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子杰      

381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健康大使勋章 活跃勋章 每月之星勋章 论坛卫士勋章 灌水勋章 天蝎座 游戏达人勋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1291
帖子
0
相册
7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5-6 18:42:48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本《小团圆》,将张爱玲的私生活再次大白于天下。  于是“私生活”转眼就变成了“撕生活”——看的人、议的人、笑的人、骂的人无不从中找到与之相对应的感兴趣的篇章和桥段。
  人们对于一个过世多年的孤独女作家之过往情事,尚且如此咀嚼不尽,更何况那些整日生活在大家眼皮底下、活色生香的单身女人?
  女人的问题,历来跑不出“男人”这两个字。
  往往制造问题的是他们,逃避问题的,还是他们。
  ■受访人:章丽,女,34岁,独身。多年来一直在某局工作,没有固定男友,喜欢追求心灵自由,业余时间喜欢上网、泡吧、读小说以及和三五友人到北京去看演出。章丽绝没想到,一向重视私生活的她,近年来却一再被人以“关心私生活”的方式去侵犯,难道女人除了找一个男人嫁掉之外,就不能再有别的活法了吗?
  ■章丽独白:
  我从不认为女人没有男人就不能活,不是现在这么认为,而是早在十年前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我只想一个人过下去,一个人听听歌、发发呆、望望天……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不是不憧憬爱情,而是我天生敏感、多疑,对于爱情,总是充满渴望,却又不敢奢望。“一个人生活”是我除去“爱情”之外退而求其次的活法,至少可以保证我不受伤、或者少受伤。但现在看来,我所遭遇到的此类事件早已和我的初衷相去甚远——
  此刻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到底招谁惹谁了?我独身,又碍着谁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盯着我看不惯呢?难道我独身,我就是坏人了吗?或者说就因为我独身,就可以随便让哪个男人欺负了吗?我从前特别爱泡吧,现在也不去了。因为酒吧里有很多无聊男人,看到你,就会毫不犹豫地坐在你身边,问你:“妹妹,需要人陪么?”遇到这样的人,我一般都会送他们一个字:“滚。”
  这种情况,在我三十岁以前,还不这么明显,但自从我过了三十岁生日以后,尤其是每次有人问你,小章,问你个不该问的问题啊,你今年多大了?什么人嘛,既然知道不该问,那还问什么问?一般我都会老老实实告诉她,三十了,怎么了?对方就会“哦”一声,好像我三十岁了还这么一个人晃荡有罪似的。说实话,自打上了三十岁以后,给我介绍对象的人是越来越少了,甚至遇到此类话题的时候,大家都会故意躲着我,仿佛我是个从外太空来的怪物,根本不值得“拯救”。
  其实我也不要她们“拯救”,我这样挺好的,我要是想嫁,早嫁了。我就是不喜欢我们办公室里那些嫁了人的女人们看着我的眼神,好像我没能把自己趁着年轻和鲜亮嫁出去,我就低她们一等似的。这还都只是女人的反应,我还受得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反应你当它们是反应就是反应,不当它们是反应,就跟没听到一样,可是那些男人们不行,比如我的上司,怎么跟你形容他呢?他是那种长得并不像情种,可是自以为情种的男人,所以对哪个女下属都有点关心过度,但人家有老公啊,所以他就是想多关心,也得心里有点忌讳。可我就不行了,我年纪一大把,又没男朋友,又没老公的,所以他就成天到晚、没完没了地“关心”我。
  开始的时候我还勉强应付着,怎么说呢?比如假装关怀地拍拍肩膀啥的,我也就忍了,可是后来有这么一次,这厮居然一脸天真地掐了一下我的脸蛋,接下来,就把他的臭手放在我的腰上。我当时火就上来了,那天下午办公室里没人,大家都植树去了,只有我留在办公室里替大家接电话,而他呢,又正好从北京开会回来,看见我,心想机会来了……我现在跟你提这个我都恶心,我脸色一变,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了,立马换上了从前的那副嘴脸,问我说,今天都有谁来电话了?记录没?拿来我看看。
  我把记事本扔到他的办公桌上,他居然就跟没事人似的,笑眯眯地说,你也累了,早点回去歇着吧。我摔门出去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就像苍蝇一样趴在我后背上,跟着我一块儿走出屋子。关上屋门以后,我下意识地抖了抖肩膀,仿佛要把他恶心的眼神彻底抖搂干净。
  跟你说阿莱,这几年,像这种情况,我遭遇得实在是太多了,我记得以前在张爱玲的书里看到过一句,大意是说“女人无论往前走到哪儿,所能遇到的不过是些男人”,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我从不认为女人没有男人就不能活,不是现在这么认为,而是早在十年前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我只想一个人过下去,一个人听听歌、发发呆、望望天……又有什么不好呢?我不是不憧憬爱情,而是我天生敏感、多疑,对于爱情,总是充满渴望,却又不敢奢望。“一个人生活”是我除去“爱情”之外退而求其次的活法,至少可以保证我不受伤、或者少受伤。但现在看来,我所遭遇到的此类事件早已和我的初衷相去甚远,不要说不受伤了,我看我是经常无端地受伤、无辜地受伤。无论在网上、还是在现实里;无论是陌生男人、还是熟人。而且往往越是道貌岸然的男人,就越肆无忌惮。
