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kauncf64      

2

主题

0

听众

17

积分
  • 1幼儿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27820
帖子
2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12-31 14:53:45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妯娌俩一起来到大理市第二人民医院领取当地妇联的慰问品。

  在现实中寻爱无望,数以万计的单身艾滋感染者,通过网络汇集成一股交友征婚的人流。这些同病相怜者,相爱,相互温暖,但结婚生子依旧是个无望的奢望。
  南都周刊特约记者 莫忘初 河南报道
  真相宛如一把利刃,射入罗芳的脑门,削光了她仅存的视力,也切断了她的婚姻。
  这个公认为全村长得最漂亮的美女,在她的体内,艾滋这个恶魔,已经滋生了12年。
    罗芳与老吴
  11月的郑州下起了小雪,晚饭过后,罗芳穿上了棉袄,摸黑算着步伐走下阶梯,巧妙地避开堆放在楼梯间的黑煤球,到医院探访新进住院的艾滋病友。在走进每一间病房时,罗芳努力地挂起笑容,让沮丧的病友们看见自己脸上的阳光。
  2005年,罗芳被聘请到“关爱之家”郑州工作站,为远道而来就医的农村贫困艾滋病感染者们,提供咨询服务与宣导教育。在那里,罗芳学会了使用盲人计算机,认识了同样被丈夫抛弃的25岁女病友赵琳,还有爱情。
  3年前,罗芳给赵琳介绍了一位同样是艾滋患者的单身男性,两人一见钟情,交往不久后就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消息传开后,许多单身的艾滋感染者,都嚷着要罗芳当红娘。罗芳和朋友组建了一个单身艾滋感染者联谊会,为失婚或者单身的艾滋患者们寻找合适的伴侣。
  年过三旬的罗芳,在给别人牵红线的同时,也开始追求自己的爱情。她说,我要健康地活着。
  利用盲人计算机,罗芳和远在四川的老吴对上了眼。
  老吴是名艾滋感染者,也是不良于行的残疾人,同样因为在医院开刀输血感染了艾滋病毒。只是,老吴可以从视频上看到罗芳,但是罗芳看不见他。罗芳找来了朋友,帮忙瞧瞧老吴长啥样子。
  长相敦厚的老吴,过了罗芳第一道关。在网络上谈了两个月后,老吴坚持要到郑州来看看心上人。他们的爱情在铁路线上。在交往的两年多时间里,这对恋人见过8次面,老吴来郑州7次,罗芳去过四川1次。
  分居两地的爱情,即使健康人,也是格外艰辛,更何况艾滋患者们,还得经受疾病和身体残疾的双重考验。“我们很少吵架,因为我们两个都是残疾人,特别能体会到彼此内心所受的痛苦与煎熬。就算吵架了,都是他让我比较多。”罗芳缓缓说出这份小心呵护、苦乐并存的爱情。
  同样是网络,让19岁的河南驻马店艾滋青年陈刚,第一次品尝到了爱情的青涩与甜蜜。
  9岁那年,陈刚因车祸住院,输血不慎感染了艾滋病。2年前,艾滋症状出现,陈刚只能高中休学,在家养病,网络成了他的世界
  刚发病的时候,陈刚整天把自己锁在家里,甚至连“艾滋病“这三个字都不想听见,担心自己遭到亲友的歧视与同学的排斥。“心情“不好的他,就用“幽魂”的名字登入QQ,结果加了好几个艾滋病友的群。“和他们在一起聊天可以无拘无束,没有隔膜,可以让我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陈刚说,在网络上交朋友,让他看透了人生,其实生命就是一场旅程,不在乎目的地!
