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1

主题

0

听众

119

积分
  • 2学前班

社区QQ达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69323
帖子
4
相册
0
个人消费需求
教育
交朋友
公益
分享到:
发表于 2014-10-23 20:09:46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我韩美侠现在已经被泾阳县县委书记非法暴力强行锁在红叶旅店一个月了,没有人给我解决我家问题,现在我也见不到一个县、乡政府的人,只有县委书记陈万峰的黑白两道在红叶旅店拿着防盗门的钥匙看着我。


陕西省委书记赵正勇省长娄勤俭,你们不给我解决问题,还支持县委书记陈万峰把我韩美侠锁在红叶旅店







我是韩美侠,今年61岁,女,汉族,家住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燕王乡马桥村,王家组。

陕西省委书记、省长,泾阳县政府活活挖空我丈夫内脏卖钱,连尸体都成你政府的了,我家的问题一点都不给我解决,还把县长书记调到别的地方当官了。县政府三番五次毒打强行软禁我韩美侠,现在县委书记陈万峰又把我韩美侠暴力强行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五楼没有自由,不能见任何人,也不解决我家问题,你不支持市政府县政府,县委书记陈万峰敢这样像看管犯人一样把我韩美侠暴力强行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吗?你们难道还要支持泾阳县委书记陈万峰继续作恶害百姓?

201499日晚陕西驻京办的人和县政府、县公安局的人乡书记党政等来到北京市马家楼接访、把我强行拉回泾阳县,政府干部掏光我的东西,抠走了我的手机卡,用铁门把我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五楼,这次为了把我韩美侠软禁在红叶旅店,专门在红叶旅店五楼楼梯口安了一个防盗门,五楼上一共五个房子,四个房子全住的是县乡政府的黑白两道,他们拿着防盗门的钥匙,我见不到一个县政府的人。他们像看管犯人一样把我锁在五楼,直到现在我韩美侠被打的还浑身疼痛,一条胳膊还疼的抬不起来,县乡政府的黑白两道还不停地给我找事,吃上顿没下顿 ,连喝的水都没有,我要水喝,政府的黑白两道说:你还想喝水哩?我内外换洗的衣服也没有。我的衣服都臭在身上了。我亲戚来看我,政府的黑白两道拿着钥匙不给我亲戚开门,就和我吵了起来,政府的黑白两道说这是大官的令不让见,你去告去,省长书记的令不让任何人见你韩美侠,把你人害死你连尸体都没见一眼,你告了还不是没用吗

泾阳县县委书记陈万峰,你有事说事凭什么像关押犯人一样把我韩美侠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五楼,泾阳县政府20135月活活挖空我丈夫内脏卖钱尸体都成你政府的了,你三番五次让乡书记暴力强行毒打软禁我韩美侠,直到现在我家的问题一点都不给我解决,现在又把我像关押犯人一样把我强行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五楼没有自由。县、乡政府的黑社会在旅店看着我,我亲戚朋友都不能见我一面,没有一个县政府的人的露面,也没有一个县乡政府的人说解决我家问题,

县委书记陈万峰,你要解决我家问题,现在就让你的人出面,政府干部不要不露面,不要让你县乡政府的黑社会几道门把我锁在红叶旅店五楼,不准出房门,

我韩美侠被县委书记陈万峰非法暴力强行几道门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五楼的房子一个月了里没有自由,县委书记让县政府和乡政府的黑社会住在红叶旅店强行几道门锁着我.
求中央领导、中央各位干部为民做主


我韩美侠三番五次被政府非法暴力强行软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因为泾阳县红叶旅店店主是老百姓,政府在红叶旅店住房从来不给钱,店主一看是政府吓得不敢说什么











