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1

主题

0

听众

25

积分
  • 1幼儿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7949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8-15 19:13:34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本帖最后由 流星飞过 于 2009-8-15 19:17 编辑

如果有一天将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希望最后的归宿是在你的怀里。即使喝下奈何桥边那碗遗忘前世的孟婆汤,来生,我依然能够带着对你怀抱的记忆去找到你。   
   ——题记   
                    
   一   
                    
  在新婚之夜,我突然问了丁宇这样一个问题:“阿宇,我们总有一天会老去,直至死亡。如果可以让你选择,你希望自己最终的归宿在哪里?   

  话甫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大喜的日子问这样的问题,太煞风景了。   

  果然,丁宇沉默了。   

  我正想出言挽回时,丁宇却开口了。   

  “如果有一天将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希望最后的归宿是在你的怀里。这样,即使要喝下奈何桥边的孟婆汤,来生,我依然能够带着对你怀抱的记忆找到你。”   

  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神色。然而,丁宇的话中所透出的认真与坚决,却让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震撼冲击着灵魂。   

  是的,那时,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丁宇是个性格很温柔的男人。我不知是否因为这样的性格阻碍了他,至今仍然在一家公司里当着一名普通的职员。当初结婚时,很多朋友都不理解我为何会选择他,毕竟,他一个月的薪水仅及我的四分之一。然而我始终执着的认为那颗温柔的心能抚平我每日的辛劳。   

  结婚大半年了,我们始终住在公司的一栋三层楼的小公寓里。虽然只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可我们都没有怨言,用丁宇的话说:“房子和面包总有一天会有的。”尽管我也想住进一栋漂亮的房子中,但这个物价颇高的城市让我只想先安排好每日的生活。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感觉到了一种悲哀。我曾经相信平淡才是爱的真实内涵,可日复一日的相同生活模式,让我开始心生厌倦。柴米油盐取代了浪漫激情,婚姻开始呈现的乏味让我对它未来的走向逐渐迷茫起来。   

  我多么希望丁宇也能感觉到,或者这样,他会做一些改变。但丁宇却似浑然不觉,每日如常。丁宇的文笔不错,还发表过一些小文章,所以,下班后总喜欢伏在桌上写写画画的。我想让他能更多地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却总未见成效。长久下来积累的对婚姻的迷惘和悲哀让我的心逐渐麻木和封闭起来,再也感觉不到一丝丁   
宇的爱。   

  许勇就是这个时候闯进了我的生活中。   

  公司搞了一次晚会,我独坐在舞池边品着红酒,百无聊奈之际,一个中年男人邀请我跳支舞。   

  晚上已经有很多人来向我发出过邀请,但都被我以各种理由婉拒了。然而面前这个男人,似乎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中年男性,特别是那种事业成功者特有的魅力,让我无法拒绝。   

  乐曲声中我和他轻轻拥舞在人群中。迷幻的灯光让我一时间有些晕眩。他在我耳边轻声说到:“陈冉!对吗?企划部的。”   

  我小吃了一惊,抬眼望着他。这个男人个子不是很高,大概只有1米76左右,然而那股气势却让我不得不去仰视他。   

  “很奇怪是吗?如果连手下员工的名字都不知道,我还怎么混啊!”他轻佻的语气却使我心中一紧,疑惑下,我张口就问:“你是……”   

  恰在这时,一支舞曲结束了。他拥着我,附耳轻言:“我叫许勇。你是今天唯一一个和我共舞的女性。”说完,翩然离去,只留下我愣在那里。   

  这个男人,就是我们公司的副总?而我,竞是今晚舞会中唯一和他共舞的人?   

