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5

主题

0

听众

62

积分
  • 1幼儿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96906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11-6 15:00:1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后来,宫白羽固然写了不少畅销的武侠小说,却始终抱着强烈的自责的态度:“不穷到极点,我不肯写稿。”“这些无聊的文字能出版,有了销场,这是本日华北文坛的羞辱,我可不负责。”(引自宫氏自传《话柄》)。



宫白羽
电影《十二金钱镖》
小说《偷拳》人物现实原型:杨氏太极开创人杨露禅
本文摘自:《文史精髓》2007年第8期 作者:王庆安

看过武侠小说《十二金钱镖》、《联镖记》、《偷拳》、《武林争雄记》、《血涤冷光剑》等作品的人,大都熟习活泼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武侠小说作家宫白羽。他被誉为“中国武侠小说的一代宗师”、“中国的大仲马”。有名武侠小说作家陈文统,由于最崇敬梁慧如、宫白羽而改名“梁羽生”。金庸高度评价宫白羽的作品,说他“对中国武侠小说的发展作出过必定贡献,堪称三四十年代武侠小说文坛上一代宗师”。

诞生青县马厂

宫白羽,是他专门为写武侠小说而起的笔名。学名宫万选,改名竹心,笔名杏呆等。1899年9月9日诞生于河北省青县马厂。宫白羽原籍山东东阿。其祖父宫得平是个老秀才,在家乡做县吏,由于遗失了库银,便携妻带子逃难,不久病故。其父宫文彩是三兄弟中最小的一个,早年投军驻防直隶青县马厂兵营。马厂兵营于同治十年(1871年)树立,始终是拱卫京津的主要军事基地,成为驰名遐迩的战略要地。中日甲午战斗后,清政府在马厂创立“定武军”,首次贯彻“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办学方针,在引进先进教法、调剂军事机构、更新部队编制、培育指战人才、进步作战才能等方面,进行了勇敢而且有益的尝试,被当做增强军事实力、抢救清朝政权消亡命运的“救世良方”,而得到了晚清时代洋务派的认可,誉为“中国第一批近代化的部队”。史学家称马厂“定武军”为“北洋军阀的鼻祖”、“小站新军的奠基石”。袁世凯接收“定武军”后开端了小站练兵,把马厂、小站编为陆军第四镇。此时,宫文彩正是北洋新军里的一名管带(中等第三级,相当于现在军职中的营长)。

宫白羽幼年时在马厂,家道小康,生涯无虞。后随父调防迁进东北、天津。1913年移居北京,宫白羽先后在朝阳大学附中、京兆一中求学时,便在《述志》的作文中,表达了他日后“讲学著书”的幻想。他从小就嗜读说书、公案、侠义小说,15岁即开端尝试文艺创作,给北京各报刊投稿,评点社会时势。1918年考进北京师范大学堂。因父病故,家道中落,被迫辍学。他非常爱好文学,尤其对“五四”以来的中国新文学作品爱不释手。宫白羽有志于文学事业,并初步受到新文学活动的影响,兴致由翻译小说转移到口语文上来,并立志做一个“新文艺家”。他具有必定的中英文根底,后来一边工作,nike running shoes,一边从事新文学创作。常写些小品文,投登各报。20世纪初,家境败落,买不起书,就经常应用各种机遇偷偷读书,或者借书来读。

结识鲁迅先生

宫白羽非常崇敬当时著名的大作家周作人。1921年初夏,偶然得到周的家庭地址,便斗胆写了一封信。信末,他抱有奢看,还开列出几本书名,恳请借书给他浏览。想不到的是一周后,他竟接到回函,并寄来《欧洲文学史》、《杜威演讲集》等书,还言明有的书不必回还。奇异的是,信末署名不是“周作人”而是“周树人”。这就是鲁迅先生“1921年7月29日致竹心”的第一封信。

竹心先生:

周作人由于生了多日的病,现在住在西山碧云寺,来信昨天才带给他看,现在便由我替他奉答几句。

《欧洲文学史》和《域外小说集》都有过剩之本,现在各奉赠一册,请不必寄还。此外我们全没有。只是杜威博士的报告,却有从《教导公报》拆出的散叶,内容大约较《五大报告》更多,现出寄上,请看后寄还,但不拘多少时日。

