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0

主题

0

听众

18

积分
  • 1幼儿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7606
帖子
3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8-13 16:31:15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核心提示:2009年4月2日,王敏做梦也没有想到,当他去平阳县公安局办理自己的户口迁往广州的迁移手续之时,才发现有人冒领了自己的二代身份证。王敏从平阳县公安局打印出来的自己户籍资料
上看到,这张二代身份证内容信息是自己的,而头像却是弟弟王怀的。王敏说:"联想到3年前自己在浙江远东公司的股权被变更、被侵占的事情,肯定是我弟弟王怀冒领了我的身份证,然后拿着'身份证
'去工商局做了股权变更手续。"为了追回属于自己的股权,王敏跟兄弟们协商多次无果,还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从此,王敏走上了3年漫长的维权路。目前,王敏诉平阳县公安局违法颁发身份证案已
经开庭,诉平阳县外经贸局和温州市工商局违法办理股权变更案也已立案,等待法院开庭审理。
    身份证被冒领,股权被非法转移?
    皮革大王王敏维权路漫漫
    被强送精神病院
    王敏完全没想到,那次回温州像到了人间地狱。
    事情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王敏说:"那是2007年3月10日,我带着公司部分高层职员回到温州准备召开董事会。到了温州后,温州公司派了两台车来机场接人。随行的人员去工厂参观,而我的车则准备开往酒店,在路上我接
到了母亲的电话,要求我回家见她,当车到母亲家后,我大哥王伟连招呼都没有打就把车开走了,而且拉走了我从广州带过去的所有行李。当时我就很纳闷,大哥为什么招呼没打就把自己的车开走而且
拉走自己的行李?"虽然是在母亲家,但他心里不踏实,有种不祥的预感。
    王敏很清晰地记得,当他打开母亲家门的时候,突然冲出5条大汉,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外甥陈鼎。他们二话不说拿着绳子就要绑人。王敏说, 他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转身往楼下冲,在
经过厨房的时候,我准备找东西自卫,可是厨房空空如也,没有任何可以自卫的东西。王敏说,事后他才从母亲的保姆口中得知,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陷阱。他们在王敏到来之前已经商量好了一切,把
任何可以拿得到的可防卫的东西都拿走了。于是,王敏边跑边大喊被绑架了。3楼有人听到后,喊了一句"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这样是犯法的".王敏气愤地说:"几个大汉很熟练地就把我五花大绑给捆了起
来,扔进浙江远东公司的蓝色别克公务车,随即开到温州市民康医院。"王敏清楚地记得,在车上他们也是压在他身上不让动弹。到了医院后,早已在医院等候的王敏父亲、母亲和王敏的大哥王伟,以"
监护人"的身份称王敏患有"精神病",并给他办理了入院手续。就这样,这位在全球皮业界享有盛名的企业家,顷刻之间变成了一个"精神病人".王敏被关在重症监护室后,医生马上给他打针。"打针后感
觉昏昏沉沉的。"王敏说。
    第二天早上,巡房医生过来,王敏告诉她:"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人,你是最倒霉的一个,以后我要是有事的话我第一个就告你。我被他们绑送到这里,连我妻子都不知道,我要借你的手机给我的妻
子打电话。"医生顿了一下,觉得事情严重,说要考虑一下就走开了。半个小时后,医生进来,同意借电话,但是要王敏母亲打电话,王敏没有同意。他执意要求自己打给妻子。最后,王敏顺利地跟妻子
通了电话,告诉妻子自己被绑送进了精神病院。
    在这个守卫严密的病房里,王敏被关了3天。王敏说,房间很大,摆放了3张床,一张是母亲的,一张是保姆的,一张是自己的,地上、门外的藤椅上、铁门旁边各有2人在看守,门外也有几个大汉。
一天夜里3、4点钟,夜深人静,看守的人都熟睡了,王敏偷偷爬起来,想寻找机会跑出去。他轻手轻脚地绕过门口的看守,来到铁门前,发现铁门紧锁,还有密码而且铁门的栏杆很粗,跑出去无望了,
于是他就悄悄回到房间重新躺下。王敏说,"只要可以跑出去,5楼我都想爬下去。"事实上,王敏要跑出去谈何容易!据王敏的助理林杰介绍,王敏在被关精神病院期间,其外甥已经在医院的后面安排了
很多人以防止王敏逃跑。得知王敏被关入精神病院,中国皮革协会的领导第一时间通知了温州市鞋革协会,几个副理事长、秘书长等专程来病房看望了王敏;王敏的亲戚、朋友也从四面八方赶来,但是
大部分人都不允许进院探望,他们只能在医院门外企盼着王敏能够早日出来。
    妻子"虎口"救夫
    王敏妻子知道后,怎么也想不通会发生这样的事——一个好端端的企业家就这样被关进精神病院。她一方面给亲戚朋友通报了王敏被绑入精神病院的情况,另一方面,召集公司高层商讨救人对策。
并于第二天火速飞往温州,以第一监护人的身份,带了朋友、律师、记者等到医院与院方谈判。王敏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还心有余悸,"艰难的谈判一直从上午10点半持续到下午4点。最后,院长考虑到事
态严重性,如果把一个正常人这样无端关押,他肯定担当不了责任,终于答应放人。"随后,王敏跟着营救他的人往外冲,特种车开动后,后面就有5、6台车跟上来准备抢人。特种车车加足马力向前冲,
在闯了两次红灯后转入一个偏僻小巷,最终甩掉了追赶的车辆。
    当天下午6点,王敏搭乘飞机顺利返回广州。
    整个事件早有预谋?