  被遗忘的笑容又重新回到陈刚的脸上,让他更快乐的是,在网络上认识了一“键”钟情的QQ病友小静。“我和她感觉还挺好的,总是在QQ上打着键盘‘聊天’,前一段时间她来看过我一次,我们还有很多病友在一块聚餐了,感觉很快乐。”
  组合家庭
  35岁的罗芳和老吴,19岁的陈刚和小静,只是众多同病相“联”的艾滋情侣之一,他们走出了网络的虚拟世界之后,牵牵手,谈谈恋爱,少了一份把艾滋病传染给对方的罪恶感。
  36岁的河南农民赵伟种了一辈子的小麦和玉米,卖了好多年的血,都还买不起一台计算机,因为同病相怜才和同村的王燕兜成了一个组合家庭。艾滋的现实,令他们将爱情至于身后,相互扶持、走完人生是他们最大的希望。
  在河南郑州市第六医院,局限的病房挤下了3张病床,小小的病床上躺了两个人。床下还放着一个脸盆、一条旧毛巾和两件随身行李。
  “咳,呸……,哎呦……“,听到妻子王燕在吐完痰之后仍不住呻吟,赵伟赶紧弹坐起身,替妻子擦脸、拍背。
  “我们是‘组合家庭’,我和我的老婆,她(王燕)和她的老公都卖血,我们都感染了(艾滋)。我老婆死了,她爱人也走了,我的儿子已经感染了艾滋,王燕的女儿还没确诊,看着孩子们都没人照顾,我们就在一起了。”赵伟说。
  面黄肌瘦的王燕,从今年9月再度发病低烧迄今,已经无法进食。贫病交迫的夫妻俩,只得忍痛把孩子们送到河南商水县的爱之学校读书。陪着王燕住院治疗的赵伟,也得靠输液维持体力,一个病人照顾另一个病人。
  在中国旧的《婚姻登记管理办法》和新的《婚姻登记条例》中,都没有禁止艾滋病人结婚的相关条例。对于婚前检查出感染艾滋病者而言,婚检医师只是在婚检报告中提出“建议采取医学措施,尊重受检者意愿”的建议,艾滋感染者依然有婚姻自主权。
  尽管如此,已经因为艾滋病而失去另一半的赵伟和王燕,却不打算去办结婚登记,取得拿一张结婚证。
  “吃吧,多少吃一点才有体力啊!”站在病床边的赵伟,从手中的塑料袋里拔下一块小面包,送到王燕嘴边伺候着她吞下肚。原本皱着眉头的王燕,摇摇头表示自己吞不下,却努力撑起身体坐起身来,对着前来探视的罗芳点头微笑。
  对穷到只剩下爱的同病鸳鸯而言,能够活着呼吸已经是奢侈的幸福。在以青壮年和农民居多的艾滋感染者群体里,艾滋组合家庭的情况已经不是新鲜事,至于有多少类似的组合家庭,迄今仍无法估算。
  他们不去想未来
  在艾滋公益论坛、艾滋病人交友互助网、淘宝交友、深圳赶集网……,还有更多担心遭到社会大众排斥与歧视的艾滋感染者们,在网络上汇集成一股交友、征婚的人流,在“这里没有歧视,没有冷漠的眼光”的口号中,他们交流、取暖。
  “本人26岁大学本科学历,从事财务工作,希望今年找个艾滋病女友,今年结婚,一起携手抵抗病魔,相互微笑走完人生,最好是长三角城市的……。”艾滋病友“李大哥”直接在网络上留言,公开征婚。
  一位署名“不求同生但求共眠”的网友要找另一半,“患者本来就很孤单,现在自己得了这个病也不想再去害人,只希望能找到和自己一起继续走下去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需要感情,我是广西的,不求同生,但求共眠……”
  “我是今年9月份确诊的,我是Gay(同性恋),在西安工作,对朋友的要求是希望找到能真诚相处,共同走完剩下不多的时光的BF(男朋友)。”同志网友“想飞”希望透过交友留言板觅得知心伴侣。
