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智慧      

45

主题

2

听众

1万

积分
  • 18大三年级

情侣勋章(女) 论坛卫士勋章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18655
帖子
5
相册
2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7-16 15:09:11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狗娃本来是有正式名字的,“狗娃”只是他的小名儿,但是村里的人从来不叫他的正式名字,大大小小的人都只喊他小名儿,时间久了,他的正式名字就被大家给忘了,没有人记得了。
       大家忘了狗娃的正式名字,但却从来没在狗娃面前乱过辈分,农村人,家庭人口多,加上邻里间攀亲带故的风俗,许多人年龄不大但辈分却很高。狗娃的辈分就比较高,村子里少有人的辈分能超过他,许多年长的老头见了狗都得喊叔。在农村见了比自己辈分大的人,除过本家长辈不能喊出名字外,称呼其外家长辈通常都是在名字后面缀上个辈分词,如××叔、××爷、××老爷之类的。许多和狗娃年龄相当的人都喊狗娃为“狗叔”,再年轻一些的大多称呼狗娃为“狗爷”。
       狗娃好赌,好吃喝,但唯独不好女人。狗娃一辈子没讨过老婆,也就没儿没女,一个任逍遥自在的活着,村里那些家里人口多,担子重的的男人很是羡慕狗娃,有时从地里干活回来路上遇见了狗娃就会对狗娃说说,“我说狗叔呀,还是像你这样过着好,没负担!一年到头稍微在地里扒两下,收的粮食几年都吃不完。每天酒肉吃着,闲了押亚宝(赌博的一种),打打麻将……简直是神仙过的日子。”
这样类似的话狗娃听多了,狗娃通常都是咧着嘴,嘿嘿一笑,“你又笑话我了,一个人过日子哪有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过着好啊。”话虽这样讲,可狗娃从没向谁正式提起过自己想讨老婆。有一时间,人们就开始记讨论,这狗娃不讨老婆该是有什么毛病吧,人们就猜测可能是因为狗娃裤裆里没张那个东西,或是张了,太小没用,所以不讨老婆的,但这样的猜测很快就被人推翻了,嚷着说他可以证明,狗叔放牛的时候经常往草上撒尿,狗叔的那个不但大而且还有劲,一泡尿能射的老远。当然这些话说的有些不正经,都是一些平日里喜欢嘻嘻哈哈闹着玩儿的男人们说的玩笑话。不过话又说回来,想要在狗娃身上寻出一个比较有说服力找不到老婆的理由来还真是难。
       狗娃一个人种3、4亩地,还有一圈牛。每年芒种时节牵着自家的牛,牛鞭啪啪啪的抽上几晌,地里的土就会被黄牛翻得又深又散,狗娃种地从来不像别家农户那么讲究,横成排,竖成行,田边还要掏排水沟。可狗娃种地简单,杂七杂八的往田地里散些种子,把大车的牛粪往地里一撒,再用牛拉着犁翻一遍土就得了。村里人就笑,“狗叔,这样种地尽长草,打不到粮食。”狗娃扬起头咧嘴一笑,“我把牛粪上的多……”庄家苗子长出来了,草果然很多,但都没有庄家苗长的壮,狗娃平日不是放牛就是找闲空打麻将,很少除草,等到树叶泛黄,让村里人费解的是狗娃地里种出的玉米棒子依然很大,颗粒饱满,而那些种地讲究的人家并不比狗娃打出的粮食漂亮多少。
       狗娃将收获的粮食用牛车不停的往家里拉,屋子里放不下了,只好放到屋外边,粮食堆的连山一样。粮食价贱,狗娃一个人吃不过来,也不买,堆在门外的粮食垛子就成了野鸽子、鹞子、麻雀的食料场……一些在旧社会闹过饥荒的老人看见了这情景,觉得可惜,就给狗娃出主意“狗娃呀,你这样糟蹋粮食要不得,你不卖,就喂些鸡呀什么的,鸡吃了给你长肉生蛋,让这些鹞子、麻雀吃了只会给你拉屎”。狗娃当真就用吃不完的粮食喂起了鸡,狗娃养鸡不扎笼子也不垒圈,让鸡自个儿在粮堆里啄,大小的鸡满村子满院子乱跑,有的鸡趁人不在家还偷偷钻进刚结婚的年轻人家里,在人家的“席梦思”床上拉一堆屎,“席梦思”家的女人回来生气了就去骂狗娃,“狗叔你啥人呐,养鸡不管鸡,只顾着吃蛋,你家的鸡拉屎可臭了,弄脏了我的席梦思你知道不?”狗娃照例是咧着嘴笑,“鸡拉屎都臭……这东西,我都没睡过席梦思,它就跳到你家床上了……你别生气,一会我一定把上你家床的那只鸡找出来给杀了,让你和华子(席梦思女人的男人)来吃肉。”狗娃说话做事都厚道,“席梦思”女人一听这话给逗笑了,脸红了一扭头就走了。
