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侃侃而谈] 黑客名人堂

 关闭 [复制链接]
老闲      

24

主题

9

好友

1853

积分
  • 6小四年级

签到天数: 29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4]4偶尔看看III

UID
11149
帖子
0
相册
1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7-26 23:56:4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TCC项目怎么样?比特币疯涨,每月高达30%收益,让你躺着赚大钱!!
“黑客教父”凯文·米特尼克
    米特尼克因为是第一个被联邦调查局列入“十大通缉犯”的黑客而成名。他一犯再犯,永远像个长不大的黑客少年,因此被人昵称为“网络空间的迷失少年”。他第一次接触电脑是在少年时期,由于没钱购置电脑,所以时常在一家无线电专卖店流连,借用店里的演示电脑和Modem(调制解调器)跟别的电脑连接。
    米特尼克曾经是最出名的电脑罪犯,但现在摇身一变,已是在对社会有突出贡献的杰出人士。
    米特尼克一生只爱电脑,但电脑却让他5次蹲班房。20世纪70年代末,年仅15岁的凯文·米特尼克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的主计算机内,他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这一黑客历史上的经典之作震惊了许多人。他以自己是高超的黑客为荣,他的汽车牌照号码就是“xhacker“(中文是“黑客”的意思)。1983年,他只有19岁时,就侵入因特网的“爷爷”————阿帕网,然后到五角大楼的电脑系统中“潇洒”了一圈。“犯上”的罪名让他体验到了加州青年管教所6个月的生活,那是他第一次蹲班房。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他的事业”,他不觉得以黑客身份入狱有什么丢人现眼,反倒从中获得了成就感,在他看来,能进班房是对他黑客技术的莫大肯定。此后,他便一发不可收,摩托罗拉、诺基亚、太阳等大公司的电脑系统在他面前无异于一栋栋私人住宅。
    也许是因为蹲班房的次数太多了,当他第5次踏入监狱大门时,他觉得有点累了,决定洗心革面。获假释后,米特尼克当上了一名网站专栏作家,现在每月挣5000美元底薪,此外还有很多“外快”。许多杂志广告赫然写着————“让我们倾听来自米特尼克的声音”,他已成为网络安全方面的“有贡献人士”。

凯文·米特尼克介绍
  在米特很小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母亲生活,从小就形成了孤僻倔强的性格。70年代末期,米特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迷上了无线电技术,并且很快成为了这方面的高手。后来他很快对社区“小学生俱乐部”里的一台电脑着了迷,并在此处学到了高超的计算机专业知识和操作技能,直到有一天,老师们发现他用本校的计算机闯入其它学校的网络系统,他因此不得不退学了。美国的一些社区里提供电脑网络服务,米特所在的社区网络中,家庭电脑不仅和企业、大学相通,而且和政府部门相通。当然这些电脑领地之门都会有密码的。这时,一个异乎寻常的大胆的计划在米特脑中形成了。此后,他以远远超出其年龄的耐心和毅力,试图破解美国高级军事密码。不久,只有15岁的米特闯入了“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同时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民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又悄然无息的溜了出来。这成为了黑客历史上一次经典之作。
