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203

主题

3

听众

6542

积分
  • 11初三年级

社区QQ达人

签到天数: 9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6常住居民II

UID
544801
帖子
824
相册
32
个人消费需求
装修
教育
旅游
买车子
买房子
交朋友
分享到:
发表于 2014-5-10 15:25:45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亲爱的朋友们,我的一大爱好-写书,最近在写一本名叫《画龙劫》期待各位的光临,每天会更新。下面给大家分享第一章
第一章 发难
  第 一 章
  穿过稀疏的斑驳的云彩,皎洁的月光照射在天府大陆的每一寸土地上,让人有一种心神宁静的向往。地上的月光和城头老头手中的长戈之辉交相呼应,构成这凄美宁静夜色中一道亮丽夺目的风景
  天府大陆到底存在有多少个年头了,谁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存在的更是无人知晓,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有天府大陆上的人还活着就没人关心这个问题,大家关注的只是么一天的一日三餐和祈祷不要再有战争的降临,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天府大陆上的人都死了,那就更没人关心这个问题了。
  尽管从月亮上看去,天府大陆只是宛如一个在月夜中安详的美人一般安详静谧,但从天府大陆本身看去却没有这么简单,以一个人类的本身的视角看去,天府大陆一望无际,这样看反倒是天上的月亮有些渺小了,幸好大家都知道一个理论,天圆地方,天是倒扣着地的。所以还是天大地小,犹如天府大陆上的帝强民弱一样。自古以来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天府大陆也不例外。
  天府大陆有五大帝国,正北方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存在,但却是在最近才渐渐兴盛的天云上朝,取天府大陆一字之意,暗示自己会是这块大陆唯一的统治者,而正南方是建国不足两百年国力稍弱但前途却一片大好的紫薇帝国,取紫气东来之意,暗指自己才是真正地天命所归,正东方是霸气十足的日照帝国,号称永不落帝国,天在国就存之意,而正东方是低调神秘的月影帝国,虽不负盛名,但他国却不敢轻视,因为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足够的大将去让人影杀的。最后,据天府大陆正中的是羽化神朝,久负盛名,地处天府中央,经济繁荣,军事实力雄厚,是天府实力第一霸主,但正是因为地处中央,所以腹背受敌,国人虽大多不会受困于一日三餐,但却要地方另一个生命收割机的事件,那就是战争。
  古老而坚固的城墙是羽化人民心中的一道屏障,因为它可以最大程度的减少战争所带给平民的伤亡,同时却又是人民心中的哀伤,以为你永远不知道会在哪一天你的父母、儿子、又或者是亲人为保家卫国而死在城墙之上,古老的城墙因为经历了太多的战争洗礼而变得百孔千疮,尽管他依然坚固。太多的战争让它接受了太多的鲜血,原本青灰色的砖墙如今已变成赤红色分不清是残阳如血还是一堵砖墙,让人一望而心伤。
  其余之下,天府大陆还有一些不是怎么有名但数量却不小的国家,他们与五大帝国相比是萤火之光,不足以惊天动地,但在关键时候却可以决定生死。
  安定是羽化神朝的首都,这座城市集羽化神朝政治、经济、中心为一体,是天府大陆第一盛名之地。当清晨初起的晨光照射在这座不知传承了多少年的故都之上,皇宫的琉璃瓦折射出的日光透漏出安定的金碧辉煌,一如羽化神朝的国力。空前强壮。
  开元是羽化神朝传承第二十七代皇帝的封号,取开源节流之意,希望羽化神朝能够有更加辉煌之日,直至统一整个天府大陆
  开元三十二年七月初七,只是一个比较不错的日子,虽然天气马上就要进入盛夏,但早晨的温度还是清爽宜人,沿着定安主城大街前行,五百米处,经过两道左转之后,一座府邸出现在面前,府门顶上的"御史府”三个鎏金大字在经过不知几载岁月之后变得有些黯淡无光,但这并不能影响他本身的荣光,府邸之中并没有常见的流光溢彩,金碧辉煌,反倒是有些破落不堪与四周的清幽之境倒也相得益彰。
  台院侍右侍史慢慢的眼下最后一口粥又呆呆的做了一会后又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样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夫人,右御史刘封文叫到。
  哎,老爷。刘封文的妻子应声而出,手里拿着刘封文的朝服慢慢的给他穿上,眉头紧锁,似有话要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刘封文低头看看了朝服,忽然间精神抖擞,像是汲取了一种未知的力量。
  老爷,刘封文的妻子看着他说道,你今天上殿可有把握?
  没有,刘封文答道。
  那老爷不如听臣妾一劝,这件事情要么就算了吧,朝堂之上的监察官那么多,也不差你一个啊,他若是真的有谋反之意,总会有人揭发的,老爷何苦做那出头鸟。况且,仅凭一封书信是不是也略显轻率啊,你也知道他的权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扳倒的,若此事不成,我怕有难的先是我们啊 。说完一脸愁容的看着刘封文。脸上似有祈求又有无奈之意。
