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军言阳      

2

主题

0

听众

128

积分
  • 2学前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342
帖子
2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2-24 16:20:49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与一个幸福的魔咒有关




酒吧出来的时候。林语看了看时间,12点25分。夜幕下的一切暧昧,似乎才刚刚开始......
穿过一条小巷,人极少。街上只有晚风轻轻吹。
在林语看见这位满面皱纹的算命老婆婆之前,其实一切还显得不那么诡异和神秘。然而这位老婆婆的声音仿佛从一个未知的空间传来,仿佛带来一阵碧绿的凉意:“姑娘,一切将结束...那不是你的...你不该为此付出...”
林语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从来不信此类鬼神之说。然而这位老婆婆的话,却让她停下脚步。算命老妇人依旧是那个诡谲的笑容:“怎么,我说中了?”林语轻叹:“你说说,我为何不该如此?”老妇人眨着眼睛:“那不是你最终想要的,听我说,放下一切,你的命运与ZCB这三个字母紧密相连...”林语不由得浑身一冷,她惊异而恐惧的看着这位老人,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哆嗦。老妇人拿出一串绿松石手链,极其普通的样式,但它此刻在林语的眼中仿佛闪烁着神秘而未知的光芒,这让她毫不犹豫的拿出100块买下了它。只因为老妇人说:“它会让你幸福,吉祥,它是独一无二的,能引导你找到最终的... ...”

                                二
      
回到家张呈斌已经睡的很香了,鼾声中夹杂着酒气。林语叹了口气,把沾满秽物的衣服收进洗衣机,看来明天又要早起。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那年跟着呈斌一起离开家乡的时候,他们就是为着所谓的幸福生活来的,匆匆数年已过,幸福丝毫未见踪影。若非呈斌染上赌瘾,也许景况里并不至于如此窘迫。林语望着张呈斌熟睡的脸,想起了那年高中毕业在那个开满小野花的山坡上吹着口琴的少年和他散在风里的碎发。她是如此深爱着他,耳旁想起了那个老婆婆说的:“你的命运,和ZCB这三个字母紧密相连.....它会让你幸福,吉祥...”
醒来的时候呈斌居然还没出门,他看着林语,冷冷的问:“这些天你那么迟回来,去哪儿了?”林语支吾到:“公司...最近加班...”呈斌依旧如同一块寒冰:“加班到12点以后..你们公司卖宵夜的..”林语的脸突然就红了... ...
呈斌换好衣服以后,脸色有所缓和:“语...最近似乎要交房租了...”“恩,我知道,我快领薪水了” “然后,我昨夜和大麻子他们打牌,输了... ...”“我的那件棕色外套里面还有一千块,你暂时先拿去吧” “谢谢老婆”呈斌脸上的不快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如释重负的欣喜。人有时候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无耻,偏偏令人痛入骨髓。
林语戴上了那条传说能给她带来幸福的绿松石手链,也许买下它就因为那老妇人那句:“你的命运,与ZCB这三个字母紧密相连。”谁说不是呢...。张呈斌的拼音缩写,林语再熟悉不过了。
她抚摸着左手手腕,“它能给你带来幸福,吉祥... ...”
                            三
“林语,你这期的报告还没有交,你要拖到什么时候?”组长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和善。
“啊,对不起,我会尽快的。”
“你搞错没有,上次的你也做的漏洞百出,你是盗版windows啊?每次都要我帮你打补丁。”组长训人时也不忘记比喻这样的修辞手法。
同事小米关切的问到:“林语你没事吧,最近老是精神恍惚的。”“没事,可能最近睡的不太好,谢谢。”
下班的时候,那辆红色轿车依然停在转角处,静静地等候。已经一个月了,他几乎天天都来。林语不是没表明过态度,然而对方的态度看起来也很坚决。
“顾总,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拜托你别这样好吗?”林语说。
“我怎么你了?”那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林语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林语知道,顾子轩不会跟她来真的。象他这样的有钱的男人,身边美女如云,走马灯似的换着。他的轻浮与浪荡公司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追逐也不过为了图个新鲜痛快,彼时激情的烟花散去,一切还不是愀然落幕。
因为明天是周末,今晚酒吧来了很多人。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摇头晃脑,挥霍生命与金钱。林语在换衣服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仿佛要迷失于灯红酒绿之中......
当她穿着一件火辣的性感背心走上台的时候,嘘声四起。她知道,她完美而灵活的身体,浓妆下美到蚀骨的容貌,以及婀娜的舞姿,没有一样不使男人们为之而尖叫。她嘴里含着一枝娇艳欲滴的玫瑰,顾盼生辉,性感到极点。
一支舞即将到高潮,酒吧里面突然混乱了起来。带头冲进来的那个人,张呈斌,他面前掀翻了桌子,望着台上的林语:“婊子,你他妈给我下来!谁让你在这儿丢人现眼的啊?”林语呆住,但旋即恢复了平静,清澈如水地望着他:“你要怎样?” “怎样?你他妈不是说公司加班吗?怎么加到这里来了?是不是还要加到别人床上去啊?”张呈斌醉眼朦胧满脸通红的嚷嚷道。大麻子几个把他拉住:“你今晚喝多了...走吧走吧” 说着几个人把他拖走了。
酒吧老板走过来,给林语一叠钱:“你这个月的薪水,下个月不用来了。”林语咬咬牙没有说话。她疲倦的走出了那个原本不属于她的世界,面色苍白象幽灵一样游荡在大街上。她只是紧紧地抓住那串绿松石手链,双眼空旷无神,什么也看不到,包括眼泪... ...
顾子轩把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的时候,林语是有点惊讶的:“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顾子轩笑笑:“在你们眼里,我不就是那种每夜混迹在各种声色场所的浪荡子么?”林语勉强的笑笑:“对不起。”顾子轩沉默了一会儿,道:“刚才那个就是你所谓的男朋友么?”林语轻轻的恩了一声。顾子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算了,我送你回家吧。”林语道:“不用,可是我想麻烦你带我去找一个人...”顾子轩问:“谁?”林语想了想,轻轻地说:“虎头标”
顾子轩惊讶的仿佛看见鬼一样:“你怎么...还借了高利贷..”林语咬咬牙:“对。我的薪水根本不够。呈斌喜欢穿名牌,还要赌钱,吃喝玩乐样样要钱... ...房租什么的......”她有些说不下去了。顾子轩问道:“所以你晚上才来这样的地方工作?”林语定定的问:“你看不起我了?”顾子轩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只觉得你太傻... ...我是个生意人,我觉得你这样做太不值得。你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林语叹了口气:“十七岁那年,他一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我的心就醉了,他说他一定要让我幸福,我是他的公主。”顾子轩道:“所以你就甘愿一生做他的奴仆?”说完他自己又忙道:“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林语说:“没关系,衣服我洗好了还给你。”顾子轩说:“不用了,那个本来就是买来送你的,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在 w w w . n o n o . h k "最潮拜"选了好久... ...”林语正色道:“顾先生,我不能收你的礼物,我...”顾子轩说:“看在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上,收下好吗?只是代表朋友的祝福,没别的意思......”林语看着他的眼睛,恍惚之间她觉得他的眸子里闪过一种奇特的绿松石光芒,老婆婆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它能带给你幸福,吉祥...”