  在成功闯入“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之后,米特又把目标转向了其它的网站。不久之后,他又进入了美国著名的“太平洋电话公司”的通信网络系统。他更改了这家公司的电脑用户,包括一些知名人士的号码和通讯地址。结果,太平洋公司不得不作出赔偿。太平洋电脑公司开始以为电脑出现了故障,经过相当长时间,发现电脑本身毫无问题,这使他们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系统被入侵了。
  这时的米特已经对太平洋公司没有什么兴趣了。他开始着手攻击联邦调查局的网络系统,不久就成功的进入其中。一次米特发现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一名“黑客“,便翻开看,结果令他大吃一惊——这个“黑客是他自己。后来,米特就对他们不屑一顾起来,正因如此,一次意外,米特被捕了。由于当时网络犯罪很新鲜,法律也没有先例,法院只有将米特关进了“少年犯管所”。于是米特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因网络犯罪而入狱的人。但是没多久,米特就被保释出来了。他当然不可能改掉以前的坏毛病。脆弱的网络系统对他具有巨大的挑战。他把攻击目标转向大公司。在很短的时间里,他接连进入了美国5家大公司的网络,不断破坏其网络系统,并造成这些公司的巨额损失。1988年他因非法入侵他人系统而再次入狱。由于重犯,这次他连保释的机会都没有了。米特被处一年徒刑,并且被禁止从事电脑网络的工作。等他出狱后,联邦调查局又收买了米特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诱使米特再次攻击网站,以便再次把他抓进去。结果——米特竟上钩了,但毕竟身手不凡,在打入了联邦调查局的内部后,发现了他们设下的圈套,然后在追捕令发出前就逃离了。通过手中高超的技术,米特在逃跑的过程中,还控制了当地的电脑系统,使得以知道关于追踪他的一切资料。
  后来,联邦调查局请到了被称为“美国最出色的电脑安全专家”的日裔美籍计算机专家下村勉。下村勉开始了其漫长而艰难的缉拿米特行动。他费尽周折,马不停蹄,终于在1995年发现了米特的行踪,并通知联邦调查局将其捉获。1995年2月,米特再次被送上法庭。在法庭上,带着手铐的米特看着第一次见面的下村勉,由衷地说:“你好呀,下村,我很钦佩你的技术。”这一次,米特被处4年处徒刑。在米特入狱期间,全世界黑客都联合起来,一致要求释放米特,并通过为不断的攻击各大政府网站的行动来表达自己的要求。这群黑客甚至还专门制了一个名为“释放凯文”的网站。1999年凯特终于获准出狱。出狱后他便不断地在世界各地进行网络安全方面的演讲。
  许多世界顶级网站,超级公司一听到黑客这个名词,便犹如谈虎色变般的恐惧。对于黑客的存在,每个网民都有着不同的看法,有些人喜欢黑客更喜欢做黑客,因为他们认为这样能体现自己的能力和价值。然而更多的人憎恨黑客,甚至要求国家法律对那些黑客进行严惩。就像他一样当2000年1月21日美国法庭宣布他假释出狱后,几乎当今所有依赖电脑和网络的公司、 企业都开始了胆战心惊的生活,人们害怕他会重操旧业。
  那么此人究竟是谁呢?他就是超级黑客:凯文·米特尼克。
  他是第一个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通缉的黑客,走出牢狱之后,他马上又想插手电脑和互联网。有了他,世界又不平静了。凯文·米特尼克也许可以算得上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厉害的黑客,他的名声盛极一时,后随着入狱而逐渐消退。
  凯文·米特尼克是一个黑客,而且是一个顶级黑客。1964年他出生在美国洛杉矶一个中下阶层的家庭里。3岁时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母亲劳拉生活,由于家庭环境的变迁导致了他的性格十分孤僻,学习成绩也不佳。但实际上他是个极为聪明、喜欢钻研的少年,同时他对自己的能力也颇为欣赏。
