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12

主题

0

听众

96

积分
  • 1幼儿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87365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8-12 17:19:08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夏日的期待
   六月的夏天,总是显的那么单调,无聊。艳红的太阳照的柏油路发软,大路直通天,却无人行,只有下午全市的中学好像都商量好似的,同一时间打开校门放学。这时热的发胶的柏油路才有人黑鸭鸭的一片走过,留下走过的足迹又被后面的人重复的踩过,还时不时的有人对这次中招考试表现出欢悦,也有人对此垂头丧气,这一天中招考试对所有的学生来说是人生第一次转折,也意味着升学的好坏就看这个炎热的夏天所给的结果。
   乡下的风总是那么清爽,那么缠绵,小树林的叶被风刮的哗啦啦的响,好像协调的曲子,杜烨枫最喜欢一个人呆在这个小树林里,孤独的呆,孤独的狂想,狂想着无限的天边。正是因为这小树林的清静,凉爽和舒适的空间,杜烨枫才喜欢上了这个乡下的的小天堂,一进这个小树林心就随着呼啦啦的叶子歌唱遨游,也似乎忘了时间的存在,只有那快要落暮的太阳才能警示他回家。
   这一天,火辣的阳光始终不停的燃烧这个多情的中原大地,闷热的气体一点一点的抬升,火热的气体均匀而懒散的弥漫开来。无情的阳光透过了树叶那繁密的缝隙里被打的支离破碎,那碎片的阳光被摔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无情的抖动,杜烨枫还像往常一样来到属于他的小天堂里,在一块树阴下背靠着树坐着,听着孙燕姿的CD—《亲爱的小孩》。杜烨枫不由得想念初三的日子了,特别是死党冶和涛,不知道现在的他们准备去哪儿,是否还准备上高中,真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的问清楚,在家呆久了总有点想回学校,就像在学校呆久了总想着回家。可是自己将来在哪个高中还不知道呢,甚至这次中考失败没被录取,总而言之一切都在等待。
   想想初中三年的时光,自己过的是多么的狼狈,初一初二两年自己竟然当起了小混混,学着吸烟,打架,日子过的是多么的自在潇洒,好像自己很能似的,现在回过头想想当时过的是很空虚的,吸烟,自己根本不会吸的,那时也只不过是在扮成熟而已,打架是自己闲得无聊,总想找点事做罢了,那时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我背后说我的坏话呢。初三那一年由于班里学习上了战役,没人陪我玩了,自己也跟着“潮流”认真学起来了,想想那时自己学的还挺认真的,日子也过的很充实,不知道这一年的努力能不能换取哪所高中学校的录取书。
    “烨枫,烨枫”爷爷在喊。
    “嗳,我在这里呢”
     “快回家,你爸爸来电话了”
     “噢,来了.”
   匆忙的跑回家接电话"喂,老爸.”
     “烨枫,你的录取书到了没有”
     “还没有呢,我估计可能希望了”
     “那你还想准备上吗?”
     “这个......让我再想想吧。”
   转眼间,离开学很近了,杜烨枫还没有拿到他那张高中“进门证”,他知道这已经彻底没有希望了。没考上高中怎么办,难道要我学杜庄那些和我差不多大的人一起去异乡打工?不!我不想就这么快结束我的努力和学崖,因为我的奋斗才刚刚开始。
   在电话里迅速的拨下一连串熟悉的号码“喂,老爸我想好了,就在原先的中学上,那里的校领导曾对我们说过,不管靠的怎样,只要还在那上高中,就可少交一千元的学费。”
     “那可是全市最差的学校啊!”
     “那有的上总比没的上强啊!”
     “..那好吧,那你上吧,学费我明天打到你帐上”
                                      无实的秋天
   这一天,又是全市统一开学,什么都会变的紧张,想想全市有两万的学生,都在这一天必须赶到学校,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交通紧张,市场混乱,只要跟学生日常生活和学习有关的商品都会卷土而来,甚至都摆在校门口去卖了,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杜烨枫早在开学的前几天就到学校了,对于在城里呆久的人都知道怎样避免这场蜂窝,这一天的热闹非凡都与杜烨枫毫无关联,毕竟是两个世界
   独自走在校园的树阴下,一个人的徘徊,初三的同学都散完了,只留下了我在这里,熟悉的地方,陌生的人群,一切的要重新开始。
   开学的第一天,杜烨枫原以为大家从五湖四海聚到这里,谁也不认识谁,第一节课会是很安静,可没想到刚走进班里就听见乱糟糟的声音,杜烨枫的到来,也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杜烨枫在最后一排找了空座坐了下来,他是有意选了这里位置,因为他身边的同桌一直在看书,这样他的耳根就会少受点罪,杜烨枫还发现这里的新同学一个比一个能吹牛,一个比一个能瞎说,怪不得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牛肉卖的总比猪肉贵,都是让他们吹的。
   第二节晚自习,班里进来了一位高瘦的戴眼镜的人,大家见他都不敢说话了,原来他就是这个高一.3班的班主任,班主任也只是点了一下人名就离开了,班里又恢复了原先的热闹....
