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10

主题

0

听众

728

积分
  • 4小二年级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540032
帖子
152
相册
0
楼主
跳转到指定楼层
分享到:
发表于 16-02-14 09:55:22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凌波微步发表于2014-2-906:43:44第21章假日1国庆节到了,路边的路灯上都挂着大个的红色中国节,一派举国欢庆的味道。贺鹏来到李浩家中,“哟,怎么的?一个人在家呀,两员工都放假了?你们家小神兽呢?没活动?”。自从李浩生意有了起色,他就搬了家,这是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面积不大,但相比之前那个已经是不小了。一间是他和陈可欣的卧室,所谓的厅就成了他的办公室,另一间房子则是仓库。厅里摆放了三个电脑桌,每个电脑桌上一台电脑,仓库的货架上则整齐地摆满了货,虽显拥挤,但还算有序。今天是国庆的第一天,两个员工都放假了,他一个人在家里打理着店里的事。

“你还不是一个人呀?”

“我怎么就是一个人呀,我们家亭子姑娘一大早就约我去玩,这不是为了陪你嘛,我没答应人家。“

“哟,还成你们家的了,和她发展得如何?”

“一般般吧。”贺鹏举起左手腕“看见没,阿玛尼,人家送的。”

“哟,不错呀,还阿玛尼了,好上了?”

“好上了。”

“好上了就好好待人家,甭吊儿郎当的。”

“我啥时候就吊儿郎当的了?对了,你们家那位呢?”

“她公司放假组织旅游去了。”

“哟,她那公司还可以呀,怎么,没带上你这家属呀?”

“人家公司放旅游,我去算怎么回事。”

“也对,你说咱俩爷们也得搞点活动不是,据说,你们家那位都开上车啦?”贺鹏双眼骨碌碌打转。

“就你消息灵通。”

“怎么着,出去溜溜?别天天守着个你这破店,估计你将来照顾孩子都没这么上心。”

“还别说,它在我心里跟我的孩子没啥区别了。”

来到停车场,贺鹏一时呆了眼了,“哟哟,都奥迪TT了,真是不错。”一把接住李浩扔过来的钥匙。

贺鹏一上车就把车开得如出堂的炮弹离弦的箭一样快。“哇,这玩意太爽啦,近来怎么尽开好车呀。”

“你慢点开,别让交警逮着了。”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们这是去哪呀?”

“我哪知道。”

“要不咱们回家吧,反正有好几天的假呢,自己开车来回也快。”

李浩想了想,大半年没回家了也是有点想家的,自己也很长时间没放过假了,再说假期网购的人也会相应的减少就听从了贺鹏的说法,向两位员工交待了下店里的事务,两个人在路边超市买点东西就奔着高速去了。这时候刘楠的电话来了,“浩子,在干吗呢?”

“没干嘛,回家了。”

“啊,回家了,不是吧,怎么没听你说过呢,跟谁一起呀?”

“还能有谁,大鸟呗。”一听大鸟,在刘楠旁边听电话的张亭亭接过刘楠的电话,“你个死大鸟,早上叫你带我去玩还说有事,现在你回家也不带我去。”

“你们家亭子姑娘发飙了。”李浩幸灾乐祸地看着贺鹏。

“今天是我们男人的世界,不带女人,再说了,我们刚开始不也没打算回家的嘛。”

到了高速上,两人才知道那是什么状况,这国庆节回家的人还真不少,一路上塞的车就像一条不见首尾的长龙,根本就动不了。贺鹏的电话响了,一看是张亭亭的,他对着李浩苦笑,“接呀。”李浩说。

“亲爱的,想我了吗?”贺鹏苦笑着。

“想你了,太想你了,你们是不是堵路上了呀?”

