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杀.      

17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 18大三年级

原创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旅游之星勋章 新人王勋章 草根评论勋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6213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8-15 13:08:18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陕西凤翔"血铅"事件调查:涉嫌企业自称排污达标

2009年08月14日 05:49 来源:经济参考报 

  两个村子的731名儿童中,615名血铅超标!但被当地村民指认的责任方——陕西东岭集团冶炼公司却称自己环评报告合格,生产以来也没有收到一张环保罚单。
  8月13日晚,《经济参考报》记者最新了解到的权威消息是,近日接受西安市中心医院医疗小组权威血铅检测的凤翔县长青镇冶炼公司环评范围内两村731名儿童中,615名血铅超标,其中166名儿童血铅含量在250ug至l(微克每升)以上,163名中度铅中毒,3名重度铅中毒。《经济参考报》记者在现场看到,2006年建成投产的陕西东岭集团冶炼公司与马道口村、孙家南头村紧邻,部分群众住房与厂房相隔只有百米左右,只有高咀头村距离稍远一些。因为这个原因,许多村民“十分肯定”地将血铅超标归因于这家冶炼公司。
  对于村民的怀疑,企业方则有另一种说法。东岭集团冶炼公司总经理孙宏说,公司的冶炼和焦化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也是合格的,生产以来也没有收到一张环保罚单。“我相信企业的排放是达标的,当然,这里指的是工业标准,不是生活标准。”
  据记者了解,环保部门监测的工业企业污染排放,即使达到规定的标准,也并不等于对周围居民身体健康绝对无害。工业标准与生活标准的差异,成为“涉铅”村民的疑惑,不少人认为,现在讲以人为本,环保的标准就应当是人的健康,把人身体污染了,即使再符合工业标准,也不能允许。


  令人惊诧的是,《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凤翔县调查了解到,考虑到可能带来的污染,陕西东岭集团冶炼公司建厂之初就曾与当地政府约定在三年内对附近居民实施搬迁,然而,在“重发展、轻环保”观念影响下,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搬迁计划拖延至今。
  “血铅事件”的发生,促使当地政府紧急启动搁浅几年的“不安全区居民”搬迁计划,但“亡羊补牢”难掩群众心痛:怎么能为了发展,不顾百姓的健康?“重发展、轻环保”不仅误了群众健康,也伤了政府形象。

  调查之一

  上百娃娃“血铅”超标村民心头阴云笼罩
  在陕西省凤翔县长青镇的三个村庄,“血铅超标”的阴影,最近打破了近千名儿童的宁静暑假。他们中的上百人自行在医院检查显示血铅超标,村民怀疑是邻近一家铅锌冶炼企业所致。
  对于可能血铅超标的这些儿童,当地政府组织了权威检测并准备治疗。8月13日晚,本报记者在陕西省凤翔县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的最新消息是,近日接受西安市中心医院医疗小组权威血铅检测的凤翔县长青镇冶炼公司环评范围内两村731名儿童中,615名血铅超标,其中166名儿童血铅含量在250ug/l(微克每升)以上,163名中度铅中毒,3名重度铅中毒,需要住院驱铅治疗。治疗费用由县财政负担。其他孩子只需在家进行非药物驱铅,地方政府将派医务人员进行指导。环评延伸范围内部分儿童的血铅检测还在进行中。当地政府同时对污染源进行检测。许多村民盼望政府部门及早采取措施,确保孩子们不再受到铅污染危害。