                            四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林语以为会看到呈斌怒气冲冲的脸。可是没有... ...
他居然在沙发上呆呆的坐着,面有泪痕。
“刚才虎头标的手下来过,我才知道,你借了高利贷... 我打电话给小米,她说你的薪水只有两千多一点...我...大麻子说,我在外面欠下的赌债,你一直在背着我努力地替我还的...我...对不起你,还让你去那种地方挣钱...还当着众人面骂你...林语...”呈斌脸上爬满泪痕。
林语静静的看着他,只是说:“我累了。”
她躺在床上,细细地抚摸着顾子轩在夜风中为她披上的大衣。柔和的羊绒,温暖的布料,她有一种踏实的感觉。袖口,领子,无一不细致熨帖,“最潮拜”林语注意到这个商标,不知道怎么的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又想起算命老婆婆。也许是太累了吧,她昏昏沉沉睡着了。梦里不断出现绿松石的手链和顾子轩的眼神,仿佛魔咒似的。
你的命运,注定和ZCB这三个字母联系在一起... ...
张呈斌... ...你可是我一生的劫?
次日清晨,呈斌说:“今天晚上早点回来,我不会再去赌,也不会再去花天酒地了...我们重新来过吧...”
林语望着他说:“好。”
回到公司,一切都还顺利,连最难缠的主任也没有对她指手画脚。
小米买了件新衣服,在公司晃来晃去。和同事们热切的讨论着女人的扮靓经。娜娜说:“小米的衣服真好看。”莉莉说:“对啊对啊,上次我在茂业买的那一件也没这么好看的说。”莎莎说:“林语的新衣服也超漂亮,你们今天两姐妹要合伙起来把全公司的男人们都迷死吗?”小米不好意思的笑笑:“哪有。”林语则是缩了缩身子,仿佛别人会看出衣服是谁送的。
娜娜大大咧咧的说:“这个衣服嘛,还是要看品牌质量,最近我都有研究这个衣服的品牌哦,JMS要买衣服的话来找我!”
“品牌?”林语听着着两个字,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浮上心头。算命老婆婆的身影又浮现在她脑海。
“啊——!”随着一声尖叫,林语手中的咖啡泼了一地。“ZCB..."最潮拜"...和你的命运,紧密相连...”算命老婆婆诡谲的声音还回响在她耳边... ...
然后是呈斌打来电话:“喂,老婆,有人把我欠的赌债还完了。”林语象是受了蛊惑一样,又想起顾子轩那似笑非笑的笑容。
她找到顾子轩,他只是淡淡的说:“我不想见你那么辛苦。”
回到家呈斌是满脸怒气的:“大麻子说还清帐的是一个叫做顾子轩的男人,他跟你什么关系。”
“朋友。”
“你少来,朋友会为你的男人还那么多钱,是不是你在酒吧的时候勾搭的?”
林语绝望的看着他扭曲的脸,是的,他已经不在是当初那个他了。老婆婆咒语般的声音响起:“姑娘,一切将结束...那不是你的...你不该为此付出...”
基本上,没有疼爱和照顾,没有责任,甚至没有了信任,爱情,到底还剩下些什么?