  夫人,不必多言,刘封文看着自己的朝服说道,自我刘封文穿上朝服坐上台院右御史这一日起,就注定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自古,台院御史官监查百官,台院左御史主查文官,右御史主查武官。而今他身为朝廷神武大将军,管局二品,手握北方重兵,倘若谋反,一旦成真那后果不堪设想啊,更不说其他四大帝国虎视眈眈。而今我身为台院右御史,主查武官,既察觉他图谋不轨,与公与私我都应上报朝廷,至于朝廷怎么做,那是朝廷的事了,不是我能够参与的。
  可是,老爷,你不要忘了你只是管居四品啊,若你检举他不成,他只要动动手指我们一家就尸首分离了啊,就算你自己无所谓,也要顾及一下我们的孩子啊,他们都还小啊。刘封文的妻子满眼泪光的看着庭院中嬉戏玩闹的孩子一脸无奈的说道。
  自古食君之禄,解君之忧,我既身居其位,当然谋其政,至于家人,自古忠孝两难全,况且话又说回来,即使我今日不检举,他日若他真的谋反。而我身为武官监查最高官职,你认为圣上会放过我吗?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先下手为强啊。
  说完不顾满脸泪花的妻子,一头迈出庭院,毅然决然的走向皇宫,身后留下的是满庭院的决绝之气。
  金銮殿上,文武百官依官职大小依次而列,左文右武,象征着羽化以文官治天下,以武官平天下。大殿尽头。登九阶而上,在两阶之中,一张雕着五爪金龙的案桌之后,黄金铸造的龙椅之上坐着一年方四十的中年男子。男子额头呈天庭饱满之势。而下巴又呈地阔方圆之形,双眉如剑眉入鬓,侧面似刀削般干净利落,身着羽化神朝最好的丝绸织成的五爪金龙龙袍,金光璀璨,使人看上去不由自主的有一种臣服的之欲,大概这就是帝皇不怒自威的皇者霸气吧、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年龄渐长,声音却不渐涨的李德全李公公的声音尖细如针穿过金銮殿知道安定上空很远很远的地方,而如无意外的话,今天早朝又想以往一样,例行公事般结束了。但今天却没有,因为有一些事情注定是要发生的,而今天就是那个注定的时候。
  启奏陛下,臣有本要奏。右御史刘封文从百官之中踱步而出,站在大殿中央。
  讲,
  龙椅之上没有多余的话。
  陛下,臣昨日接到一封密报,说我朝神武大将军纳兰与天云上朝兵马大元帅薛天图侄子薛青云相互勾结,意图谋反,吞并我羽化神朝。还望陛下明察。
  说完,大殿之上顿时鸦雀无声,再没有人低声细语,似刚才天雷走过一般,因为大家都明白今天天要塌了。
  哦,龙椅之上的男子声音之中有些戏谑,又有些严肃。
  刘爱卿,此事你可有证据,;兰将军为羽化立下了汗马功劳,你若无凭无据,朕可要治你的罪。
  陛下 , 刘封文道。臣这里有书信一封,是兰将军于薛青云来往书信,臣已私下查探过却是兰江军亲笔书信无疑,还请陛下明鉴。
  李公公,呈上来。
  李德全踱着碎花小步,心已经到了龙椅之上。中年男子半响之后并无异议,却道李公公把信呈给兰将军。李德全小心翼翼走到在战场上叱咤风云,而本人却是云淡风轻书生摸样的兰将军面前,双手呈上道:兰将军,请
  纳兰接过信,大殿之上寂静如夜。
  兰爱卿,怎样?从此信可看出有什么端倪之处,龙椅之上的中年男子说道,语气一如往常平静,可谁也无法揣测这平静之中到底又怎样的情绪漩涡。
  禀皇上,此信从字迹山看的确是微臣所写,但微臣从未写过此信,还请皇上明查,说完、留下了一脸惊讶的大殿群臣。
  哦,此事倒有些意思,既然兰爱卿说信的笔记是自己的,但自己却又从未写过。众爱卿,此事你们有何看法?
  禀皇上,刑部尚书张晨光已站在大殿中央,微臣认为此事大有蹊跷,从信的字迹上来看虽然是兰将军所写,然而兰将军又却未曾写过,只有一种可能,故是有人请高手将人模仿而成,对我朝实行反间计,陷害兰将军,以削弱我朝实力,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还请皇上不要轻信小人之言,误杀忠良。说完一脸不善的看着台院右御史刘封文。
  皇上,臣等认为张尚书刚才所言有理,还望皇上不要听信小人谗言,误杀忠良啊。工部尚书周晓吏部尚书索林山一同附议刑部尚书张晨光。
  禀皇上,微臣绝无陷害兰将军之意,但微臣身为台院右御史主查百官,今接到密信怎又不报之理,还望皇上明查。
  众爱卿,可还有什么不同意见,龙椅之上龙声传出。
  皇上,臣认为此事应当细细查探,古语曾曰无风不起浪。微臣不是说兰将军有不臣之心,但此信既然出现就必有其道理,就算不是为兰将军清白,也要为了无故陷害忠良而查,望吾皇三思,礼部尚书王推说道。
  皇上,臣也认为值得一查,眼下我羽化神朝国力日渐强盛,假以时日统一天下未尝不可,今朝堂之上有奸佞小人以书信来使君臣疏离,削弱国力,此种行径着实可恨,应速查,给那些“图谋不轨之人”一个警告。户部尚书周泰附议。
  唉,此事到底查一不查叫朕还有些难办,到底查与不查呢?
  庞爱卿,你意下如何?
  回陛下,臣认为此事值得一查,一方面可以查出那些意图兴风作浪,图谋不轨之人,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兰将军身为北军统帅,更兼神武大将军,手握重兵,若此种情况之下不能还将军一个清白,那朝廷日后将会大失民心啊。
  哦,兰爱卿意下如何?
  回皇上,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臣纳兰没有做过此事,何惧之有?臣也主张一查,也想看看到底是何人在背后无事生非,还请皇上彻查。
  好,既然兰爱卿也认为值得一查,朕就权当一戏耳一查罢了,朕也想看看是谁档案诬陷朕的护国大将军。
  大理市主簿何在?
  臣张布在。
  朕命你在一月之内彻查此案还神武大将军一个清白,同时揪出幕后之人,如若逾期不成,削职查办。
  微臣领旨。
  退朝,李公公的声音飞出金銮殿外。
  此时,跪在金銮殿的张布满脸冷汗。
  群臣陆陆续续从金銮殿退出。