    多年来,王敏都在外面打拼,用他自己的话说一年365天,有180天在国外创业早期,他还经常回温州,一个月一次,到了后来半年也回不了一次。他说,公司留给亲人打理自己很放心。2005年的
时候,王敏的企业已经发展壮大,远东皮革集团也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猪皮革产销企业,销售网络覆盖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占有欧洲50%的市场份额,王敏也成为世界知名的皮革大王。
    随着企业实力的增强,王敏试图把企业从家族企业向现代企业过渡,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他规划利用上市企业的壳来收购远东企业的资产,做成一个上市企业;另外将浙江远东规划上市,然后收购
其它企业。
    王敏是个办事利索的人,说干就干,他请来了总经理助理、财务总监、人力资源总监,派他们到温州管理企业,力图规范企业的各个方面。然而,由于10多年来,王敏在温州的企业都是由他的亲属
们管理,他们的身份不是公司的董事长就是公司的总经理,对外聘的这些高层人员自然不买账,处处以老板自居。 "只有我在温州的时候这些高层人员还能开展工作,我一离开,这些人员就被架空,我
的兄弟姐妹还是按照原来的套路行事" 王敏说。
    到了2006年的时候,王敏说:"我发现公司发展越来越不顺,自己根本指挥不动他们。"此刻,他完全弄不清他们为什么这样不听话。2006年9月,王敏委托律师对集团在浙江的5家企业——浙江远东
皮革有限公司、温州远东皮革有限公司、平阳远东塑革实业公司、温州远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温州艾莎皮革有限公司——进行了资产核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原先我在
这些企业的股权于2006年5月份已经被全部更改,其股份完全被转移到王怀、王楚、王萍等人的名下,而这些变更资料均系伪造,连我的签名都是假冒的。" 王敏气愤地说。
    这5家涉嫌被更改股权企业的注册资金总额为10291.8万元人民币,总资产3亿元,年进出口额12亿元。王敏无奈地说:"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已经不再是这些企业的股东,我在这5家企业已一无所有
。"不仅如此,王敏委托律师调查得知,王怀等人早在 2005年期间就开始在荷兰、美国挪用公司资产注册公司、购买土地房产以便申请投资移民,并将子女送到美国留学,同时又在越南开设工厂。
    王敏当初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自己最亲的人所算计。然而,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考虑到他们都是自己的亲兄弟,王敏多次找他们沟通,交涉,要他们把股权转回来,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
都没有结果。这期间,王敏根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能耐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变更自己的股份。这在王敏心中一直是个谜。
    2006年12月5日,沟通还是没有结果,忍无可忍的王敏一举将王怀、王楚、王萍等人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向温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王怀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便于2006年12月下旬由王敏父母带
头,举家前往广州向王敏认错,并于2006年12月21日向王敏提交了书面检讨《重大错误事件解释》。该《重大错误事件解释》明确提到王敏股权被更改一事,证实王敏事先对此事毫不知情。
    2007年1月4日,王敏接受了他们的所谓的"解释"和要求,并与他们签订了一份《王氏家族股东协议》。协议确立王敏是远东集团的创始人地位,并自动出任董事长、总裁和法人代表,协议还明确王
敏在王氏家族中的持股比例为30%,并且确认远东集团的"FAREAST+图形"商标归王敏个人所有等等。然而,上述协议并未送呈工商局更改五家公司的法人和股权分配,这只不过是王怀等人蒙骗王敏的缓兵
之计。
    在签署完《王氏家族股东协议》之后,王怀等人马上请求王敏前往温州公安局撤案,哭着说如果再不撤案他们几兄弟都要坐牢了。王敏说:"因为临近过年,我也不想自己的兄弟姐妹在监狱过年。我
便于 2007年1月17日前往温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四大队办理撤案手续。"王敏顾念亲情,只好违心地在笔录上签了字。
    此时,王敏以为股权侵占事件终于告一段落了,但他并不知道这又是另一个阴谋的开始。撤案之后王怀等人假意邀请王敏前往温州商量企业发展大计,在王敏前往温州后,他们马上翻脸不认人将王
敏强送到精神病院,才发生开头的一幕。
    股权变更疑云破解
    想起这些年发生的一些事情,王敏觉得温州就是他的伤心地,他决意离开温州,加之生意上的需要,2009年4月22日,王敏想把自己的户口从老家浙江温州平阳县迁往广州。当他在平阳县公安局办理
户口迁出手续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二代身份证已经被人领走。
    王敏说:"在公安局出具的《户口迁移证》上备注一栏赫然印有王敏已办理二代身份证,签发机关:平阳县公安局,签发日期:20060413的字样。"而王敏说他从来没有申请办理过二代身份证,到底
是谁冒领了自己的身份证?