“是呀,这也太堵了,幸亏你没来。”

“幸你个头,叫你不带我,堵死你们,哈哈。”

“你也太狠了吧,我们都在这堵了半天了,又饿又渴呀,都快撑不下去了。”

“报应。”张亭亭挂了电话,贺鹏李浩面面相觑。

夜里,贺鹏想起前段时间和张亭亭一起在“情侣假日私房饭菜馆”吃饭的情景。那天,他和张亭亭也在这家餐馆吃饭,正当他们准备出来的时候,看见了陈可欣正开车门钻入何明华的车里。张亭亭看着他发呆地看着陈可欣,揪着他的耳朵:“你个色狼,看到美女就犯花痴了?”贺鹏一边小声讨饶,一边说:“这是浩子的女朋友。”张亭亭松了手,“你说她是李浩的女朋友,那她怎么跟这个男人来这里吃饭?”“我哪知道,可能是陪客户吧。”两人也就没多想,可现在又想起这事来了。“浩子,你们家可欣最近是不是特忙?”

“是呀,怎么问这个?”

“我上次和张亭亭吃饭的时候看见她和一个陌生人一起吃饭。”

“这有什么呀,她经常要陪客户吃饭的,你想多了。”

“可是…….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原本早上出发,下午六点就可以到的,堵得实在是太严重,两个人在高速上过了一夜,第二天下午才到家。一到家父母自然是喜不自胜了,又是杀鸡又是杀鱼的,好吃的尽上了。开车回来自然了引起邻居们的好一顿羡慕与嫉妒了。在乡下,能开这样的车,那就可以说得上是光宗耀祖了。李浩的母亲在饭间问到陈可欣,李浩则说她要加班,所以没一起回来。

陈可欣对李浩说假期公司组织旅游,实则陪何明华参加同学聚会。那天早上,李浩送她出了门她就上了何明华的车,两个人直奔着东莞的一个农家乐度假村去了。出门的时候,何夫人原本打算和何明华一起回娘家一趟的,何明华说是当年的老同学举行10年一次的聚会,回家就等过年的时候一起回去,何夫人也只好作罢了,一个人回了娘家。一进入度假村,门口停满了琳琅满目的各种豪车。10年不见,同学们甚是想念,一见到何明华从车上下来,大家都围了上来。

“老班长,多年不见,越活越年轻了呀。”“馒头”一上来就握着何明华的手。馒头真名叫黄志军,之所以叫“馒头”,当年他在上课时时常偷吃作为午餐的馒头,由此班主任老师在一次发现他偷吃的时候给了他头上一个爆炒栗子,“你就是个馒头。”。多年不见的馒头现如今可不像当年那样瘦得像只猴子,现如今的他已经是挺着将军肚,肥头大耳,油光满面了。

“就你一个人迟到,该如何罚你。”外号为虾米,真名为丁亮的同学说。

“该如何罚还是老规矩。”何明华说。

“哎哟喂,还是老班长混得好呀,瞧瞧人家这坐驾。”真名为彭勇的“西瓜”说。这时陈可欣正推开车门下来,把所有的同学都惊呆了。

“这不是……?”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半天说不出话来。“太像了。”几个人嘀咕着。

“她叫陈可欣。”何明华拉着陈可欣的手,“就不给你一一介绍了,人有点多了。”

“哎哟喂,老班长还金屋藏娇呀。”馒头说。

“藏你个头,你的那位呢?”何明华说。

“我们的都已经以姐妹相称了,在里边玩着牌呢。”西瓜说,看着陈可欣,“太像了。”,暗自嘀咕。

何明华带着陈可欣向他们的女人打了个招呼后把她安顿在了房间里,自己出去和老同学们出去钓鱼去了。临走前对她说要是觉得看电视闷的话就去隔壁看看人家打牌,如果自己想玩也是可以的,还给她留了一个装有现金的鼓鼓的信封。

池塘边,大家相继放下了钓钩。这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农家乐度假村,位置远离城市,环境优雅安静,毫无城市的喧闹浮躁之气。四周是青山环绕,所有的客房都是竹制结构的,透着一股古老朴实的气质。客房的后边是菜地,饲养场,以及池塘。菜地里种着各种时令蔬菜,饲养场里养着各类家禽,池塘里自然也是各类淡水鱼了,池塘边是围了一圈的垂钓竹屋,夏天晒不着,冬天冻不着。一句话,来到这里就是真正的融入了大自然了,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无污染的绿色食品。