  这就不得不说到我的研究生导师,他是四川人,在业内也算有些名气,当初我之所以投到他名下,多少也是冲着他这点名气和才气去的,我是真没想到他还有另外一副嘴脸,而且在见我的导师之前,我也还没把五十岁往上的男人列入到危险人群中来。我是真没想到,我第一次到他家里去,他就和我提出了那样的要求,也怪我没经验,一般老师的家都在学校里,而且书房也大多设在家中,所以他说有一些古旧文献要给我看,我还就真信了。当时师母不在,小保姆也不在,家里就只有老师一个人。他把我领进书房,上下打量我:“他们都说你至今还都是一个人,我不信。那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哦,您连这个都知道了。”我有些尴尬,却没想到接下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其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老师,您不是说要给我看您的收藏吗?”我已经有点坐不住了。“呵呵,那个急什么呢?要我说,先解决好你的个人问题,才是当务之急……”说完,他臃肿肥厚的身子就向我这边靠过来……我当即一把推开他,随便找了一扇门就冲了出去,冲出去才知道,那根本不是出去的门,而是通往阳台的门——那一刻,我突然又不害怕了,其实我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做坏事的人是他,该怕的人也是他。看到我如此反应,他好像也一下子冷静了,说:“小章你可是把老师想歪了,老师能是那种人吗?来来,咱们还回到书房去,我要给你看的东西,你还没看呢……”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对谁都没有说,你是唯一的一个,后来我的研究生课程改跟了一个女老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本《小团圆》,将张爱玲的私生活再次大白于天下。
  于是“私生活”转眼就变成了“撕生活”——看的人、议的人、笑的人、骂的人无不从中找到与之相对应的感兴趣的篇章和桥段。
  人们对于一个过世多年的孤独女作家之过往情事,尚且如此咀嚼不尽,更何况那些整日生活在大家眼皮底下、活色生香的单身女人?
  女人的问题,历来跑不出“男人”这两个字。
  往往制造问题的是他们,逃避问题的,还是他们。
  ■受访人:章丽,女,34岁,独身。多年来一直在某局工作,没有固定男友,喜欢追求心灵自由,业余时间喜欢上网、泡吧、读小说以及和三五友人到北京去看演出。章丽绝没想到,一向重视私生活的她,近年来却一再被人以“关心私生活”的方式去侵犯,难道女人除了找一个男人嫁掉之外,就不能再有别的活法了吗?
  ■章丽独白:
  我从不认为女人没有男人就不能活,不是现在这么认为,而是早在十年前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我只想一个人过下去,一个人听听歌、发发呆、望望天……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不是不憧憬爱情,而是我天生敏感、多疑,对于爱情,总是充满渴望,却又不敢奢望。“一个人生活”是我除去“爱情”之外退而求其次的活法,至少可以保证我不受伤、或者少受伤。但现在看来,我所遭遇到的此类事件早已和我的初衷相去甚远——
  此刻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到底招谁惹谁了?我独身,又碍着谁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盯着我看不惯呢?难道我独身,我就是坏人了吗?或者说就因为我独身,就可以随便让哪个男人欺负了吗?我从前特别爱泡吧,现在也不去了。因为酒吧里有很多无聊男人,看到你,就会毫不犹豫地坐在你身边,问你:“妹妹,需要人陪么?”遇到这样的人,我一般都会送他们一个字:“滚。”
  这种情况,在我三十岁以前,还不这么明显,但自从我过了三十岁生日以后,尤其是每次有人问你,小章,问你个不该问的问题啊,你今年多大了?什么人嘛,既然知道不该问,那还问什么问?一般我都会老老实实告诉她,三十了,怎么了?对方就会“哦”一声,好像我三十岁了还这么一个人晃荡有罪似的。说实话,自打上了三十岁以后,给我介绍对象的人是越来越少了,甚至遇到此类话题的时候,大家都会故意躲着我,仿佛我是个从外太空来的怪物,根本不值得“拯救”。
  其实我也不要她们“拯救”,我这样挺好的,我要是想嫁,早嫁了。我就是不喜欢我们办公室里那些嫁了人的女人们看着我的眼神,好像我没能把自己趁着年轻和鲜亮嫁出去,我就低她们一等似的。这还都只是女人的反应,我还受得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反应你当它们是反应就是反应,不当它们是反应,就跟没听到一样,可是那些男人们不行,比如我的上司,怎么跟你形容他呢?他是那种长得并不像情种,可是自以为情种的男人,所以对哪个女下属都有点关心过度,但人家有老公啊,所以他就是想多关心,也得心里有点忌讳。可我就不行了,我年纪一大把,又没男朋友,又没老公的,所以他就成天到晚、没完没了地“关心”我。