  当米特尼克刚刚接触到电脑时,就已经明白他这一生将与电脑密不可分。他对电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电脑语言“0,1”的蕴涵的数理逻辑知识与他的思维方式天生合拍,在学习电脑的过程中,为米特尼克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太大的障碍。他编写的程序简洁、实用、所表现的美感令电脑教师都为之倾倒。他的电脑知识很快便超出了他的年龄。在15岁的时候,米特尼克仅凭一台电脑和一部调制解调器就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计算机系统主机。
  80年代初正是美国电话业开始转向数字化的时候,米特尼克用遥控方式控制了数字中央控制台的转换器,轻而易举地进入了电话公司的电脑,使他可以任意地拨打免费电话,还可以随意偷听任何人的电话。1981年,米特尼克和同伙在某个假日潜入洛杉矶市电话中心盗取了一批用户密码,毁掉了其中央控制电脑内的一些档案,并用假名植入了一批可供他们使用的电话号码。这次事件闹得很大,不久电话公司便发现了并向警察局报案。警方进行了周密地调查,可始终没有结果。直到有一天一名米特尼克同伙的女朋友向警方举报,这时才真相大白。也许由于当时米特尼克年纪尚小,17岁的米特尼克只被判监禁3个月,外加一年监督居住。
  老师们赞叹他是一位电脑奇才,认为他是个很有培养前途的天才少年。但首次监狱生活不仅未使他改过自新,反而使他变本加厉在网络黑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1983年,他因被发现使用一台大学里的电脑擅自进入今日互联网的前身ARPA网,并通过该网进入了美国五角大楼的的电脑,而被判在加州的青年管教所管教了6个月。被释后,米特尼克干脆申请了一个号码为“XHACKER”即“前黑客”的汽车牌照,挂在自己的尼桑车上。然后,米特尼克继续在网络上横行无忌,时而潜入软件公司非法窃取其软件,时而进入电脑研究机构的实验室制造麻烦,并继续给电话公司捣蛋。
  1988年他再次被执法当局逮捕,原因是:DEC指控他从公司网络上盗取了价值100万美元的软件,并造成了400万美元损失。这次,他甚至未被允许保释。心有余悸的警察当局认为,他只要拥有键盘就会对社会构成威胁。米特尼克被判处一年徒刑。一年之后,他又马上施展绝技,成功地侵入了几家世界知名高科技公司的电脑系统。根据这些公司的报案资料,联邦调查局推算它们的损失共达3亿美元。正当警方准备再度将之逮捕时,米特尼克突然从住所消失,过起了逃亡的地下生活。
  1994年圣诞节,米特尼克向圣迭戈超级计算机中心发动了一次攻击,《纽约时报》称这一行为“将整个互联网置于一种危险的境地”。这一攻击的对象中还包括一个因为米特尼克而成名的人物,即后来人称“美国最出色的电脑安全专家之一”,在该中心工作的日籍计算机专家下村勉。
  1995年2月15日,下村勉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发现了米特尼克的行踪——藏匿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小镇,并迅速通知美国联邦调查局将这个被称为“最出色的网络窃贼”、“地狱黑客”的米特尼克逮捕。1995年2月,米特尼克终于被送上了法庭。在法庭上,带着手铐的米特尼克转向第一次见面并出庭作证的下村勉,由衷地说:“你好啊下村,我钦佩你的技术”。
  这次,他被指控犯有23项罪,后又增加25项附加罪。
  1997年12月8日,米特尼克的网络支持者,要求美国政府释放米特尼克,否则,他们将启动已经通过网络置入世界许多电脑中的病毒!他们宣称,一旦米特尼克获释,他们将提供病毒的破解方法。一时间,因特网又陷入了一次新的恐慌之中。
  审判一直进行到1999年3月16日,米特尼克承认其中5项罪名和两项附加罪,总共被判刑68个月,外加3年监督居住。联邦调查局还指控他造成了几亿美元的损失,控方要求的赔偿额是150万美元。据米特尼克的侵入行为导致他们蒙受大约2亿9000万美元的损失。这些受害者包括高科技大公司如Sun系统公司、Novell电脑公司、NEC美国公司以及诺基亚流动电话等。
  律师在为他辩护时称,“黑客行为犹如吸毒,靠当事人的理智绝对无法改变这一行为。”米特尼克一心扑在电脑上,黑客行为使他感到兴奋不已。