  哼,有些人真是自不量力,竟妄图扳倒将军,真是笑话,到头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说是不是索尚书?张晨光问道。
  哼,这没什么,以将军之威有嫉妒也无可厚非,关键今天大殿之上还有人主张彻查,这天下啊,总有人嫌自己的命长。
  哈哈哈哈,一群人笑着走下了长长的皇宫之阶。
  唉,羽化神朝本来是文治武平,现如今形势发生了逆转啊,重武 轻文,我等老臣可能不久就要退出朝堂喽。户部尚书一脸无奈的说道。谁说不是呢,礼部尚书随声附和。希望圣上有朝一日可以醒转啊。说完这二人也慢慢远去,背影渐渐消失于远处。
  兰将军,今日多有得罪,庞烈今日主张彻查,一方面是为了还将军一个清白之身,另一方面我等同为羽化朝臣,也是为了神朝能够长远发展而不得不揪出幕后之人,得罪之处还请多多海涵。
  兵部尚书抱拳赔礼。
  庞尚书,哪里话。我等身为国家大臣,理应为神朝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况且今日兰某也主张彻查此事,还要感谢庞尚书给了兰某一个澄清自身的机会,何来得罪只说。
  哈哈哈,兰将军不愧为神武大将军,气量如此之大。实令庞烈佩服,日后我们一殿为臣,还要多多包涵才是。庞烈先行谢过。
  庞尚书严重了,大家一同努力,何愁天下不定。
  二人这是已经走出宫门之外,那兰将军,庞烈就先行告退了。
  庞尚书,请。
  兰将军,请。
  二人各自背向对方,渐渐消失于越来越远的视线之中。
第二章 出征
  金銮殿上,当大臣走的一个都不剩的时候,大汗淋漓的张布仍旧跪在冰冷鲜艳的大殿之上,或许今天对于旁人来说只是一个有点小小阴郁的日子,但对于大理市主簿来说却是一个灭顶之
  灾的时刻。
  先不说一月之期长远如何,更不提逾期断案不成怎样,单是庞尚书于兰将军这两大势力哪一个都不是他张布能够惹的起的。以庞尚书为首的文官早就对朝中武官手握重兵不满,而如今武官进京述职这更是前所未有的,而武官一脉则是对自古以来文高于武颇有怨言。于是自发的结成以神武大将军纳兰为首的一脉势力,而如今之事名义上虽是由台院御史刘封文揭发纳兰谋反,而暗地里谁又知道这未尝不是朝中文武大臣暗自交锋呢,而哪一方面都不是他所能得罪的,。一不小心仕途不保还是小事,一命呜呼才是更甚啊。就算可以逃过这两派势力,更重要的是圣上的心思啊,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君威难测才是此案最大的难题。圣上是只是以此案唯一平常琐事还是有其他心事呢?比如压制或者铲除其中一派,而借张布的手呢?这些张布都猜不透。
  颤颤悠悠的张布慢慢的从金銮殿走了出来,神情恍惚,一阵清风吹过,刚过不惑之年的张布忽然间像老了十岁,浑身透出一股暮气沉沉的感觉,与天上刚刚升起的朝阳形成了异样的风景。
  如今的朝廷表面上看去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是多事之秋啊。张布抬起还算刚毅的面颊眯着一双不大却透漏这狡猾的双眼看向皇宫的上空,这谋反之案从何查起呢?看来还得从二月初二龙抬头之日说起啊。
  时光随着张布的记忆倒流回五月之前,二月二龙抬头。金銮大殿。有本启奏,无本退朝。金銮殿上一层不变的是李德全的金嗓细音。
  启奏陛下,臣有本要奏。军机处大臣张淼随即上奏。羽化神朝的军机处是一个区别于三省六部一台的特别机构,他们不受三省管辖而直接听命于皇上,是一个平时不存在而特殊时刻存在的机构,而三省是羽化权力最高机构管辖六部,三省分为中书省、门下省、与尚书省。中书省负责发令,门下省负责复核。尚书省负责执行。六部分为礼部、户部、吏部、兵部、刑部、工部。台院御史分为左右御史负责察举百官,左御史主察文官,右御史主察武官。台院御史也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机构,不过是一个不等同于军机处存在的机构,他们一直存在,以检举百官。
  哦,军机处向来是上奏最少的机构,不知张爱卿今日上奏所为何事啊?龙椅之上传出声音。
  禀皇上,微臣前日收到密报,天云上朝兵马大元帅薛天图之子薛青云日前率十万大军逼近我羽化正北方,意图图谋不轨,还请圣上早日决断。
  哦,竟有此事,众爱卿可有良策。
  皇上,天云上朝这些年屡犯我羽化边境着实可恨,我羽化神朝虽是仁义之帮,但也不能容许他国屡屡挑衅,微臣举荐北方统帅神武大将军纳兰将军就地伏击,以全歼天云十万大军,以解这些年天云屡次进犯之恨,工部尚书周晓说道。
  恩,此议甚好,众爱卿可还有其他良策,若无良策,朕就按周爱卿所言了。
  陛下,臣不同意周尚书所言。礼部尚书王推上书反对。
  哦?王尚书有何良策?
  陛下,兰将军为我羽化神朝神武大将军,是北军第一人,而那薛青云乃是天云兵马大元帅之子,且所带兵马十万,微臣认为此役还用不着兰将军亲自上阵,若对方统帅是那薛天图臣无话可说,可对方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而我方却派出官居二品的神武大将军,一方面是杀鸡用了宰牛刀,另一方面岂不是显得我羽化帐下无人吗?
  那王尚书有何人选?速速说来,龙椅之上的语音中包含一丝期待。
  微臣举荐游击都尉灵境。灵都尉官拜四品,官职不是太高又不是太低,用来对付薛青云刚刚好,况且我羽化不能总是依靠兰将军的老一辈将军,自古美人如英雄,不许人间见白头。我羽化总该培养一些后起之秀,用来接替将来的一些局面。
  灵都尉出身武状元,自入朝之后,尚未立功,这次正好可以给灵都尉一个施展的机会,也正好可以检验一下朝廷这些年所招之人的深浅,望陛下明鉴。
  好,王爱卿所言甚是,甚得朕心。
  皇上,此事万万不妥,大殿之上,又一声音传出。
  张爱卿,怎么个不妥法,说来听听。声音之中多少包含一些不悦。