  一丝虚荣的满足悄悄爬上了我的心头。   

  回到家里已是凌晨,推开家门,丁宇仍然在伏案疾书。见我回来,丁宇把书稿都收了,然后从厨房端了一碗面出来。   

  “老婆,累了吧?这碗是你最吃的……”   

  “鸡蛋肉丝面,对吗?”我打断了他的话。丁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结婚这么久,他还是像刚恋爱那会一样,经常用这个动作来表示他的不知所措。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打断了他的话,但今天总觉得自己像做了贼似的,脱口又说:“你除了会写写字,下个鸡蛋面,你还能做什么呀?”
      丁宇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我有些愧疚地望着他手中那碗兀自热气腾腾的面,轻声道:“对不起,宇,我可能是太累了。”  

  丁宇也把表情放松了,柔声问我:“那,要不就早点休息?”  

  “嗯。”我点了点头。  

  晚上睡觉时我头一回背对着丁宇,当他自后抱住我时,我轻轻地挣了一下。  

  丁宇的手臂一僵,缩了回去。  

  我没有说话,黑暗中,脑海里一直出现着许勇那浑厚而潇洒的身形。  
                   

                   
   二  
                   
  平淡的日子有持续了一个星期。  

  这天正好是周末。刚下班,许勇给我打来电话。我一点都不惊讶他是如何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毕竟,他是我的上司。  

  到家时丁宇兴致盎扬地说两人一起去湖滨公园,因为从今天起免费对游人开放。我歉然说道晚上同事约着一起聚会。看得出丁宇很失望,但转而他有笑说玩开心点。  

  皇伦饭店是本市一座很有名的四星饭店。能在这里经常出入的人非富即贵。刚到门口,就看见一身藏青色西服的许勇立在那里。  

  我随着许勇步入大堂时,被眼前的华贵震住了。迎面正中央是一个彩色喷泉,喷泉背后的一个小圆台上,一位优雅的女琴师正弹奏着舒缓的乐曲,两边的餐桌上,尽是一些衣着高档时尚的男女。  

  下意识望了一眼自己那已是退出流行的着装,我不禁暗生惭羞。  

  我们在大堂一株棕榈树后的空位上坐下。这个地方视线很隐蔽,坐着可以窥见整个大堂而从外面却不容易看到里面。  

  几杯红酒下肚,我逐渐放松了自己。许勇端着杯子,含笑问道:“知道我那天为什么只请你跳舞吗?”  

  我不解。  

  因为你独自坐那的样子打动了我。“我更是不解了。公司里美女如云,我想自己并算不上最出色的。  

  “我挺羡慕你的丈夫。如果我有一位这样美丽的妻子,是不会让她在这样的青春里把双手变粗糙的”。  

  许勇话中的意思让我有些慌乱。这样一个充满魅力的男人对你说着这种暗示性的话语,让我突然有了一丝害怕。至于到底在怕什么,在那一刻我自己也不明白。  

  我几乎是有些挣扎地说道:“不,许总。我丈夫是个很称职的男人。”  

  许勇竟然笑了出来:“你在自欺欺人!一个在幸福中的女人,是不该有你那样无助而茫然的眼神!它让你美丽的双眼失去了应有的神采!”  

  在当时,这番话重重击中了我的心事,我像一个孩子般伏在桌上哭了出来。半年多来的迷惘,被这个男人轻易的揭开了。  

  钢琴乐的旋绕中,许勇的手抚上了我的头发,耳畔,是许勇温柔的诉说:“小冉,让我来给你的生活重新注入光彩,好吗?”  

  仿佛有一道旋涡将我吸了进去,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晚,我没有回家。  

  一个男人,点燃了我的激情,将我带入了那所——失乐园。  
    
三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过的如同贵族一般富奢。我总是挽着许勇,如同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出入各种高级社交沙龙中。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我却依旧恍惚如梦。  

  那晚我没有回家,丁宇并没有过多的追问。后来去了公司同事才告诉我说丁宇电话都打到她们那里了。我知道丁宇已经明白我向他撒了谎,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揭穿呢?不过我和许勇的关系是很隐秘的,而那些高级社交活动又是丁宇难以涉足的。  