  “这么小的娃,血铅含量这么高,咋能不让人害怕?”
  “我娃才22个月,血铅含量这么高,你说咋能不让人害怕?”8月11日,陕西省凤翔县孙家南头村村民李永锋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李永锋的儿子李庚秋8月3日在宝鸡市中心医院所做的血样微量元素检测报告单显示:血铅含量是180ug/l(微克每升),高于100ug/l以内的正常标准。
  近一周来,在陕西省凤翔县孙家南头村、马道口村、高咀头村,血铅这一原本生疏的词汇,成了人们热切关注、又忐忑不安的话题。焦急、气愤、不安、无奈挂在许多村民的脸上。
  “血铅事件”起因于一名叫做苗凡的小朋友。今年上半年,马道口村村民苗建科6岁的女儿苗凡在凤翔县医院做血常规检查时被诊断为“铅中毒性胃炎”。8月12日,小苗凡正在家里津津有味地看《猫和老鼠》,她的妈妈告诉记者,吃了6盒排铅药物之后,苗凡的病情已经彻底好转。
  让苗凡一家人没有想到的是,她偶然检测出的铅超标,“引爆”了备受关注的凤翔县“血铅事件”。因为怀疑铅污染是附近陕西东岭集团冶炼公司所致,村民纷纷带着孩子到宝鸡市一些医院检测血铅。
  据长青镇政府8月7日统计,在239名检查血铅的孩子当中,共有138人的血样微量元素报告显示部分重金属测试指标异常,疑似血铅超标。在此以后,因为陆续又有孩子自行到医院检查,疑似血铅超标儿童数量仍有增加。
  记者在三个村走访时,村民出示的由宝鸡市一些医院出具的儿童血样检测报告单显示,铅的测定数值集中在100至400ug/l(微克每升)之间,村民在与报告单提供的参考数值比较之后,反映强烈。
  马道口村村民何婉蓉14岁女儿何露露8月10日检测的血铅含量是301.897ug/l。何婉蓉说:“娃现在正长身体,血铅这么高,咋能不让人担心?”

  “有问题早点治疗,没问题家长就放心了”

  上百名村民拿到了宝鸡市相关医院出具的、让他们不安的血铅检测结果,但按照医学标准,这些孩子血铅是否超标,需要由权威检测机构做进一步诊断。为此,凤翔县委托西安市中心医院医疗小组,已对3个村1000多名14岁以下儿童开展了权威、科学的血铅普查。
  西安市中心医院职业中毒主任医师郭宝科带领医疗小组来到高咀头村为儿童抽取血样,这些血样将送回西安进行血铅检测。他说,医疗小组先后于8月7日、8月10日、8月11日进村设立采血点,现场对环评标准范围内的马道口、孙家南头两个村14岁以下儿童免费开展血铅普查,共完成采血731人。同时,为了进一步消除部分群众疑惑,还对环评标准范围以外的高咀头村286名14岁以下儿童进行了血液抽样检查。
  据郭保科介绍,之前村民对孩子作的血样检测,基本上是末梢血铅检测,而比较准确的检测结果,则要通过有资质的医疗单位通过对孩子静脉血铅两次检测之后才能确定。
  记者走访看到,凤翔县、长青镇政府已安排上百名干部、医务人员走村串户,向群众宣传高铅血症防治相关知识,凤翔县政府表示已研究制定了救治方案,做好了血铅超标儿童的救治准备。
  “检测结果出来了,有问题的话早点治疗,没问题家长就放心了”,孙家南头村村民孙亚刚等人焦急地说。

  “有没有污染,先躲了再说”
  马道口村村民董存会11岁的女儿董晓婷,7月31日在宝鸡市人民医院检测血铅含量为102.653ug/l,只高出正常标准一点点,但董存会已经不准备让孩子在村里上学了。村里的小学与冶炼公司挨着,他担心孩子会受到铅污染,所以决定让孩子转学,已经到30多公里以外的岐山县一所寄宿制民办学校报了名,每学期学费、住宿费需要2100元。“学费有点高,可是为了孩子安全,我们也认了”,董存会说。
  尽管当地铅的污染源尚未确定,血铅超标的危害程度也不尽相同,轻度超标完全可以通过饮食调理治愈,但在这三个“涉铅”村,不少村民依然“谈铅色变”,躲之唯恐不及,纷纷为孩子上学另寻出路。在马道口村,已经有30多名孩子像董晓婷一样,选择了报名上外地学校,许多都选择了收费较高的民办小学。
  据郭宝科介绍,相对于成人来说,儿童易受到铅污染的危害,但没有必要为之恐慌。儿童血铅含量超过100ug/l为异常,100ug/l至199ug/l为高铅血症,200ug/l至249ug/l为轻度铅中毒,250ug/l至449ug/l为中度铅中毒,450ug/l以上为重度铅中毒。血铅含量达到250ug/l以上才需要干预性治疗。
  记者在长青镇走访看到,当地政府已安排人员向群众宣传高铅血症防治相关知识,但要得到群众的理解和配合,显然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孙家南头村村民孙西凤的孩子李子琦,7月27日在宝鸡市妇幼保健院检测血铅含量为263ug/l,孙西凤说:“如果孩子铅超标,现在就应该与污染源隔离,可是现在还做不到,真让人着急!”


