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熊猫儿      

4

主题

0

听众

281

积分
  • 2学前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8621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10-23 20:22:13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本帖最后由 熊猫儿 于 2009-10-23 20:25 编辑


因为你不相信别人,所以我就想多给你生几个自己人。可你有没有想过,我生孩子的时候,我自己也还是个孩子。

         那些日子是我一生最好的日子,这些最美丽的年华,我都给了你,毫不吝啬。而你,只给了我骄傲的侧脸。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这样形容我和你是最合适的吧。隔壁的小胖抢走了我的棒棒糖,你冲上去和他打作一团,最后鼻青脸肿的拿着抢回的脏兮兮的棒棒糖,假装很男人的递给了我。我知道,那一次,为了我,你被小胖揍了一顿,回家又被脾气不好的爸爸揍了一顿。

          那时候,我就喜欢你了。那时候,我六岁,你五岁。

大人们开玩笑,说你将来会娶我做老婆,我羞红了脸,而你,愤怒的像只小狮子。你喊的都快哭出来,我不要娶这个流鼻涕的姐姐。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时候你涨红的脸。

          小学的时候,你很聪明,居然可以跳级和我同班。那群坏小子们都说你是为了找我,你气急败坏不跟我讲一句话,可我知道,你还是对我好的。坐在我的身边,你真的从来都没有超过那条三八线哪怕只有一天。

           那是一个秋天,和你相依为命的爸爸出了车祸,你成了孤儿,我家收留了你。你尖尖的下巴倔强的脸让我心疼,你抱着我,叫我姐姐,于是感情绝望的从眼睛中流出。那是你一生中少有的几次哭吧。也是那一年,你学会了抽烟。



你的长发遮住了干净的笑容,游戏厅是你出没的地方。也许你会接我放学回家,可我看着你每次牵着不同女孩的手就会难过的不知所措。我会写很多字给你,也会笑着听你叫我姐姐然后介绍你的新女友给我。

           我也忘不了16岁的时候,回家看见你赤(河蟹)裸着身体把同样赤(河蟹)裸身体的女孩压在身下。我努力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可你还是感觉到了我。你的一声姐,让我怎么也对你生不了气。那天晚上,我来到你的屋里,看着熟睡中的你,这是多么漂亮的一张脸,让我神魂颠倒。

           还很年轻,你就成了那条街的老大。我去看你的时候,你要剁掉一个小兄弟的指头。你说你在执行家法,可是你已经多久没有回过家?

           你的嘴唇如此性感,你不会知道那个夜里我偷偷吻了它。你就是如此轻易的夺走了我的初吻,如此轻易的让我忘记了回家。




高中的我被称作校花,那个时候的你在街头打杀。你不在是那个流鼻涕的小屁孩子,而我,也不是那个被你叫声姐姐就能满足的傻瓜。

          很俗套,一个帅气的学长追求到了我,和他接吻,你的影子在我眼中模糊摇摆。他的手滑进我的衣服,我惊醒,推开他。你都没有碰过我,怎么可以给他。

          那是个衣冠禽兽,他在毕业晚会上邀请我出去玩耍。那是一帮他的朋友,他们都是有预谋的吧。我被灌得没有了知觉,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我很疼。

           血花在白色的床单上格外的刺眼,我顿时傻了。

           是他和他的两个朋友做的,他们下了药,在我完全昏迷时轮JIAN了我。对不起,第一次没能留给你。他凶恶的威胁我,他PAI下了所有的过程,我没有办法。

           我不敢再去找你。我脏。
在迪厅里,我像一个玩偶被他们玩弄,那么多人的注释下,我不知廉耻的呻(河蟹)吟。你左拥右抱的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了衣衫褴褛的我。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小时候,你愤怒的表情让你的脸变了形,那只让我疼得小狮子回来了。时间定格了,我听见你的刀刺入身体的声音,血让你苍白的脸变得更美。

           你还是那样的坏笑,脱下你的外套批给我,说,姐,我们回家。

           也许你早都知道真相了,你的爸爸死于车祸,而那个醉酒的司机,是一个很有权力的人,他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而几年后,他的儿子倒在了你的刀下。

           也许这就是报应。
那一夜,你要了我。我给了你,给的小心翼翼,给的心甘情愿。我被拯救,我被抛弃。

           此后,再也没有你的消息。你仿佛消失在我的生命里,模糊的仿佛从来没有都没有出现过。

           可是我高兴,这证明警察没有抓住你。那个被你捅的公子哥没有死,只是脾脏受了很大的损伤。可是他有个很厉害的爸爸,他们想让你死。

           我没有办法在上学了,他们将我的那些照片散布到了各个角落,父母不堪耻辱跟我断绝了关系,留给了我一笔钱搬走了。

           而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我在乎的只有你。身边聚集起了你那帮小兄弟,我告诉他们,你会回来的。