   第二天老师先把书发放完了,就开始了上课。这一天大家听课听的还挺认真的,可能大家在家里玩厌了吧,上课对他们来说才是一件新鲜事。中午放学很意外的遇见了老练,在一起聊了很多,原来初三的同学并不是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还有老练,只有我们俩个,她在8班,刚好是我们班楼上的,说起来我和老练在一起有三年了,从初一开始到现在,以前我对老练的印象是她很孤独,安静的,学习也是很优秀的。谁知道,自初二以来她就开始变了,变得和一群无聊的女生在一起瞎疯,初三时还和班里的一个男生谈恋爱了,不过,我看他们的关系听模糊的,当我把她的一些变化对她说出来以后,她哭了,老练只问我一句:“你觉得我现在过的快乐吗?”此时看到她哭我也很难过但还是对她说:“现在对你来说是很快乐的但对我来说是很空虚的,也可能在将来你会回首,觉得以前的一切都是那么不快乐。”说完她哭的更凶了,我是看不得别人流眼泪的,我只能在旁边默默的陪着她,直到她哭泄完我们才一起回教室,这一天我心更加的悲伤和难过.......
   开学一有一段时间了,杜烨枫整天扮演沉默者在一群陌生人中穿峻来回,,不是自己不愿和这陌生人融合,而是失败后伤痛还没有褪去,心中的苦楚只有自己慢慢的消磨。怀念初三那时充实的日子,和那可爱的群体,特别是自己死党,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一根充满孤独和盼望的电话打到死党涛家。
  “喂,是谁啊?”阿姨接起电话问道。
  “阿姨,我是杜烨枫,涛在家吗?”
  “是烨枫啊,涛不在家,在学校呢”
  “在学校?哪个学校啊?”
  “哦,是市职业学院,上大专去了。”
   “噢,我知道了,谢谢阿姨.”
    问清了涛的地址,晚自习闲来无事就给涛写了一封信,告诉了死党自己的难过和想念。
    沉默的日子,一天一天的流过,忧郁的我孤独的度过,悲伤的痛苦还在心中留着,无聊的一天等来了涛的回信,原以为死党涛会在信中安慰我的伤口,没想到满纸竟然找不到一句安慰我的话,这个该死的涛怎么这么不讲人情呀,还好像刺激我似的,写的都是他在学校过的多快活,还和班里的女生玩的有多么多么好,这个见色轻友的家伙。沉静下来想想,我好朋友过的很快乐,我这个难过的人又何必给好朋友发难呢?这个孤单与寂寞还是我一个人来度过吧,到放假的时候再去找他聊天吧。
    天气渐渐的转凉了,树叶一片片的开始枯黄,等待它们是落根的归宿。天空显的更高更蓝了,太阳也不再毒辣的发狠了,在这个夏末秋初的过渡,一切都变了,变得凄凉悲伤,秋收过后的田野也变的空阔萧条,天高气爽的秋季是最悲伤的也是最容易让人伤感,孤独的。开学的第一大周终于过去了,这个“封闭”的大门也终于打开了与外界的交接口,黑压压的一片满是学生涌向了外面的世界,好像一个刚从监狱满期出狱的一样,飞似的跑出这个让人郁闷的学校,踏上回家的车,舒爽的乐着,而杜烨枫却不着急的回家,他早就打算好了,找死党涛聚一聚。
    市职业学院是这座小城市唯一的“高等”院校,差不多全市不想上高中的学生都进了这所所谓的高等院校,而且上这所学校的条件非常简单,只要有钱就可以上,我想涛也可能是用这种方式进去的,市职院离我校也不多远,步行半小时就到,谁知道刚进去市职院我就迷路了,这个学校我上的高中学校大多了,而我还是第一次来呢,真是对得起这个高校的名称了,独自在校园里长时间狂寻着,还是没找到那个该死的涛。
    “烨枫”涛惊喜的在喊
    “唉,我正愁着找不到你呢!”我责怪的说道
    “呵呵,我刚才在那里打蓝球时才看见你的。”
    “走,现在已经放学了我们吃放去。”涛兴奋的说
    “不会是我请吧”我疑问的说
    “哈哈,今天我是主,你是客,当然是我请了”
    “说的也是啊”“不过,你这个客怎么没带礼呢,呵呵”涛笑着说道
    “天啊,你嘴也够会贫的呀”
  哈哈哈..........
