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15

主题

0

听众

124

积分
  • 2学前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5525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10-1-14 01:30:4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2010年1月8日的中国青年报上刊有《“卖官书记”周光全案余波未了——行贿当上的人大代表风光依旧》一文,文章指出何帮喜和徐顶峰通过“行贿”周光全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文章一经发表,引起了轩然大波,各方面反响激烈。有媒体相关人士指出,先不谈情况是否属实,中青报的报道就采访程序来说,存在一定的欠妥之处。此篇文章并没有采访文章中所提的两位当事人何帮喜和徐顶峰,而只是片面的采用了“举报人”、“知情人士”等所提供的信息,透漏的信息只是单方面的,违背了新闻报道最基本的客观、公正、对等的原则。而且也有许多人对文章存在的事实不清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看法。认为文章存在断章取义的地方,对公众有着误导的嫌疑。然而事实情况究竟是怎样?到底是所谓的“贿选”,还是另有隐情。知情人透露两位当事人得知情况后心情非常沉重,知道舆论和网络的片面,有苦难言。为了探寻事实的真相,本文结合中青报记者报道中所存在的问题和纪检卷宗笔录,逐一进行了事实情况的调查,以求能全面、客观、公正的报道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

  中青报文章:“2000年,周光全带队到北京招商时与无为县在北京创业人员何帮喜相识。其间,何谈到准备回家乡投资,周表示欢迎。”

  事实情况:当时,何帮喜希玛公司的项目,正准备去南京市栖霞区考察投资。周光全在得知这一情况后,他通过在京安徽老乡亲自找到何帮喜做了很多工作,最后迫于面子和家乡建设的需要,何帮喜决定将该项目落户到家乡,这也是何帮喜离开家乡数年后才第一次回到家乡。

  中青报文章:“2001年年底的一天,何帮喜到周光全家以看望周母的名义,送给周5000元人民币,并请周对其2002年回来投资,搞地办企业给予关照,周答应。”

  事实情况:2001年年底,何帮喜和很多老乡一起回巢湖,当时周光全说起宴请,得知周光全的母亲得重病后,何帮喜随老乡一同去看望周母。给了周的母亲5000元,稍知人之常情的,在此情形下,看望一下领导的80多岁高龄的重病的老母都应该有所表示,也是最起码的人情常理。这和周光全给予何帮喜在巢湖办企业以照顾,并不能说明有什么必然联系。

  中青报文章:“为对周光全的帮助表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周的关照,何帮喜于2003年5月的一天,在北京送给周4000美元。”

  事实情况:检察院的卷宗表明,当时,周光全要去北美,他打电话给何帮喜,说时间紧,想兑换4000美元(当时说限额,只许带4000美元)。何帮喜到宾馆后将4000美元给了周光全,周光全说过后会还等额的人民币。之后,周光全确实说过几次,碍于面子和周光全的身份,何帮喜也没有要这个钱(检察院和纪检卷宗清晰记录)。客观的说,这一兑换美金事件,何帮喜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

  中青报文章:“同年9月,周光全与何帮喜以及时任巢湖开发区主任徐某等人出国考察,在上海浦东机场,何送给周2000美元。”

  事实情况:纪检卷宗可查,何帮喜随同周光全出国共6人,根本不是在上海浦东机场,而是在巴塞罗纳。期间,随团负责后勤和财务人员的集体钱和部分护照全部被盗窃(事实调查),当时他们很少有个人带现金,何帮喜当时身边带了6000美元,考虑到周光全个人不会带钱,分文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何帮喜给了周2000美元,同时周因为小费等付帐和买部分领带花费1000多美元,其余的作为机票包括部分费用都是何帮喜等人凑钱垫付的,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何况是一个知名企业家。

  中青报文章:“周光全要求巢湖开发区主任讲何帮喜保龄球生产基地争取到时开发区。关于地价问题,巢湖开发区主任提出每亩地的土地出让金2万至3万元,何帮喜提出180亩,土地出让金200万元;为此,双方僵持不下。后周光全要求巢湖开发区主任为留住名牌企业,按何的条件办。2003年11月18日,巢湖市开发区规划土地局与何帮喜签订了180亩土地(200万元土地出让金)转让合同。何帮喜为表示感谢,在2005年、2007年春节期间,各送给周光全3000元人民币。”