“看谁今天第一个钓到鱼。”西瓜说,掏出一包至尊南京,自己抽出了一根,接着递给了身边的何明华,何明华也抽出来一根,接着递给旁边的虾米,虾米再传给了下一个,一圈下来也就差不多了,最后落到了赵德仁的手中,也就剩下三四根的光景了,他索性就塞进了口袋。“哎,老赵,你不能这么干哦。”馒头不乐意了。

“没几根了,别惦记了,你这么个大老板,还跟我这个穷医生计较几根烟的事,这可不是你风格,看看人家西瓜,派出来的东西就没打算收回去。”

“哈哈,还是老赵精明。”虾米笑着说。

“哎西瓜,第一个钓到鱼的有什么奖励?”回州局长丁小庆问。

“那就给他个机会和他女人喝个交杯酒,算是哥几个给他的庆婚宴。”西瓜猛吸了口烟,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哥几个还都得敬酒封红包,大家意下如何?”此话一出,大家都强烈响应,只有老赵小声说,这样会不会有点过了,西瓜反过来说就是老赵今天没带妃子,看来他家皇后唯我独尊,强权欺压了他,大家说如何罚他。赵德仁见势不妙,就说午餐自罚三杯,大家这才放过了他。

半支烟的光景,西瓜的浮标强烈的上下抖动着向池中央移动,他像是一匹狼一样警惕起来,这时何明华的浮标也开始有了动静。西瓜瞧了瞧何明华的浮标,看了看何明华,他不由地紧张了。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这两只浮动的浮标上,西瓜屏住呼吸,慢慢站起来,身体微微前倾,就在浮标猛地沉下去的那一瞬间,他双手强劲有力地往后拉甩钓竿,他感受到了鱼的分量,看到了鱼的模样,可是又没有感受到鱼的分量,没有看到鱼的模样。原来,他用力过猛而鱼又太大,一下就把鱼线给蹦断了,看着快速向池中央游去的浮标,西瓜顿时石刻木雕。就在西瓜甩竿的同时,何明华单手握竿,往上小幅度的一拉钓竿,接着又开始松鱼线,只见他的浮标在水面迅速的来回游走着,时隐时现,但很快速度越来越慢,幅度越来越小,这时何明华才慢慢的开始收线,当他把一只甲鱼拉出水面时,大家都叫了起来,西瓜更是傻了眼了。“这鱼好比女人,你得要有耐心,沉着冷静,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放线时还得放线,最后就只有你收拾它的份了。”虾米幸灾乐祸地说。后来,大家相继钓上了大小不一的各种鱼,但甲鱼只有何明华钓到的那只,就是西瓜空手而归,这让他甚是不悦。

陈可欣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视,玩着手机游戏,觉得甚是无聊。于是她又一次来到隔壁的房间看其他女人打牌,她们玩的是广东麻将,她是看不太懂的。她一推门进去,西瓜的女人艳艳就妖里妖气的叫着可欣妹妹,还邀请她坐在她的旁边。男人有十几个,女人自然也有十几个,本来赵德仁那缺一个都让女同学吴丹丹给补上了,女人们开了三桌麻将,没一个落下的。吴丹丹第一眼见到陈可欣的时候就很震惊,天下还真有这么像的人?她不觉的暗琢磨。看着陈可欣向着西瓜的女人走去,她说:“可欣妹妹还是坐我这里来吧,我是这里年纪最大的。”西瓜的女人内心争强好胜之火被点燃,表现却微笑着说:“是呀,丹姐是我们家西瓜的同学,自然也是这里所有人“老公”的同学,自然也是辈份最大的。”她知道西瓜曾经追求过吴丹丹,而那时吴丹丹心里却暗恋着何明华,何明华心里却只有孙玲。