2014
年6月20日我上访来北京市到中南海,被派出所送到马家楼,晚上陕西驻京办杨书记领了好几个人还有泾阳县公安局近小明,来马家楼接访,接我韩美侠,接出北京市马家楼,在马家楼门口,我看他们领了一大群男的,我不和他们走,驻京办的人和泾阳县公安局近小明让我上他们的车,因晚上十多点了,他们人很多,我不和他们走,他们一大群男子强行把我抬到一辆白面包车上抢走我的手机,把我兜兜所有的东西都掏走,把我的身份证给我抢走不给我【我去年办的新身份证县政府到现在都不给我,还抢走了我的旧身份证,我现在没有身份证】还有一百元笔纸也掏光,把我的兜兜撕成片片了,
   毒打我,没有开车上的灯。他们把我踏在脚底下毒打我,脚踢拳打,用拳头在我头上砸,我满头的包,烂的烂,流血的流血,打的我身上全肿了起来,烂的烂流血的流血,胳膊肿的不敢动,骨头错位,内外重伤,头上被打的满头是包,肋子骨痛的不敢吸气,腰疼的不敢动,两条腿青一块紫一块,痛麻木了,不知是骨头痛还是肌肉痛,眼睛看不清人,我全身疼的不敢动,没有一块好受的,我躺在车上起不来昏了过去他们还打我,泾阳县公安局近小明说在嘴里摸看有气没有,就这样把我扔在他们坐的车座底下,脚踏在我的身上,把车开走离开了北京市马家楼门口,把我往陕西拉,把我拉回陕西咸阳泾阳县城,乡政府的人把我 抬到泾阳县红叶旅店四楼的那个房子里,病的没有人管,还把我非法强行软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2013年5月泾阳县政府活活抢走我丈夫挖空我丈夫内脏卖钱把我和三个女被强行软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的那个房间】,不能出房门,没有自由。
陕西在马家娄接访的人,毒打我韩美侠,打的很严重,急需要看病,韩美侠带着伤痛被县乡政府暴力的强行软禁着,陕西省委省政府领导,管教您的手下不能再恶毒、报复、残害百姓了,我韩美侠被驻京办的人和县公安局近小明领的人,把我韩美侠打的七死八活什么都不知道了,陕西驻京办和县公安局近小明看着他们,叫把我往死地打,陕西省委省政府领导,韩美侠在泾阳县被县乡政府强行软禁毒打。来北京接访的人把我韩美侠往死的打,还强行拉回陕西强行软禁,还不让我韩美侠回家看病,大家看看,胆子太大了来北京作恶,毒打百姓,他们在陕西杀、打作恶习惯了本性难移。
泾阳县公安局近小明说死一个人他不怕,县委书记得听市委市政府的令,他就听县委书记的,他还说“我近小明当着驻京办的面整你韩美侠我就没有怕,市上叫县委书记干啥我们就干啥,再死一个人还有省委书记省长替市委市政府顶着。”
泾阳县公安局近小明,把我没有犯法的儿子非法关押泾阳县牢房、县政府活活挖空我丈夫内脏卖钱,你一直都在参与,近小明你作为公安局 ,你知法犯法,现在你又在北京第二次毒打我韩美侠,非法强行软禁我,你还想害死多少百姓?你还配当泾阳县公安局 吗?你和害死我丈夫的那群政府的黑白两道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三番五次毒打我韩美侠非法强行从北京把我韩美侠带回陕西软禁在旅店没有自由不能见任何人,毒打我欺负我韩美侠。难道国家给你的权利让你知法犯法做这种种恶行种种勾当?

近小明,你把我韩美侠一次又一次害得还不够惨吗?你现在和陕西驻京办勾结到一起,住到北京毒打冤民,用害我韩美侠的手段还想害死多少冤民?你在陕西害人还没害够吗,现在又和陕西驻京办勾结在一起在北京继续害人。老天爷就要收网呀。
陕西驻京办的人和泾阳县公安局近小明勾结在一起,知法犯法,把我韩美侠从中南海马家娄打到泾阳县,打的我韩美侠直到现在躺在床上起不来,陕西驻京办的人还说是上级的令
陕西省委书记、省长,县政府活活挖空我丈夫内脏卖钱,王福轩和何建军都调到别的地方当官去了,我家的问题一点都没有解决,为啥县委书记还继续支持害死我丈夫的那群县政府的黑白两道三番五次害我韩美侠?陕西省委书记省长,你们不支持你们领导的基层政府,泾阳县委书记敢让公安局 近小明,两次领着政府的黑白两道毒打强行非法把我韩美侠强行毒打软禁在旅店吗?我韩美侠已经被政府害了十几年现在被害得家破人亡了,你不给我解决我家问题,我被接访的打的躺在床上起不来, 满身血伤,没有人问过我的血伤怎样了,更没有一个人让我去医院检查才,我身上没有一分钱,县乡政府用暴力毒打强行把我软禁在红叶旅店不能出房门,大热天我没有换洗的内衣外衣从头到脚没有换洗的衣物,你们良知何在?
我韩美侠被非法强行软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四楼的房子里没有自由,县委书记让县政府和乡政府的黑白两道住在红叶旅店强行软禁着我,害死我丈夫的那群政府的黑白两道还不停的欺负我给我找事。
求中央领导、中央各位干部为民做主,拿起国法制裁陕西,拿起枪杆子制裁恶老虎,为民申冤。
陕西驻京办有杨书记,还有泾阳县公安局近小明等人来北京马家娄接访,在马家娄门口把我韩美侠强行抬上车里面,踏在脚底下残忍的毒打,里外重伤,一分钱的医药费没有承担,燕王乡书记党政还在整个泾阳县宣传说,陕西驻京办和泾阳县公安局近小明在北京马家娄把韩美侠打惨了内外重伤,乡书记党政说省上让打我韩美侠的。乡书记说县公安局近小明说是省上的令让把我韩美侠软禁起来不让管,陕西政府就这样杀人放火以毒打软禁,就这样为民为百姓?这是为民为百姓的政府吗?
泾阳县政府残忍的害民害百姓,咸阳市委、市政府不管,难道陕西省委、省政府也不管?
难道泾阳县政府和乡村干部就这样残忍的害民害百姓没有人管?
上级不支持泾阳县政府,泾阳县有这么大的胆吗?