  2000年1月21日,美国法庭宣布他假释出狱。此时的米特尼克身体比过去略瘦,但显得更加精悍。媒体广泛报道了他被释放的消息,提到他打算“先上大学重新学习电脑”。可他的愿望大概很难实现,当局将在今后三年对米特尼克(36岁)实施缓刑。在此期间,他不允许接触任何数字设备,包括程控电话、手机和任何电脑。因为有关当局担心这位大名鼎鼎的黑客一旦接触到电脑,会再度给Internet带来麻烦。还在狱中时,有一次米特尼克不知从哪里弄到一台小收音机,将之改造后竟然试着联了网,为此他被监狱当局从普通牢房转到隔离牢房,实行24小时连续监管。
  出狱不久,米特尼克得到了一份工作:为一家互联网杂志写专栏文章。但是,法官认为这份工作“不适合于他”,怕他制造破坏计算机、网络系统的技术。米特尼克不认为自己连写文章的权利都没有。为此,他重新走上法庭,要求允许他成为一家因特网杂志的专栏作家。如果如愿以偿地得到这份工作,他将获得每月5000美元左右的底薪,每写一篇文章另外获得750美元的报酬,以及出版物的50%的利润。
  但他的律师伦道夫说,米特尼克要在大学攻读电脑学科,为此,他准备向当局申请批准使用电脑……
  米特尼克的所作所为与通常人们所熟悉的犯罪不同,他所做的这一切似乎都不是为了钱,当然也不仅仅是为了报复他人或社会。他作为一个自由的电脑编程人员,用的是旧车,住的也是他母亲的旧公寓。他也并没有利用他在电脑方面公认的天才,或利用他的超人技艺去弄钱,尽管这对他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同时他也没有想过利用自己解密进入某些系统后,窃取的重要情报来卖钱。对于DEC公司(1998年被康柏公司收购)的指控,他说:“我从没有动过出售他们的软件来赚钱的念头。”他玩电脑、入侵网络似乎仅仅是为了获得一种强大的权力,他对一切秘密的东西、对解密入侵电脑系统十分痴迷,为此可以放弃一切。
  他对电脑有一种异乎常人的特殊感情,当美国洛杉矶的检察官控告他损害了他进入的计算机时,他甚至流下了眼泪。一位办案人员说,“电脑与他的灵魂之间似乎有一条脐带相连。这就是为什么只要他在计算机面前,他就会成为巨人的原因。”
  主要成就:他是第一个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悬赏捉拿"海报上露面的黑客。他由于只有十几岁,但却网络犯罪行为不断,所以他被人称为是"迷失在网络世界的小男孩"。
  第一次接触计算机:在他十几岁的时候,米特尼克还买不起自己的计算机,他只能赖在一家卖无线电的小商店里,用那里的样品及调制解调器来拨号到其它计算机。
  自己独特的工具:在潜逃的三年里面,米特尼克主要靠互联网中继聊天工具(IRC)来发布消息以及同朋友联系。
  鲜为人知的事实:米特尼克曾被判到社区治疗中心治疗一年,在这段时间为了戒掉自己的计算机瘾,他曾经登记参加了一项专为各种瘾君子准备的12步计划。
  2002年,对于曾经臭名昭著的计算机黑客凯文·米特尼克来说,圣诞节提前来到了。这一年,的确是Kevin Mitnick快乐的一年。不但是获得了彻底的自由(从此可以自由上网,不能上网对于黑客来说,就是另一种监狱生活)。而且,他还推出了一本刚刚完成的畅销书《欺骗的艺术》(The Art of Deception: Controlling the Human Element of Security)。此书大获成功,成为Kevin Mitnick重新引起人们关注的第一炮。
  巡游五角大楼,登录克里姆林宫,进出全球所有计算机系统,摧垮全球金融秩序和重建新的世界格局,谁也阻挡不了我们的进攻,我们才是世界的主宰。
  ——凯文·米特尼克
  60年代加拿大传播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曾经预言,电子媒介可以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他不无乐观地指出:“信息的即索即得能创造出更深层次的民主,未来的全球村舒适而开放。”然而,这个村落既没有‘乡规民俗”,更缺少道德法律。而那些电脑领域的天才型人物也就堂是地高挂“黑客”招牌,在比特世界神出鬼没为所欲为。在因特网上,他们有点像古龙笔下的陆小凤游戏江湖、风流倜傥也有点像金庸笔下的“老顽童”,爱搞点恶作剧逗你玩;没钱的时候,也会学着孔乙己一样,盗点信息换酒喝,并嚷着“读书人窃不算偷”;有时也会扮演一个玩世不恭、英雄救美的罗宾汉,制造一点点神幻的浪漫。