我也学会了抽烟,但只抽云烟,你最爱的牌子。每次抽烟,我都会用力的呼吸,把那些味道吸入肺中,闭上眼睛,假装你在身边,于是,我们像是成了一个人。满满的都是你的味道。

          我的肚子渐渐大了,是怀孕了。我不知道是你的,还是那些杂种的。可是我还是坚持生了下来,我怕伤害的是我们的孩子。

          是个男孩,看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你的儿子,那双眼睛,简直和你一模一样。我托人把他带给了我的父母,那是你家的香火,我要替你传下去。

          你还是被抓了,那对狗父子扬言要整死你。可是比他们更有权力的人帮了你,你只判了三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不知道,那位大人物帮了你,是我付出了身体。

          我也变得妖艳,就像从前陪你睡觉的那些女人。我也需要钱,刚开始我带着你的小兄弟在迪厅里贩药。赚了不少钱,那个时候,很多人都叫我飞姐,因为,你叫做飞。

后来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女孩被人欺负,拖进了包厢。那个女孩无助的眼神,就像当年的我,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会隐隐作痛,原来本以为麻木的我心底还有柔软的地方,禁不起触摸。

          那是李家大公子,我惹不起,可是我还是让兄弟们救下了那个女孩。梁子由此结下,李家大公子动用了警方的力量打击的我们一振不起。兄弟们都被抓了进去,只有我,在关键的时刻曾经的那个大人物再次保住了我。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妓(河蟹)女,为了自由我又出卖了自己。让那个苍老的身体在我身上蠕(河蟹)动,忽然觉得好恶心。我想吐,可有种力量让我坚持。 出来那天我去接你,三年了我没有去看过你,你一定以为我把你忘记了。不是我不想看你,而是我不敢去见你,我怕我脏,我怕你恨我。

          你比过去更结实了,显得更有精神。新剃的短发竖立着,那么刺眼,我就说你还是短发好看些。

           我想叫你,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已经不是你那个曾经的姐姐了,三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我们的孩子,也已经两岁了,前些天我还去看过她,很可爱,会叫妈妈了。

           你多了一些稳重,你轻轻拉起我的手,说,姐,我们回家。

           我有些晕眩,世界定格了。

            你争勇好斗的性格变了,你没有那么张扬的骄傲了。你每天都去找工作,很晚很晚你会很沮丧的回来。这个世界变了,不是从前的那样了。

            我说你不用这样,我可以养你的。你有点生气了,原来,那么多的苦难都不会磨去你的棱角,你愤怒的站起来转身离去的时候我看见了曾经的你。

            我想我也该告别从前的生活,你回来了,我只是你的。我留下了房子车子的钥匙,不辞而别。

            我和你,离开了这个我们从小成长的城市。火车的拥挤,留下我们不能放弃的回忆。

            和你在一起的生活,简单而幸福,而这一切,正是我追求的。

            和你在一起。
            我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租了最简陋的房子,只有一间屋子的房子,里面一张床,一个脸盆,一个煤炉,就是我们全部的财产。那个时候的我们,真的是一贫如洗。

             没有channal,也没有lv,可是有你。

             我们跟房东打了欠条租了些东西,就成了小巷口的早点摊。你在监狱里真的学会了不少手艺,你会炸油条做豆浆,而我,在一旁打着下手。

            生活开始稳定下来,我们有了自己的收入,虽然很少,可是生活有了保障。每天很早的起床,天还很黑就得出去摆摊,日子很苦,那个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早上能够睡个懒觉,摆摊能够没有城管赶。

            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你还有个儿子,因为你出来后 就再也没有碰过我一次。我以为你不行了,可有一次半夜醒来我听见你在被窝里自己解决的声音时,我心凉了,原来,你嫌我脏。