                                         
【2014年6月5日韩美侠被陕西咸阳泾阳县强行软禁着用暴打行为威胁着,没有一个人管】
我叫韩美侠,今年六十一岁,家住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燕王乡、马桥村、王家族。因我上访十多年没有人解决我家问题,政府就是不断地打击报复,泾阳县县政府三番五次把我和我女从北京强行带回陕西,被县政府软禁了一年,把我家的问题一点都没有解决,2013年5月还活活挖我丈夫眼膜、心肝肺骨髓器官卖钱,连尸体都成了政府的了,都不让我家人和亲戚见一眼。咸阳市书记不能就这样把县长书记调到别的地方当县长书记继续害百姓。你们把人害死把尸体应该给我。我已经被县政府害的家破人亡了,现在县委书记又派人强行从北京把我韩美侠接回陕西,用毒打暴力的恶毒手段,强行软禁在泾阳县麻包巷北边的泾安旅店六层610号房子里,不能出房门不能见任何人。陕西省委书记省长,你们不支持咸阳市政府、泾阳县政府,泾阳县县委书记敢这样继续害我韩美侠吗?
2014年6月5日我听说玉泉山收上访的材料我就去了,被带到香山派出所做了登记,我没有想到县政府的人和县公安局靳小明及乡书记领的人等一大群人(就是害死我丈夫的那群人)来到北京,和香山派出所一伙,强行连打带抬,抬到车上,带着伤痛不让看病,强行软禁到泾阳县麻包巷北边的泾安旅店六层610号房子里,我不能出房子不能见任何人,我又饿又渴又疼,连一件换洗的内衣外衣都没有,上厕所用的卫生纸都没有,洗脸的毛巾都没有,我浑身伤痛也没有人管,没有一个人理我,泾阳县县委书记用的打人王黑社会用种种手段害我不停地给我找事。我见不到一个领导。县委书记派好的政府黑白两道住在泾安旅店看着我害我,我被陕西政府强行软禁着没有人管。我要离开泾安旅店刚打开房门,政府的黑白两道把我围住就和我吵起来了说:“把你搁到这,是省政府和市政府的令,你去告去看你从这能走出去不?政府就是把你丈夫内脏挖的卖了,尸体你就是见不到,你还想解决问题呢,市上省上就没想给你解决问题,我们啥事都管不了只负责看你哩,上头有令只要你走出这房门就让我打”
陕西省委书记、省长,我丈夫都被你们领导的基层县政府活活挖空内脏卖钱了,我家的问题一点都没有解决,你们现在还继续支持泾阳县政府害我韩美侠吗?
我韩美侠已经被县政府和乡政府害得家破人亡,我现在又被第三次软禁泾阳县旅店,县政府的黑白两道在旅店不停的给我找事,我逃不出泾阳县泾安旅店,不给我解决我家的问题,还支持县政府和乡政府继续害我韩美侠,把我韩美侠用毒打暴力的恶毒手段,强行非法软禁在泾阳县麻包巷北边的泾安旅店不能出房门,还让政府的黑白两道欺负我,陕西省委书记赵正勇、省长娄勤俭,你们不支持基层政府干部,泾阳县县委书记敢继续这样害我韩美侠吗,你们有没有良知,你们有没有老婆儿女?
陕西省委书记赵正勇、省长娄勤俭,我韩美侠已经被泾阳县政府害的家破人亡无路可走,政府干部打伤打残我儿女、绑架我儿子、半夜给我家放大火、非法把我韩美侠关押精神病医院折磨了我六年、给我儿女戴手铐坐牢、活活挖空我丈夫内脏卖钱等等,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你们家人身上,你们还继续支持你们领导下的基层政府害人吗?

我韩美侠被泾阳县县委书记非法软禁在泾阳县麻包巷北边的泾安旅店没有自由。
2014年6月9日、10日、11日,县政府干部和乡书记领导的害死我丈夫的那一群黑白两道,不停的给我找事欺负我毒打我,把我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我儿子来了上前制止,政府干部几十人又拉住我和儿子拳打脚踢,把我韩美侠和我儿子打的躺在地上不能动,直到现在我浑血伤一个胳膊被打的不能动,要不是我妹子及时赶到就又出人命了,也不知道我儿子现在的情况怎样了,政府抢我家钱粮把我儿子打残重伤在身不能干活,2014年我儿子刚做完二次手术,前胸后背,两尺多长的伤口还没有好,政府的黑白两道几十人又毒打我儿子。我打电话问县委你们不给我解决我家问题就算了也不能叫人毒打强行软禁我,县委不管。

2014年6月12日早晨,把我打的浑身是血伤,一个胳膊被打的不能动抬不起来,我姐妹看政府把我和我儿子毒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我姐妹一看我都没办法活就和他们吵了起来,乡书记最后让我韩美侠回家,现在县乡政府的黑白两道还是以毒打的恶毒手段强行软禁着我,我逃不出泾阳县。我家已经被乡村干部抢光、烧塌砸塌了,县乡政府给我家断水断电没有吃的没有钱(家附近没有水源,村民被政府的黑社会镇压着不敢给我水吃,以前被县政府软禁时还有我丈夫给我出去找水吃),房子早就没法住人了,我在家里凑活着过一天算一天.
现在我儿子在县委书记手下的黑社会手里被威胁软禁着,我不知道下一刻县委书记手下的黑社会会逼我儿子干什么事。我儿子无论有什么事都是县委书记领导的黑社会干的
求中央领导人、中央各位干部、各大媒体,各位好心人来泾阳县查实情况救救我韩美侠和我儿子,我和我儿子现在无法逃出泾阳县,我儿子今年刚做完第二次手术身上两尺长的伤口还没有恢复好,我儿子还需要做第三次手术。
我是陕西冤民韩美侠,今年61岁,家住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燕王乡马桥村王家组