  这些曾经年轻和仍然年轻的介乎鬼才与天才之间的黑客精英以其传奇色彩的网上经历为人赞叹不已的同时,也深深地陷入了难以自拔的误区,他们在网络游荡过程中,稍不留神就范下了弥天大祸。但正因他们的存在,才使得原来森严冰冷的赛柏空间(Cyberspace)充满了戏谈之情,多了调侃之意。
  电脑神童的骇世杰作
凯文·米特尼克(KevinMitnick)传奇  在所有的黑客中,凯文·米特尼克是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好莱坞甚至将他搬上了银幕。
  在他15岁的时候,仅凭一台电脑和一部调制解调器就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计算机系统主机。
  美国联邦调查局将他列为头号通缉犯,并为他伤透了脑筋。可以说,米特尼克是真正的少年黑客第一户。
  凯文·米特尼克于1964年出生在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米特尼克只有3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异了。
  他跟着母亲生活,很快就学会了自立,但父母的离异在米特尼克幼小的心灵深处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使他性格内向、沉默寡言。
  米特尼克的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对儿童的教育缺乏经验,但这丝毫没有妨碍米特尼克超人智力的发育。事实上,在很小的时候,
  米特尼克就显示了他在日后成为美国头号电脑杀手应具备的天才。
  米特尼克小时候喜欢玩“滑铁卢的拿破仑”游戏。
  这是当时很流行的游戏,根据很多专家的尝试,最快需要78步能使拿破仑杀出重围到达目的地——巴黎。
  令人吃惊的是,米特尼克很快便带领拿破仑冲出了包围圈。两天以后,米特尼克只花83步就让拿破仑逃过了滑铁卢的灭顶之灾。
  而一周后,米特尼克就达到了与专家一致的水平——78步。
  随后,米特尼克便将拿破仑扔进了储物箱里,并淡淡地对母亲说:“已经不能再快了。”当时米特尼克年仅4岁。
  20世纪70年代,13岁的米特尼克还在上小学时,就喜欢上了业余无线电活动,在与世界各地无线电爱好者联络的时候,
  他第一次领略到了跨越空间的乐趣。当米特尼克刚刚接触到电脑时,就已经明白他这一生将与电脑密不可分了。
  电脑语言‘0、1’所蕴涵的数理逻辑知识与他的思维方式天生合拍,他编写的程序简洁、实用,所表现的美感令电脑教员为之倾倒。
  在电脑世界里,网络空间最让米特尼克着迷。在网络空间,米特尼克暂时摆脱了他所厌恶的现实生活,发泄着他对现实世界的不满。
  当时,美国已经开始建立一些社区电脑网络。米特尼克所在的社区网络中,家庭电脑不仅和企业、大学相通,而且和政府部门相连。
  当然,这些“电脑领地”之门常常都有密码封锁。
  这时,一个异乎寻常的大胆计划在米特尼克头脑中形成了。
  他通过打工赚了一笔钱后,就买了一台性能不错的电脑。
  此后,他以远远超出其年龄的耐心和毅力,试图破译美国高级军事密码。
  不久,年仅15岁的米特尼克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内,
  他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
  这确实是黑客历史上一次经典之作。1983年好莱坞曾以此为蓝本,拍摄电影《战争游戏》,
  演绎了一个同样的故事(在电影中一个少年黑客几乎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在破解密码的过程中,米特尼克一开始就碰到了极为棘手的问题,毕竟事关整个北美的战略安全,这套系统的密码设置非常复杂,
  米特尼克最初设计的跟踪解码程序很快就败下阵来。但是米特尼克喜欢挑战,
  他经过努力在两个月时间升级他的跟踪解码程序后,终于找到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后门”。
  这正是整套系统的薄弱环节,也是软件的设计者留下来以方便自己进入系统的地方。
