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准备怀孕] 妈妈

 关闭 [复制链接]

想飞的鱼

3

主题

0

听众

122

积分
  • 2学前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449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6-26 00:44:25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人说:“螃蟹是世界上最无情的动物,因为它们只有守空了母体才能有生机。”
而我们忘却了自己的生存来自于先天的寄生。
                                                                  
­
     从我呱呱坠地的那天起,于是我们之间就有了一个身份:"母子".于是我开始心安理得的享受了母亲所给我的一切。
     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觉得妈妈在外貌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直到我偶然发现了她头上那一根根藏的很深的白发,才知道,时间在母亲的身上潜移默化的发生了一些悄悄的变化,很多人说我妈是一个看着很有福气的人,因为她看着有些偏胖,我看过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很瘦,约莫着有90斤左右的样子,后来临产时为了我出生后能有很好的身体,便吃了很多有营养但容易发胖的东西,有时候想,如果没有我,母亲或许到现在还是很好看。有时候我觉得是我断送了她的美貌。
     我的出生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这近20年发生的最大的喜事,然而她说我不是个容易养活的孩子,这点我完全同意,小时候体弱多病,在那样一个资金相对匮乏的年代,家里不得不拿出多年的积蓄给我治病,三岁那年,高烧不退,也不知道是哪个脑子不好的医生说我得了绝症,母亲说那是第一次她体会到绝望,那时我看着她略有模糊的眼睛猜不出她那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记忆里的童年也许不太像歌谣里唱的那样美好,甚至有时候我回望过去看见当年的自己一个人站在原先的老房子那里,表情上写着有些呆滞的眼神,不知道应该带着什么样的心情。父亲和母亲当年都是工薪一族,没有过多的时间陪着我,只有爷爷奶奶负责照顾我的日常生活,那时候我常常跟一群年龄相近的孩子火在一起,于是跟他们学会了打电子游戏等各种花费不小的娱乐活动,顺其自然的事情就是学会了在母亲的口袋里拿钱,为此我也付出了相对惨重的代价,就是一顿接一顿的暴打,那时候的母亲是从来不跟我讲什么道理的,也许心里依旧足够年轻和火热的她坚信我可以从被打中悟出一切她想让我明白的道理,可惜的是事实好像并非如此,终于我看见她的哭泣,那是我第一次见一个成人那样哭泣,也许我从那以后明白了一些什么,之后很少再从家里随便拿钱。然而当时的我是只惦记着怎么玩的,也从来都没有人告诉我应该学习,于是我在考试里频频失利,母亲依旧懒得跟我废话什么道理,我想她还是不肯质疑她们那个年代里黄金条子出好人的道理。直到有天有人提醒她该找人给教教她才反应过来。
     1997年对中国来说香港回归了,对我家来说,我们搬家了,从那宽敞而破旧的房子里搬出来说实话并非让人高兴,一个从小居住的环境,要离开真是不那么开心,虽然当时的我还不懂什么所谓的人情。第一天住在用来做生意的楼房里,感觉很不舒服,我依然很清晰的记得那晚下雨,过往的车疯了一样的狂飙着,躺在临近路边房子里,吵杂的声音让人难以入眠。搬家以后的我改变了很多,至少我在家的时候都会有人陪我,母亲的工作是氮肥厂会计,在我的记忆里好像她是没有假期的,我去过她的厂里,很脏的空气,很脏的场地,一群工人围着机器拼命的挖着煤堆,她远远的站在她办公室的门口向我挥手示意我绕开点走,总之她的单位给我的印象没有一寸是好的,我经常看她下班后洗头把整盆的水洗成乌黑。
