

积分
  • 6小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701
帖子
0
相册
1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4-25 23:40:20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我们三个正在回民街吃烤肉胡侃的时候,羽裳的电话响了。

我笑着说,裳,你能不能换个手机,你那铃声就像从我们楼底下经过的垃圾车。

羽裳习惯性的瞪了我一下,忽然兴奋的说:哦?是子午的电话。

喂,子午,你这个大理论家在忙什么呢?怎么想起来给我电话了?羽裳打开了扬声器,招呼我们都听着。

也没什么事,忽然觉得内心一片凄凉,想找人说说话。

哦?你还会有凄凉的时候啊,少见啊。行,那你说,你想和我聊什么?

我也不知道,就是忽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我有点想家了。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最近忙什么呢?

我们三个现在在回民街吃烤肉呢,所以没叫你,叫了你也不会来。

烤肉啊,怎么又吃烤肉,你们一个个怎么跟狼似的,就知道吃肉。那我过来了,好久没见你们了,想你们了,哪家?我马上就到。

老崔家烤肉,你过来吧,找不到了打电话。

好,我马上过来。感觉电话那端的子午迫不及待,

羽裳挂上电话,问我和嘉木,咱们有多久没有见子午了,又快一个多月了吧。时间过得太快了,唉!我又老了一个月。

我趁机安慰道,裳,你不老,真的,你在我和嘉木的眼里,鲜的跟那个出水的白萝卜一样。真的,那叫一个鲜。

嘉木附和着,对,体型也和萝卜一样,嘉木神色诡秘的看了看我,我们随即放声大笑。

羽裳小嘴撅着,拿包砸我们两个,你们就知道欺负我,多学学子午,虽然人家铁定单身,但是人家知道尊重女性,我祝愿你们两个一辈子也找不到女朋友,急死你们。

裳,我们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了,我们两个有一个能找到,就只剩下一个,如果实在找不到,我看啊,就你了,不管剩下那个是谁?一定不准推托,在处理过期产品方面,我们将不遗余力,为了表达对我们这种博爱精神的支持,我建议,我们干一杯。

还没等嘉木说完,羽裳甩出的一根筷子就飞到他的脸上去了。

我附和道:嘉木,怎么说话呢,怎么叫过期产品,这叫囤积居奇,等到市场好了,我们高价抛出,我对我们裳还是很有信心滴,不过我看中国在这方面管制力度比较大,所以我认为我的想法是一种极端幻觉。

又一根筷子朝我飞来,打的我眼镜上沾满了油。

羽裳站起来拿包准备走人,被嘉木拉住了,裳,别生气,子午来了你没在,还不得骂死我们两个啊,蓝童,赶紧道歉,让你别说了你还说。裳,坐,坐。火气怎么越来越大了。嘉木一股脑的把错都推到我的身上了。

怎么都成我的错了,你没说吗?我。。。我看见羽裳瞪得圆圆的眼睛,一狠心,我忍了。是我的错,裳,对不起了,就是,你火气怎么越来越大了,是不是该找个男朋友了。

你还说,你还说,羽裳声音开始有些断续了,气得快哭了。

我闭嘴,嘉木,你也闭嘴。嘉木还想辩解的念头被我用眼色制止了。

这就是我们几个,我——蓝童,一个快乐主义者,偶尔有个女朋友,但始终没有不能长久,开始不明白,后来还不明白,想想算了,不明白就不明白,明白了又能怎么样?

嘉木,一个混世主义者,有极强的抱负,但抱负总是遭受生活打击,女朋友一波接一波,到头来还是光杆司令一个,嘉木也没时间想为什么,因为他工作真的很忙。

子午,一个生活素食主义者,生活素食,爱情素食,烟酒不沾,也从来没听见过他有女朋友。
还有羽裳,三个男人中的唯一的一朵超凡脱俗的鲜花,聪明伶俐,性格开朗,否则也不能和我们几个“同流合污”,现在也年纪一大把了,但依然单身。