  这样,米特尼克就顺顺当当,“大摇大摆”地进入了这个系统。
  他向朋友们吹嘘:“我知道美国所有指向天空,指向俄国及其盟友的核导弹的名称、数量和位置!”同伴们不相信,他就打开电脑,让他们开开眼界。
  小伙伴们终于相信米特尼克说的是真的,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对他当然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对此,米特尼克心理上非常满足。同伴们将他们的特大发现告诉大人,当时没有人相信这些孩子说的是真话。
  这件事对美国军方来说已成为一大丑闻,五角大楼对此一直保持沉默。事后,美国著名的军事情报专家克赖顿曾说:“如果当时米特尼克将这些情报卖给克格勒,那么他至少可以得到50万美元的酬金。而美国则需花费数十亿美元来重新部署。”
  闯入“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之后,米特尼克信心大增。不久,他又破译了美国著名的“太平洋电话公司”在南加利福尼亚州通讯网络的“改户密码”。他开始随意更改这家公司的电脑用户,特别是知名人士的电话号码和通讯地址。一时间,这些用户被折腾得哭笑不得,太平洋公司也不得不连连道歉。公司一开始以为是电脑出了故障,经反复检测,发现电脑软硬件均完好无损,才意识到是有人破译了密码,故意捣乱。当时他们推一的措施是修改密码,可这在米特尼克面前实在是雕虫小技。
  幸好,这时的米特尼克已经对太平洋公司没有什么兴趣了。他对联邦调查局的电脑网络产生了浓厚兴趣。一天,米特尼克发现特工们正在调查一名“电脑黑客”,便饶有兴趣地偷阅起调查资料来。看着看着,他大吃一惊:被调查者竟然是他自己!米特尼克立即施展浑身解数,破译了联邦调查局的“中央电脑系统”的密码,开始每天认认真真地查阅“案情进展情况的报告”。不久,米特尼克就对他们不屑一顾起来,他嘲笑这些特工人员漫无边际的搜索,并恶作剧式地将几个负责调查的特工的档案调出,将他们全都涂改成了十足的罪犯。
  凭借最新式的“电脑网络信息跟踪机”,特工人员还是将米特尼克捕获了。当人们得知这名弄得联邦特工狼狈不堪的黑客竟是一名不满16岁的孩子时,无不惊愕万分。惊叹于米特尼克不寻常的天才,许多善良的、并不了解真相的人们纷纷要求法院对他从轻发落。也许是由于网络犯罪还很新鲜,法律上鲜有先例,法院顺从了“民意”,仅仅将米特尼克关进了“少年犯管教所”。于是米特尼克成了世界上第一名“电脑网络少年犯”
  很快,米特尼克就被假释了。不过,他并未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电脑网络对他的诱惑太大了。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一些信誉不错的大公司。在很短的时间里,他连续进入了美国5家大公司的网络,不断发出让人愤怒的错误账单,把一些重要合同涂改得面目全非。他甚至决定向全美工业机密电脑中枢——全美数据装配系统发动进攻。
  1988年他再次被执法当局逮捕,这次的原因是,DEC指控他从公司网络上窃取了价值100万美元的软件并造成了400万美元损失。这次,他甚至未被允许保释。心有余悸的警察当局认为,他只要拥有键盘就会对社区构成威胁。米特尼克被判处一年徒刑。出狱后,他试图找一份安定的工作。然而,联邦政府认为他是对社会的一个威胁,像被证明的强奸犯一样,他受到严密监视。每一个对他的电脑技艺感兴趣的雇主,最后都因他的监护官的警告而拒绝了他的申请。这也许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它甚至在一定意义上剥夺了米特尼克弃恶从善的可能。
  1993年,心里极不踏实的联邦调查局甚至收买了一个黑客同伙,诱使米特尼克重操故技,以便再次把他抓进监狱。而在这方面,米特尼克从来就不需要太多诱惑,他轻易就上钩,非法侵入了一家电话网。但头号黑客毕竟不凡,他打入了联邦调查局的内部网,发现了他们设下的圈套,然后在逮捕令发出之前就跑了。联邦调查局立即在全国范围对米特尼克进行通缉。其后两年中,联邦调查局不仅未能发现米特尼克的踪影,而且,有关的报道更使这一案件具有了侦探小说的意味:米特尼克在逃跑过程中,设法控制了加州的一个电话系统,这样他就可以窃听追踪他的警探的行踪。