    王敏告诉记者说:"联想自己到3年来投诉无门的股权侵占案,我马上有了答案,假冒我身份的肯定就是我的亲弟弟王怀。"2006年5月,也就是身份证被冒领的第二个月,王敏发现自己在浙江远东公
司所拥有的5000万股权收益被人利用"虚假签名,伪造文书"的方式变更到了他们所属公司的名下。由于工商局要求股权变更登记须股东本人到场,王敏因而怀疑是王怀使用不正当手段冒领了自己的二代
身份证,然后拿着"身份证"去工商局做了股权变更手续。2009年5月14日王敏前往平阳县公安局将自己的户籍资料打印出来,资料显示,王敏二代身份证上的头像果然是王怀而非王敏本人。
    家族企业转制的困扰
    远东皮业集团是一家以皮革制造为主业,涉足鞋业、明胶、地产等领域的综合性企业集团,下辖13家成员企业,总营业额已突破20亿元大关,其中核心企业浙江远东皮革有限公司名列中国民营企业
500强。目前,集团的总资产已经达到了12亿元。
    1995年,远东皮业集团创始人王敏凭借掘来的第一桶金,创办了"远东皮革厂".远东皮业集团是一家典型的家族式企业,而企业创始人王敏又是一个十分注重亲情的人。10多年来,随着企业的不断扩
大和发展,集团先后创办了一家又一家公司,远东公司已成为中外闻名的皮革企业,企业创始人王敏成为全球业界众所周知的"皮革大王",并担任中国皮革协会副理事长、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鞋
类分会副理事长、广东鞋业厂商会副会长、广东省鞋材行业协会副会长等职务。
    为了让家族的每一个成员都能生活得更好,王敏处处以家族的血脉亲情来维系这个集团企业,每创办一家公司,都吸纳他们为股东,并将一些企业很放心地交由他们去经营和管理。他们或成为某企
业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或成为某公司的正副总经理。
    王敏有些伤感地说: "巨大的利益也诱发了家族成员的私利欲望,他们暗地里开始谋划如何分得更大的利益,这就为日后的家族矛盾及家庭暴力埋下了伏笔,这是我始料不及的".对此,王敏也谈了
他的看法,他说" 亲兄弟,明算帐,这是几千年的古训。当初没有想到,也不理解,没用好这个古训,我希望后人(其他家族企业)也是要想想这个教训。这件事情按道理也是很清晰的,他们搅了糊涂
账,把我的股权给占了,把我蒙掉了,我现在不知道账在哪里。其实是个阴谋,也是我管理的失败。"
    王敏维权路漫漫
    从精神病院被解救出来后,王敏走上了三年漫长的维权路,但是每次都好像重拳打入棉花堆——毫无起色。2008年6月18日,经上级有关领导批示,温州市工商局予以立案;2009年5月11日,王敏诉
温州市工商局立案;2009年5月14日,王敏诉平阳县公安局立案;2009年5月25日,王敏诉平阳县外经贸局立案;2009年6月24日,王敏诉平阳县公安局开庭。
    在6月24日的庭审中,平阳县公安局承认为王敏颁发的二代身份证上的头像非王敏本人,但否认未尽审查义务,强调在审查以王敏名义申领二代身份证的全过程中,是按照《浙江省换发第二代居民身
份证工作规范(试行)》规定的工作流程办理的,尽了审查的责任和义务,没有过错。对原告诉称由第三人骗领的行为,已立案调查,若属实,将对骗领行为依法处理并收缴被骗领的二代身份证。平阳
县公安局同时辩称,难以正确比对王敏1988年申领的一代身份证照片和2006年王怀冒充王敏拍摄的照片。
    王敏的代理律师、北京翔实律师事务所主任郭永昌律师对此提出异议:依照规定,申领人在办理二代身份证时,必须提交户口簿或一代身份证,而王怀手中根本没有王敏的户口簿和一代身份证。王
敏因1988年领取的身份证10年到期,又在1999年换领了20年有效期的一代身份证,难道王敏1999年换领身份证的照片和资料都丢失了吗?