陈可欣在吴丹丹的旁边落了坐,西瓜的女人立马就放了一炮给吴丹丹,旁边虾米和馒头的女人笑着说,“哇,可欣妹妹真是财神呀,一来丹姐又胡了。”

陈可欣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坐着看了几把牌,陈可欣就起身去洗手间了,这时吴丹丹也起身跟了过去。

“你跟孙玲太像了。”吴丹丹对着正在洗手的陈可欣说。

“孙玲是谁?”陈可欣诧异地问。

“我们高中同学,华子的初恋情人。”吴丹丹啪嗒啪嗒踩着高跟鞋出去了。

陈可欣被这句话彻底击败了,“孙玲,孙玲……。”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自己已经化身成了孙玲了,水笼头哗哗地流着水,她想起自己那天晚上与何明华交欢完之后他梦中呓语叫了一声玲玲,她自言自语的说,“我原来是个替代品。”。

她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发呆,何明华他们钓完鱼回来了。一进门,“怎么了,不高兴了?”多年的官场历练,让他一眼就能看透人的心,更何况她已经把所有的不悦都写在脸上了,“是不是她们说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话,甭搭理她们。”

“孙玲是谁?”

“你怎么知道?”何明华立刻反应过来事情的来龙去脉,“哦,她是我高中同学。”

“不仅如此吧,还是你的初恋吧,我和她还很像?”

“可欣,你绝对不是她的替代品,她是我曾经过爱的人,而你是我现在爱的人,你又何必为一个已经不在了的人吃醋呢。”

“她死了吗?是怎么死的?”

何明华没有回答,“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事。”反而成了她去安慰他。

“没事,过去的事了,咱不提了。”何明华又沉默了片刻,馒头开始在我面敲门了,“老班长,吃饭了。”

男人三桌,女人三桌。何明华一上桌就端起酒杯,“今天我迟到,自罚三杯。”连着喝了三杯。大家一片欢呼声,接着都把目光射向赵德仁,他却低头吃起菜来。“老赵,刚才是谁说过要自罚三杯的?”馒头说。

“我有说过?”赵德仁像是没事的人一样。

“老赵这么老实的人哪里得罪你们了?”吴丹丹颇有点打抱不平的味道。

“就他没带女人来,就这点,哥几个是不会放过他的。”馒头说。

“自觉点哈,别让兄弟们动手。”虾米说。赵德仁无耐只得苦笑着喝了三杯。

陈可欣挨着吴丹丹坐,旁边是虾米和馒头的女人,西瓜的女人坐在斜对面,还有其他几个人的女人一起坐在一桌。

陈可欣伸筷子去夹甲鱼,正当她夹起来一块时,西瓜的女人也一筷子钳在了这一块甲鱼上,陈可欣用力,她也用力,有点非这块不要的意思。“西瓜,她和我抢。”西瓜的女人娇气地说。西瓜吃饭一直是压着火的,因为就他今天没钓到鱼,上学的时候他追求吴丹丹,而吴丹丹却暗恋着何明华,这让西瓜对何明华一直是有点嫉妒心怀不满的。西瓜走过去,甩手就是一巴掌,“这是老班长钓的,哪有你的份?”,所有的嫉妒与不悦随着这个肉乎乎的大手掌猛地砸在了女人粉嫩的脸上,打得这女人两行鼻涕两行泪,哭着扔下碗筷就进了房间。

就在西瓜的肉掌着陆的那一瞬间,全场空气顿时凝固了,有半张着嘴的,有伸手投筷去夹菜的,有举杯在半空中的,有吧嗒着嘴的,每个人的表情都定格在那一秒。许多个心脏搏击许多个胸膛,许多个胸膛震颤着凝固的空气,就像透明糖浆中落了好多只苍蝇,漾起粘稠的波纹又很快合闭消失。“啊没事,女人家不懂事,叫训下就好了。”西瓜的话像一阵清风,刮走了粘稠凝固的空气,送来了清闲凉爽的感觉,大家顿时都回过了神来,“兄弟们别呆着呀,说好了哈,谁先钓到鱼就给谁举行庆婚仪式。”西瓜举起满了沿的酒杯。

