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97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 18大三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5258
帖子
0
相册
1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7-16 10:08:53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草民的解脱



      人还是不要动自己年轻时候的作品的好。哪怕他是桥本大神,这个道理一样适用。作品有自己的生命,一旦出手,就已经成为一桩事实存在了,而自己多年后,还能回到创作时的心态吗?一定能在当年的基础上前进一步而非后退一步吗?这恐怕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可以想象桥本大神对这个剧本的感情:战后电视机刚刚普及的1958年,“我想变成贝壳”这句电视台词喊出了万千民众的心声,带给了他巨大的荣誉。最要紧的是,这还是这位编剧圣手一生中唯一导演过的一部电影作品,意义重大。



     惟其如此,他才破了自己绝不改编自己作品的原则,在制作人的建议下改编这部名作。目的无非是想弥补当年因陋就简留下的遗憾。可惜在我看来,制作人提出的三个建议全是能把他拐到阴沟里去的馊点子,更可惜的是,桥本大神居然全部采用了!



     “强调夫妻感情”,乍听起来不错,其实是最致命的一个错误。试想,一个深深眷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女的男人,临死前会希望投胎化身为贝壳吗?“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多少有情人,想的都是三生三世愿同尘与灰啊。如此贪恋红尘的心意,怎么禁得起“变成贝壳”的重磅台词呢?当年黑泽大牛多半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有开头那句话的吧。可惜的是2008版反倒把这个弊病发扬光大了。



     说起来2000多年前,印度沙门思想倒真是抗得起这句台词来的。人生对遭雅利安人压迫的印度土著来说,确实万般皆苦,最好连来生都不要,彻底跳出轮回!这是有史以来最消极的人生观。众所周知,佛家在这一点上完全继承了沙门思想,并为了超脱轮回,发展出一套繁复高深的修持之道。2000多年后的男主角,没有那么高觉悟,希望跳出六道轮回的办法,只是变成一粒贝壳而已。这就是草民的悲剧所在——知道自己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惨,也不知道如何制止这种惨剧发生,只是想缩回自己的壳里。这样的人,不被皇军拉去当炮灰,还有天理么?



     看到清水丰松的一幅无辜像,我总觉得有点郁闷。按编导的想法,难道老百姓就可以没良知没骨气,出了事情往天皇和将军头上一推了事么?这是典型的封建奴才相,可不是现代国家公民该有的素质。《天朝王国》里有一句犀利的台词:“面对审判,你可以说我迫不得已。可是面对自己良心的时候,你无法推诿那是别人让我做的。”(大意如此)正可以给缺乏自省精神的本片上一课。









         未命名1.jpg



    “桥本君,这样好像不能变成贝壳啊”,当年黑泽明这样对桥本大神说。看完2008版《我想变成贝壳》,我也想这样对他说,尽管是战战兢兢。


  
     
     “我为你们而死”?


  
      “加重刻画矢野中将”是馊主意之二。如果说清水丰松是草民,那矢野就是一个武士。草民喻于利,武士喻于义。哭哭啼啼缩回壳里的草民,一如《七武士》里匍匐在路边尘埃中的农民。小民承担不了的责任,需要武士来承担。



     矢野挺身而出承担一切罪责的“大无畏精神”,大概是原作所没有的。在刑场上大骂美军轰炸平民的行径,倒让我想起了最近另一部大制作《明日的遗书》,也是描述甲级战犯在法庭上据理力争,力图迫使盟军承认轰炸东京平民的罪责。而理直气壮的态度,又如另一部描述神风敢死队的电影《我为君亡》一般——原来战犯们都是“为日本人民而死的”啊!新世纪以来在日本银幕上泛起的这股潮流,把战犯美化成了英雄,仿佛他们不是招来轰炸机的国贼,倒是日本人的保护神一般。让人不安之余,又复鄙视。



       桥本一世英雄,老来不免从俗。让人纳闷他盛年时候那股子锐气,是不是也随着头发掉光了。与他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替松竹拍了一辈子平民喜剧的山田洋次,老来居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拍出了一部撼人心魄的《母亲》,一扫长期以来在观众心目中的保守形象。这真是瓜到尽头苦转甜,莫非这艺术家的立场也如球场一般,以六十年为周期“交换场地”呢?不得而知。作为观众,我只是觉得,《母亲》最后的那一句“不要死后相见,想见到活的孩子他爸!”比“我想变成贝壳”顺理成章得多,更加震撼人心!《我想成为贝壳》里也出现过一个扛着眼镜的知识分子形象,和《母亲》里的父亲一样主张“惩治军阀,恢复和平”,形象却是陌生而猥琐。敢说真话的少数人变成了怪人,战犯被奉为护国英雄,这种颠倒黑白的思路,实在让人无语。



      在日本的“映画录”网站上,一位观众的留言非常有意思:“这部电影不是在表现‘战争之苦’,而是在表现‘战败之苦’”。我深以为然,至少就改编的方向来说,新版难以洗脱这种嫌疑。



     直白之罪



     “表现大海之美”,这是第三条改编建议。怎么拍风景也有罪么?有!



