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32

主题

0

听众

450

积分
  • 3小一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1750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7-9 11:19:2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未命名.jpg



    前几天看亨利•塞利克的电影《Croaline》(中译名《鬼妈妈》),突然就想起初中时学过的一篇课文,《宋定伯捉鬼》。搜搜资料,不禁感慨文言文的琅琅上口啊,可是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80时代生的人一定不会忘记童年时那些经典流传的鬼电影或是电视,比如《倩女幽魂》,比如《胭脂扣》,还比如《僵尸道长》和《聊斋》。无论美好丑恶,就只有一点,从来不是给孩子看的,再想想《千与千寻》、《圣诞夜惊魂》和《僵尸新娘》,就更是感慨了。



   西方影视作品中常常出现的镜头之一就是,一个小孩子失落至极地告诉父母说:“……但是其实我已经长大了。”然后镜头里的父母亲立刻就满脸的沉重和愧疚。虽然我常常会怀疑那愧疚的真实性,但是一位外国朋友还是这样跟我说,那些愧疚和沉重确实是很虔诚的。她说那是因为尊重,虽然我也常常怀疑这尊重的绝对程度。不过我从来不认为这是东西方之间的文化差异,因为至少在东方之一的日本,我也看到了相似的尊重——比如宫崎骏。

未命名1.jpg




   印象里中国的鬼怪似乎对于小孩子都很漠然(包括衍生出来的妖)。比如《宋定伯捉鬼》里,虽然讲的是宋定伯的聪敏胆大,但是很奇怪的,宋定伯的小孩身份在这里消失不见了,“年少”这个词更多的是为了强调“人”定胜“鬼”的信心,而不是强调“小孩子”。再如耳熟能详的《聊斋》和《胭脂扣》,鬼魅对于人间只有两种感情——或与人类为敌,是恶鬼;或向往人间情感,比如小倩。
中国的鬼多的是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从来没有生出过些许与“小孩子”之间的纠葛。鬼也可以投胎转世,但无论喝不喝孟婆汤,期待的总是忘却或是记得前世的情仇,换个人生,受苦享乐,都与小孩子无关。



   外国的鬼就不一样了,比如《Croaline》里面的那个鬼妈妈。她的错就在于她太想要小孩子来爱她了,所以她千方百计打探孩子们得不到满足的愿望,打探他们的喜怒哀乐,为他们编织梦想,然后把他们留在身边——坦白说,是自私了点,但是即使是爱的极端,也是因为受了伤害的结果,至少并不漠然。


未命名2.jpg



   而在蒂姆波顿的《圣诞夜惊魂》里,顶着一颗骷髅头的杰克想要给人们带来快乐,所以他绑架了圣诞老人并按照圣诞节的规矩生产“礼物”——正如bono在《我爱美国大楚门》中所言,让一个小孩了解这世界没有圣诞老人在西方是很忌讳的事情,圣诞节首先,是孩子们的节日。我至今仍记得当杰克低沉地唱着:“There's  children  throwing  snowballs  ,  instead  of  throwing  heads;  they're  busy  building  toys,  and  absolutely  no  one's  dead!”那时我真是满怀感动。

未命名3.jpg


   在一衣带水的同样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日本,对于孩子们的爱和尊重也仍然强烈。《千与千寻》里的老巫婆,虽然想要骗千寻忘记自己的名字从而夺取千寻的灵魂,但是她的一举一动中,从来都没有把千寻当做不懂事的小孩子看待。还有无头鬼、小玲,还有那些普普通通的平凡的“鬼”,当千寻不怕脏累赢得河神的尊重的时候,当千寻跟老巫婆打赌赢了的时候,那些成千上万的普通的鬼们是怎样热诚而真挚地为千寻欢呼啊!


   如今回首安徒生童话,我丝毫没有觉得它们是幼稚单纯的,比如《柳树下的梦》和《海的女儿》,大概它们之所以不朽,就在于作者的虔诚和尊重。


   我自己的童年印象里并没有那些尊重小孩子的鬼们,如今虽然看到了,但童年已然是秋林落叶,希望等到我有孩子的时候,中国的童话世界里,也有着尊重他们的鬼们吧。
帖子标签: Croaline, 记忆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