  1994年圣诞节,米特尼克向圣迭戈超级计算机中心发动了一次攻击,《纽约时报》称这一行动“将整个互联网置于一种危险的境地”。这一攻击的对象中还包括一个因为米特尼克而成名的人物,即后来人称“美国最出色的电脑安全专家之一”,在该中心工作的日籍计算机专家下村勉。米特尼克从自己手中盗取数据和文件令下村勉极为震怒,他下决心帮助联邦调查局把米特尼克缉拿归案。
  圣诞节后,他费尽周折,马不停蹄,终于在1995年情人节之际发现了米特尼克的行踪,并通知联邦调查局将其逮捕。我们可以稍微回顾一下当时的情景,米特尼克成功地入侵了美国摩托罗拉、美国的NOVELL、芬兰的诺基亚、美国的SUNMICROSYSTEMS等高科技公司的计算机,盗走了各式程序和数据。
  根据这些公司的报案资料,FBI推算的实际损害总额达至4亿美元。宣称“不是为了金钱”的米特尼克在成功入侵上述公司的数据库之后,又向当时被称之为计算机开拓者、全美电脑第一专家下村勉挑战以一试高低。他在向下村发出事前警告之后,
  入侵了下村家里的计算机,盗窃出对付“黑客”的软件,并留言声称:“还是我高明。”
  当时,下村正在距离米特尼克1000多公里外的一个滑雪地度假。
  忽然,他随身携带的警报器响了起来。下树立即就明白:有人闯入他的“电脑住宅”。
  按照美国的有关法律,这是一名违法犯罪的“电脑窃贼”或者“电脑流氓”。
  主人有权对这种不速之客进行跟踪、追赶,直至抓获后、交给警察部门。
  个性倔犟的下村当即决定,非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在追捕过程中,下村仔细分析了对手留下的痕迹,认定对方是一名作案高手。
  下村决定使用一种特殊的操作方式,使自己的跟踪“电子隐形化”。
  可是,狡猾的米特尼克还是很快就发现有人在追捕自己。
  狂妄自大的他竟然用电子邮件给下村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老子的技术天下第一,你想抓我,简直是白日做梦,
  痴心妄想!”下村被激怒了,他决心比一比谁更高明。
  果然,下村不久就准确地捕获了米特尼克无线电话发出的指令。
  此后,他换而不舍,顽强追捕这个飘忽不定、时隐时现、变幻莫测的波长。
  自然,米特尼克也并非“等闲之辈”。他设置了重重障碍、种种陷阱。
  可是,经验丰富的下村都将它们—一铲除或绕过。
  后来,下村终于找到了那个波长的真正的源头: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的电话交换中心。
  下村带领联邦调查局特工人员赶到罗利市后,小心翼翼地搜寻。
  “包围圈”渐渐缩小了。最后,已经缩小到一片布满低级公寓的街区。
  “罪犯肯定就在这里!”下树兴奋地说。于是,他们开始了24小时不间断监视。
  最后,他终于确定了这名老练对手的住所。特工人员联络当地警察局,很快就确认寓所的主人是“犯有前科”的米特尼克。
  这回特工人员没有马上闯进米特尼克家的门。
  而是先在周围设伏,等米特尼克出门上班后,再进入他家。下村在米特尼克的电脑上取得了全部确凿的作案证据。
  此后,他们静静地恭候米特尼克。米特尼克回家开门后,一时间惊得张口结舌、目瞪口呆。联想丰富的他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悲哀地说:“我知道,这回我真的完了。”这名美国超级电脑黑客终于落网了。
  后来下村和MARKOFF记者合著出版了题为“TAKEDO-WN:THEPURSUITANDCAPTUREOFAMERICASMOST.WANTEDCOMPUTEROUTLAW”一书,并被计划搬上银幕。米特尼克对下村的技术极为佩服,并表示“到底还是输了”,
  但是米特尼克坚持否认FBI提出的4亿美元的损害上诉,认为绝不可能有如此之多的损失。1995年2月,米特尼克终于被送上了法庭。在法庭上,带着手铐的米特尼克向第一次见面并出庭作证的下村勉,由衷地说:“你好啊下村,我钦佩你的技术。”
  这位著名的网络黑客终于被判刑,他将在铁窗中度过相当的一段时间。
  令人玩味的是,心有余悸的三位美国联邦法官一致否决了米特尼克的假释要求,按法官的话说:“如果让米特尼克假释出狱,无异于放虎归山,整个美国,甚至整个世界都要乱了。”