  对于不敢轻易在人前曝光的艾滋感染者而言,快速便利的网络征婚与交友虽然有其隐密性,却也可能是滋生犯罪的温床。罗芳说,她曾在QQ聊天网认识了一位艾滋病患,双方只通过网络打字交谈,连面都没有见过,对方就以要买房子为借口向她借钱。“这种不真诚的人,聊过几句话就知道了,‘唰’一下就被我踢(删)掉了。”
  爱情,对于他们这些身患没有解药的疾病者而来,是安慰剂,也是甜蜜的负担。虽然艾滋感染者结婚并不违法,老吴对罗芳也十分疼爱,但是四川和河南之间的路途遥远,这段网络恋爱依旧充满着许多远“惧”考验。
  “我们去年想过结婚的事,但是老吴对河南的天气和生活习惯都不适应,如果我嫁过去,该如何和他的家人相处?我在四川也没有其他朋友。”罗芳心里明白,未来的公公婆婆,能否接受一个看不见的艾滋媳妇,也是一大问题。
  对于这一份得来不易的网络恋爱,罗芳的心中依然充满忐忑,眼看着就快要过农历年了,今年会不会嫁给老吴?这段感情能否坚持下去?想起了这些问题,罗芳轻叹了一声:“人生中有很多事情,怎么努力,计划都赶不上变化,我和他都是病人,日后万一发病了,该由谁来照顾谁呢?”
  “只要活着,就是一种抗争。”罗芳只能安慰自己,目前她体内的病毒量突然攀升到28万多,CD4只剩下200左右,她得先调养好自己的身体,才有足够的体力继续经营爱情。
  同样需要积蓄体力的,还有陈刚。
  他每年都要到郑州两次,做例行的血液检查。“我上次在郑州检查的CD4是200多,医生说恢复得还行,之前在我家检查的可能不准确。我想到收麦子的时候再去郑州一趟。”
  对于他与小静的未来,陈刚直言,自己没有想过,也不敢去想。
1997年,在一家公司担任出纳的罗芳,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有一个寻常的小家庭。一个小手术,改变了她的命运,爱情和婚姻也转了个弯。因为甲状腺亢进,在河南安阳一家军医院,罗芳做了切除手术。医生替她输入了一袋不必要的血浆。出院之后,罗芳开始发烧、呕吐、腹泻,这些症状,在她看来只是手术后遗症,并不以为意。到了2002年,她的左眼上方开始出现阴影,视力迅速退化。
  罗芳说,2002年医生抽血就检查出她感染了艾滋病毒,但是家人不敢告诉她实情,直到2005年,艾滋病毒侵犯到视神经,抢走了她眼中所有的光后,家人才对她说了实情:“你开刀输血时感染了艾滋病”。
  这个河南信阳女人,只能一个人与病魔相抗争。相比这个疾病的无药可医,她对爱情与婚姻的渴望,更是无望中的奢望。
  根据TW露德协会的统计,在TW的1.8万多艾滋感染者当中,约有66%仍是单身。在中国大陆,已知的艾滋感染者有70万,还有44万人不知道自己感染艾滋病。他们的婚姻状况,目前仍缺乏相关的调研数据。
  在这个以青壮年为主体的艾滋患者群落中,谈恋爱、结婚生子似乎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没有媒人敢给罗芳们牵红线,艾滋吓跑一切健康的求婚者。在交通与信息不发达的偏远农村,因卖血而感染艾滋的王燕、赵伟,在各自丧偶之后,凑成了一个组合家庭。
  而在城市,随着感染人数的递增,情欲生活成了不可压制的人性爆发,网络成了一个出口。一群年纪从19岁到45岁之间的年轻病友们,自行筹组单身感染者联谊会,开设艾滋感染者专属的交友网站与征婚留言板。在无远弗届的网络世界里,数以万计的艾滋感染者们,在网络中寻找爱与被爱的机会。
  35岁的罗芳,找到了她的老吴,同样是残疾人,同样是艾滋患者。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