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fang9577      

6

主题

0

听众

117

积分
  • 2学前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21573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12-17 10:27:53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中国皮革大王王敏疯了,要将71岁老母亲告上法庭?

  远东家族的豪门恩怨,再次将家族企业治理的通病“打天下易,守天下难”的话题推上前台,在家族企业盛行的中国企业界,此案具有标本意义。
  在网络和传统媒体上曾经占据大篇幅的温州平阳远东家族的豪门恩怨,终于上演了升级版——温州最大的豪门家族恩怨主角、中国皮革大王王敏,将其71岁的母亲、姐姐和两个弟弟全部告到法院,预示多年难得一聚的家族成员,将和电视剧剧情一样,在法庭上再次续演这部温州版“豪门恩怨”。
  温州平阳远东皮革家族股权纠纷案,从2006年家族纠纷开始到现在,已历时三年,“皮革大王”、“亿万富翁”、“自曝家丑”等字眼,足够吸引公众的眼球,此纷争一度被媒体称为“温州豪门恩怨”范本、“温州家族企业内讧”范本。
  面对兄弟姐妹间的“手足相残”,他们的父亲王大同感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在王大同看来,如今的“王氏家族”,正日渐风雨飘摇,面临一分为二的尴尬境地。
  王大同在接受采访时称,导致家族企业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没有遵循“亲兄弟明算账”的古训,“家族企业管理上的缺漏,在企业成长后却成了夺权的口实”。
  远东家族的豪门恩怨,再次将家族企业治理的通病“打天下易,守天下难”的话题推上前台,在家族企业盛行的中国企业界,此案具有标本意义。
  【创业史】
  典型家族式企业
  浙江远东皮革有限公司,位于“中国皮都”浙江温州平阳县,连续四年位居全国民营企业500强,被称为“中国皮都”的龙头老大,而纷争方之一王敏自称“皮革大王”。
  远东家族的家长王大同向记者讲述了家族创业史。
  1994年,王敏、王怀和郑仁英、李作长开始合伙经营,几个月后因王敏与郑仁英发生矛盾,停止经营。
  1995年,以王敏作为创始人,开办了远东皮革公司。王大同说,家里成员凑钱办的企业,“这时就是全家人一起在做了”。王大同把平阳水头镇两间房子,拿去银行抵押贷款50万元,后来又从外甥女、侄媳妇等处借了38万元;王敏妻子林秉珍借款15万元;王萍(长女)在腾蛟民间借贷几十万元,这些借款都有付利息的。
  母亲蔡爱华拿出了一份保存多年,如今已破旧不堪的“股份协议书”,试图证明,当初“远东皮革”创办,家人都占有股份,是典型的温州家族式企业。
  这份签订于1998年3月11日的“股份协议书”,记录了如下内容:“蔡爱华(母亲)半股、王萍(大姐)一股、王敏一股半、王怀(老四)一股、王楚(老五)一股。以上股份经签字后生效,永不得反悔。”
  王大同介绍称,当时考虑王敏是家族的带头人,所以多分给他半股。就企业当时情况王氏家族内部还进行了初步分工,由王敏在广州负责销售;王怀在工厂全面负责生产管理;王萍负责财务;王楚负责联系国内业务采购;王大同夫妇负责工厂后勤。
  2001年,远东皮革又成立了艾莎工厂。2002年,平阳县昆阳园区开始建厂,边生产边建设。2004年,园区1.4万平方米厂房建成,家族企业资产过亿元。
  “生意好的时候,每个月产值能达到4000万,最高年产值曾突破5个亿。”王楚在接受采访时说,前几年生意确实不错。
  十年间,远东公司规模不断发展壮大,除了起家的皮革业,在鞋业、明胶和地产等领域,远东都有涉足。而旗下“关联公司”,也达到了13家,分布在温州、广州和香港等地。
  2005年3月15日,家族成员又签订了一份“股份协议书”,用百分比的形式明晰了各自股份占有率:“王敏30%、王怀20%、王楚20%、王萍20%、蔡爱华10%。”
  在外人看来,远东皮革家族掌控的“远东皮业集团”,其规模让人艳羡。
  然而,“十年来从未发生过质量纠纷事件”的远东皮革,却发生了震惊商界的家族纠葛,其股权分配成为日后的导火索。
