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dixinfei      

533

主题

0

好友

1842

积分
  • 6小四年级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613258
帖子
534
相册
0
楼主
跳转到指定楼层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11-1 12:28:00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天气旅游攻略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西安论坛大爆料栏目
2018年5月,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图强林区基层法院审理马彬涉嫌挪用2.9亿元公款罪及行贿罪的一审法庭上发生了惊人一幕,被告人马彬突然当庭脱下了外裤并说道:“我所有的材料,都是刑讯逼供出来的,没有一份是真的。我脑袋上有包,腿上有紫痕。我几次提到验伤,法院、办案单位、看守所都不验。要审判我,就要给我验伤。不验伤,这个庭我不能开。”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个民营企业家、亿万富商放弃尊严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让庭审进行不到一小时就宣布休庭。



曾经意气风发的亿万富翁

非法拘禁,知法犯法,从此开始对马彬2年多的羁押!

马彬自2016年6月18日至24日被不明人士从北京住所地下车库被带走,非法拘禁于哈尔滨市某地,直至2016年6月25日才被移送看守所。7天,不知身在何处,遭受刑讯逼供,这是马彬人生最大噩梦的开始。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强制措施时,执法人员应当出示工作证件及批准采取措施的相关证明,于24小时内移送看守所羁押,并通知家属,而事实却是不明人士先是冒充黑龙江纪委办案人员,非法拘禁马彬(尚未立案)于某地并进行了严酷的刑讯逼供后又变身为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图强林区检察员,马彬这辈子最漫长、最痛苦的七天中,我们的人民检察员视法律程序如无物,知法犯法,罔顾人权!

马彬家人对马彬的失踪万分焦急,在向北京警方报警后的十余天才接到一个电话通知马彬是被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图强林区检察院带走,但并未收到与实际羁押期间相符的通知书,也未被告知权利,甚至不知道马彬被羁押在何处。

刑讯逼供,手段残忍,马彬因生命收到威胁而屈打成招!



律师笔录



在马彬被非法拘禁和羁押期间,遭受了多次刑讯逼供,包括拳打脚踢、用铁器反复击打大腿、用方形铁器滚动碾压马彬身体、用冰冻矿泉水瓶暴打头脸部,并以家人的安全和死亡为威胁,甚至在马彬被移送看守所后于2016年8月23日在看守所内仍遭到刑讯逼供。在身体遭受巨大痛苦、人之不清、甚至生命收到威胁的情况下,马彬屈打成招。如此残暴的行为发生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当下,是多么的让人心惊胆寒,难道是司法机关的黑幕被隐藏的太深,这本就是常态?否则,披着司法人员神圣外衣的诸人怎么敢肆无忌惮的践踏程序尊严而毫无忌惮?

在马彬被羁押长达八个月之后,检察机关才批准马彬会见辩护律师,辩护律师听取了马彬被刑讯逼供及案情背景的陈述,看到了八个月之久还在的伤痕,并在案卷资料中发现了明显的刑讯逼供及刑事干预民事等可疑证据。为了维护马彬的合法权益,辩护律师多方奔走,从图强检察院到大兴安岭检察院到黑龙江省检察院投诉状,提供线索,反映情况,并于2017年5月23日代马彬提交了<<对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图强林区检察院相关检察员实施非法拘禁、刑讯逼供犯罪的刑事控告状>>,控告原图强林区检察院邵海锋、杨子东、李天鹏以及外号“小二”等人对其实施了非法拘禁和刑讯逼供,要求依法追究上述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但黑龙江省检察院一直没有给予答复。2018年8月,马彬第二次开庭期间,图强检察院才出示了黑龙江省检察院于2017年7月31日出具的<<关于反映大兴安岭检察院相关检察人员涉嫌非法拘禁和刑讯逼供有关问题的初核报告>>,该初核报告没有说明马彬举报的在2016年6月23日晚对其具体实施刑讯逼供的两个人的名字和身份,同时,马彬辩护律师在查看同步录音录像资料中发现,马彬在2016年6月24日第一次录笔录的同步录音录像中没有马彬进入及离开询问室的影像资料,为何经验丰富的检察官居然刻意不遵守最高检颁布的<<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应该同步录音录像资料被“掐头去尾”,难道是想掩盖马彬被刑讯后行走困难的实情?而在初核报告中针对如此严重的问题,其处理意见居然是“认真整改,相关人员诫勉谈话”。据马彬辩护律师介绍,他们认真查看了图强检察院提供的全程录音录像资料,发现问题及证据颇多,比如在马彬举报被刑讯的2016年8月23日下午从录像中隐约可见其右眉骨有伤口等。在第一次休庭后,图强法院本已同意给马彬验伤,可是2018年8月2日又突然通知辩护律师,说不给验伤了。原因是验伤机构要求提供受伤时的照片、体检记录等文件,而法院无法提供,同时,受伤时点距离申请验伤时点相差两年多,根本无法进行鉴定。但在初核报告中明确提到了曾在哈尔滨第五医院及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对马彬进行了体检,及加格达奇检察院驻所检察官及值班医生也对马彬进行了体检及照相,图强法院完全可以调取相关资料并向验伤机构提供,但图强法院却没有提供!更令人疑惑的是,从2017年4月起,马彬的辩护律师多次提交对马彬进行验伤的申请,但图强检察院及图强法院迟迟不予同意,直到2018年8月初,才开始寻找验伤机构,明显
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以掩盖刑讯事实!

马彬的巨大痛苦与黑龙江省检察院的初核报告及做法形成的巨大反差,让我们如何信任司法,如何信仰法律?马彬曾多少次仰望苍天祈求一次公正的对待?要到何年何月才会有一个最终的结果?

滥用管辖权,异议无果,林区法院审理2.9亿元巨额大案!