  1997年12月8日,被囚禁的米特尼克的网上支持者,要求美国政府释放米特尼克。否则,他们将启动已经通过网络植入环球许多电脑中的病毒。因特网因米特尼克重又陷入新的恐慌之中。
  在目前全球最著名的网际浏览器YAHOO!网页上,这批自称PANTS、HAGIS的身份不明的网络黑客留下了一则勒索便条。这张便条声称,他们在网际浏览器YAHOO!上放置了逻辑炸弹,过去一个月里凡是浏览过YAHOO或使用过YAHOO的电脑均被置入了病毒。这种病毒的逻辑炸弹将于1998年圣诞节启动,在全球电脑网络中四处肆虐。他们宣称,一旦米特尼克获释,他们将提供病毒的破解法。
  这件事足以证明米特尼克在黑客中的地位。
  在狱中,米特尼克自己改造了一台不知从哪儿弄到手的AFFM收音机,并试着联网。为此,米特尼克被从普通牢房转到了另一栋隔离牢房,实行24小时关押。
  2000年1月21日凯文·米特尼克获释,他的出狱又一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米特尼克被捕时身体较胖,但从出狱时的电视报导来看,由于长期的狱中生活让他身体比以前略瘦,但显得更加精神。
  一走出监狱大门,米特尼克就立即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极力谴责了在1995年全面报导该事件的《纽约时报》的约翰·马克夫记者。他非常不满地说:“《纽约时报》的报道片面地夸大了他的犯罪事实。自己没有损害公司的意思,也没有给公司带来实际损失,自己的所作所为仅仅是进入了公司的数据库。”
  关于这一点,米特尼克的确情有可原。因为公司一般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会极端夸大金额损失。
  例如,米特尼克所盗窃的源程序(SOURCECODE)当时美国SUN公司申报的价格为8000万美元。
  可是最近发现SUN在事后,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将源程序出售给软件开发商。
  另外,虽然和本案没有直接的关系,美国电话公司BELDeOUTH也在1990年,以报警程序被“黑客”盗窃为由,申报了5万7000美元的损失。可是,相同的程序竟以13美元的价格被公开销售。
  这些事情曝光后,米特尼克的刑期被减免了一些,出狱的日期也比预期的要早。虽然FBI 还没有修改损害的金额,但对米特尼克的罚金大为减少。当初司法局要求处罚150万美元,而联邦地方法院只判决米特尼克交付4100美元。这个罚款,即使不能够使用计算机工作也能够还得起。
  米特尼克出狱后表示自己准备先上大学重新学习计算机。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来,米特尼克的这一愿望还远远无法实现。”因为在今后的3年的监外观察期间,
  他将被禁止使用计算机,甚至包括手机和调制解调器,当然更禁止使用互联网。
  如果要和友人叙旧或是与其他黑客进行技术交流,只能依赖以往的书信方式来交流。这对于米特尼克来说,无疑是最大的痛苦。从高中时代开始,米特尼克就沉醉于“黑客”行为而不能自拔,过着被追捕和逃亡的地下生活,
  除了计算机外其他事情几乎一无所知。而在现代社会中无论你从事什么工作,
  理所当然的是要大量地使用计算机的。不允许使用计算机,
  就如同缚住了米特尼克的手和脚,米特尼克注定会在精神痛苦中煎熬。
  黑客行为就像吸毒一样,一旦染上就难以戒除。
  对于像米特尼克这样一个在因特网上来去自由的黑客高手来说更是如此。
  米特尼克的律师曾在法庭上为他的当事人申诉道:“他的行为就像是毒品中毒。靠当事人的理解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正因如此,人们对出狱后的米特尼克将何去何从备加关注。
  米特尼克还依然年轻,米特尼克的故事还远远没有完。
  一本关于凯文·米特尼克的书(可以说成传奇)《地狱黑客》也叫《禁区之门》,我想也可以叫《凯文·米特米克传奇》


帖子标签: 黑客, 名人, 黑客, 名人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