  【争夺战】
  王氏家族的“货币战争”
  2009年7月,广州媒体的一篇报道让远东皮革的家族矛盾,进入公众视野。老三王敏率先主动引爆了家族企业的“家丑”,自此这出温州版的豪门恩怨上演。
  王敏,温州平阳人,在王氏家族中排行老三,现为中国皮革协会副理事长、广东省鞋材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和广州温州商会常务副会长,也是“远东皮革”广东系6家企业的法人代表。
  王敏与其父母兄弟间的恩怨发端于2006年,老三王敏与老四王怀因一桩正在谈判的并购事件而心生间隙——“王怀没有及时向王敏汇报一桩正在谈判的生意”。
  王怀说,2006年3月,他与比利时外商接触,外商有意向合作收购水头的明胶厂,因还只是意向洽谈,刚接触,所以没有及时向王敏汇报。
  3月14日,中国皮革大王得到信息,以王怀未汇报为借口,即刻发传真停止温州这边所有公司一切经营业务,禁止银行贷款。“在传真中,他提到了‘没有董事长授权任何人都不可以代表远东,违者必斩……’这样的字眼。”王怀特意把“违者必斩”这样的措辞,重复了一遍。
  王怀称,“王敏截留了将近1.5亿销售货款,造成远东水头原材料加工厂8000多万皮款无法支付,2.2亿银行贷款无法偿还,公司面临困境”。
  家族的家长王大同和蔡爱华到广州,欲做王敏的思想工作,以求支付货款,“他就拿出了一份‘决定’,要求家族重新分配股权”,其母蔡爱华对记者说。
  王楚出示了这份“关于确定远东经营模式的决定”,并称这份“决定”是王敏拟订的,上面的主要内容是:“整个家族重新分配股份,我本人占51%,其余49%由原来成员分配,2006年以前确认的股权全部无效”、“每个家族成员必须全部撤出管理层,由我一个人决策”。
  王大同认为,当时家人都觉得,王敏违背了当初的协议,企图霸占家族资产,所以大家没有同意这个“决定”。
  此后,王大同提出了3个解决此事的办法,一是与众兄弟姐妹商量,看大家是否能同意转赠一些股份给王敏;二是在大家不同意的基础上,是不是买下部分股权;三是最没办法的办法就是整个家族分家,各干各的。
  这个方案遭到了王敏的拒绝。
  在父母斡旋下,最终中国皮革大王汇出40万美元到温州远东,以支付工人工资和还贷款利息等款项,但就此埋下了家族企业纠葛的隐患。
  【口水战】
  “相煎何太急”
  从2006年到现在的三年间,王氏家族频爆“家丑”,股权的纷争逐渐演变成一场“口水战”。
  在最初以“受害者”姿态主动引爆“家丑”的王敏看来,是亲弟弟王怀冒领了自己的二代身份证,后利用身份证变更其5000万股权归属,随后又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自己的资产遭到恶意侵占”。
  家族成员中排行老五的王楚向记者介绍了王敏认为的“恶意侵占”股权事件的来龙去脉。
  王楚说,当时的股权变更是因为王敏负责销售,把公司所有的流动资金都划走了,而后为了企业不破产,银行能正常放贷,经过父母协调,王敏口头上答应并授权母亲蔡爱华办理的,家里就按照以前的“惯例”,办理了远东温州系部分公司的股权变更。
  对此,王楚表示:“签名确实是我们代签的,但很多时候,一直都是用这种‘代签’方式运作的,王敏在广州10多年,基本不回家,为了方便,以前所有材料证件都用这种方式操作的,这也是很多温州家族企业运作的通常做法。”
  随后,王敏向温州警方举报了“王怀等侵占股权”的行为。但一份王敏在警方调查时做的笔录显示,王敏之前确已知道此事,并且已经允许。
  但王敏对记者否认了同意变更股权的说法,“撤回举报是由于受到父母的压力,当时还是念及亲情,而不是因为举报不实”。
  2007年1月4日,远东家族又重新签订了一份协议,明确股权归属,股权比例依然是:王敏30%,王怀、王楚、王萍各20%,蔡爱华10%。另外,“远东皮业”在广东的两家企业归王敏个人所有。
  “这份协议说明,王敏对之前股权变更,表示了认同,起到了‘追认’效果。”王大同说。 “但最后王敏的妻子林秉珍又提出,温州几家公司要额外每月拨200万元到广州公司。我们想想实在无法承受,而且各股东已回温州,所以上述协议没有签字。”
  王敏向媒体爆料后,这起豪门恩怨成为传媒关注焦点。一开始王大同认为这是家丑不可外扬,一直未对外界回应,只是在咨询众多官员、专家后,试图在内部平息这场或将闹大的家庭纠纷,但一直未平息矛盾。