    吃过放后在涛的宿舍里,翻看着冶和老练写给涛的信,老练在信中特意提到了我,说我整天在学校够忧伤的,常常孤单的寂寞,也为我感到伤感,还说“涛,你是烨枫最好的朋友,你要常常安慰安慰烨枫....”没想到我的难过让身边的人也感到悲伤,而且是如此之深,此时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暖洋洋的感觉。而冶的信我没有看,毕竟这不是给我写的,我顺便抄下了冶的地址,准备给冶写信。
    “烨枫,我现在可是大学生了,你这个高中生可要敬我点。”涛嚷道。
    “哼,就你这个大专,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大学生,外面的单位谁还承认你们学校的人才!”我反驳道。
     与死党涛聊了很久,到天快要临黑时,才与涛告别回家。此时已到了深秋,路边的杨树叶都已落叶了,只剩下那孤孤单单的树木,看到此景物失去了夏日的生机,只有那让人看到树的骨架而感到凄凉的独木,竖着丛立着,在被寒风吹的柏油路上,我所坐的车就像那回家的小船一样似,想尽快回到那温暖的港湾。和我坐同一车的还有别的学校的学生,也许他们和我一样是期待回家吧。一路上车上无人语,而我只在看一排排向后退去的树木。就在这种气氛下,路上发生了一件让我不可理解的事。
     在车奔驰的路上,前面有一位老大娘在招手,向我们求救,原来老大娘的三轮车翻倒路沟里去了,大娘显的很无奈,而开车的司机却向老大娘向大娘摆手,让她闪远点,就这样从老大娘身边开过去了。我不忍心,便叫司机停下,我跑到大娘面前说:“我来帮你吧”老大娘显得很高兴,我帮她把三轮车拉了上来,又把掉在沟里的水泥给她能到车里,帮完了大娘的忙,我又跑回车边,正要上车时老大娘却叫住了司机,对他说:“太感谢你了,这一袋水泥送给你吧.”说着把一袋水泥丢在了车上,司机又高兴的开车送“我们”回家,在路上又遇见一辆大货车停在路边,而车上面拉着水泥明显少了很多。这时我才明白原来老大娘掉进沟里的水泥并不是属于她的,同坐在一辆车上的异校学生都看了我一眼,之后又恢复了车上的沉默。就这样带着复杂的心里回到了家,下车我给司机车费时,司机不好意思的说:“不用给了!”我也只好这样。
     在家想着我是不是帮错了人,而帮了别人之后感谢的人却不是我。
     老大娘,司机,我,水泥,一连串的故事,让我觉的出乎意料,还有车上的“同客”的沉默,在现实的社会上也是有点情理之中了。
                                          寂寞的冬天
     不知不觉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多了,却还是躲不及如冰刀般的冬风。整天窝在教室不敢出门一步。而教室里却有点反常,一改往日的喧闹,都趴在桌子上开始了各自的“冬眠”。“活动量”和“发表权”都明显减少了很多,刚好利用这个安静的时间给冶写信,给冶写的信都是真情实露的表达,特别是自己的感情和寂寞写的更多,因为冶是和我最谈得来的一位朋友,而且我们都有同样的悲伤和寂寞,曾经自己喜欢过冶,但冶好像一直在回避这方面的问题,因此只好作罢做了朋友的关系。
     冶的回信很快,大概是因为中国第五次大提速的原因吧。冶在信中说道:从开学到现在一直很苦闷忧郁,也很伤心(有时还会流泪)本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什么都可以自己去办了,不要再依赖别人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发现我越来越忧伤,越来越不开心,总觉得这个冬天很长很长,有种让人找不到生存的希望,看不到前途的光芒,而自己则是在一直苦苦的寻觅着什么,时间长了才发现自己还在原地,没有改变,变的只是我们的思维想法而已,别的没有了,剩下的只有空虚的世界与渺小的我。
     人总是会变的,人要长大,也要去面对世间的一切,包括开心的和不开心的,你愿意的和不愿意的,这就是自己承受的这个事实吧,总感到有时不是很无聊,总搞不懂人为什么要长大,为什么要面对这么多无聊的问题,总希望自己是一个漫画中的人,虽然有些虚拟,但至少没有那么多的烦恼忧伤。
     这么久了,也挺闷的,也不是什么开心与不开心只是有一些郁闷而已,总觉得美好的世界是属于别人的,不属于我。我觉的现在的空气都是紧张的,每个人都在争着呼吸,连空气都在不停减少,这世间是什么啊!