    大概是年轻时的代表作留下了遗憾,桥本要求制片方花大价钱,用一年的时间拍出了大海的四季之美。我不知道桥本大神怎么会以为缺乏美景是原作“不能成为贝壳”的原因,难道是因为贝壳生长在海里,所以用大海来带出主人公“想成为贝壳”的心情?如果是真的,这未免也太过直白了吧?



      美景加美人,乃是偶像剧的王道。只是我不明白一部反思战争给人民带来的伤害的电影里,拍那么多美景来干什么?正如这部电影里无处不在的煽情段落,又是慢镜又是闪回,脂粉味十足,生生把一个100分钟可以讲完的故事抻到了140分钟。



       其实说来这也不是《我想成为贝壳》一部片子的罪过。新时代的日本电影比起黄金时代来,故事里的“干货”缩水得厉害,时间倒是加倍膨胀,罕见100分钟以内刹得住车的。如果用点心来比喻,黄金时期的电影犹如一个蓝莓蛋挞,配料考究,火候刚好,口感齐全,食毕余味袅袅,新时代的电影犹如一个富强粉做的奶油大白馒头,看起来份大量足,一口咬下去,发现除了面还是面,吃完腻味半天,得好好歇歇气,才能集齐胆量面对第二个。



      可资对照的例子还是《母亲》,同样是140分钟的电影,同样拍下了四季之美,人家的抒情就不那么过火,也不那么生硬。整部电影基本上都是在讲故事,琐碎但是温馨,抒情的元素都巧妙地融合在剧情之中,偶尔的一个空镜头,背景上落下的一两朵樱花。会心的观众已经可以收到导演的心意了。这样积聚起来的剧力在最后一分钟爆发出来,才显得分外惊人。没办法,作为导演,菜鸟和老鸟的差别就在这里。



      数落了一堆,归根结底还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要不是桥本大神的金字招牌引起了期待,我大概不会这么郁闷。其实这片字还是有些可取之处。其一是音乐,好听是其次,与画面上的元素配合得那么贴切,真是费了番功夫的。不过有时候配合得太贴切的也不好,显得刻意煽情(怒,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其二是CG,日本真人电影里的CG终于做的没什么CG味了(联想起《间谍佐尔格》里面的CG坦克,四年了,我才刚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而且用得颇有节制。其三是主角的表演,中居的演出确实能让人信服,他就是那个理发店里的瘸腿师傅。其中几段表演都很有味道,特别是最后得知死刑之后的心理转变轨迹,从震惊到自暴自弃到接受现实,既有爆发力,又有细腻的表达,非常不错。中居的声音很有磁性,无论念白还是台词都有特殊的味道看花絮里的宣传录影带,很难相信这个自信时尚的帅哥就是电影里那个命运坎坷的倒霉蛋,这次据说减重10公斤出演,敬业精神值得学习。



      至于草彅刚同学,他的角色是典型的鸡肋。看在友情出演的份上,忍了。



     比较让人无语的是那个傻导演的处理。比如这一幕,一个长长的移动镜头来全面表现丰松临死前的内心世界,本来是一个极好的刻画人物的机会,中居的念白也很有魅力。可是画面上最显眼的居然是教诲师的那张大饼脸在晃来晃去,反而是主角的脸隐没在黑暗中,真不知道是怎么考虑的。要我说这种时候就应该上大特写了,至少无论如何不应该突出那些打酱油的元素才对。


      未命名2.jpg


      总而言之,这是一部有美景,有美人,有扎实剧作基础的电影,尚可一观。顺便还可以见识一下识途老马是如何被歪风邪气刮阴沟里去的。桥本大神,不要恨我,我依然敬重你!



     PS.花絮中的图


      未命名3.jpg


    镜头从桥本大神身上滑过,再不回头,直奔帅哥美女而去……


    未命名4.jpg


    这个发型象不象手冢治虫笔下的人物呢?


    未命名5.jpg


     电眼美女台下有点傻大姐……小武不要追杀我!



      未命名6.jpg


     最后这位帅哥,我一度误以为是主演1959版《我想变成贝壳》的弗兰克堺,蒙侠兽指出,其实是冈田真澄。好歹也是帅哥一枚,还是保留吧,图是我从《幕末太阳传》里截的。多谢侠兽!^^
帖子标签: 贝壳, 求神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