  此后,王氏家族成员感到了外界的压力,认为不能再沉默下去,王敏的父母王大同、蔡爱华在网络上实名贴出《中国皮革大王王敏:你爸妈说出的真相》的帖子,并在网络上留下联系方式,作为对王敏的回应。
  王敏对媒体说,2007年3月10日,王怀等人请他回温州参加董事会,王怀等人把他接到了母亲在温州市区的家中。“突然冲出几个大汉,把我按倒在地,五花大绑后送到了精神病医院(温州民康医院)……”王敏说,他在医院待了3天,后被妻子林秉珍“营救”回广州。
  对于王敏在媒体上抛出的其父母姐弟“绑架”其到精神病医院一事,王大同回应说王敏有重度抑郁症,并出示了由国内知名心理专家做出的鉴定。王大同说,由于这份鉴定只是个人做出的,王敏的具体病情,还需要由专业机构重新鉴定才符合法律规定,但和王敏协商几次,王敏均不同意去医院就医。
  王敏回温州开会当天在父母家里大发雷霆无故摔东西,父母随即将其送往医院,并亲自陪同,提及此事王大同情绪激动,并发话称:“我和他母亲送他去的,哪里是绑架?”
  王大同说,从2005年开始,王敏性情变得诡异起来,多次和兄弟们发生争执,甚至出手打伤王怀,并扬言要杀弟弟全家。
  “他还曾雇佣别人,在平阳一企业家家属丧事当天,向送葬队伍发放攻击王怀是‘走私犯’的传单,后又制作200多条攻击王怀和王楚的白色横幅,准备在平阳和水头悬挂,后遭中国皮革协会会长徐永出面制止才作罢。”
  王大同说,王敏后来甚至把家中矛盾,找“演员”拍成了电视剧,分章节加以介绍,“连‘家丑不可外扬’都不顾了”。
  王敏家人随后拿出了一条写有“敢霸占远东,即上黄泉路”字样的白色横幅,以及印有王怀照片的传单。记者向平阳多位曾经目睹过白横幅和传单的企业家及个人求证,均确认确有此事。
  二女儿王萍说,王敏在2006年中秋节前后,曾游说朋友苏某和卢某为其照顾子女,并写下遗书,一度准备自杀。家人认为王敏精神有问题,之后由家族重金聘请了著名心理医生,远赴广州对王敏进行观测,最后得出结论为重度抑郁症。
  “那段时间,他很喜欢看《雍正王朝》、《康熙大帝》这样的连续剧,似乎把一些描述官场斗争的情节,运用到了家族利益分配中。”王怀说,王敏曾经对他说自己是“四阿哥”,而王怀是“八阿哥”。
  一方称是王敏的抑郁症和癔症导致了这场“豪门恩怨”,而另一方则称整个事情是个“阴谋”,截至目前尚无定论,在外界看来只是双方的“口水战”。
  【诉讼战】
  企业面临分崩离析
  除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股权纠纷”、“王敏本身是否为精神病”外,王敏称自己的身份证被四弟王怀“冒领”事件亦成为远东家族豪门恩怨的焦点。
  面对这个问题,王怀坦言,王敏的二代身份证照片,确实是他“代拍”的。不过,当中另有缘由。
  “由于是亲兄弟,王敏身在广州,便叫我去帮他办理二代身份证。”王怀说,他拿着哥哥的两张照片,来到平阳县公安局,却被告知,采集二代身份证信息,必须当场拍照,不能用现成照片。
  “我跟王敏长得挺像的,我考虑了一番,让他回平阳来太费周折,便由我代拍了。”王怀说,人像采集后,他留下温州公司的指定收件地址,让公安机关按地址邮寄。随后又交代公司办公室人员,收到身份证后,立即带给远在广州的王敏,王敏的身份证,王怀称自己除拍了照片之外并未染手。
  对于王敏怀疑王怀借二代身份证转移股权一事,王怀表示,股权变更,因为有王敏授权,用的也是王敏的一代身份证,“那张二代身份证,在整个家族一系列的事件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在王怀提供的工商部门变更股权一系列手续中,王敏的身份核准信息复印件,确实用的是第一代身份证。
  2009年5月12日,王敏向平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就身份证被冒领一事状告平阳县公安局。
  7月29日,平阳县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决书,判令平阳县公安局撤销2006年4月13日签发的王敏第二代身份证。
  自此,这起豪门恩怨并未因此而终结,在一系列诉讼过后,远东皮革这家在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企业,面临分崩离析的命运。
  采访手记:
  家族企业发展之惑
  本刊记者/沈雁冰
  从2006年家族纠纷开始,历时三年多,发展到今天把家族纷争搬上媒体和网络,究其原因,王大同认为是没有遵循“亲兄弟明算账”的古训导致。