1

主题

0

听众

119

积分
  • 2学前班

社区QQ达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69323
帖子
4
相册
0
个人消费需求
教育
交朋友
公益
发表于 2014-10-23 20:10:55 |显示全部楼层
陕西冤民韩美侠上访十多年下——丈夫被政府活活害死尸首都不放过
陕西没有王法
我叫韩美侠,今年60岁,女,小学文化,汉族,农民,家住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燕王乡、马桥村、王家组。 陕西省省长、省委书记,我韩美侠十多年的冤,问题一点都没有解决,泾阳县政府把我丈夫活活害死,省长书记不管?
泾阳县政府的黑白两道一直打击报复我。我儿子没有犯法,一次一次地被锁在牢房。我儿子被政府干部打的重伤在身急需要做手术,泾阳县利用黑社会威胁着我儿子不能回家。我三个女不能找工作、不能成家,一家六口人的口粮地十多年了不能种,没有吃的没有钱,无法生活无家可归,2012年我来北京逃命。2012年10月26日,陕西政府跟踪到北京来了,我住在海淀区田村碧森里小区一号楼地下三层,省、市、县政府和公安找到北京市海淀区田村派出所郭所长,郭所长派了036785的警察在小区大院找到了我和我女,他强制威胁我和我女,并拉住我女的衣服不放手,把我和我女拉到小区的一个小房子,骂我什么东西上网告政府。后来,把我和三个女及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孩带到了田村派出所没有自由走不了。半夜两点左右,我和三个女及小孩被陕西政府强行从田村派出所带回了陕西,在泾阳县我和三个女及一个小孩被非法软禁了两个月。后来县、乡政府给我家停电停水,2013年我无法生活又来了北京发现房门被撬了,重要证据被偷了,房东让我走人不让我住,房东说派出所不让我住房谁让我住房谁小心出事。我走了又找了一个地下室。2013年2月6日早晨,陕西公安、政府十多个人带着物业和房东找到了我和女儿,我交的房租没有到期,让我立刻搬走,我打电话报警,田村派出所警察来了一看是陕西政府和公安,就不管了。陕西政府和公安说县长说让我回家把我儿子亲自交给我并让我和儿女过个团圆年。我和三个女及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孩又被他们强行接回陕西后,我没有见到儿子,我儿子又被锁进泾阳县牢房,大年三十我和三个女及其一个三岁小孩被泾阳县公安、政府软禁在车站一天一夜,用种种圈套逼我给他们签字说字签完以后就把我儿子交给我。泾阳县公安局说我儿子没有犯罪签字是个路数。我儿子不偷不抢不骗不讹没有犯罪,我韩美侠不会签字,他们又叫来好几个黑社会逼我签字,我还是不签。大年三十没吃没喝一天一夜,小孩又冻又饿病了,我给小孩去医院看病,政府干部几十人围着我,不让我去医院给小孩看病,小孩病得不行我打110报警,又来了另外几名警察我才抱着小孩去了医院看病。我和小孩在医院没有自由,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泾阳县县长领了好几个公安来医院又说我儿子什么事都没有,让我签字,签完字我儿子就能立刻回家。我听县长的话就把字签了。县长和公安说:“你等着,我马上把你儿子给你带来。”我等了一夜没有见到儿子。大年初一,家里无法住人、我上访我儿子坐牢、家里一直不能种地没有吃的没有钱,无法生活无家可归我要回北京。县、乡几十干部软禁着我不让我走.

之后我家六口人一直被强行软禁在家没有自由,上厕所都没有自由。泾阳县公安一直威胁着我,乡长张平书记王勇及贾小妮领着几十乡政府的人住在我家门口软禁着我,烧我家周围的树,半夜砸我家门、乡政府 的黑白两道半夜打我家人,我一家六口人没有自由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2013年5月,因有小孩生活困难没有吃的没有钱,还被软禁着,我和女儿等六口人承受不了,2013年5月12日半夜两三点我和三个女及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孩逃命想跑出陕西到北京,我丈夫李胜利送我,没有逃脱,我丈夫被政府干部活活残害,当我救我丈夫的时候,我打120没有来,乡政府的人站在旁边看却无动于衷,我再打110也不管,我又给县长打电话却不接,乡长书记看着不管,我又打120,一个多小时后,我第三次再打120,120来了和政府一起站在旁边看着不救人,我没有办法就和三个女及小孩拉着架子车把我丈夫往泾阳县医院拉,乡政府车队一路跟着我们,我拉了一夜,天亮了我刚进县城,乡政府乡长张平书记王勇和贾小妮领了车队几十干部把我和三个女及一个不到三岁小孩按倒在地,脚踢拳打,我和三个女被打的头破血流,衣服被打破,天亮了,上班的搞保洁的都进城了都喊政府不能打人快先救人。后来他们放手了,我又把丈夫往县医院拉,刚走到县医院门口,政府来了一百多干部动手就打,把我和三个女按到就打,脚踢拳打。全泾阳县公安警察里三层外三层站在旁边看没有上前制止,没有一个警察说不能打人。我韩美侠用架子车拉着我丈夫,政府干部把架子车和我丈夫一起抢走了。我和三个女及小孩被县政府、乡政府及全县警察共几百人强行抬上车拉到泾阳县红叶旅店,被软禁在红叶旅店四层的一个小房子里,不能出房门,没有自由。整个旅店一层到四层全住着公安和政府的人把我们包围着,全县的公安警察政府干部都在红叶旅店软禁着我和三个女及小孩,整个红叶旅店没有住一个顾客全是政府的人。