      搬家以后我就和父母分开居住了,我的房子和他们相邻,妈妈每天早上上班经过我的房间都会俯身亲吻一下,有时候会吵醒我,虽然我对此有些厌烦却也从来没说出来过。新房子的日子总是那样的百无聊赖,每天除了上学之外就是对着来来往往的汽车看他们匆忙的飞驰而过,不知道他们那样匆忙的要去寻找些什么,日子就这样在平静中焦躁的度过,无奈的发现这里并不像从前居住在小巷子里那样,有很多的朋友,大家都聚集在自己的房子里,我想可能这里的每个人都跟我一样的无奈,但却又不肯更改。这时候的母亲在很多事情上有了一些转变,我发现她对于家里的生意并不像其他的生意人一样关心,从她对待顾客的态度上可以看出她跟我一样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单调而乏味,大多时候只有父亲一个人在为这生意卖命。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终于发现原来她并非我想的那样坚强,她怕黑怕一个人独处,每次父亲出外进货的时候她就会让我陪她睡,从她整夜无眠的叹息中似乎可以清晰的听见她的小心翼翼。
       我上四年级那年,妈妈帮朋友带了一只狗,在那个没有玩伴的童年里它的出现倒是给我带来了不少快乐,后来在我的要求下她答应留下那只狗,一是为了生意能有些安全,二是能给我带来一些乐趣。如此以来,那只狗就成为我平时无聊的消遣之用,妈妈说她很讨厌那只狗,因为它很不爱干净而且还挺挑食,可是却从来不把它驱逐出去,其中原因很多。
     六年级那年暑假,一个让人焦躁不安的夏天,这一年对我来说很难忘,在我的右侧脸上有个很长的伤口是在这个暑假留下的,应该说母亲有很直接的关系,那天,我第一次看见如此多的血从我的身体里涌出,我一只手按住那里,一只手拼命的摇摆,当时她也愣了,父亲送我到医院,出手术室出来,脸上多了一块纱布,从余光看去,有些碍眼让我很不舒服,第一个看见的就是依旧在哭泣的妈妈,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哭得如此心碎,看见我出来她抱住我在我脸上瞅来望去好像很像看看纱布下面是怎样的情况,我用手帮她把脸上的泪稍微擦了擦,她却哭的更加厉害了,嘴里不停的喃喃道:会不会破相啊?我笑了笑说:没事,能找到老婆。这句话让她笑了笑。说实话,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如此的哭过,好像一个人在绝境里没有了生机。在此之后我们很少谈到这个伤口,她给我买了很多除疤的药品,但事实证明都是骗人的东西,最后在我们的不断关心下,这件事也就趋于平淡了,从我们津津乐道的生活中消失褪去了。
    那个漫长的暑假之后,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首先,母亲不再上班了,她说我上晚自习必须要有人给好好做饭,于是她成了专职的家庭主妇,我在家的时候她会跟我聊聊家里的事情,顺便也打听一下我在学校里的生活,我知道她的孤独,对她这样一个常年在外工作的人来说突然一下回到家里什么也不做是很难接受的,于是我也很努力的跟她说我的高兴还有不高兴,她每次都听的很认真,甚至记住我所交往的每一个朋友的名字,有时候我在想她的心里是否也很怀恋她那个工作半辈子的工厂,虽然每一寸土地都侵蚀着污染但是却是她工作了20年的地方。母亲的主妇工作并不是那样的顺利,我不得不去承认当时的我常常暴躁的跟她吵架,她做得一手好菜却很难讨我欢心,那时候我常常不回家吃饭而选择外面的饭馆,我想她也常常苦笑,03年的圣诞节那天,天黑的异常的早,我下午回家吃晚饭的时候天已经黑尽,一天的好心情突然之间烟消云散,没事找事的评价她做得每个菜,奇怪的是那天的菜很多,说了几道后我更加的烦躁,跟她说如果只能做出来给猪吃的东西就请厨师来做饭吧,话说出口我自己也觉得太过分,父亲一把把筷子扔掉,开始指责我,我看了一眼她,低着头没说一句话努力将口中的东西艰难的咽下去,我想她也许哭了只是不想让我看见,饭后,父亲叫住我:“你知道吗?”我一愣说:“知道什么?”“今天是你妈的生日。”我突然一下,像被人甩了一耳光,从脸开始往下传出一阵烫,眼睛里有点涨热但始终没让盘旋的眼泪流下,我找到她:“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打断我说:“没关系,我会考虑你说的,可能我真的不会做饭。”“不,不必了,你做得很好,只是我今天不舒服,她笑了笑开始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也许在她眼里我是不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的,可是我自己知道那种压抑来自莫名。从此后我开始懂得体谅她,但是难以改掉我的坏脾气。