  调查之二

  “排污达标”真假难辨“承诺搬迁”束之高阁

  记者近几日在凤翔县调查了解到,考虑到可能带来的污染,陕西东岭集团冶炼公司建厂之初曾与当地政府约定在三年内对附近居民实施搬迁,然而,在“重发展、轻环保”观念影响下,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搬迁计划拖延至今。“血铅事件”的发生,促使当地政府紧急启动搁浅几年的“不安全区居民”搬迁计划,但“亡羊补牢”难掩群众心痛:怎么能为了发展,不顾百姓的健康?

  “血铅事件”惹民怨


  8月11日上午,为了向东岭集团冶炼公司“讨个说法”,凤翔县长青镇高咀头村一些村民围堵了途经村口的冶炼厂车辆。村民仝亚凤告诉记者:“村里几十个孩子到宝鸡检查出了铅超标,大家急得要命,才堵了他们的车,希望能尽快解决问题。”
  “出了这么大的事,群众心里有气,我们基层干部时常挨骂、甚至挨打,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孙家南头村党支部书记刘省祥无奈地说,“可是咱只能忍气吞声,耐心做群众工作,希望大家能理解,告诉大家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陕西东岭集团是宝鸡市东岭村村办集体企业发展起来的一家以物流贸易、金属冶炼为主业的公司,是陕西省最大规模民营企业。东岭集团2003年起在凤翔县长青镇投资办厂,于2006建立了配置在一起的年产10万吨铅锌冶炼项目和年产70万吨的焦化项目,成为凤翔县境内的大型工业企业之一。去年这家冶炼企业共上交税收1.23亿元,其中为地方财政收入贡献2400万元,占凤翔县地方财政收入总额的17%。
  “冶炼企业建厂时,群众就不太同意”,孙家南头村村民孙藏林告诉记者,东岭集团冶炼公司共占用孙家南头村和马道口村约1000亩耕地,2006年底征地时,因为补偿标准偏低和可能存在污染,村民代表曾经上访反映,后来征地补偿标准由每亩3.8万元提高到了4.5万元,但污染问题的解决后来很少再提。
  凤翔县政府对疑似铅超标儿童的检查治疗、对冶炼厂的检查正在紧张进行,但村民对冶炼公司和政府的不满却在以往的基础上更为强烈。马道口村村民侯桂丽、雷明、潘晓霞、马银生、杨军艳、雷玉肖的孩子都自行查出血铅超标,他们情绪激动地说,我们希望冶炼公司早点搬走!