我们四个人从大学斗嘴一直斗到现在,没有胜负,只有快乐,倒是羽裳常常在我和嘉木的轮流夹击下,哭过几鼻子。哭得地动山摇,肝肠寸断,为了避免留下我们欺负羽裳的嫌疑,我们会时常送她一些小礼物,算是提前打点。这个时候,千呼万唤的羽裳总是步履缓慢的走出宿舍楼,三心二意的看着我们,拿了礼物就走,毫不客气,悔的我们心脏抽搐,无地自容。比较独特的就是子午,他只和我们两个闹,对羽裳则是点到为止,过分的话从来不说,因此保持了一个大理论家在一个少女心中的正者形象屹然不倒。我们两个曾经激过子午,看他敢把羽裳说哭不,子午马上信誓旦旦,好像狼心狗肺,无所不能。但一见到羽裳,就立地成佛,阿弥陀佛念个不停,对于这种违信行为我们没少批判,但总是等子午深刻检讨,自我反省重新鼓起勇气之后,下次照样重来。有时候我们也觉得自己无聊,索性放弃。

没过一会,子午来了,很久没有聚在一起的朋友似乎又重回到了大学外面的小餐馆。谈不完的理想,诉不尽的衷肠。

子午还是不太喜欢说话,这可能和他的工作有关——程序员。一个在我看来相当烦闷的工作,工作起来似乎连说话都省了,但是薪水奇高,子午没有跟我们说起他的薪水究竟有多少,但是他工作之后的生活品位的大幅提升已经说明了一切,也许是怕刺激我们两个。

子午,女朋友找的如何了?不会还没有吧?哈哈。酒过三巡,我问起了子午。

没呢,我笃定独身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碰见一个让我真的心动的女人。希望不大,我索性放弃了。

子午,不是我说你,你太苛求了,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人。没有,做完美主义者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找不到,你是不是准备一辈子都单身呢?嘉木手搭在我的肩上,手里的铁签晃来晃去,对着子午这只爱情路上的迷途羔羊,教皇一般的指点着。

羽裳坐着旁边一声不吭,有时候我和嘉木感觉羽裳是不是喜欢子午,但是种种的迹象表明,这种推测不正确。羽裳曾经明确的告诉我和嘉木,子午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至于她喜欢什么类型,她也说不清楚。

谈到子午的爱情时,总是我和嘉木一人一句,而后就是一片死静,我们四个人就像身处庙堂的和尚,敲着各自心里的钟,与世间红尘暂时隔绝。

喝的差不多了,我们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回民街,路上没有人说一句话。

在回民街不远的广场上,我们沿着台阶坐了下来,不约而同的抬头仰望,夜晚的天空淡蓝,点点星光。不知道每个人都在回忆着什么?都在憧憬着什么?

过了一会,嘉木站起来说,散了,散了,我回家了,明天还上班呢!嘉木丢下我们三个,把衣服一搭,转身走了。
我站起来,摇了摇头,似乎清醒了一些,向子午和羽裳告了摆了摆手,算是告别,转身后,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心里感觉舒畅了很多。

生活在现实的轨迹下,上演着悲喜剧。我毕业后进了广告公司做文案,嘉木给一家品牌电视做业务,羽裳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做行政,只有子午的工作算是自己的专业本行。我们各自的生活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总结起来似乎只有一个字,就是“混”,每天浑浑噩噩,为了每月极少的薪水,却让老板买走了我一天大部分的时间和自由。大学时的理想早已经烟消云散,寻不到一丝踪迹。生活也许就是这样,低头忍着,低头忍着。

西安的夏天很热,裸露的水泥地把所有的热量都收集起来,飞扬的尘土让路边的树叶都闭紧了嘴。生活每天循环往复,我们不知道了自己生活的价值和意义。似乎在内心追求什么,但当站立街头,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

简简单单的生活在一个月后起了波澜,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刺激了我们的神经:笃定独身主义者的子午恋爱了。

在我们都还没有见过子午的女朋友之前,我们三个猜测:能让子午心动的女人不算是天外飞仙,最少也应该是人间极品。

然而,在我们再次聚会回民街的时候,这个让我们费劲周折猜测的女人,将我们三个的视觉神经摧残的体无完肤。
那一刻,子午感觉到了我们对他鉴赏力的不解和疑惑。我们的表情在一瞬间就凝住了,站在我对面的羽裳更是张大了她那樱桃小嘴。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女朋友,王紫苏,海外留学回来的。这几位是我的同学,蓝童,嘉木,羽裳,我们的小妹妹。

这位紫苏小姐很有涵养且高傲的向我们点头致意,我们点头,算是招呼。紫苏眼睛不大,即使努力,也不及羽裳的三分之一。身材极短,后来我和嘉木形容她是:两麻袋粗,一麻袋高。