泾阳县公安局在红叶旅店做一系列假材料,掩盖害死我丈夫的做恶,逼我和我三个女儿签字按手印,我儿子不偷不抢没有犯法,为了制止我的上访,拿我儿子威胁我,把我儿子锁进泾阳县牢房,给我儿子戴上手铐脚镣,把我和三个女儿及两岁的一个小孩软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四楼上,把我丈夫内脏挖空卖钱,

我给县长要我丈夫,县长、公安局说我丈夫死了。我要见我丈夫的尸体,公安局和政府的人说我丈夫尸体在太平间放着。我和我女要去给我丈夫烧纸,泾阳县政府不让我们去给我丈夫烧纸。我让我亲戚都去泾阳县医院太平间去看我丈夫,太平间没有人,门锁着,我和三个女看我丈夫被县长书记活活害死连尸体都没有,我只想着逃命逃出陕西,先让我二女儿和三女儿逃走,逃出一个是一个,

我二女儿和三女儿从泾阳县红叶旅店晚上跑的时候,没有敢去西安火车站,因买火车票要身份证,怕省政府下令火车站,我两个女儿上不了火车,晚上我两个女儿逃跑到杨凌火车站,到候车室正要上火车,泾阳县政府干部和乡长张平书记王勇及贾小妮领了几十人,黑白两道追到杨凌火车站,拉住我两个女儿就打,脚踢拳打,满身是血和伤,来了警察,乡长张平书记王勇说他们是咸阳市书记派来的警察,火车站警察走了不管了,我两个女儿被乡长书记领的黑白两道,拉着我两个女儿顺地磨出了火车站足足有一站地•••强行押回泾阳县红叶旅店,当我看到我两个女儿时,披头散发 、全身带着血伤 ,衣服破的不成样,一个脚是光脚没有鞋了,带着重伤,和我又被软禁到红叶旅店四楼上。泾阳县何县长、李县长、县长手下张坤、县委书记王福轩和乡长张平乡书记王勇及乡政府贾小妮领着政府的黑白两道,威胁着我和三个女儿,天天来我们住的房子糟桡我们,啥难听的话他们都说。县长书记走在前面黑社会跟在后面。黑社会威胁我说他去牢房见我儿子了,牢房都是他的人。每天三次来红叶旅店我和三个女住的房子,坐在房子不走,县长书记乡长书记看着不管,让黑社会欺负我们。
       
我把我丈夫往县城拉,政府把我丈夫活活地抢走到底干什么了?泾阳县政府把我没有犯法的儿子锁进牢房(因我上访),我儿子给自己的父亲到头纸都不能烧。

2013年5月14日半夜一点,县长何建军、李县长(女),县长手下张坤在红叶旅店敲我房门说:“韩美侠开门,咸阳市书记和县委书记王福轩说解决问题”,我看半夜一点了,我说咸阳市书记和县委书记王福轩半夜不睡觉给我解决问题吗,就是解决问题也是白天解决问题,他们不停的敲门,我没办法给我亲戚打电话,我姐妹都赶来泾阳县红叶旅店,我姐妹问县长咸阳市书记大半夜不睡觉解决问题哩,就是解决问题也要等天亮了。我姐妹又说为啥不白天解决问题,何县长、李县长还有县长手下张坤说咸阳市书记的命令,我姐妹又问半夜在什么地方解决问题,县长说用车把我和三个女儿拉走,我姐妹说:“人都被你活活害死了,你还大半夜把她娘们五个拉到啥地方解决问题”我姐妹又说大半夜我人不会跟你去,叫你咸阳市书记和县委书记来红叶旅店。何县长李县长及张坤三个人说咸阳市书记给他们下的令,他们三个人一直敲我房门到天亮。天亮了我姐妹让县长解决问题,何县长说咸阳市书记的令他没有办法,我姐妹要去县委见咸阳市书记和县委书记,县长不让去也不说解决问题了。
       
2013年5月12日,政府把我丈夫从我手里抢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县政府、公安局说我丈夫死了,我惹不起泾阳县公安局,
       