      日子就这么不停的过着,也许你想停停,歇歇,但总是在匆忙中不知所措,母亲跟我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微妙,用她的话说,怕太轻又怕太重,她最关心的是我的学习,考试考好了她会很高兴的给我很多零花钱,她说有激励才有动力,她的心愿就是用她生命的全部来支撑我的生命,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无耻,但是无法离开那种生活。
     02年一月,那天我一个人在家,突然肚子很疼,可是打电话怎么都找不到她,等她回家的时候我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医生很快给出了诊断结果:肠梗阻,住院,于是爸爸陪在病床前寸步不离,而她每天在家处理家里的事情以及做好饭菜送到医院,她第二天来的时候很高兴的跟我说她买了个手机,以后就不会找不到她了,我瞥了她一眼转过身去,她看出我还在抱怨,于是很知趣的闭上嘴,那时候,我心里想我是不是太不体谅她了,我回过头看看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步入高中我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很少关心其他的东西,很少交朋友,也很少跟她谈心,她总是没话找话的跟我说一些她身边发生的事情,我想她是想让我告诉她我的生活吧,可惜的是,我总是觉得我的一切无可奉告,她很不喜欢我跟女孩子粘在一起,却又对我所交往的每一个女孩子都倍感关怀,她喜欢对她们评头论足,虽然我很讨厌却也一直耐心的听着,她说她最喜欢的是C,但是我告诉她我不喜欢那女孩的时候,她还是很高兴的说你有你的观念嘛。有时候我觉得她很八卦,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她说,高中的生活让我变得很烦躁,我常常不在家里吃饭,于是她也变得很闲,她喜欢打麻将,我觉得那是她最自我的爱好,应该说手气不错,她每次都会绘声绘色的给我描述她打牌时候的场景,说谁谁谁没牌品,或者谁谁谁牌打得很好,对此,我是很不关心的,有时候陪她笑笑,有时候一言不发的听她说话。我想我跟她之间大部分的谈话是失败的,我不是一个喜欢跟人交流自己快乐和痛苦的人,我觉得说出来显得人很脆弱,所以我越来越讨厌沟通,越来越变得沉默。
      或许那是个让孩子转变的年代,或许就是那样的某一个夏天或冬天,我发现跟她的距离拉的好远,远到她看不见我,于是我变得很焦躁,我问她如果我不听话她会不会不要我了,她说不会,于是我半信半疑的有些安慰,人有时候很奇怪,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绕在心里,越绕越深于是走不出去,总是觉得有点感伤又说不出那是什么,也许这是80后的青春征兆,在我的身上表现的更是淋漓尽致。
     母亲一辈子没怎么出过远门,她跟我说她最想去云南看一下那里的原始森林和梅里雪山,我当时很高兴的告诉她等我考完大学一定陪她一起去,听说站在梅里雪山的日出面前可以让人忘掉一切烦恼,我知道在他的心里一直没有完全的放松,于是我希望那个传说是真的,当时的她看着我说:“恩,就你陪我去."可惜的是直到今天她也没有亲眼见到太阳从雪地里破土而出的景观,有时候我觉得是因为我高考的原因让她没能如愿,至此之后她也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起过什么香格里拉和梅里雪山。