“对对,是得这样。老班长这酒必须喝。”虾米说,馒头也附和道,大家都站起来,举起杯了应了声。

“为了表示对新人的尊敬,我建议我们先喝。”西瓜先一饮而尽,其他人也跟着仰头喝了杯中酒。何明华见这架势是不容推脱的,站起来用目光向陈可欣求援,他知道陈可欣此刻还在气头上,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可欣爽快地说了声好就站起来与何明华喝了交杯酒,“谢谢大家看得起我,我再回敬大家一杯。”,接着她又喝了一杯,这让西瓜傻了眼,其他人大声叫好。

下午大家在喧闹中玩牌,西瓜输得一塌糊涂,何明华赢了个钵满盆溢。入夜,西瓜对他的女人半是心疼半是哄地说:“艳艳,我今天打疼你了吧,别生气,改天好好补偿你。”

“补尝你个大头鬼。”西瓜的女人装出抽抽嗒嗒呜呜咽咽的哭泣声来,“你下手也太狠了,你看看,脸上现在还有你那五个爪子的痕迹。”

“哎哟喂,我那也不是一时心急了嘛,一急就上了火了。”西瓜上前去欲抚摸她的脸。

“滚开,你个死胖子。”女人似乎感觉是自己犯了错误,一句话骂出口竟然有点内疚。

西瓜沉默不说话,女人也不说话,沉默片刻,女人主动凑上来,“这次原谅你,不许有下次。”

“保证没有下次。”西瓜从口袋里掏了一粒蓝色药丸来,“今天我算是颜面丢尽了,你可要给我赚回一把才行。”说完就仰头把药丸吞了。

“你个死胖子。”同样是你个死胖子,如果前面那句是石头,那么这句就是蜂蜜了。西瓜的女人开始尖叫起来,一声比一声高,一声盖过一声,在整个房间里回响。左边是何明华的房间,右边是馒头的房间,对面是虾米,以及其他人的房间,整个楼层都弥漫着西瓜女人的嚎叫声。

西瓜开始自鸣得意发起最后一波冲峰,却不知道自己却成了何明华的笑柄。“这叫得……!?”陈可欣疑惑地问。“你就当没听见。”何明华笑着说。

“去你妈的西瓜,这是在兄弟面前显摆功夫?”馒头对着女人说。

“一听这叫声就好假。”馒头的女人不屑一顾,“跟杀猪似的。”。

“那咱也……?”馒头色眯眯地看着女人,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向着女人扑了过去。女人很快应合着馒头的节奏呻吟起来,声音低沉却穿透力极强,穿过墙扎在了西瓜的心脏上。馒头对女人的呻吟很满意,西瓜厌恶地从女人身上翻身滚下,“你叫得也太假了。”。页:[1]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转播转播0 分享淘帖0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0 认同认同0 反对反对0
【全程免费验房,设计,预算,装修质保】就在西安论坛官方家装总管服务,马上点击免费报名!
聚百惠(满99元补贴10元)更多>>
七可      

3

主题

9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222160
帖子
5923
相册
0
沙发
发表于 昨天 10:45 |只看该作者
会不会摊上官司
我又不是人民币,怎么能让人人都喜欢我?
车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8558

积分
  • 13高二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16006
帖子
3226
相册
0
板凳
发表于 昨天 11:13 |只看该作者
“丹麦水晶”是一位生活在丹麦的杭州人,虽在异国他乡,却时刻关注着故乡的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听众

8574

积分
  • 13高二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16282
帖子
3189
相册
0
4#
发表于 昨天 14:46 |只看该作者
从一整天的通行状况看,很多开上这条道的司机,都后悔莫及——淹没在长长的车队中,进退两难。
装修就是让家由毛毛虫蜕变为蝴蝶的过程
亚泰印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238513
帖子
6071
相册
0
5#
发表于 昨天 22:06 |只看该作者
他用这“第一桶金”——十几块钱买了一把螺丝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