借书处本是好事,但一时恐怕不易成立。宣武门内通俗图书馆,新出版书大抵尚备,星期日不停阅(星期一停),然不能外借,倘先生星期日也休息,便很方便了。

周树人 七月二十九日

周树人何许人也(因周树人约在1919年才起用鲁迅笔名),宫白羽本来一点也不知道。固然他早就读过鲁迅先生的小说,却还不知道周树人就是鲁迅。

宫白羽双手捧着这封信和一本本梦寐以求的书,这意料不到的惊喜,使他简直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了。他一点儿也不懂得周树人先生怎么会给他复信,怎么会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寄来很多书。

当时,宫白羽是个邮局分拣,与他的喜好志向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他很早就想分开邮局,去干自己乐意干的事。他立即给周树人回了一封信,推心置腹地谈了自己的苦闷,并谈了自己的打算和决心。信发出了,宫白羽又感到言犹未尽,第二天又写了一封信,表明自己决意辞去原职持续求学。信中并附上自己以前写的两部短篇小说《厘捐局》和《两个铜元》,恳求指正。并在信中勇敢地讯问,可否上门往求教,当面表现谢意。

两封信发出后,终于过了两个星期,宫白羽又收到了鲁迅先生给他的第二封信。信中除激励他尽力进取外,表现愿意将他的两篇小说推举到北平《晨报》附刊发表。从此,他的《厘捐局》和翻译的五六篇契诃夫的小说,在《晨报》附刊等刊物上陆续发表。在信中,鲁迅同时告知宫白羽可以在家中招待他。于是,他既未事先商定,也未打电话,就兴冲冲地跑到位于北京西直门内八道弯的鲁迅先生家里去了,不料扑了一个空。宫白羽只得事后给鲁迅先生写了一封信,阐明此情形。又过了几天,宫白羽又收到了鲁迅先生给他的第三封信,信中并没有责备他,反而对他的白跑一趟表示歉意,令宫白羽十分激动。

竹心先生:

昨天蒙访,适值我出去看朋友去了,以致不能面谈,非常负疚。此后如见访,先行以信告诉为要。

先生进学校去,自然甚好,但先行辞去职业,我认为是失策的。看中国现在情况,几乎要陷于无教导状况,此后如何,实在是在不可知之数。但事情已经过去,也不必再说,只能看情况进行了。小说已经拜读了,恕我直说,这只是一种sketch(速写),还未到达构造较大的小说。但登在日报上的资历,是十足可以有的;而且立意与表示伎俩也并不坏,做下去必定还可以发展。实在各人只一篇,也很难于批驳,可否多借我几篇,草稿也可以,不必誊正的。我也极愿意先容到《小说月报》去,如只是简短的短篇,便先容到日报上去。先生想以文学立足,不知何故,实在以文笔作生活,是世上最苦的职业。前信所举的各处受骗,这种苦难我们也都受过。上海或北京的收稿,不甚讲内容,他们没有批驳眼,只讲名声。其甚者且骗取别人的文章作自己的生活费,如《星期六》便是,这些主持者都是一班上海之所谓“狡黠”,不必寄稿给他们的。两位所做的小说,如用在报上,不知用什么名字?再先生报考师范,未知用何名字,请示知。

胸膜炎是肺与肋肉之间的一层膜发了热,中国没著名字,他们大约与肺病之类并在一起,统称痨病。这病很费事,但致命的未几。《小说月报》被朋友拿散了,《妇女杂志》还有(但未必全),可以奉借。

不知先生能否译英文或德文,请见告。

周树人八月二十六日

又过了一段日子,宫白羽怀着惴惴不安的心境终于叩响了鲁迅先生的书房。在他眼前,鲁迅先生身体并不高,特殊显眼的是唇上的一小撮胡须。他深深地给日思夜想的鲁迅鞠了一个90度大躬,诚惶诚恐地说:“我在您眼前只是一个小学生,我是怀着朝圣般的忠诚来听取您的教导的。”鲁迅先生双手把他扶起来,在藤椅上坐下,微微一笑,说:“我不是圣,中国也没有圣。鲁迅只不过是一个姓鲁名迅的平凡人,写点儿平凡的文章罢了,普通得很。”在谈话中,鲁迅先生关怀地讯问了他的生涯。当宫白羽几次请求鲁迅先生谈谈自己的创作阅历和领会时,鲁迅表现自己没有什么好谈的,反而向他推举和先容叶圣陶和许地山的小说。