2013年5月16日,我要葬埋我丈夫,泾阳县何县长、李县长等人告诉我政府昨天半夜两三点已经把我丈夫埋葬了(没有挖坑,半夜三更如何埋人?),泾阳县政府活活把我丈夫的眼膜、器官、肾、骨髓、心肝肺等掏空卖钱,我和儿女连我丈夫的尸体都见不到,乡政府凭什么埋我丈夫,何县长说咸阳市书记逼他干的,他不这样干咸阳市书记要撤他的县长,当时我要刨开县政府埋我丈夫的土堆,看是不是坟墓再看有我丈夫的尸体没有,县政府的黑社会团伙威胁着我不能刨墓。

人命关天,把我丈夫害死王法在什么地方?当时我接受不了我要挖坟看看墓里有没有我丈夫的尸体,县政府把我和女儿软禁着不让挖墓。泾阳县政府用公安局和黑社会威胁我和我女不让我挖我丈夫的墓,县长、书记和一个自称是咸阳市政法委书记的人骗我说解决我家问题不让我再告政府了。到现在我的问题一点都没有解决。泾阳县的黑社会威胁我和我三个女怕我挖我丈夫的坟墓。
       
2013年5月25日,泾阳县政府给我了一个土堆,说是我丈夫的坟墓。我上访上的家破人亡了,政府把我丈夫活活害死大半夜把我丈夫悄悄埋了十天左右,才把我儿子从牢房放出来。我和儿女亲戚给我丈夫上坟烧纸。

自从2013年5月13日早晨 ,政府干部从泾阳县医院门口把我丈夫抢走,我和四个儿女及亲戚包括村民都没有见过我丈夫,泾阳县县长领着黑社会威胁着我和儿女给我了一个土堆。

泾阳县政府一直威胁我韩美侠说:“现在的世道就是这样,黑社会当官,毛主席死了,没有党了。过去是党员当官,现在是黑社会当官。”
泾阳县政府和公安局内部人透漏说韩美侠傻要见丈夫,泾阳县医院和泾阳县永安医院把韩美侠丈夫的眼膜、器官、肾脏、骨髓、心、肝、肺、胆等全掏空了,连尸体都没有了,政府拿什么给你韩美侠看呢。

我韩美侠到现在上访上的家破人亡,问题一点都没有解决,没有吃的没有钱无家可归,陕西的黑白两道还跟踪着我,我儿子还被泾阳县政府的黑白两道威胁着。陕西省省长书记,我十多年的冤上访上的家破人亡,我儿子被政府干部打的重伤在身急需做手术,人命关天,泾阳县县长何建军、李县长、县长手下张坤、县委书记王福轩给我韩美侠说市上下令让县上半夜三点埋我丈夫。陕西省长、书记不支持市、县,泾阳县县长书记敢这样光明正大害百姓吗?

我求中央各位干部各位领导国家领导人能查清事实,为我和儿女及丈夫伸冤。陕西政府把我害成这样,全陕西省全泾阳县随便问一个百姓都知道政府害我一年又一年的事实。
我已经被陕西政府害的走投无路家破人亡了,丈夫被政府活活弄死,若有其他办法我就不会来此,您若还有良知,请您别再禁封我账号删我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听众