    记者就此案的相关情况试图采访王敏的弟弟等人,但电话均打不通。截至记者发稿为止,王敏诉平阳县公安局判决还没有最终结果。
    面对亲情的无奈和维权的艰难,不管结果如何,王敏最大的期望是法律能给自己一个公正的说法。
    从2008年5月起,最高法院在全国有选择地试点《涉及家庭婚姻案件审理指南》,面对社会和谐痼疾的家庭暴力,最高法院正尝试在立法上寻求突破。我们可喜的看到,在2009年6月26日,温州市龙
弯区法院就相类似的案件做出了一起裁定书,此裁定书意味着浙江省也发出了"人身保护令".就此问题记者也采访了律师,律师认为家庭暴力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是非常极端的,人身保护令能从根本上消除
受害人的恐惧心理,安全感的需要能够得到保障。
    律师:受害人完全可以用法律武器对他们的违法行为提起诉讼,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关于王敏董事长这个案件,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广州分所的吴国权律师。吴律师从三个方面对此案件作了分析。
    身份证冒领事件已经涉及到刑事犯罪的好几个方面
    从刑事角度看,已经涉及到刑事犯罪的好几个方面,涉事的几个行为人冒领身份证的事实很清楚,冒领者已属伪造国家法律文书行为,非法使用冒领的身份证等已构成犯罪事实的客观要件;办理身
份证的窗口责任人、管户籍的民警,以及主管科长都有责任,尤其是户籍科科长,既是亲属又是领导,对兄弟长什么样,应该最清楚,相信这不是过失造成所解释得过去的,最起码科长已经是渎职,从
最低层面来看已经是过失,这些过失都是不能原谅的。其他人是否有主动协助,随着案件的深入,这些相关人员犯了什么罪将会明晰。作为受害人,完全可以去控告这些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这是受害人
基本的权利。
    从行政层面来讲,受害人可以起诉公安局,发身份证是有错的,首先可要求纠错,解决身份证不当发放问题,目前来看,公安局确实发错了,本应当自行纠错;现受害人已提起行政诉讼了,那么随
着调查深入错发身份证可能涉及的一系列问题都会很明了。
    从民事方面看,身份证冒领事件引起一系列错误行为,行为人拿着假冒身份证转让股权,受害人可以考虑是否该提起司法赔偿。待官司了结后,受害人可以向将来确定的部门及相关人员等进行索赔

    强制送精神病院事件行为人非法剥夺了受害人的健康、安全、人身自由
    从刑事角度来讲,受害人被送往精神病院已经超出了正常的疾病防治,显然不是受害人有病,而是行为人有预谋有准备的行为,行为本身导致受害人丧失了3天的人身自由,简单来说行为人非法剥夺
了受害人的健康、安全、人身自由。是否送受害人去精神病院,只有他的第一监护人妻子才有这个权利,父母、兄弟未经第一监护人妻子同意无权把受害人送精神病院,无权安排受害人就医。一个很正
常的人被以变相的行为在变相的场所被剥夺人身自由,行为人已经构成非法拘禁。至于公安机关不受理问题,可以向上一级机关申诉公安局的不作为行为,例如向浙江省公安厅,浙江省检察院等职能部
门进一步申诉,受害人有很多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从民事角度分析,受害人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可以起诉相关参与的人。医院方面,院长是否有责任,一个正常人被关3天,院长是否构成共同犯罪,从目前情况来看,客观上的事实都很清楚,主观上
院长是否有参与准备,配合行为人的预谋,随着调查深入这个事实也将很明了。受害人可以根据查明的事实起诉相关行为人、医院和院长。
    股权篡改问题工商局和外经贸局存在行政不当行为
    身份证是个源头,由于受害人身份证被冒领,才有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不正常的事实情况。首先,公安局已经承认发放身份证有错,这个基本事实已经确立,工商局和外经贸局关于股权转让方面的审
查,从目前情况看是也有很大的问题,审查文书很不慎重,对于两家香港公司之间的转让在国内持有的公司股权的法律文件,按正常的做法要求,首先要经过司法部认可香港公证律师的公证,公证后按
规定还要通过香港中国法律服务公司进行认证,不能仅接受两家香港公司之间私下签订的转让在国内持有的公司股权所谓的协议就把受害人公司持有的股权同意并办理股权转让手续。显然,工商局和外