我和嘉木最先落座,羽裳还傻乎乎的站着,被嘉木拉着坐下了,紫苏从她的GUCCI包里拿出了纸巾,细心的擦着椅子和凳子。忽然之间,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话,距离的墙就这样在我们之间竖起来了。

为了打破有点尴尬的局面,我拿出烟递给嘉木,自己也点了一根。

能不抽烟吗?这里有女士。紫苏见我们后的第一句话,让我和嘉木有点措手不及。

我狠抽了两口,说,对不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嘉木,羽裳,你们走不,我可不想在这里给我哥们丢脸。
嘉木把烟摔在地上,羽裳有点迟疑,被嘉木拉了起来。

子午想起来阻止我们,被紫苏小姐拉住了。

我们快走出老崔家烤肉的时候,我听见紫苏对子午说:你认识的同学都什么素质啊,你看看这里的卫生环境,脏死了。

出了回民街,我们三个站在街道旁,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嘉木吐了一口烟,看着我们的背后空空如也,说,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的青春岁月啊,还是古人说的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嘉木如往常一样,把衣服搭在肩上,朝公车站走去。

我对羽裳说,回吧,回吧,子午和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羽裳久久的沉默,忽然抬起头来,问我,蓝童,子午究竟怎么了,怎么找了这么个女朋友?不就是留过学么?子午怎么会喜欢那样的?

对于羽裳的问题,我不想回答,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方向,只是我们不明白而已。

我和羽裳就这样站着,不说话,任由周旁的人穿流而过,不声不响。

那一夜,关于子午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一个月后以子午的出国告终。子午走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去送,只有羽裳邮寄了一张我们曾经在大学的合影,四人灿烂的笑容映衬在那个时刻的树荫下,合影背面写着:子午,蓝童,嘉木,羽裳,大一合影留念。

子午走了之后就没有再在和我们联系,我和嘉木时常聊起子午,依然有说不完的笑话。

半年之后,羽裳也要离开了,她作为志愿者去甘肃一个小山村教书。至于去多久,羽裳说,她也不知道,要是想回来,就回来了。

在火车站,我们和羽裳告别,羽裳的行囊不多,很多东西她已经邮寄回家了,她家里一直不同意她做志愿者,但她的执拗最终让她的家人妥协了。

羽裳抱了抱我和嘉木,说,我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回来希望你们都结婚生子了,我可要做干妈的。

我们目送羽裳上车,火车快开的时候,隔着玻璃窗,羽裳泪流满面,不断的跟我们招手,曾经的四个人就这样越来越少。

火车开走很久了,我和嘉木依然在站台上,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对方,只是沉默的吸着烟。我手机响了,是羽裳发来的短信:我其实一直喜欢子午,但子午不喜欢我。爱情也许就是这样,你喜欢的,未必能得到。子午走了,我的心也空了,这个城市太多关于子午的记忆,我想忘记,只有远远的离开这座城市。如果我有一天能忘记子午,我就会回来。保重,我的朋友。

我把手机递给嘉木,嘉木看了看,叹了口气,说了一句,这个傻姑娘。

当我和嘉木走出车站的时候,这座城市正好夕阳西下,阳光暂时收敛了光芒,等待我和嘉木的,将是两个人继续的孤单生活。

一切似乎刚刚结束,一切又似乎刚刚开始。

一切刚刚开始,一切又刚刚结束。
帖子标签: 爱情, 原创
 
本帖评分记录古币 收起 理由
马路杀手 + 5
 
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丑不帅,八无产品。

奥迪少俩圈

57

主题

0

听众

3万

积分

帅气GG勋章 活跃勋章 合理建议勋章 活动家勋章 食神勋章 影视先锋勋章 爱心勋章 海洋之星 足协勋章 情侣勋章(男)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3252
帖子
0
相册
2
发表于 2009-4-26 14:56:57 |显示全部楼层
放我板块里来我给你加精~~~~~~~~~
淡淡的感情 蕴藏着波涛汹涌的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长袍短卦

26

主题

0

听众

1760

积分
  • 6小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701
帖子
0
相册
1
发表于 2009-4-26 18:29:39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啊,我来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腾文      

10

主题

0

听众

3334

积分
  • 8小六年级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7246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4-26 18:30:07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版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