119

积分
  • 2学前班

社区QQ达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69323
帖子
4
相册
0
个人消费需求
教育
交朋友
公益
发表于 2014-10-23 20:11:40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叫韩美侠,今年61岁,女,汉族,小学文化,家住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燕王乡没马桥村王家组。
今天,我怀着无比沉痛和悲愤的心情向你们倾诉,我家自1999年以来所遭受的来自地方政府和基层组织的经济掠夺和人身侵害,希望上级领导为民伸冤。以求相关部门切实解决我家问题。我从来没有欠过国家一分钱,也没有欠过乡村一分钱,每年积极交粮交税没有欠过任何费。每年每人给国家粮税交清、每年每人给乡政府叫乡统筹每个人50元我已交清一分不欠。1999年乡村干部乱收费、打砸抢来我家要二次乡统筹,我丈夫不给,乡村干部横行霸道拳打脚踢,打的我丈夫头破血流,满身是伤是血,强行抢走我家小麦3860多斤,还有八千元现金、一只大花猫,我知道以后就赶回家,找基层政府没有人管。我丈夫是个老实疙瘩,这些乡村土匪恶霸干部和强盗一样,公安派出所保护他。干部打百姓,百姓不敢还手,百姓要是还手就要戴手铐坐牢,政府拿法欺负百姓。
2000年乡村干部又来我家要钱,我不欠国家乡村干部一分钱,乡村干部来我家20多人,大车小车摩托车,当时我家没人,他们黑白两道和日本鬼子一样抬门扭锁闯进我家,我儿女丈夫赶回家,乡村干部横行霸道拳打脚踢,打的我儿女丈夫头破血流,满身是伤到处是血,儿女腿被打跛,儿子的胳膊被打伤,前胸后背。乡村干部拧着我丈夫的胳膊把他拉到组长巩长安家,乡村干部事先打好的条子上,压着我丈夫的手按了手印,到现在我不知道什么条子,我丈夫没有上过学,就这样抢走我家存了好多年的小麦、玉米还有玉米珍、玉米面、麦面、一只大奶羊,所有家产全被抢光,房被砸塌,当时人吃的都没有,儿女丈夫和讨饭的一样,靠着好心的村民送点吃的,家里没钱没粮,没有吃的,儿女停学在家,2000年抢我家的时候,我家给我打电话说家里出事了,给我说了事实我就在北京报案到省、市、县,县政府到我家去了三人,有县政府信访主任吴本红领着,当时家被抢光了。当时拉走我家的大奶羊县政府叫还给我,县政府的人走了,乡政府没给。当时县政府答应我韩美侠回家解决问题,因我丈夫是个老实疙瘩。乡村干部白抢走我家钱粮还要打我儿女。后来我赶回家找乡村干部,村干部说他不怕,他收村民一百元,他拿30元,给乡政府交70元,他和乡政府三七开成。村干部说收的多得的多。2000年我没有办法,家里一无所有儿女不能在家住,还不能平安,我就不种地了,把地交给村上,我给村干部说好谁种我地谁交粮税,再交乡村收的乡统筹、建校费、修路、农网等等所有的费。种我地的人我一分不要。和村上干部说好我就不种地我就走了。
2001年我没有种地,乡村干部又来我家要钱,乡统筹每个人50元、建校费、修路费、农网费等等,乡村干部收所有的费我没有种地,我还给他们交,七百八百的给他们交,一直交到2002年。
2002年,乡村收的乡统筹、建校费、修路费、农网改造费等一分都不欠,乡村干部还来我家要钱,说我韩美侠在北京做生意他们要收税,我知道以后给我丈夫说一分都不给,我在北京做生意给北京缴税和乡村干部没有关系,他们脚踢拳打,打的我丈夫头破血流,当时我报了警,警察制止了,后来乡村干部把我丈夫在工地干活三个月的工资领走了;私自给村落户外地人,收走我2亩地,大半夜让落户客把我2亩地种了,村干部在我地里打井,把井卖给外村自己拿钱,在我地里修渠,我知道以后无法接受,停止了生意赶回家找县、市、省没有人管。2002年9月,我赶到北京找国务院、中纪委、中南海、人大、组织部、公安部,陕西政府知道以后, 2002年十月一日那天中午十二点,我女放学假在家,大队书记领了4个干部闯进我家,关上我家头门,拳打脚踢,打我十六岁的女儿和丈夫,打的头破血流,女儿眼镜被打碎,眼睛被打肿,双腿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腿被打跛,丈夫差一点被打死,浑身是血伤,我知道以后在北京报警到省、市、县、警察出了警,要不是警察,后果不堪设想。因是政府干部打人警察不管,从来公安只保干部不保百姓。打的原因不让我在北京告政府,让我回陕西。
2003年国务院要求落实调查处理我家问题,我从北京回陕西找省市县要求解决问题,县、乡干部调查我每年交的所有公粮农税,账目查完我一分不欠,又查乡政府每年收的乡统筹、建校费、修路费、农网费等所有的费我都交清了,我一分不欠。种黄土交皇粮是老百姓应尽的义务,我从来分文不欠。后来县政府吴本红和乡政府书记程生轩及村干部给我做了一系列假材料说1999年没有在我家抢钱抢粮抢猫,后来我拿出了证据,乡村干部在我小麦的条子,后来他们又给我做了2000年的假材料,说我欠乡村干部1996年的建校费。1996年乡村干部收村民建校费每人260元,我亲自交清,一分都不欠,我拿出了证据。1996年乡村干部收村民每个人建校费260元,收完以后再收了每个人40元,一共收每个人建校费300元,我一分不欠。2003年,泾阳县政府吴本红领乡政府程生轩、范卫东、程民生、任新亮等,没有查出我欠各层一分钱。后来,他们给我写了好多假材料,我就是不放过他的假材料。我又把我交的粮税、乡统筹、建校费等所有手续拿到市省,又拿到国务院,后来县乡又说给我赔偿,让我写赔偿单子,乡书记对我说抢走你家的钱粮米面羊猫、打伤打残你儿女、砸了你家的房、收走你家二亩地、1982年我女出生户口在我娘家,和马桥没有关系,马桥也没有给分地我依然给村上交公粮,一直交到1996年(当时我找燕王乡宋乡长,他答应让村上给我补地十亩,正要补地的时候坏东西沈强上台了,一分地都没有给我补),还有我丈夫1982年在大队砖瓦窑干苦功活两年的工资一分钱都没给(因盖燕王乡政府时,把大队砖瓦窑砖瓦拉走没有给钱,砖瓦窑说没有钱给我丈夫付工资,后来砖瓦窑不开了,大队书记说乡政府把砖瓦窑砖瓦拉完了没有给钱,砖瓦窑也没钱了,就剩了些铁架子车和砖机给我顶账,那时铁五分钱一斤,顶不住我丈夫的工资,我没有要。后来大队书记说砖瓦窑有十一亩地给我让我种,那十一亩地是瓦渣滩荒草滩,我种了一年不出苗我就不种了,后来大队书记换了恶霸沈强上台了,私自给村上落户,还把大队给我的十一亩地给落户客种了,我丈夫的两年的工资没了,给村上私自落户十多个人村民一分钱见不到,谁说大队书记打谁。2003年县乡答应解决我家问题给我赔偿,让我给他写赔偿单子,把所有的事都写上,写好以后交给了乡政府书记程生轩。他对我说“你回去等着不要再去北京了,财政给你批钱”。我等到2004年,我去找乡书记,一分钱没有见,还让乡政府干部把我腿打跛之后没有管,我丈夫用架子车把我拉回家。我的腿好点之后,我又找县市省没有人理我,官官相护,有一名好心的人对我说你的问题解决完了,批了好多钱,层层分了,说我告不动了,让我快走,还让我小心政府报复我。2004年4月我回到北京继续上访,
2004年8月北京回陕西解决问题,政府把我接回。2004年8月过节的一天中午十二点绑架了我儿子,不明的两部电话打到我家说我儿子出事了,一部电话不说话。我又赶回北京到国务院要我儿子,又找公安部、中纪委、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又找国家领导人要我儿子,后来国家让陕西政府交出我儿子,那时我儿子才十四岁,被陕西政府绑架了三个月,
2005年,我和两个女及一个儿子被从北京接回陕西解决我家问题,泾阳县打击报复我,2005年1月6日半夜12点县政府、乡村干部的黑白两道给我家放大火,大火冲上天,黑烟一大片看不见人,头门被锁着,我和儿女丈夫六口人跑不出来,我就报警110,来了警察先把我头门的没有烧着的柴刨开,再把我头门上的锁打开,我和三个女一个儿子还有丈夫跑了出来。当时县公安刑警队也来了,还照了相做了笔录,就这样案子没有人管了。因是政府的黑白两道团伙给我家放的大火,我找县公安法院,他们都说这案子很好查脚印就能查出来,政府不让查案,谁查这案子谁没有饭吃。我又找省公安厅,拿着信回来市上批到县上,县政府威胁我说:“你再要告方大火我叫人打你”,要不是燕王派出所警察张建平,我和儿女丈夫全家六口人一个人都逃不出来。2005年3月,我家六口人的小麦全被农药打死,我报了警来了警察,到我小麦地里看后说麦苗是农药打死的,这脚印能查出来,这是个小脚印低个子人干的,正说着政府电话打过来把警察叫走了不让查案。我家六口人口粮地的小麦苗全被政府派的人用农药打死,玉米苗全被干死,乡书记不让村干部给我水浇地