  王大同说,他总认为都是一家人,什么都好商量,所以企业的盈利,一向没有直接分配到个人,而是吃“大锅饭”混在一起,按照“不分利,按需分配”的模式延续。
  “这就让有些人,觉得自己的功劳和分得的利益不相称,心理有些失衡了。”王大同说。而实际上,王敏只占企业30%的股份,整个在广东的6家公司包括其负责的销售,大头的利润都在王敏手上,而家族其他兄弟姐妹,并没有让王敏拿出来分过钱,这回反过来却是王敏觉得自己的30%股份还拿得少了。即使是王敏以其30%的股份,当年划走了整个远东的1.5亿元现金流,家族里大家这么几年下来也没有要把王敏推向法庭的想法,直到今天都是王敏在不断地挑战其整个家族亲人的心理底线。
  王怀以及其他姐弟均无法理解王敏的做法,但他们均认为王敏在远东皮革创办初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王敏在远东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但王敏负责销售,其从远东抽走的现金和划归其名下广东6家企业的100%所有权,已经占有远东70%股权份额。
  曾经在远东广东系做过王敏总裁助理的李树生,负责过整个远东系资产核查,他认为远东所有注册企业的资产和实际股权没有关系,所有的股权变更和实际产权也是没有必然关联的,远东的问题也是所有家族企业都面临的问题。至于目前的情况,李树生认为,现在把事情搞清楚,反而有利于企业将来的发展。
  欧中联合商会驻温州研究员苏尚熹,对王氏家族情况比较了解,他举例说:“他们就是家族观念浓,以前甚至买衣服、鞋子,都是一箱子买回来,你拿一件我拿一件。大家齐心时,这种感觉还好,但企业做大了,还混在一起,有人肯定不愿意的。”
  苏尚熹说,在温州,类似远东这样的家族企业,可谓数不胜数,而且很多没有明晰的分配制度,兄弟因此反目的事情也不少,不过像这样在媒体和网络上公开“宣战”的,远东还是第一家。
  目前,温州远东请人提出方案,接下来最好能实行四个步骤:全面清产核资;特别贡献回报(指对王敏等人贡献给予回报);重组远东公司;制订发展战略。
  而王敏,对此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远东是自己创立的,想通过诉讼,将股权变更性质认定,再继续完成对企业的改革。
  长期关注远东皮革股权纠纷的苏尚熹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认为,远东分家是必然的。
  “企业小的时候,可以用家族方式去管理,远东现在已经有13家子公司了,如果还是这样管理,肯定会出事的。”他分析说,作为家长的王大同,十年前,就已经尝试明晰产权,但是到现在都未能把产权明晰。
  在苏尚熹看来,王家兄弟的根本分歧在于:“王敏认为,远东事业是他创建的,其他家族成员认为,这是一个家族的企业。”
  本刊记者了解到,温州市工商局、平阳县外经贸局、平阳县企业家联合会等多级组织和亲朋好友,曾经20多次主动介入过远东的纠纷案,最后都没结果。一位参与调解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调解不成的主要原因是王敏根本就不肯谈。
  “近年来,因为产权制度不明晰,导致家族企业崩溃的案例,在温州已经数不胜数。”但是,像远东内幕如此复杂还是少见,苏尚熹认为,“只有站在家族角度来看这一系列事情,才能看清种种纠纷背后的内幕。”
  但远东上演的家族恩怨不是看清楚就可以解决的。目前,远东温州系在面对王敏一系列推向舆论和司法的家族资产争夺战中,已经决定不再沉默,准备用法律向王敏讨回当年被其划走的现金,将所有远东系企业从司法角度彻底地明晰所有产权。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9年11月下半月刊)



中国皮革大王王敏疯了,要将71岁老母亲告上法庭?











----------------------------------------------------------------------------------------
帖子标签: 大王, 法庭, 皮革, 王敏, 中国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