            可我还是会微笑对你,因为,我真的脏,我真的配不上你。能很你在一起,我已经很满意了。

            平静的生活被打破,我们推着小车逃跑躲避城管的时候遇上了那条狗。他已经成了一个什么公司的总裁,他的爸爸也官升一级。

            他还是那样讨厌的笑容,英俊的面孔下,藏着最丑陋的心。他下车拦住我们,恬不知耻的说,这些年玩过那么多女人,还是我最够味,他经常拿出那些珍藏的照片来欣赏呢。

            我们没有理他,我们斗不过他。只能快步的往回走,可是那条狗也跟了上来。我们进到屋里,锁上了门。

            不一会门就被打开,他拿着钥匙,可以想象,他是怎么用钱收买房东的。他恶心的眼睛打量着房间,看着那个空荡荡的屋子,撇了撇嘴。

            他说如果我愿意跟他再做一次,他给我一万块。我的心再刺疼,身边的男人我感觉的到他的愤怒。

            那条狗见我们不出声,加到两万,三万,四万,一直到十万。然后他说,十万已经很多了,都够在高级会所办张贵宾卡了。你那里是钻石的嚒!别以为我现在是斯文人就不会动粗。

            这个时候身边的男人说话了,五十万,她陪你一夜。

            我看着他,变得那么陌生,原来他也已不是他了。一切变得如同黑色幽默,整个世界黑了,就像那条狗身后站的两个保镖一样,全身都是黑的。

            他有点诧异,五十万!也罢,谁让老子有钱,大不了少吃一顿人乳宴。给你五十万,她陪我一夜,但她得笑,你得站在一旁看。

            他答应了。我根本没有反对的意识,没想到,这个让我留恋一生的人,为了五十万,就把我卖了。这样的他,不是我的他。我的他,已经离开了。

            他和他的保镖去拿了钱,存在了银行里。回来后,他的眼睛有些肿,看得出,他哭过,我还是会心疼的。

            那一夜,他就那样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我们身旁,看着他在我身体里进进出出。他吃了药,做了很久很久,不知疲倦的那样。而我,也被他们灌了药,身体很热很热,而我的心冰冷。他的东西在我体内,我觉得好疼。可我还是会笑,望着一旁的他,一直笑。

           最后他SHE在了我的脸上。像是有一万年那么长,我瘫倒在地上。他提起裤子,赞叹,想了这么多些年,还真爽,就是有点贵,他妈的五十万啊。

           那条狗离开后,我用那个脸盆盛满水,不停的洗啊洗,他在一旁帮我洗,我想推开他,可是再也没力气。

           眼泪,绝望的从脸上留下。他也是,我看见了他在哭。我的心疼啊。那么多的水,湿了我们两个人。我是多么想把自己洗干净,多么想看到我的他。


他哭。他说,在监狱里他受了很多苦,可他不后悔,因为我。他从小就喜欢上我了,可是我却成了她的姐姐。她那么优秀,他配不上她。后来的后来,他在监狱里听说了她的很多事情,他知道自己没能力,让她过不上那种奢侈的生活,他碰不起她。她发誓,一定要有钱,等有钱了,在碰她。今天碰到那个人,他们没法反抗,
如果不要那笔钱,她一样逃脱不了。现在,他有了五十万,算是有钱了。


            她的心融化了,像少女时代一样。抱紧了他。有泪水,流入嘴中,咸的有点幸福的感觉。他们开始做爱,真正的做爱。就像几年前的那晚,疯狂地如此敏感。

            第二天的阳光很温暖,她醒来的时候他不在了,枕边只有那张银行卡,连一字一语都没有留下。但她知道,他去做什么了。

           在提款机前,显示出来上面的数字是五十万,密码是她的生日。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下来。

三天后的报纸上登出,她的家乡出现特大杀人案,一男子连杀三人并拒不被警察当场击毙,据了解,该男子曾为当地黑老大,人称飞哥,出狱不久,再次犯事,被杀者为著名企业家和他身居要职的父母。

           我知道,是他做的,他装作送水工潜入了那条狗父母的家里,制住了他们,逼他们骗那条狗回家,然后杀了他们。他是好人,当时在屋里的保姆他没有动,甚至没有阻拦保姆报警。警察来的时候,他正用刀割下那条狗的根。他像警察挥刀,警察开枪了。他是自杀。没人知道临死前他高喊好好活下去是什么意思。

            我懂。要好好活下去。

            小飞已经七岁了,小菲也快三岁了,他们都很乖,都很像他。爸爸妈妈还是原谅了我,我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开一个小店,照顾着他的孩子。

           你始终不知道你还有两个孩子,每次抱着他们,我都会给他们讲你的事情,我说,你们的爸爸是个大英雄,他很爱你们和妈妈,现在他去保护和平了,等将来你们长大了,他就会回来了。

           孩子们很骄傲,小飞带着小菲去睡觉了。我站在窗前,点燃一支云烟,吸一口,闭上眼,仿佛你的环抱。

        
楼下一个小男孩牵着一个小女孩走过,他们骄傲的笑容,年轻的嚣张跋扈,让我熟悉的心疼。

           原来你一直都没有离我而去,原来你一直在我身边。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