宫白羽第一次见周树人的印象是“作人先生的温顺敦厚的面容和谈吐”(引自宫氏自传《话柄》)。宫白羽发表译作是鲁迅的倡议,鲁迅1921年8月26日信中说:“不知先生能否译英文或德文,请见告。”宫白羽还说:“周作人先生把契诃夫小说的英译借给我;我译出五六篇。”

以后,鲁迅又与宫白羽通过几次信(注:《鲁迅日记》记录有遗漏),给他寄书看,辅助他修正稿子,并向多家报社推举。宫白羽也写出了一些新文学作品。后来出版了小品集《灯下闲话》和短篇小说集《片羽》、《心迹》等。

正当宫白羽在鲁迅先生的激励下开端走上新文学途径时,接二连三的挫折,一次次无情的打击,使他的文学美梦成了泡影。于是,宫白羽决议辞差卖文,并求教于鲁迅先生。鲁迅回信说:“我认为是失策的,以文笔作生涯,是世上最苦的职业。”宫白羽没有听从鲁迅的奉劝。卖文不足以养家,他就往当编纂,干校订,可是他一心想的却是创作,到哪儿也干不长。因此直到晚年,他一直对自己走向文坛,特殊是写武侠小说而悔恨不已。

宫白羽性格孤僻,性格很大,对朋友热忱,可是好顶撞抬杠。在当税吏时,曾被人猜忌有偷盗行动。后来真犯被破获,他才得以洗白,但他心里却留下一个深入的创伤。从此他一改过往对人慎重的态度,变得嬉笑怒骂,调皮喧闹;人们却反而感到他滑稽可笑、倜傥可亲了。然而秉性难移,一喝了酒,仍常发性格骂人,比如何仁甫、吴君邑等老朋友,被他骂得不敢再登门了。

后来,宫白羽固然写了不少畅销的武侠小说,却始终抱着强烈的自责的态度:“不穷到极点,我不肯写稿。”“这些无聊的文字能出版,有了销场,这是本日华北文坛的羞辱,我可不负责。”(引自宫氏自传《话柄》)。

正当宫白羽生计维艰之时,恰好天津一家报社以高额稿酬邀请他写武侠小说。也许他也意识到“活着是人生的第一要义”,终于委曲俯就。一部《十二金钱镖》赢得了“挑帘彩”,此后,他用“白羽”为笔名写作的武侠小说十分畅销,一发而不可收,经济状态不仅大有改良,而且与此前有云泥之别了。

后来他还出版了一本名为《话柄》的自传体散文集。书中专门附上鲁迅先生给他的书信的手迹,并在扉页上请天津名士王伯龙题了一首诗:

弹铗长歌气倍豪,

淋漓大笔写荆高。

炉边陶醉无名姓,

万古云霄一羽毛。

尽管宫白羽功成名就,但对自己的武侠创作不但抱愧,而且鄙弃。他自感名花堕溷,魂断蓝桥。他深感辜负了鲁迅先生对他的殷切期看,感到无颜再见鲁迅,就主动断尽了来往。

尽管如此,鲁迅还是深深地记挂着这位文学喜好者,并在日记中备录。1955年编纂《鲁迅全集》时,天津《新港》杂志的一位作家将鲁迅寄给宫竹心的7篇信件全体取走,收进《鲁迅全集》之中。

宫白羽常说鲁迅是位认识人和认识事物深透、处事武断刚强的巨人,他说:“鲁迅先生透视的刺人的眼和辛辣的对话……鲁迅及其著作充足表示他的品德高贵、热情待人、处事机动的贤明。”鲁迅辅助宫白羽改稿、荐稿,曾对《厘捐局》文中一位受压迫的老人,用“可怜”二字,鲁迅将之改为“只是”,并专门阐明修改的理由,写信告知宫白羽“‘可怜’二字近乎感慨”(据宫氏自传《话柄》)。宫白羽为此写道:“我以为这一封信,可以看出鲁迅先生为人来;第一,他告知我作小说不可夹叙夹议;第二,他告诉我他的不苟精力。‘圆滑老人’是(高)长虹攻击他的恶谥,我却认为这四字正说尽了鲁迅的专长。先生对自己的作品以为满足的是‘孔乙己’,他说:‘这一篇还平心静气些。’但我爱好的却是他那篇‘药’,和‘徘徊’中的‘伤逝’。”(据《话柄》)。 (本文起源:网易历史 作者:王庆安)
帖子标签: 耻辱, 宫白羽, 文坛, 武侠, 宗师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