  皇上,一则那薛青云乃薛天图之子,自幼熟读兵书,精于操练,从小到大经历战役数十次,听闻从未败过,更是听闻一身武艺更是不在人下,而灵都尉虽出身武状元,却对兵法知之甚少,操练之事更是无从谈起,虽是武状元之身,但平常练武切磋与行伍厮杀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场景。因此,微臣认为若以灵都尉为主将,那结果显而易见啊皇上,到时,我方大败折损士气不说,更是无辜断送数万将士性命,还有边关百姓死于战火,流离失所。皇上,这个结果不是我羽化神朝能够承担的起的啊,更不是王尚书一个杀鸡焉用宰牛刀能够担待的,怎么能因为一个朝廷的面子而置万人生死于不顾。
  因此,微臣同意周尚书的提议,兰将军为三军主将,以拒北犯,还望圣上三思。说完,刑部尚书张晨光重重的跪倒在金銮殿上。
  恩,此事倒是朕唐突了,可是到底该如可是好呢?
  大殿之上顿时陷入沉寂。
  庞尚书,你有何策?
  禀圣上,微臣认为三位尚书都言之有理,不能为了朝廷面子而置万人生死于不顾,同时为朝中武官提供机会历练也应该有此准备。因此,微臣认为应以兰将军为三军主将,而灵都尉则可以做副将活先锋,这样一来我军既可以保证数万将士与黎民百姓的生死,又可以为朝廷武官提供历练的机会。皇上,这只是微臣的一点愚见,一切结果还要看皇上定夺。
  好,庞爱卿不愧为朕的栋梁之臣,想出这等二全之法,朕甚感欣慰,来人 传旨。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近日天云不思黎民苍生之苦,公然举兵犯我边境,朕甚感痛心,特许纳兰为北军讨逆主将,率麾下兵马尽歼灭来犯之敌,命游击都尉灵境为三军先锋,随军出征,望你等好自征战,朕盼你等大胜而归。”钦此。
  李德全手中的圣旨已经随风飘向北方大军。
  退朝
  龙椅之上的皇帝起身走向偏殿,脸上的笑容渐渐不见。
第三章 征程《上》
  嘿压压的军队一望无际,像一群溃堤之蚁,漫天盖地。士兵身上的戎装似乎因为人数众多连天上的云彩都染黑了,远处的野兽望风而逃,自然界的生灵无论是什么,当数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都是可怕的,不论是巨型猛兽狮子又或者是渺小存在蚂蚁,更何况是万物灵长的人类呢。远处的山岗不时出现的狼群站在高高的山峰上,仰天长啸。尽管他们不明白为何世界上会有这么庞大的群体,但他们明白他们该离开了,这片土地不属于他们了,最起码暂时如此。
  大军悄无声息的前行,整齐的军列在沉默的前行中发出"夸夸”的声音是天地间唯一的乐章,身着银白色战甲的灵境刚接到圣旨被任命为先锋,甚至还来不及与家中的母亲告别就已经来到了大军之中,胯下的白马呼哧呼哧的走着,丝毫不用人赶,老马识途,它已经到过边关几次,它不知道此去为何,但却知道此去何方。手中的方天画戟也随着灵境的目光渐渐变得沉重起来。此去对很多人来说是建功立业,保家卫国,但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埋骨他乡。战争,这就是战争。胜了,享受荣华富贵的是那些王公贵族,败了、死的却是他们这些别人一辈子都不知道的前线士兵,这就是战争。
  大军精英一分为二,先锋灵境带领精锐之一打头阵,以探路为任,后军由中卫上将慕容引刀负责押运粮草,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右卫上将温良恭抬头看看前面已经不知何处是先锋的先锋部队,又望望后面一眼望不到边的运粮队伍,手一抖,胯下的军马行进的速度逐渐满了下来,过了大约有半个时辰左右,大军中央的兰将军和左卫上将骷髅将军渐渐赶了上来。骷髅本来是镇守在一线,后听闻大军前来,秘密使用了金蝉脱壳之计前来接应大军,以报军情,及时商量对策。
  恭副将为何停了下来,是否有什么军情?纳兰问道。
  将军,没有,末将只是想听听将军对此战的看法以及和骷髅将军了解一下军情,以到达边关之后可以及时作出判断。
  是啊,恭副将来的正好,我此来正是为此,大家商量一下也不至于到达边关措手不及。髅副将说道。前面灵境打头阵任务艰巨也就不必烦他了,而慕容副将监管三军粮草是重中之重,先下也只有你我二人帮将军出谋划策了。
  髅副将从边关一路赶来,汇报军情劳苦功高,在下佩服。髅副将现在可否说一下军情,容在下详听一下。
  呵呵,恭副将言重了。这是本将分内之事,哪敢提什么劳苦功高,至于军情,我来之前曾命探子细细打探,对方主将是薛天图之子薛青云,其人情况如何想必恭副将有一些了解,这里我就不细说了。
  此次,天云兵马十万,我曾仔细看过,军规严肃,军律整齐,整个大军前后有度,进退可互相驰援,从战况来看的话,此路兵马不是天云一等精锐也是二等精锐啊,至于军中其他主将本将还尚未来的及打探,不过从整个大军规划,以及战况布局来说,这个薛青云不是一个易于之辈啊。这些我都已经和将军汇报过了,至于策略恭副将可以请教将军,不过以我看来我们这次要赢都有些困难,更何况是全歼敌军。说完看向纳兰。
  纳兰颔首目视前方,微微点头有默许之意。
  敢问将军,对此战最终结果有何看法?温良恭一脸期待的看着纳兰。
  纳兰抬头看看天空之上慢慢飞过的大雁,又看看正在前行的先锋部队。良久,直到大雁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黑点,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纳兰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唉;你们都知道最难的不是这场战争的胜败。
  良久之后,纳兰说道。温良恭和骷髅同时一惊,随即眼睛又暗了下去,目无前方的看着前行的队伍。是啊,他们又何尝不知最难的不是这场战争的胜败,可是他们不能说,也不敢说,只能刻意忽略。