  事实情况:关于地价的争议,这本是属于商业谈判中正常的讨价还价的过程,而且开发区当时还有8000元到1.4万元之间的地价,有的甚至还有零地价。应该说,何帮喜提出的180亩地,200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实际地价并不便宜,其地上现状物回填土方花费就近350多万元。2005年、2007年春节期间,何帮喜回家乡,周光全得知后,宴请了何帮喜等企业家,当时处于春节期间,何帮喜本人并没有带任何烟酒礼品,于是随后去周家,何帮喜看望了周母,并送给周光全母亲3000元人民币礼金,这本是逢年过节朋友之间正常的人际交往,实属人之常情,何况人家还作了宴请。

  中青报文章:“何帮喜证词也承认,周为其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等方面提供了帮助。”

  事实情况:1、何帮喜本人并没有到周光全的庭审现场,也不存在何帮喜的证词。2、记者的行文有断章取义的嫌疑,文中只说周为何帮喜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提供了帮助,但没有指明是第几届的全国人大代表。

  中青报文章:“2002年9月29日,何帮喜在无为县注册成立了安徽希玛伟业科技工业有限公司。同年10月,何帮喜以扩大企业知名度为由,请周帮忙将其推荐为全国人大代表,周答应。同年12月2日,周光全主持市委常委会,研究确定何帮喜为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后经省十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何差票落选,但当选为省第十届人大代表。”

  事实情况:当时安徽省有关方面提出要推出优秀的农民工代表作为十届人大代表候选人。何帮喜作为安徽省首批“凤还巢”的优秀企业家,回家乡投资8000万元(当时省政府特意搞了一个“凤还巢”工程,国务院等有关方面得知消息后来安徽进行调研,充分肯定“凤还巢”工程所发挥的作用)。当时省宣传部为了鼓励回乡投资创业人员,何帮喜又被推荐为安徽省十大典型宣传人物,当时的媒体也大量宣传了何帮喜的事迹,在这种情况下,何帮喜被确定作为农民工代表的候选人。但因差额落选,当时巢湖市的4个候选人,只有当时的市长一人被选上,其余都落选了。考虑到何帮喜的实际情况,当时省人大和省有关部门在省人代会期间决定增补何帮喜为安徽省十届人大代表(此事在安徽是众所周知的),树立为“凤还巢”典型创业人士。应该说,当时安徽农民工在北京有五六十万人,做的成功,有一定品牌影响力,且在商界有较高知名度的也只有何帮喜一人,何帮喜作为候选人是理所当然的。

  中青报文章:“当地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细节。2007年4月,周光全调任安徽省十届人大常委、安徽省人大常委会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工委主任,直至2008年6月被免职,而第十届全国人民大会和安徽省人民代表大会于2008年3月和2008年1月任期届满,换届选举正值周任职省人大期间。”

  事实情况:这里不知道是记者没有深入调查,还是有意回避。行文中只是突出了何帮喜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周光全任职省人大的时间上的巧合,却没有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实际情况是(很多巢湖知情人士),此段时间内,因一次何帮喜在上海出差未能接待来北京的周光全,从而引起周的极大误会。当时,周光全对何帮喜非常有意见,并在省人大常委会工作期间,说了一些对何帮喜很不利的言论。而且此段时间内,周光全正为自己被调查的事情而忙得焦头烂额,根本不可能为何帮喜被选举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提供帮助。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人大代表的选举是差额选举,何帮喜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完全是与会的所有代表选举的结果(注:当时提名何帮喜为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的是当时省市各级领导班子,提名理由是何帮喜是安徽创业农民工的优秀代表,在省里众所周知,为安徽招商引资作出突出贡献,同时他又是北京安徽企业商会会长,在国内商界有较高的知名度,企业品牌很有影响力,预计选举成功的可能性极大,也很有一定的代表性,最终被确定为候选人,后来何帮喜确实是高票当选)。

  文章中记者提出“他们能代表谁的利益呢?”的质询,而实际上,记者在文中已经给出了答案:“每年两会,两人(注:何帮喜和徐顶峰)都会出现而且带来的议案也很有分量,还浸润着‘草根情结’。例如,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何帮喜谈得最多的就是‘金融危机下的农民工问题,特别是事业农民工返乡后的生存状态’。”农民工问题是党和政府高度关注的问题。诚如这样,我们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应该多一些农民工的代表,那么才能更多的了解农民工的呼声,为他们解决实际问题,为政府分忧解难。

  根据对实际情况的调查和分析,何帮喜确实是给了周光全钱,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到给钱的时间和背景?实际上,从任何角度来看,何帮喜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与周光全没有任何关系,而文章却断章取义,将二者联系在一起。

  注:如要关注此事,可到纪检和检察院查阅卷宗。
   
   
  2009年1月11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