                             五

那条绿松石手链还带在手上。
她也偶尔想起十七岁的小山坡。
"最潮拜"的衣服偶尔穿,但她从未主动约过顾子轩。
呈斌进监狱的事情,是在半年以后。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终于他走上了犯罪这条路。
小米的老公说:“要捞出来也不是没办法,二十万。”
所以林语还是拨通了顾子轩的电话,顾子轩回答的很明确:“我喜欢你,我是个风流少爷也是个生意人。”林语明白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为了呈斌,她打扮精致的走进了那个酒店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个叫做顾子轩的男人。她直到早晨才出来。然后,用二十万,再一次的救了这个曾经把她当作公主的男人。
而呈斌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分手吧。”
是的,分手。这么多年的苦难相随,最终也不过这两个字。
呈斌说:“首先,我没办法接受你和顾子轩的交易。其次,我欠你的太多。最后,我没办法面对你。”
条分缕析,不容置疑。
当初是他说要重新开始,现在也是他说要结束。
而林语的回答是相同的一个字:“好”
那么温顺,那么简洁,那么多年的辛酸,竟都在这个好字中间慢慢酝酿纠结。
顾子轩牵过林语的手:“走吧。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好珍惜。”林语默默的跟着顾子轩走了。
她想,呈斌将永远也不知道,其实那天,她和顾子轩在酒店的房间,衣冠整齐地坐在窗前,看了一夜的月光... ...
顾子轩倒了杯热水跟林语,喝点水会好些。林语眼眶湿润:“子轩,你说他到底爱过我没有?”顾子轩说:“或许他还没学会怎么样去爱一个人... ...”

                            六
林语拉了顾子轩的手,在夜晚的风里慢慢晃荡。
猛然她惊讶的看见前方一个佝偻的身影,颤巍巍但诡异神秘的嗓音,对另外一个女孩子说:“姑娘,一切将过去... ...”“它能带给你幸福,吉祥... ...它是独一无二的... ...”
然后她的手里,拿着和林语手上戴的一模一样的绿松石手链。
怎么会... ... 林语唯一一次相信的算命人,居然也是一个骗子。那么ZCB也是她瞎说的...对啊 “最潮拜”“张呈斌”“郑朝北” 可以是“ZCB”的太多了... ...
她望着身边的顾子轩,原来缘分可以是瞎猫撞到死耗子。
但幸福呢?
林语解开了据说能给自己带来幸福吉祥的绿松石手链,把它丢在了晚风里。她又裹紧了那件"最潮拜"的温暖的大衣,把手放进顾子轩的臂弯,对他粲然一笑。
原来幸福不是盲目的天涯相随,也不是盲目的信任和判断。它既不是魔咒,也不是某个物件,既不神秘,也不虚幻。
而是踏踏实实,抓在手心,裹住体温的。
那种简单的心动。
帖子标签: 幸福
blue3109      

26

主题

1

听众

1991

积分
  • 6小四年级

射手座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340
帖子
1
相册
2
发表于 2009-2-24 16:54:26 |显示全部楼层
呢个 这故事。。有点琼瑶。。。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落叶      

乖乖女

1

主题

0

听众

176

积分
  • 2学前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28
帖子
1
相册
0
发表于 2009-3-6 16:52:36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挺精彩的!图图也很漂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ina.      

57

主题

0

听众

1773

积分
  • 6小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62
帖子
0
相册
2
发表于 2009-3-10 14:14:26 |显示全部楼层
:hug:
亚泰印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