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11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3488
帖子
534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8-27 14:55:05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深圳“操”字案刚过去不久,钦州又传出“狗日”案。据《重庆晨报》昨日报道,广西钦州有位原告到法院查阅案件材料,发现有人在其诉状上写下“狗日的”等不雅字眼。经查,这是钦北区法院一名副庭长所为,当时是随意写的,没有任何指向。目前,法院已对该法官进行批评教育

      对于这件事,人们立马会联想到不久前发生在深圳的“操”字案。一位深圳市民因不服一审判决,向法院提出上诉。但他在上诉书中仅写了一个“操”字。结果,福田区法院以“使用粗俗语言直接侮辱司法工作人员”为由,对该市民作出了拘留15天的决定。草民写一个含义中性的“操”字,被指侮辱了法官;而法官写下明显有辱骂性质的“狗日的”,却被宽容地认为“没有任何指向”,这事儿不让人们产生“只许法官‘狗日’,不许百姓说‘操’”的感叹,是很难的。

       从文字意义上讲,“操”与“狗日”在日常口语中词义相近。但在权威的词典中,前者显然是中性词,譬如,“操”可以理解为品行、操练、操作等。必须在特定语境中或联想状态中,这个字才能产生粗俗的意义。而“狗日的”则完全不同,在任何情况下,它都是粗俗性的词儿。更为重要的是,钦州这名法官在“狗日的”的下一行还有“补充说明”的字样:“没有需要补偿的义务、事项和理由”。言外之意连我这个非法律人士也明白,这是讽刺原告不该向被告的企业提出更高的补偿。可见,比较而言,写“操”字的草民比写“狗日的”法官,要文明许多。但在罪行定性方面,却有着惊人的反差。

       老实说,两起事件发生不在同地方,处理结果由不同的法院作出,原本不该有什么参照价值。但是如果放在整个司法状态下审视,却也揭示了一些问题。譬如,市民说“操”,只是对法官的不满,但法官说“狗日”,并非仅仅污辱原告,实质是对法律的污辱。理论上讲,法官是法律的化身,在审理案件时是不该有个人意志的。法官对原告或被告发泄个人主观情绪,就是对法律的冒犯。但吊诡的是,法官枉法断案、污辱或殴打当事人的事例,却时有发生。并且执法部门在很多情况下,对这些法官却是温柔有余。

       草民的一个“操”字使其失去自由15天,而法官写下“狗日”却不被追究,也只是案件新鲜有趣而备受关注罢了。事实上,法官写“狗日”骂人算是很温和的了。前不久,云南有位法官将被告律师铐在篮球架上暴晒,也被舆论认为不过是法官嚣张的个案罢了。法官与原被告地位本身就是不平等的,就拿在诉状上胡乱涂鸦案例来讲,法律有“粗俗语言污辱司法工作人员”的罪行,而对“粗俗语言污辱原、被告”的法官责任却是语焉不详。至于对双方违规情况的调查处理,也都是由法院一方说了算。在如此不平衡的法律状态下,“操”案与“狗日”案出现什么样的处理结果,都不足为怪。
帖子标签: 法官, 法律, 狗日, 污辱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