  皇上,把灵境做为北军的先锋,从表面上看是为了朝廷,为了锻炼后起之秀,可谁都知道,圣上这是对北军起了防患之心啊。北军在近三年连年征战,从无败绩,声望日渐升高,朝中影响也日趋增大,对北军所有人来说无疑是一荣誉,可对北军高层来说,却是灾难。自古帝王为了江山可以牺牲一切,圣上是不会让哪一方面军成为独树一帜、凌驾于朝廷之上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现在的北军就是那枝秀于林的木。
  而灵境做为朝廷中另一派嫡系,虽不是主要人物,但把另一派打进军中,圣上无疑是要削弱北军将领军权,平衡之术是历代皇帝乐此不疲的,而北军要变动第一个就是神武大将军纳兰,至于他们这些副将运气好的话躲过一劫,运气不好的话……
  纳兰依旧看着天上的云朵,呆呆的。他也算是少年得志,刚过而立之年,就官拜神武大将军,官拜二品、北军第一人。为朝廷立下赫赫战功,手下将士勇猛如虎,纪律严明,是一支真正地虎狼之师,而这些随着今天的一役可能就要烟消云散了。水满则溢,月盈则亏、盛极而衰,否极泰来。他饱读诗书这道理他当然明白,这是当这一切真的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皇恩,就像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刀,可怕的并不是你知道它会将你的头颅斩于马下,而是你知道会斩,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有时候,等待才是最可拍的事情。
  就像这一场战争一样,纳兰做为三军统帅当然不能输,他输不起。数万将士的性命和边关数万的百姓全仰仗他,输了战争就是输了将士的性命,输了百姓的生活,输了羽化的领土,输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北军将士都曾跟随他出生入死,他不能看着他们尸横遍野,他不能看到百姓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尽管输掉战争,他会安全一些。
  可是他又不能赢,胜了这场战争,北军的声望将会空前绝后,会直接威胁到朝廷的统治,这是圣上的底线,是圣上所不允许的,到时,对于他纳兰、以及手下的一群副将将会是一场灭顶之灾,而到时他却无力改变。
  从军多年,他从未经历过如此艰难的处境,输不起,也赢不了。在朝中他是一个一脸书生气的"小生”不问世事,在军中他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大将,决定战争的成败,而今天他只是一个人,不是书生,不是将军、只是一个人,巨大地压力就像一座山压在他那不算宽厚的肩膀上,压的他透不过气来。
  这么看来,这场战争只有平局才能暂缓眼下之祸,可战争只有胜败,哪来平局,又不是棋局。他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这是一场死劫,而他注定在劫难逃。算了,不过是一场功名利禄,不过是一场繁华荣辱,逃不过就面对吧;他此刻决定了,他要赢,哪怕是最后一战,也要轰轰烈烈一笑而亡。想到此,他不禁裂开嘴笑了,想一个邻家少年郎。
  人就是这样,当你决定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其实最难的部分已经完成了。纳兰又做回了他的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大将,尽管他知道自己逃不过。不过当年聪慧天下,武功盖世的羽化第一人都逃不过,更何况他纳兰,他纳兰比那第一人差远了,这样的结局也算不得丢人。
  大军还在继续前行,士兵们都在闷头赶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将军此时艰难处境,尽管换了一个先锋,可对他们这些底层来说就像头顶的大雁换成了苍鹰一样,跟他们有毛的关系,谁做先锋不是先锋,跟谁都一样& 只要他们的将军还在就好,在他们眼中,将军就是胜利、是战功、是信念、将军在胜利就在。
  队伍中有士兵小声的埋怨,天云真是烦躁,近年不断骚扰,你说你有实力就是算了,关键还是屡战屡败。唉~他们的将军可真是个蠢货,跟着那样的将军只会惘送性命,真替他们感到不值。
  你快小声点吧,另一士兵说道。
  你以为谁都有好运气向我们一样跟着将军百战百胜啊。跟你说我每回回村都是我们村里的英雄,乡亲们听说我是兰将军的兵,都对我可好了,等打完这仗,再记一个军工我就能领五两银子了,俺村的小红都等我好久了,到时候老婆、孩子热炕头、想想都舒服啊。
  唉,我可听说这回是真的决战了啊,天云这回有十万大军呢。另一士兵小声说道。
  切、莫说是十万,就是百万,只要有咱们将军在那也是有来无回,不过十万也好,到时候我多少杀几个,说不定可以领十两银子呢。嘿嘿……
第四章 征程《下》
  行走中的大军忽然停了下来,士兵都伸长了脖子向前眺望,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纳兰策马而立等待着前方报告军情的探子。
  报,探子还在数百米之外的时候,口令就已经像夕阳余光一样悠远而漫长的飞进了纳兰以及众将士的耳朵里。
  发生了何事?纳兰看着翻身跪倒在前的士兵问道。
  禀将军,前方发现了大批难民正在向帝都方向逃亡,挡住了大军行进。士兵恭敬的说道。纳兰没有任何表示,双腿微微用力一夹,胯下的军马已经突突的小跑起来,奔向大军的前方,骷髅和温良恭紧紧的跟在身后。
  转眼间,纳兰已经来到大军前方,一眼望去,在这个一马平川的平原上难民铺天盖地,携老带幼肩负身家;其实也谈不上什么身家,无非是一根扁担两头挑着铺盖卷和一些干粮和水。可在百姓看来,这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命,他们走到哪里都得带着,尽管这些东西在某些达官贵人的眼里分文不值。