  “排污达标、血铅超标”,孰是孰非?
  记者看到,2006年建成投产的东岭集团冶炼公司与马道口村、孙家南头村紧邻,部分群众住房与厂房相隔只有百米左右,只有高咀头村距离稍远一些。因为这个原因,许多村民“十分肯定”地将血铅疑似超标归因于冶炼公司。
  孙家南头村村民孙亚刚不到两岁的儿子,在宝鸡市妇幼保健院检测发现血铅含量是284ug/l,他说:“最近两个月发现孩子不好好吃饭、多动、出虚汗,可能就是因为血铅超标。我家住的地方离冶炼公司只有200多米,能不受污染吗?”
  对于村民的怀疑,企业方有另一种说法。东岭集团冶炼公司总经理孙宏说,与大多数重金属的污染不同,铅的污染源比较广泛,饮食、玩具、房屋装修汽车尾气都可能导致儿童受到铅污染,由此使目前我国儿童铅超标现象不容乐观。东岭集团冶炼公司对环保非常重视,总投资六亿元的项目,有关环保的投资就有一亿多元,公司的冶炼和焦化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也是合格的,生产以来也没有收到一张环保罚单。“我相信企业的排放是达标的,当然,这里指的是工业标准,不是生活标准。”
  据记者了解,环保部门监测的工业企业污染排放,即使达到规定的标准,也并不等于对周围居民身体健康绝对无害。因此,环保部门对东岭集团附近水、空气、土壤的采样检测结果,很可能符合规定的工业排放标准,如此一来,附近儿童铅超标问题污染源的确定会十分困难。
  工业标准与生活标准的差异,成为“涉铅”村民的疑惑,不少人认为,现在讲以人为本,环保的标准就应当是人的健康,把人身体污染了,即使再符合工业标准,也不能允许。

  “血铅事件”本来可以避免?
  地处关中西部的农业大县凤翔,是近几年来陕西经济迅速发展的“明星县”之一。因为资源匮乏、不沿铁路、不沿高速公路、无明显区位优势等原因,凤翔县曾是典型的人口大县、财政穷县,2002年之前,凤翔县地方财政收入只有5000多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仅有1600元。之后几年来,凤翔县大力招商引资,完成工业化的转型,去年地方财政收入突破了亿元大关。东岭集团冶炼公司落户凤翔,曾让凤翔“引以为豪”,成为工业强县的一大支点。
  孙家南头村村民孙藏林说:“东岭集团冶炼公司是凤翔招商引资来的大项目,对县上经济发展贡献很大,我们也能理解。但是我们希望政府既抓发展、又抓环保,能把群众的利益保护好。”
  孙藏林的愿望并非没有被考虑过。据东岭集团冶炼公司总经理孙宏介绍,建厂之前,厂方曾与凤翔县政府达成协议,县政府承诺3年之内分3批将工厂周围500米内住户全部搬迁。相关机构2004年3月所作的《陕西东岭集团ISP冶炼工程(即凤翔冶炼公司———记者注)环境影响报告书》也显示,项目卫生防护距离确定为1000米为宜,处在此距离范围内的居民需要全部搬迁。
  让人痛心和不解的是,这一协议一直被“束之高阁”,未能付诸实施。长青镇镇长蒲仪明告诉记者,根据规划,冶炼公司周边两个村的581户居民需要搬迁,原计划2006年起3年内搬完,但由于长青工业园区规划调整等原因,只搬迁了最初拆迁的156户,还有425户没能搬迁。目前,凤翔县有关部门正积极筹备,准备在今后两年内将这425户村民搬离“危险地带”。当然,这样大规模的搬迁,既需要很好的规划、大量的资金,还需要认真解决群众“故土难离”的观念。
  迟来的搬迁,也许会很快拿掉“涉铅村”村民头上的“污染之剑”,但孩子们身体之伤和村民的心理之痛,是否能随之抚平,还是一个问号。


  调查之三
  “祸首”是否冶炼公司政府表示查个明白
  “血铅事件”的发生,使凤翔县长青镇孙家南头村、马道口村、高咀头三个村庄的群众十分恐慌。对此,当地政府迅速采取一系列措施积极应对:开展儿童血铅权威普查、紧急检测可疑污染源、广泛宣传防铅常识、立即启动“不安全区”村民搬迁工作,以求将“血铅事件”对群众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当地群众希望政府的措施一一落到实处,切实解决他们的难处。