  可丁宇却比以前有了变化,回到家中只是写东西,如果我不问他什么他也免开金口。他的飘忽不定让我更生厌烦,莫名的,两人进入了冷战。  

  丁宇每日开始独自做饭,而我则和许勇在外面把日本料理法国大菜吃了个转。只是在一次回家时,看见凌乱的厨房和桌上几根火腿肠时,我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愧疚。

      这天,我和许勇在一家商场里闲逛。这里面都是一些高档时装,可以说是专为许勇这类人设的。我想自己应该不在这类人中,但是原始的虚荣却被满足了。  
  
  
  
  我漫不经心浏览着两边衣架上价格高昂的服装时,许勇的脚步突然停了。我奇怪地望了他一眼,他却没有看我,只是说道:“那个男人一直在看着你。”  

  我顺势看去,身子一下子僵了,钉在了原地。  

  丁宇。  

  我一阵慌乱。这种以他的能力买不了的东西的地方是他从不涉足的,我做梦都没有了到他竟然会出现在眼前。  

  丁宇的眼神和复杂,仿佛很多东西铰在一起,那眼神,没来由让我心一痛。我抛开许勇,奔向丁宇:“丁宇,你听我说……”  

  丁宇转身跑了。  

  我顿在那里,紧咬着下唇,望着他消失的方向,一动也不动。  
  许勇走过来,搂着我轻笑:“好了,别看了,我送你回家!”我斜了他一眼,心里恨他还能笑的出来。就在那一瞬,我生出了一丝疲倦和后悔。我没有回答,任由他将我送到家门口。  

  家中,丁宇正在狠命吸着一支又一支香烟。灯光中,屋里弥漫着黄昏的呛人的烟雾。只这一会时间,丁宇竟憔悴的似乎有些苍老了。  

  我凝视着那张从相恋至今已五年的熟悉面容,眼眶有些湿润了。  

  丁宇又狠一口烟,掐灭了烟火:“小冉,既然回来了就早点睡吧。”  

  他的语气冷静的大出乎我的意料。我涌起一股不安,问道:“你……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无奈而凄然的笑容出来:“不用了。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我咬了咬嘴唇,轻声道:“阿宇,我……”  

  丁宇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小冉,别说了。我是真的不想听了,你和他的事,我其实早知道了。”我顿时望着他,却看见嘴角那丝苦涩:“别忘了,我的好多同学都混得比我好。我一直不相信他们说的,今天却亲眼看见。你和他在一起那种快乐的样子,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丁宇又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声音已有些哽咽:“小冉,我很愧疚。”  

  我哭了了;原来,他并非心中没有想法。我说:“阿宇,我们重新开始吧,好吗?”  

  丁宇只吸着烟,冷冷地望着我。那苍白的面容令我不敢逼视。  

  他的沉默,给了我清晰的答复。  

                   
                   
   四  
                   
  一周后,我和丁宇把结婚证书换成了离婚证书。  

  走出法院的大门,我一时有些晕眩,仿佛一切都不是真的。  

  天气晴朗,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异样的味道。压的厚重的乌云似乎沉甸甸地压在了心上。  

  我们都没有说话。还是丁宇先开口:“走吧,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等他来接你。”  

  我听了无话,全身却空荡荡的,有种很强烈的失落。我想哭,是一种突然间的情绪。直到现在,这一切恍然如梦,而我竟不知身在何方。  

  回到那共同生活过的屋里,我便收拾着自己的衣物。我想把存折给丁宇留下,却被他拒绝了。  

  外面,响起了急促的喇叭声。  

  许勇来了。  

  我步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这屋里曾那样熟悉的味道将从此陌生,而我的心情却纷乱如麻,不知从何整理。  

  忽然,丁宇叫住我,递给我一个盒子。我询问的看者他,没有接。他的表情又现出了往日那种急促:“这……这是送给你的。就算是个纪念吧!”  