2006年2月16日北京接回陕西说解决我家问题,一到陕西,政府就是打击报复,不说解决我家问题。当时我家一无所有,无法生活,儿女上不起学,儿子带着重伤,前胸后背,被政府干部打残,还急要做手术,一家人吃的都没有,房被乡政府砸塌、烧塌,烧的烧砸的砸了,下雨漏的人没法住,种地乡村干部不给水浇地,种麦麦死种玉米玉米死,常年给我家停电停水,养狗狗死养猫猫死都是拿药毒死的。2006年2月16日乡书记范卫东派的大队书记沈强组长巩长安半夜一点多背着药机子,用农药打死我家九亩地小麦,九亩地的小麦全被打死完一苗都没有,我去农业局,农业局让我去县农业检验处,我去了,他们和我一起去了四个人在我地里检验,还在地里挖出小麦苗根检验,他们说一夜之间九亩地的小麦全死了,这是人为的用农药打死的,他对我说把这些地全旋了种别的吧。2006年我又种了玉米,九亩地的玉米苗又全部死光,我多次找县、市、省政府没有人管,县政府还说“叫你韩美侠没有好日子过,你韩美侠常年告政府还想种地哩,叫你儿女不要想找工作不要想成家,叫你当家破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听众

119

积分
  • 2学前班

社区QQ达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69323
帖子
4
相册
0
个人消费需求
教育
交朋友
公益
发表于 2014-10-23 20:13:32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陕西冤民韩美侠,我上访十多年被非法关精神病医院六年,儿女被戴手铐蹲监狱一次次、大热天把我两个女押在车后备箱一天一夜不给吃喝我女昏过去又被扔进咸阳市牢房、绑架我儿子一年又一年、我丈夫被陕西政府活活害死连尸首都不放过,我韩美侠现在被非法暴力强行几道门锁在泾阳县红叶旅店没有自由一个月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43273
帖子
2781
相册
0
发表于 2014-10-24 10:51:43 |显示全部楼层
  
辽宁新农村建设 : www.lnxncjs.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3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30111
帖子
2827
相册
0
发表于 2014-10-25 23:36:02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西安政企新闻网 : news.xabbs.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

听众

2万

积分
  • 20研一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37668
帖子
6934
相册
0
发表于 2014-10-29 10:02:46 |显示全部楼层
  
淘润广告联盟 : www.taorun.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

听众

2万

积分
  • 20研一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90493
帖子
6754
相册
0
发表于 2014-11-5 17:05:58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2975
帖子
2787
相册
0
发表于 2014-11-6 15:45:45 |显示全部楼层
献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ihai888      

5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7571
帖子
2807
相册
0
发表于 2014-11-10 18:30:44 |显示全部楼层
献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