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粽子.      

16

主题

0

听众

3475

积分
  • 8小六年级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88980
帖子
0
相册
2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8-21 11:20:20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最初我的名字叫陈一,这名字很少见,但不特别,充其量只能混个古怪。我有这么一个古怪的名字是因为我的爸爸。
  在我出生前,我爸是翡翠镇政府的一个书记。也就是开会时用书记别人话的人。听我妈说,他是政府里最像人的人,其余充其量只能混个生物。爸爸在畜生群中兢兢业业地工作,收入稳定,在翡翠镇活得悠然自得。
  我妈临盆的那天,也就是我出生的时候,他在来医院的路上被一辆军用吉普撞至心肺休克。妈妈声嘶力竭地生下我的同时,爸爸因抢救无效死亡。据当时的医生说,他在人生的最后一刻突然睁开眼睛,但只说了一个字,一……
  这是父亲的遗言,我到很多很多年后才明白它的意义。
  撞死我父亲的人是某副市长的儿子,几天前学的驾照。在当时,政府管这叫意外,我觉得,他们之所以没指责我爸把那吉普车撞坏把那个龟孙子吓晕是因为那个人不是市长的儿子。很多年后他当副市长的爹因一起特大贪污事件被枪毙,他则逃到美国,从此六亲不认。
  爸爸下葬那天政府派一个小职员拿上1万块现金和一只本地鸡过来慰问,妈妈只拿了他200块,其余分文未取。200块是当时爸爸一个月的工资,妈妈说,那是你爸应得的。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叫陈一。
  很多年前我伙同银子干过不少勾当,那时候的银子很年轻,很时髦,我也很年轻,但不时髦,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我是比较低调的。银子是我的青梅竹马,关于她我在别的故事里讲过。
  银子走后我干过不少差事。在车站兜售过报纸,在报摊卖过车票,以及在人民公厕当过公厕管理员。在当时的翡翠镇,公厕员就像臭豆腐一样,是一项闻着臭,吃着香的职业。我之所以做这事,据我后来的说法,我要体验生活。而事实是,我要在公厕收小费。假如来上厕所的人不愿意给小费我就不给他们纸也不让他们进去。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附近只有这么一家厕所。他们也大可以憋到回家,但这显然伤身。因此我常常得意地看着他们掏钱,听着他们喊“**违规内容屏蔽**!”。那个时候的我像个流氓,做的所有事都是没有动机的,流氓恰好就是这样。再后来有人向政府揭发我受贿,撤了我的工作。这让我很不服,贿赂别人时总得低声下气,但我从未受到过这种待遇,每天拿那么一点小费还要被恶毒相加,这就构不成受贿了。我找政府理论,每天在他们门口喋喋不休,因为我不服,不服就得反抗。我说着恶毒的话,蹲在政府门口撒野。政府没人听我说话,但站门的小职员态度坚硬,我也相当坚硬。再后来我就硬不起来了,我说这收入要养活全家啊,我是没办法才铤而走险的!政府人员有点感动,但我很快就发觉这种态度就等同于承认自己受贿,很没原则。于是我在他们感动到一定程度时大叫:“操,老子我不干了!”
  不当公厕员后,我感觉生活空虚。物质跟女人能满足我这种空虚,政府没收了我的物质,我便去找女人。当时我住在一个破旧的小区,小区里大多是一些被遗弃的老爷爷老太太,而我只有二十五岁,这显然很不正常。我离开妈妈,搬来这里的理由是我需要思考,思考需要空间。但所有事实都证明,这里的空间能把人憋死。
  每天去公厕上班的途中会经过一家生命咖啡馆,一般人是绝对看不出这是一家咖啡馆的,但是我看出来了,这说明我不是一般人,也因为我经常进去喝咖啡。每天早上喝一杯咖啡再去公厕收小费,这是一种生活姿态。咖啡馆里的灯光总是半明半暗,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因为总拉着窗帘,从里面就更看不见里面了,因为老是没开灯。只有就着桌上星微的蜡烛光才能看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喝咖啡还是农药。我曾经问过老板,干嘛要点蜡烛?老板说,情调呀!我恍然大悟,情调原来可以这样黑暗。需要说明一点的是,老板是一个女人,年轻,而且时髦。这是我整天进咖啡馆的部分原因,也是我提起咖啡馆的原因。因为此刻,我正需要女人。
  我经常能在起皮的沙发座位上找到粘湿湿的避孕套,这让我很不舒服。我通常把这不卫生的工具交还给老板娘,老板每次都把他们丢到一个特别的篓子里,看我笑得十分龌龊就大叫,情调呀!然后又拍我一下头说,你可真坏!这话有点莫明其妙,假如我坏,我就会把这些自个儿收起来,再交给政府,说这店行淫。但我没那么做,就说明我不坏。也说明我在保护老板娘,因为政府的高官不贪的,就剩下**违规内容屏蔽**的。而老板娘的话使我更加不舒服了。
  在我需要女人的时候,我想起了老板娘。但是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也不知道她的电话。现在是半夜两点,我想要找她就显得很不现实。
  我百无聊赖,想到了写小说。银子还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能当小说家。我觉得小说家很有艺术气质。直到后来才发现,在中国,所谓的文人都是不太文明的人。他们的工作是毒害青年,同化中年。他们的著作是扯淡,这是旧时代中国作家的通病。扯得好了就能成名,成了名就变得更能扯。
  但很多年前,我答应过银子要写部小说,所以,我不能食言。
  
“孔明坐在卧龙岗的山头,望着落幕的夕阳发愣,显得很惆怅。夕阳象颗蒸熟的蛋黄,孔明想一口吃了它。但是他做不到,所以他看上去更加惆怅了。也可能有另一种原因,孔明觉得无聊。无聊是件可怕的事,直白来讲它在缩短人的寿命。所以无聊经常是小孩和老人该做的事情,小孩没体验过活所以感觉不出它的意义,老人活得太久,大多都麻木了。当时的孔明尚算年轻,二十出头。但他却只能望着夕阳,想着蛋黄,持续发愣。这就很可悲了。
  但我知道,孔明是在思考。他在想,大哥竟真的这样走掉了。”

帖子标签: 陈一, 小说, 陈一, 小说
端端      

0

主题

0

听众

48

积分
  • 1幼儿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9083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8-21 11:39:26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写的不错,支持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局外人      

2

主题

0

听众

1456

积分
  • 5小三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9039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8-21 12:20:40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看。。
顶一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yf3513      

42

主题

0

听众

1899

积分
  • 6小四年级

白羊座 处女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95903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9-17 16:28:03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努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