  开始的时候我还勉强应付着,怎么说呢?比如假装关怀地拍拍肩膀啥的,我也就忍了,可是后来有这么一次,这厮居然一脸天真地掐了一下我的脸蛋,接下来,就把他的臭手放在我的腰上。我当时火就上来了,那天下午办公室里没人,大家都植树去了,只有我留在办公室里替大家接电话,而他呢,又正好从北京开会回来,看见我,心想机会来了……我现在跟你提这个我都恶心,我脸色一变,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了,立马换上了从前的那副嘴脸,问我说,今天都有谁来电话了?记录没?拿来我看看。
  我把记事本扔到他的办公桌上,他居然就跟没事人似的,笑眯眯地说,你也累了,早点回去歇着吧。我摔门出去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就像苍蝇一样趴在我后背上,跟着我一块儿走出屋子。关上屋门以后,我下意识地抖了抖肩膀,仿佛要把他恶心的眼神彻底抖搂干净。
  跟你说阿莱,这几年,像这种情况,我遭遇得实在是太多了,我记得以前在张爱玲的书里看到过一句,大意是说“女人无论往前走到哪儿,所能遇到的不过是些男人”,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我从不认为女人没有男人就不能活,不是现在这么认为,而是早在十年前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我只想一个人过下去,一个人听听歌、发发呆、望望天……又有什么不好呢?我不是不憧憬爱情,而是我天生敏感、多疑,对于爱情,总是充满渴望,却又不敢奢望。“一个人生活”是我除去“爱情”之外退而求其次的活法,至少可以保证我不受伤、或者少受伤。但现在看来,我所遭遇到的此类事件早已和我的初衷相去甚远,不要说不受伤了,我看我是经常无端地受伤、无辜地受伤。无论在网上、还是在现实里;无论是陌生男人、还是熟人。而且往往越是道貌岸然的男人,就越肆无忌惮。
  这就不得不说到我的研究生导师,他是四川人,在业内也算有些名气,当初我之所以投到他名下,多少也是冲着他这点名气和才气去的,我是真没想到他还有另外一副嘴脸,而且在见我的导师之前,我也还没把五十岁往上的男人列入到危险人群中来。我是真没想到,我第一次到他家里去,他就和我提出了那样的要求,也怪我没经验,一般老师的家都在学校里,而且书房也大多设在家中,所以他说有一些古旧文献要给我看,我还就真信了。当时师母不在,小保姆也不在,家里就只有老师一个人。他把我领进书房,上下打量我:“他们都说你至今还都是一个人,我不信。那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哦,您连这个都知道了。”我有些尴尬,却没想到接下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其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老师,您不是说要给我看您的收藏吗?”我已经有点坐不住了。“呵呵,那个急什么呢?要我说,先解决好你的个人问题,才是当务之急……”说完,他臃肿肥厚的身子就向我这边靠过来……我当即一把推开他,随便找了一扇门就冲了出去,冲出去才知道,那根本不是出去的门,而是通往阳台的门——那一刻,我突然又不害怕了,其实我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做坏事的人是他,该怕的人也是他。看到我如此反应,他好像也一下子冷静了,说:“小章你可是把老师想歪了,老师能是那种人吗?来来,咱们还回到书房去,我要给你看的东西,你还没看呢……”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对谁都没有说,你是唯一的一个,后来我的研究生课程改跟了一个女老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帖子标签: 导师, 研究生, 诱骗
110059495      

0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2研三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1920
帖子
3
相册
0
发表于 2009-5-6 18:52:04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子!!!!!!!!!!!!
少皮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吉吉      

197

主题

0

听众

4万

积分
  • 23博士

摩羯座 活跃勋章 活动家勋章 健康大使勋章 影视先锋勋章 羽协勋章 足协勋章 活动名人勋章 灌水勋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9362
帖子
4
相册
0
发表于 2009-5-6 23:04:46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抢位子?????
ˋ﹫゛ 其实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Just sos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