  大军与难民对面而立,确切的说是大军挡住了难民的路,大军整个前队程半弧形,看到此,纳兰的眉头不禁皱了皱。
  灵先锋,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温良恭轻轻的问道。
  恭副将,我率大军先头部队正直前往,前面忽然涌来大量难民,我虽有意放行,但一则难民数量太多,二则我也怕难民之中混有敌军奸细,来打探我方军情,故把难民暂时留了下来,还望兰将军定夺。
  马上的纳兰闻此,轻轻的叹了口气,放眼望去,其实难民并不是太多,只不过是没有纪律的向前奔走,而显得铺天盖地,难民的脸上带着一丝乞怜,希望眼前的大军放他们离开,又带着一丝惶恐,怕大军将他们扣押做战争的苦力。
  灵境到底是年轻了些,又没有经验啊。纳兰心中轻轻的叹息,灵境身为先锋所担忧的自然有道理,若放难民过关人数众多必然耽误大军行程,况且这么多难民有几个敌方探子也再正常不过了,可灵境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以大军做包围状啊。这样无疑使北军失掉一些民心啊,在百姓眼中的他们虽不似敌军那样可怕,可也不是与他们同等的存在啊。而两军交战,当地的百姓就是地利啊,有了百姓的帮助,战争的胜算肯定会大一点,因为当地百姓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山川河流,而这是最重要的。
  纳兰翻身下马,双手抱拳面向难民。
  乡亲们,我是此次北军最高统帅,纳兰为刚才手下将士的无礼像众乡亲道歉,说完,手一挥,大军夸夸的声音过后,大路呈现在难民面前。
  乡亲们可否听纳兰一言,纳兰继续说道,我们此次北上正是为了击败天云的数万大军,你们看到了吗?我身后的大军正是为此而来,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毕竟这是战争,没有谁可以保证刀光剑影不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可是我想说的是“北军”我身后的大军有很多人是你们的兄弟、丈夫、与儿子,他们世代生活在这个地方,他们为保家卫国不惜以年轻的生命去抵挡冰冷的长枪,从无半点怨言,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守护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是他们的家,有他们的亲人,父母、兄弟、妻儿。你们如今一走,不知会凉了多少将士的心啊。
  难民之后开始骚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颤颤巍巍的来到大军阵前,双膝一弯跪倒在地上,头重重的扣了下去,又抬起,又扣下、又抬起。地上的尘土粘在苍老的额头上显得分外的苍凉。三次过后,老人慢慢抬起头,望着纳兰,望着身前的数万大军,哽咽的说道;不瞒将军,老头我叫丁旺,我家世代居住于此,老汉今年七十有六了,若不是因为战争谁会离开世代祖居的地方,这里是和我的根啊。老汉并不怕死,可如今也是迫不得已啊,说着拉过一个年约七八岁的孩子,满脸的稚嫩。
  将军这是我的孙儿,叫丁山。老人继续说道。若论尽忠我们家一脉虽不敢说尽忠职守,但也算尽了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啊,老汉我有三个儿子。大的叫丁琳、二的叫丁锦,三的叫丁虎。这几年国家连年征战,我的三个儿子为了保家卫国都参了军,可到最后他们一个都没回来,都死在了战场上,可怜老汉我年老却无子。如今膝下只有一孙儿,实在不是老汉怕死,只是怕丁家的惟一香火也惨遭不测啊,老汉怕死后无颜面见列祖列宗啊。说着,眼泪就留了下来,泪水流淌在岁月留下的皱纹之中蜿蜒沟壑,老泪纵横,浑浊的泪水带着夕阳的暮气掉在地上溅起阵阵尘土。
  纳兰仰天长叹,虎目有些发胀,而身后的大军也透漏出一股哀伤。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每一场战争他们身边也有很多人死去,不论战争胜败与否,战争总会死人的,他们也有眼泪,可他们是军人,要保家卫国,他们是不能软弱的,他们的眼泪只有在夜晚无人的角落被金戈铁马看到,听到,而这些,是那些王公贵族永远无法理解的。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纳兰转身,背向众人,没有谁发号施令,大军自发的让开一条大路,难民们先是一愣,后相互观望,终于有一个迈上了路中央,紧接着所有人都前拥后挤的向前走去,没有人声鼎沸,只有难民如潮。
  带着夕阳的余晖,难民的人群越来越小,渐渐的变成一个模糊的黑点,消失于陆天相接之处。
  大军中的士兵大部分的目光都是随着难民的消失而变的有些欣慰,又或者是翘首以盼,情感复杂,就好像一个母亲在为儿子送行一般,然后又统一的沉寂下来。纳兰知道,大军此次将不再需要地利了,大军北上送走难民。他们为爱而战,他们了无牵挂,哀兵必胜,纳兰渐渐感到胜利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将军,前方二十里处的边镇是离战场最后的一处歇脚之处了,看来大军今晚要在边镇扎营了。温良恭说道。
  纳兰点了点头,然后回到大军之中。
  边镇是羽化神朝北方的一处重要城市,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因此,这里平时聚集这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有经商贸易的、当然也包括走私的、时不时还会有一些其他国家的军事探子,更会有一些山寨悍匪、地痞流氓,不过现在这一切都销声匿迹了。并不是说他们消失了,他们只是蛰伏而已,毕竟现在是战争时期,兰将军的七万打得不仅仅是天云,还有他们,他们不得不躲起来,意图他日东山再起。