      在我的生活里只有一件事是母亲必定亲自操心的,那就是学习,她总跟我说人只有有学识才会活的精彩,在她心里是为学至上的,从初中开始,无论多晚,只要我没睡,她是不会睡的,说来很惭愧,其实我想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如果晚上我肚子饿了她会跟我做吃的,或者仅仅是为了等着给我打洗脚水,有时候,我深深的看着她头上渐多的白发,很是心疼,但当我发脾气的时候依旧什么也看不见,当然她也有忍耐不住的时候,有时候她会很深的指责我的过失或在她面前的态度,这个时侯我会比她声音更大来证明我能把歪理说的头头是道。高考前夕我跟她说我很累,于是她找到以前家里有过高考学生的朋友,打听别人家的孩子有没有吃过什么营养品如果听说某某药效果很好,她会很用心的几下,不出几天我的床头就多了一堆一堆的营养品,什么补脑的补钙的补锌的面面俱到。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我能考上一个让人满意的学校,但事实是我又一次令她失望了,那天查完成绩回去的时候,她一个人僵坐在沙发上焦躁的看着电视,这时的她已经知道结果了,她甚至没有抬头看我一眼,我躲到房里,一个人埋头哭了一场,她没有劝住也没有责备,直到我出来的时候,她很生气的责备,从她的话里我听到了2个很明确的字:复课。我答应了,可是由于各种原因还是放弃了,这个选择是她再三斟酌后帮我决定的,那个烦躁的夏天就那样,在默默无声就过去了。
       大学的日子要开始了,她很激动,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带着我从早到晚的买衣服和日用品,以至于在去学校的路上东西多的让人生气。母亲说以后要一个人生活所以把需要的一切东西都一次买好,买手机那天在西安的商场里,那是我们之间在进入大学之前的最后一次不愉快,在挑选了一天后,唯一能看上的是当时一部新出的机型,售价很贵,我想要可是她有些迟疑,于是在商场里我给她了一个很难看的脸色,她说我跟被人把钱抢了一样,后来还是给我买了,看着那一叠RMB说实话,我心里也是有几分不安,回到姑姑家后,晚上我躺在床上调试刚买的手机她进来问我说:“你觉得这手机值那价钱吗?”
“不值得.”
“那你为什么非要它不可?” 我转过去对着她说:“很简单,因为你不给我买,”
当时说那句话的时候几分骄傲又略带抱怨,顺口我问了一句:“那你觉得它值得嘛?”
“当然值得。”“?”
这个回到让我很奇怪“为什么?”
“因为那是你看上的东西。”她淡淡的说完就出去了,我想如果她没出去,我真的无言以对了。
      开学的日子终于到了,我们一家人到学校,说实话,当时的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问题,满心的期待憧憬着那传说中很美丽的生活,一路上她基本上一言不发,她坐车有些晕车,于是我也没什么多言,到达学校后,我们在学校周围转了一天,站在华清池面前看着高额的门票价钱(我们一行有6人),母亲有些舍不得进去,我问她想去看看吗,她说不是很想,于是我跟她说算了吧,也没什么好看的,当时我觉得应该为家省点钱,但后来我有些后悔,因为母亲一辈子没出过远门,这是第一次,却没能如愿而归。下午的时候我跟她说我很想吃她包的饺子,但我知道不太现实,她就领我到一家饭馆里好好的吃了一顿,那顿饭很便宜,我却吃的很认真,她看着我把盘子里的饺子一个一个的吃完,笑了笑。送走他们的时候我站在学校门口,没有电视剧本里的那种抱头哭泣的场面,说实话,我长大以后从来没有抱过她,看着汽车从眼中慢慢消失,心头蓦然升起了一种悲伤,九月突然天下起了雨。
       大学之后,我常常给她打电话,因为我在学校的日子里真的会很想她,我告诉她在我身边发生的每一件高兴的事,她也一样。直到冬天的一天,我们之间发生了矛盾,什么原因我不想说,她跟我吵的很厉害,在电话里,我从来没听过她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我比她更生气,她说她为我觉得耻辱,我直接挂掉电话,给她发了条短信,说如果她觉得很丢人,就不用承认我是她的儿子。发完信息,我自己先哭了,后来我问她她却不承认她收到了信息,但我却从她的手机里找到了,顺便帮她删掉了。我始终无法猜到她当时看到信息的心情,至少我觉得是很灰很灰的颜色。
        之后的我们,很快有和好了,用和好这个词我始终觉得很别扭却找不出更好的词来,我会给她打更多的电话,说更多的关于我的事情,告诉她在我心里始终很爱她。

帖子标签: 妈妈, 妈妈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