  不遮不掩积极应对



  陕西东岭集团冶炼公司被涉铅村民普遍认为是“血铅事件”的“祸首”。公司总经理孙宏说,在环保部门最终的检测结果出来之前,群众的观点我们还不能认同,但在事件发生之初,公司的态度就很明确:全力配合政府调查和媒体监督,不遮挡、不隐瞒,“如果有责任,我们将责无旁贷地承担;如果没有责任,我们也要配合政府处理好这件事。”
  凤翔县政府部门同企业一起,对“血铅事件”进行了迅速积极有效的回应。8月7日,凤翔县政府在长青镇举行新闻通气会,公布了在宝鸡市、凤翔县医院所做血样检测的239名儿童中138人疑似血铅超标的情况,同时成立新闻中心,接待采访。
  8月11日,凤翔县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血铅事件”五条处理原则:坚持依靠权威机构核查确认;坚持政府出资免费全面核查相关儿童血铅超标问题;持公开公正,在第一时间公布核查结果;坚持以人为本,对核查确认有血铅超标情况的儿童全部免费予以及时有效的治疗;坚持着眼长远,制定规划,做好搬迁相关工作。
  凤翔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何宏年说:“疑似血铅超标问题发生后,县上高度重视,明确提出要积极应对、不遮不掩、不回避矛盾,本着对群众高度负责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实事求是解决问题,还群众一个明白。”
  “不惜代价检查治疗!”
  “铅污染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儿童健康受到威胁是客观存在的,在污染问题查清之前,对儿童健康负责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凤翔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何宏年说。为此,凤翔县政府已经拿出首批100万元用于支付血铅普查和患儿治疗费用。
  截至目前,凤翔县3个“涉铅村”共有1000多名儿童接受了西安市中心医院的血样采集,凤翔县已经制定了救治方案,做好了血铅超标儿童的救治准备。
  保持个人卫生和饮食干预,也是排铅治疗的重要方式。记者在3个村庄的学校、路口等村民较多的地方发现,随处贴有《预防儿童铅危害健康教育处方》和《预防儿童铅中毒健康教育知识》等宣传材料。凤翔县还组织医务人员在村上设立健康咨询点,向群众普及高铅血症相关知识,引导群众正确认识、科学防治高血铅。
  11日下午,马道口村村民马红强领到了凤翔县政府发放的牛奶、黄瓜和海带,以供孩子马田蕊饮食排铅。他说:“我家孩子一个月前检查的铅含量是149.9ug/l,心里特别着急,现在政府发放了排铅食品,考虑得很周到,孩子吃完之后我还会再买。”
  凤翔县政府采购的近千份排铅食品11日发放到了“涉铅”村庄的儿童手中,许多村民希望早日得到检测结果,开展治疗。曾经在宝鸡市妇幼保健院进行过血样检测的高咀头村1岁女孩杨奕涵的妈妈文敏敏焦急地说:“娃的铅超不超标、用不用治才是大事,现在就想赶快知道娃的检测结果,才能放心!”

  “早日搬迁才能安心”
  让群众搬离“可能污染区”,是让他们彻底告别铅威胁的根本途径。8月12日一大早,凤翔县委书记何存贵主持召开现场办公会,再次专题研究东岭集团冶炼公司周边群众搬迁事宜,对搬迁新址区征地、道路、住房结构、用水、用电、儿童入学等问题做出明确安排。
  何存贵说,为了加快进度,县上要求搬迁区水、电、路和住房结构的规划设计必须在8月14日前完成;新址用地、儿童入学方案,必须在8月20日之前完成。根据计划,搬迁工作将在两年内完成。
  孙家南头村村民晁明润说:“关于搬迁问题,村上最近正在征求群众意见,大家普遍觉得现在离冶炼公司太近,只有搬走才能安心。大家担心的是,搬走以后,种地要走好几里路,十分不便,而且也不知道新址能不能真正脱离污染。希望在搬迁中把这些问题解决好。”
  在搬迁之前,3个“涉铅”村庄的村民还有一些实际困难需要重视。马道口村村民王亚兵说:“就算是搬,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28号就要开学了,学校离冶炼公司那么近,大家都不敢让孩子去了,该到哪儿上学都是个问题。村里不少人已经准备把娃送到外县上学,我还不知道该咋办。”
帖子标签: 凤翔, 排污, 企业, 陕西, 涉嫌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