  月如钩,倒挂与天上,洒向人间万点光芒
  士兵用手中的棍子捅了捅面前越来越暗的篝火,篝火又亮了起来,那是因为篝火表层的火灰太多盖住了火焰,如此下去篝火终会熄灭,因为里面的木材没有氧气燃烧最终会消亡。就像一个帝国一样,贪权谋利就像篝火的柴灰道一定程度就要消除,不然就会全军覆没,而那些手握重兵的大臣就像火堆中央的木柴,可以燃烧,但不能过分,过分燃烧将无法控制,所以需要定时打压又或者是取缔。
  纳兰站在边镇的城墙之上,手抚青砖,凭澜眺望,目光似乎穿破虚空落在天云的十万大军之上,又似乎是在观看未来的某个时局的事情而在计算着,身后的温良恭和骷髅沉默的站着,灵境没有来,做为大军先锋,他需要身在军中以定军心。况且这样的场合也不是该他存在的地方。慕容引刀也没有来,他主要负责三军粮草,是重中之重,不容有失,一旦有失,他们就不用打了,回去洗净脖子准备挨那一刀吧。
  边镇的城墙因为久经战火显得有些破落不堪,摇摇欲坠,可大家都知道,这只是假象,边镇的城墙是羽化神朝最坚固的,没有之一。当初建造这座城墙时的艰难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包括纳兰,当然那时候他还不是将军。当时,是以那个人为主而建造的。边镇城墙根基足足挖了十米深,然后以千人为单位,抬着一块块万吨巨石沉落下去,一路而上,到地面部分因为巨石本身有些不雅影响神朝国威,才用糯米汁加以童子尿覆于青砖之上,甚至有些地方还浇灌以铁水,现今回想起这一切就好似像是昨日之事,一回首却以过去数年,而那个人也终成为朝中禁忌,无人敢谈。
  夜晚的微风吹在脸上,冷中带暖。春天的风是四季中最舒服的,他们给万物以重生的希望,但今年,此时,却不是它该来的地方,因为数月或数日之后,这里将会有无数生命消逝。有天云十万大军之中的,也有羽化神朝七万大军之中的,此时的万物复苏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笑话。
  微风吹拂在城墙之上,也吹拂在城墙之上众人的脸上,纳兰身后除了温良恭和骷髅以外,还有一人,正满心忐忑的观察使李儒。李儒是边镇地区的观察使,隶属于台院侍御史,官居五品,是右御史刘封文的下属,主察武官。他已经在边镇停留了五年之久了,按理论上来说,他这样的观察使在某地常驻而圣上又赋予它全部权利以应付边镇及周边地区事宜,他就已经是“节度使”了而“节”是一种全权的印信,有了它就可以调度一切。按理来说自己该是边镇地区数一数二的官职,可以管辖在场的任何人,包括神武大将军纳兰都要忌惮三分,因为自己住察武官,可事实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纳兰在北军之中威望无敌,是北军实至名归的统帅,根本不是自己能够监察的了的。说不定今天刚刚像上面禀报一句,明天就被纳兰的副将给收拾了,而死因再好不过了,观察使被敌军刺客所杀,我等虽竭尽全力仍是无力回天,会成为北军一致托词,想到此,李儒偷偷看了看骷髅,而骷髅的面目恰到好处的狰狞了一下,整个人看起来凶神恶煞好像知道李儒在看他一样,李儒顿时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李大人,若纳兰没有记错的话你来边镇已经有五年了吧?纳兰转身迎着微风慢慢的向城墙的另一边走去。李儒一脸小心的跟在身后。
  下官不敢,兰将军记性真好,是啊,时间过得真快,细细算起来已经五年有余了,这五年发生了很多事啊,下官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还请将军见谅。
  呵呵,见谅谈不上,李大仁身为观察使如今已成为名符其实的节度使,主要职责是监察北军将领,咱们同朝为官,各司其职,何来见谅之说呢。
  兰将军高见,是下官唐突了。
  李大人不必多礼。李大人,说句真心话,自你从调往边镇做观察使这五年来,尽管我知道你的主要职责是监察北军将领,可北军从我开始,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曾为难过你,不知李大人是否同意本将所说?
  下官同意将军说法,自从下官调任以来,我们的确是井水不犯河水,因此,下官才得以在边镇五年太平,下官在这里拜谢兰将军,说着双膝一弯跪倒在地上。
  纳兰并没有去扶李儒,而是转身盯着李儒双眼说道,李大人既然咱们已经相安无事五年,纳兰希望这一次也是如此。不瞒李大人,纳兰以及不下众将都明白,纳兰或是北军诸将都难逃此劫,故纳兰比任何一次都希望赢得此次战役,所以纳兰不希望朝廷会在战争期间有什么干预的圣旨下达,李大人,本将所说,不知你明白否?
  李儒跪在地上,沉思良久缓缓的答道;明白”
  嘭,忽然纳兰重重的跪在地上,双手一抱,说道;多谢李大人深明大义,我代北军上下诸将以及北方数十万百姓感谢李大人。说完头一低,扣了下去,身后的温良恭和骷髅也同时跪下叩头,然后转身,大步离去,在夜色的衬托下悲凉而决绝。
  此刻,跪在地上的李儒湖人间鼻子有些发酸,尽管朝中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北军气势过旺难逃此劫,可李儒此刻还是有些发愣,他不明白。看着渐渐离去的背影,他想这样的人不正是百姓所爱戴的吗?一心为国为民却为何未朝廷所不容,他在边镇做观察使有或者是节度使这五年,从未真正认识过北军统帅纳兰,而今天,他真正认识到了纳兰为何会是北军无可替代的主将了,可是他该怎么做呢?一边是为了数万将士和万千百姓的性命一个堂堂官居二品的神武大将军纳兰的重重一跪,一边是皇恩浩荡余威犹在的圣旨。李儒摸着袖筒里前一天才到达的秘密圣旨,脑中闪现出“密切监视,如有异动,立即上报”几个字,他陷入了两难之中。
交流qq:1142285566