经贸局在接受和审核申请文件上存在行政不当行为。
    受害人起诉公安局、工商局和外经局这三个行政官司既相互关联又相对独立,很多错误的事实已经公开,身份证案件的事实已经很清楚,三个官司可以独立成案和结案。至于后面的利益相关者为了
维护自身利益,阻碍案件进展,受害人完全可以评估他们所用的哪些手段是合法的,哪些是非法的。受害人完全可以用法律武器对他们的违法行为提起申诉、控告或诉讼,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吴律师认为,从近几年我国社会转型期的情况来看,存在着很多不正当的利益相关者利用公权力介入这些类似事件,从中博弈,造成这种不正常现象。根源还是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很多企业负责人
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作为一个现代企业,还以传统小农思想经营企业,家族企业经营必然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当企业负责人意识到要对企业转型的时候,必然碰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阻力。随着
国家对民营企业的进一步开放,将来肯定还会有很多类似的事情发生,作为律师,希望法律更完善,希望我们的民营企业家更有远见,希望这种悲剧越来越少。
    王敏:"其实是个阴谋,也是管理的失败"
    2009年7月21日下午,本刊记者专访了远东皮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敏。一身便装的王敏看上去有点憔悴,话语间总显得很无奈,说到动情处,也会伤感地笑一笑。
    《鞋包世界》:这件事对你来说打击太大了。如果原来就有所防备,如何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
    王敏:意识上我从没考虑过防备。与兄弟手牵手长大,弟弟就是心肝宝贝,爱护弟弟,我认为是作为兄长的职责。
    创业过程中,钱自己借,事业自己闯,兄弟帮忙,到后来就讲不清了。没有戒心,打虎抓贼亲兄弟,认定兄弟不会害你。根本想不到,也没办法防备;如果是外人不是姓王的,我可能就有防备。但
那毕竟是亲兄弟啊!
    《鞋包世界》:事情还没结案,但通过这件事情,有什么深刻的教训?
    王敏:古人说"亲兄弟,明算帐",这是几千年的古训。当初没有想到,也不理解,没用好这个古训,我希望后人(其他家族企业)也是要想想这个教训。这件事情按道理也是很清晰的,他们搅了糊
涂账,把我的股权给占了,把我蒙掉了,我现在不知道账在哪里。其实是个阴谋,也是我管理的失败。
    《鞋包世界》:往事不堪回首,如果是可以从头开始,怎么才能够避免这样悲剧的发生?中国还有很多家族企业,兄弟合作也好,其它亲属合作也好,怎样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王敏:如果是从头来的话,不应该太天真维护兄弟利益,让他们参与公司的管理,这个不能照顾他们。让他们管理肯定会有问题,讲不通。
    《鞋包世界》:远东的企业有些是你控股的,有些是你相对控股的,如果这次通过法律手段理顺后,怎么设置管理者?
    王敏:如果理顺这个事情,所有权跟经营权一定要剥离开,因为所有权(此处应为经营权),你有本事也可以应聘,你再参与管理。但是一定要它理顺,因为他们在里面,很唐突的控制着(经营权
),而且没有规则。今后的经营,按我目前的话,就是说管理上把它(所有权与经营权)剥离开,聘请职业经理。
    《鞋包世界》:亲情与法理之间要不要设立一个防火墙?
    王敏:这个是一场教训,以后在管理上法理跟亲情一定要分清。
    《鞋包世界》:远东集团接下来有何规划?
    王敏:首先要理顺内乱跟内耗,把整个企业把规划好,管理好,让各个框架跟各个公司在管理上走向正常。因为远东在行业里面还是有相当的竞争力跟品牌效应的,在全球客户当中有相当的信誉度
,而且也有一定实力。虽然现在资金被抽走,但是整个基础还在,理顺后一定要把它整顿好规划好。按我当年的设想,就是2005年的规划,就是要收购上市公司的壳,用壳来收购远东旗下的十几家企业
;另外也准备把浙江远东规划上市,然后收购旗下的其它公司。下一步要重新规划,目前先要通过法律手段拿回被侵占股权,理顺产权关系。
帖子标签: 大王, 皮革, 王敏, 真相, 中国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