  “谢谢!”我想打开,被他止住了。  

  “别看了,走了再看吧。或者,永远别打开了。”  

  我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望了一眼窗外,天气阴沉的可怕。虽然才下午五点多,却已然如黑夜降临。  

  悬挂的电灯莫名的摇晃起来,接着便熄灭了数秒钟。我无缘无故打了个寒噤。
屋外喇叭声又响起了。  

  灯又灭了。  

  忽明忽暗几次后,灯泡挣扎着送来一次光明之后,彻底灭了。就在那一霎,我竟看见了丁宇脸颊上垂落的眼泪。  

  房屋剧烈的抖动起来。  

  一切是那么突如其来。  
仅仅是沉默了几秒,屋外便如炸锅般,人声鼎沸,各种杂乱无章将我的惊恐推上了极致。  

  天花板上的墙皮簌簌地掉了下来。房屋的抖动更剧烈了。  

  我感到世界末日的来临。  

  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我,低沉而镇定的声音响在耳边:“小冉,别怕,我保护你出去,然后赶紧坐他的车走!”  

  就在说话的同时,屋外依稀传来汽车发动声。丁宇护着我,摸索着打开门,我大声叫道:“许勇!许勇!”  

  没有人回答。  

  房屋的抖动让我已经站立不住了,许勇竟然不顾我而先行逃生更让我全身冰冷,满心都是被欺骗的绝望。  

  “喀喇”一生巨响,几乎同一时间,我被丁宇用力推到一边。黑暗中,一个重物压在了我的腿上,剧痛下的我大叫了起来。接着便听到丁宇闷哼的一声。  

  我的恐惧支配了所有的思维,开始语无伦次:“那个混蛋!竟然先跑掉了!混蛋!”骂了半晌又一阵剧痛袭来,反而让我从歇斯底里中清醒了过来。我试探着开始呼唤丁宇。  

  黑暗中,丁宇的声音清晰地传来:“我没事。小冉,你有没有怎么样?”  

  “我的腿被砸着了,动都动不了。”我的声音里已有了哭腔,“那个xxx蛋,居然先逃掉了,混帐东西!”  

  丁宇没有回答,半天,叹了一口气:“现在别说这些没有用的话了。好歹我总陪着你啊。”顿了顿,他有些无奈: “看来得等到明天才有人救我们出去,我的腿也被压住了。”  

  这种地狱般的恐怖经历我从未有过,疼痛和恐惧让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  

  我觉得自己已经快崩溃了。  

  “小冉,丁宇叫我的时候声音中仿佛有一点笑意:”还记得咱们结婚时,你问我的问题吗?“  

  “……”  

  “你忘了?再好好想想啊。就是新婚之夜的时候。”丁宇的语气还是那么沉稳,我的心竟也安定了不少。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种危急时候提到这件事,但我还是老实回答了。  

  “你说,明天的报纸上会不会登一则新闻,题目……题目就是……地震中夫妻徇情双亡?”丁宇的声线颤抖着。我一慌,焦急地问道:“丁宇,你没事吧?”在这无边无尽的黑暗中,只有他才能让我觉得安心。  

  “我……我真的没事,你……还担心我吗?……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是长久的悄无声息。情急之下,我拼命挣扎着身子,腿上的剧痛瞬间冲击着大脑,我一下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悠然醒了过来。睁开眼,仍然是一片黑暗。恐惧如同一只巨大的魔掌抓住我的身躯,我极度无助地大声呼唤着丁宇。  

  良久,才听到丁宇微弱的声音:“小冉,我在……在这里,你……你还好吧?”  

  我终于痛哭出来:“阿宇,我……我怕……”  

  “别哭,别哭啊!”丁宇有些慌张,“我……我会陪着你,你别……别哭……”听着他强做镇定的安慰我,我的心仿佛被撕了一个大口。  

  “真的,别哭了。我……我以前不是说过,不管多……多危险,我都会在……在你身边……”丁宇的气息越来越急促。  

  “阿宇,你别吓我,别吓我!呜……”我泣不成声。  

  丁宇没有回答。  

  我慌了,心头狂跳。  

  “咳……咳……小冉,我……好想……睡……”  

  我的泪水如泉涌般不止:“不要,阿宇,你要坚持住,千万别睡着!”  