全包装修行业领导者
sswlzm      

0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 16大一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6005
帖子
2847
相册
0
发表于 2014-5-12 09:29:53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3

主题

3

听众

6542

积分
  • 11初三年级

社区QQ达人

签到天数: 9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6常住居民II

UID
544801
帖子
824
相册
32
个人消费需求
装修
教育
旅游
买车子
买房子
交朋友
发表于 2014-5-12 17:52:06 |显示全部楼层
编辑小区名称+户型+面积+装修风格发送到15877480512获得预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

听众

1万

积分
  • 16大一年级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135448
帖子
6851
相册
0
发表于 2014-5-13 14:12:30 |显示全部楼层
  

亚泰印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7858
帖子
2660
相册
0
发表于 2014-5-14 11:37:5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3

主题

3

听众

6542

积分
  • 11初三年级

社区QQ达人

签到天数: 9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6常住居民II

UID
544801
帖子
824
相册
32
个人消费需求
装修
教育
旅游
买车子
买房子
交朋友
发表于 2014-5-18 16:52:32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读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ygown164      

8

主题

2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18964
帖子
2750
相册
0
发表于 2014-5-26 13:00:58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ulng      

1

主题

3

听众

1万

积分
  • 16大一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6001
帖子
2728
相册
0
发表于 2014-5-31 23:27:5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6

听众

2万

积分
  • 20研一年级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241399
帖子
6585
相册
0
发表于 2014-6-3 09:30:01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晨廷慧      

1

主题

2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96334
帖子
2779
相册
0
发表于 2014-6-3 21:58:2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