滥用地域管辖权,被告马彬住所地是北京市,涉案公司住所地在海南三亚,无缘无故马彬被制定管辖到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图强林区基层法院,这与我国<<刑事诉讼法>>地域管辖的相关规定背道而驰。

滥用级别管辖权,被告马彬被诉挪用公款2.9亿元及行贿,这样的巨额案件在北上广深这样的特大城市、经济发达城市都要由中级人民法院以上法院管辖,参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案例,巨额案件通常都是就高不就低,向上级移送,而黑龙江省检察院却恰恰相反,将2.9亿元大案层层向下移交给一个林区基层法院,一个仅有11名法官,其中仅一名刑事法官;全院年均大大小小案件加在一起也就200件;从来没有审理过类似案件的经验。

更为蹊跷的是涉案的所谓“同案犯”被强行分案处理,分处黑龙江省各地,由不同的法院审理,在不同的庭审中均控诉遭到了刑讯逼供,编制口供,屈打成招,更不要说所有的验伤申请如石沉大海!

以人民群众朴素的法制观念和正常的道德意识来判断,如此种种到底所为何来?基层法院一审,大兴安岭地区法院二审,如此巨额案件就此两审终审在茫茫林海之中吗?我们总是在强调程序公正尤其独立的法律价值,是用来防止司法权的滥用,是用来保障人权,可从非法拘禁开始到超期羁押,一步步的流程,将我们的司法程序践踏到哪里还有尊严和正义。

非法证据排除,适用法律错误,排除只是表面文章!

为了充分的保障人权,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推行疑罪从无原则,我国已经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排除刑讯逼供获取的证据以及因受刑讯逼供影响而作出的重复性供述。

在本案中,经过辩护律师的据理力争,在第二次开庭时,法官仅以5份讯问录像与讯问时间记载不符而予以排除,其他13份重复性供述及1份交代材料则不予排除。适用法律的理由无法令人信服,综合全案,马彬的辩护律师以其独立地位为马彬进行“无罪辩护”,因为本案尚达不到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的证明标准,用刑讯逼供获取的被告人供述来弥补证据链的缺失是何其不公!

巨额利益,万恶之源,这一切都源于国有企业的违规违法经营!

此案的缘由是马彬持有的海南三亚保力地产公司10%股权,国有背景的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和黑龙江建设集团公司合资成立了黑龙江省保力公司,并与三亚保力地产公司股东签署了收购三亚保力地产公司100%股权的协议,当收购三亚保力地产公司股权至90%的时候,因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上级主管部门政策变化即下属非房地产类公司必须退出房地产开发项目,为了避免因不能继续收购剩余10%股权而承担违约风险,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和黑龙江建设集团公司请求马彬出资收购三亚保力地产公司两位小股东持有的10%的股权,为了促成出资,对马彬既有要求,又有承诺。要求是马彬必须以高出产权交易中心股权转让价格4000万元收购这10%的股权,使黑龙江威讯房地产开发公司及哈尔滨瑞达园林绿化公司在持股3个月内净挣4000万元,并诡异的在交易后不久注销公司,4000万元溢价款不知落入何人的口袋。承诺是马彬接盘后,由马彬旗下的宝恒公司在投资控股黑龙江保力公司进而达到控股操作三亚地产项目647亩土地的开发权。马彬基于多年生意往来的情谊和地产项目的商机同意并投资。

要求实现了,承诺还有存在的意义吗?这就是国有企业的诚实信用理念,溢价交易后,宁波北大荒集团公司和黑龙江建设集团公司就撕毁了协议,以控股股东身份剥夺马彬的宝恒公司的股东权利,逐步演变成对簿公堂。截至2016 年6 月18 日马彬被抓前,其所经营的宝恒公司已在三亚中院、海南高院针对其他股东及间接股东发起诉讼8 宗,4 宗一审二审均胜诉,1 宗在一审胜诉的基础上已申请中止。另3 宗因马彬被抓,被迫中止。其中宝恒公司诉三亚保力其他股东销售代理权争议纠纷一案,海南高院通知2016 年6 月24 日二审开庭,就在开庭前6 天,马彬被检察机关强行带走,而且这一走竟然长达两年多。一些相关联的诉讼也被迫中止审理。

民事诉讼的节节胜利,是不是让某些人胆战心惊加恼羞成怒?为了掩饰国有企业的违规操作,为了掩饰涉嫌的利益输送,不如连根拔起,找一只内部的替罪羊,让马彬消失在牢狱中,所以法律成为工具,人权成为形式?

关于本案的事实细节有很多很多,以上事实均是经当事人核实、验看相关可以披露的证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判决书、马彬控诉书所得来。在记者向图强法院了解案件进展情况时,图强法院回应说无权透露,要向上级请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也多有图强法院傀儡地位的体现,而在我国执行的是以审判为中心的审判制度,就是让“谁审理,谁审判,谁审判,谁负责”,而黑龙江省法院系统却是上下级请示汇报的管理关系,这是与我国最根本的审判制度相背离的,是严重的违反程序行为。

事已至此,还有纠正的机会,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我们可以呼唤正义吗?可以拥有人权吗?可以像马彬家属那样卑微的祈求用接受股权调解方案来换取自由吗?自由是法律的最高价值,人权是生而有之的权利,我们的个别司法人员到底是在用法律来维护自由和人权的尊严,还是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以法律为工具玩弄于股掌之上?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一步步违反程序、违规违法走到这里,是不是早已将太多的系统内的人绑在了一起,案件还在继续,让我们拭目以待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友情链接: 西安教育培训机构 西安婚纱摄影 西安减肥 西安洗浴 西安旅游景点 西安写真 西安美食小吃 西安大爆料 西安驾校 西安邮电大学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