  “呵……呵,我……我不睡…我要陪……陪着你……到天亮……”丁宇的气息微弱地似在空起中飘荡。  

  一团火在我胸中燃烧起来,脑海中不断出现以前我们相恋时和结婚后的场景。虽然总是那么平淡,但现在我才发觉这种平淡竟是那么真实和宝贵。我一直在自我悲哀,却不明白自己所追求的幸福就孕育在这些平凡中。而我,直到这生死交关之时才发觉。

      “小冉……我……好冷……,看来……我没办法……陪你了……”丁宇竟然还在自责!  

  “不!”我用尽力气大叫:“我不许!阿宇,你说你要一直陪我的,我再也不会离开你,我想和你过完这辈子!你答应我啊!”  

  黑暗中,是无尽的沉默。冰冷的空气里溢满了死亡的气息。  

  “对……对不起,小冉,我……我失信了……”  

  巨大的悔恨疯狂地噬咬着我的心,那种钻入骨髓的痛楚让我无出发泄,泪水却无法停止。我这才知道,这个用生命来拯救我的男人,是那样深沉地爱着我。然而,他的爱竟是用生命才让我真正明白!  

  无尽的悲伤中丁宇似乎在自言自语,只是声气却是极其微弱。  

  “如果……有一天……将……将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希望……最后……的……归宿……是在你……你的怀中,即使……即使……喝下……孟婆汤,我……我来生……还是……还是会……找到……”  

  任凭我如何大声呼唤,却再也听不到丁宇的任何声音。撕心裂肺的悔恨让我彻底崩溃了。  

  冰凉透骨的寂暗里,只有我无止无尽的悲伤。  

  不知过了多少个小时,我终于被人从残垣断壁中救了出来。  

  眼前,是我这一生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的画面。  

  一面坍塌的墙死死压住了丁宇的大半个身子,只有左手臂和头还在外面。在丁宇的身下,一大滩血渍早已变成褐色。丁宇的脸庞仍对着我躺倒的方向,挂着笑容,似乎正准备继续安抚我的恐惧。苍白如雕刻的脸上,是一双永远也睁不开了的双眼。  

  我的胸口犹如被万斤重锤击中,一下子扑到他的旁边,抱着他的头,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嘶喊道:“丁宇——”  

  声音划开了废墟,却换不回永远沉睡的丁宇。  

  周围的救护人员无不潸然泪下。  

                   
                   
   五  
                   
  一个月后,当许勇手持鲜花出现在医院时,被我当面把花仍到了他的脸上。病床边,是一叠散落的文稿,是丁宇在工作之余写的一本《我爱我妻》,里面,记述着我们自相恋以来所有的生活点滴。  

  我没有骂许勇,我不想让他卑劣的灵魂侮辱到我怀中的丁宇。  

  是的,我怀中的丁宇的——骨灰盒。  

  他说过,我的怀里是他最后的归宿。  

  我要他下辈子还能找到我。  

  泪水一滴一滴掉落在黑色的盒子上。那里面,是我一生唯一的记忆  
真情人 。
帖子标签: 话题, 男人, 情感, 诊所
 
本帖评分记录威望 收起 理由
中国娃娃 + 3 我的眼睛湿润了 全是泪 真的很感人
 

1

主题

0

听众

25

积分
  • 1幼儿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7949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8-15 21:23:31 |显示全部楼层
呀,我被加分啦!!呵呵,刚刚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很感动,毕竟平平淡淡才是真,才能长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心      

0

主题

0

听众

60

积分
  • 1幼儿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7960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8-15 21:26:10 |显示全部楼层
。。。。娃娃。。。你看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