     长大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思维想法都不一样了,人总是要变得,历史的长河也左右不了世间的什么,只是供世人尝试一下而已吧。
     总以为自己不会长大,岁月总是不能为自己停留,它来的快,走的也快,带走的不是什么,而是更多的忧伤,本以为时间可以冲掉一切,但是我错了,它冲掉的只是是人的容颜,留下的仍是世间的一切忧伤痛苦。
     忽然间,我感觉自己也有这种感受,也同样的迷茫,迷茫的在人生的路上找不到方向。我不知道冶为此忧郁有多深,但我发现为人生而悲伤的人,往往是寂寞的是忧郁的,而我却喜欢与这一类的朋友交流,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夜晚放学时,在奔往安乐窝的小路上,冬风凶狠的吹着,大颤着每一个人不由得发抖,此时的夜空上的星星,好像比夏天夜晚的星星好要明亮清晰。可是寒冷的风使人无心欣赏,杜烨枫总觉得这一晚会有什么熟悉的东西将要来临。
    第二天,杜烨枫早早的起了床,忍着用已结冰的水快速的刷牙洗脸,在走出宿舍大楼的那一瞬间,杜烨枫觉的有一种可爱的精灵落在他脸上,抬头一看,是漫天飞舞的雪花在飘,此时烨枫的眼睛湿润的快要哭似的。是的,杜烨枫很爱这个雪白的精灵,特别是漫天飞舞的浪漫。在教室门口,杜烨枫一直在看着雪花飞舞,似乎忘了如冰刀的寒风吹打,同学们也一个个的从他身边走过,只留下杜烨枫在风中陶醉着这场雪。
    漫天飞舞的大雪一直下到夜晚才渐渐转小,整整一天杜烨枫都趴在窗户边的桌子上看着窗外的精灵在飞舞,心也随着众多的精灵在大自然中感受着。脑海里也时不时地想起了以前童年在雪中故事。
    浪漫的一天,杜烨枫浪漫的度过,雪白的雪花让杜烨枫明白了世上有真爱的存在,这一天杜烨枫收获了很多,同时也失去了很多。
    杜烨枫此时此刻正给在外地上学的冶写信,告诉了她家乡的雪是多么的美,自己试那么的感动。一天的感受都在纸上汇成了一句句的语言,折成了“心”递了出去。
    有雪儿的做伴,时间过的很快,太阳仍然像往常一样爬出来,却照不化那白色的雪,反而映射出微黄微红的光辉,看得乍是可爱,无声一天一天的流过,,白色的雪儿一次又一次的融化,直到消失的无影无踪,杜烨枫心中总盼望着第二场雪尽快到来。
    终于,大雪再一次落在这无情的中原,此时正在回家躲在车里的我又一次默默的感动,默默的痴迷。回到家中天已经临黑,自己便顾不得什么钻进被窝里,呼呼大睡到天亮。
    天亮醒后,外面的世界已变得和天空一样的白,心中又一次微微感动,雪儿已经停了人们都出来开始了扫雪,从家门口一直扫到全程通顺。我踏着未扫的雪,向那空旷的田野走去,望着空旷而洁白的世界,一望无尽的尽头,独自陶醉在这个纯洁的世界里,伤心地唱到:
                                              是谁在独自的流浪
                                              是谁在独自的流伤
                                              是谁在心灵的迷茫
                                              是谁在人生的彷徨
                                              在那没有爱人地方
                                              在那没有光芒的地方
                                              独自一个人的流浪,流浪在人生的彷徨
                                              独自一个人的流伤,流伤在心灵的迷茫
                                              独自在那没有人的地方,苦苦寻找着爱的方向
                                              独自在那没有光的地方,苦苦寻找着爱的光芒
                                              给我一个爱的力量,给我一个爱的方向
                                              让我独自走过这忧郁的地方
                                              给我一个爱的抚伤,给我一个爱的指向
                                              让我不再独自的流浪
                                              让我不再独自的流伤

帖子标签: 年轮, 年轮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