       晚上狗娃来华子家,叫华子和席梦思女人去吃鸡肉,华子去了,席梦思女人说什么也没去。早些年农村经济落后,生活水平低下,一年到头吃不了几顿肉。狗娃爱热闹,因此家里若是煮了肉总喜欢招呼人到他家来,时间长了一些鼻子尖的人一闻见肉味不用狗娃叫就会自动往狗娃家里跑。这次狗娃不但把屎拉到华子床上的那只鸡宰了,还又挑了两个肥些的把头给揪了,剁成块儿放在锅里给炖了。狗娃把华子还没叫到家里的时候,三五个半大小伙子已经跑到狗娃家里开吃了,狗娃和华子进屋见了也并不恼,依然是乐呵呵的问,“这就熟了,熟的还真快,甭急,我这还剩着半瓶咱上次喝剩下的‘包谷烧’……”不等狗娃说完,大火就抢着把酒瓶给打开了。狗娃不会划拳,只会‘打杠子’,大伙一人手里擎着一块鸡肉,另一只手伸出一个手指头一边用力的敲着桌沿,一边大声的喊着,“虫!鸡!老虎!杠子……”狗娃输了‘杠子’端起酒杯,嘴角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大家伙儿呵呵的笑了,就像小孩子过年一样快乐。
       狗娃一辈子活的简单,不喜欢一切让他看起来麻烦的事情,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不管自己干啥,为的就是自个儿活的乐呵,活的自在’。狗娃在吃方面也是这样,从来不讲究,只图个高兴快活。
       狗娃养着一圈牛,没事就上山遛牛,一年到头总有些时候会有小牛犊翻下坡摔死,狗娃就把摔死的小牛犊架在老牛背上让托回家,剥皮取肉。只要一听说滚死了牛,院落的邻里就跑到狗娃家,七嘴八舌的给狗娃出主意:“狗叔呀,听说城里的牛肉可贵了,你把它托到城里买了准卖许多钱”“还是吃了,牛犊子吃了对身体好”……不管旁人说什么,狗娃总是摆摆手,“不卖不卖,吃了”。等狗娃把牛皮剥干净了,围观的邻里就会想方设法的向狗娃陈述要牛肉的理由,“狗叔,我家的猫这几天又不好好吃饭了,听说猫吃了牛肉会开胃,你就给我家猫剁一些吧”“狗叔,我家的狗疯病又犯了,见人就啡,你在给我割些”养狗养猫的人家好直接开口,而那些没猫狗的人家就就怂恿自己的孩子,让孩子问狗娃,“狗爷,牛犊肉是什么味道,有猪肉好吃吗”狗娃听了就乐呵呵的给剁上一刀递给孩子,“给,拿回家让你妈煮熟你就知道什么味道了”。等围观的邻居都提着一撘牛肉散尽后,剩下的牛犊肉就是狗娃一个人的了。
       狗娃吃肉永远只有一个极简单的法子,往锅里舀上几瓢水,连骨头带肉剁成块状,煮熟了掏出来,撒把盐抱着啃,吃法在讲究点也就是蘸着油辣子啃,这法子对狗娃来讲简单实用,狗娃吃肉可以一次性吃饱,啃足了肉,在水桶舀上一瓢水一饮而下,不用在吃别的什么东西就能第一顿饭。狗娃再吃肉上永远都是这样单一,但永远都不会吃的厌倦。
       有些在吃上比较讲究的邻家,看不惯狗娃的吃法,就给狗娃讲,要想吃的舒服就得配备什么胡椒、花椒、生姜、茴香、买什么什么牌的好味精,专门做某某菜的特配香料,如何炖着吃,如何凉调着,如何爆炒着吃等等。狗娃听了,摆摆手,嘿嘿一笑,“麻烦……,做得再讲究,还是一下肚子!”同样,狗娃对生活卫生也没什么概念,狗娃吃过饭从来不洗碗,碗就反扣在案板上,下顿照例端起盛饭吃。有人建议狗娃洗碗,狗娃嘴一抽, “嗨,洗那干啥,自己还能闲自己脏”。
       狗娃不讲究卫生,都从来不生病,狗娃有时也会很自豪的说,他活了大半辈子,还不知道医院、卫生所长什么样子。村里女人教育孩子要讲究卫生时常会说,“一定要养成讲究卫生的好习惯,不然容易生病”。孩子会马上反驳,“你说的不对,狗爷从来不洗碗,但从来都不生病”。女人气的没辙,就悄悄的嘀咕着骂老天爷瞎了眼,狗娃那么脏也不生病。
        狗娃有过一次建立家庭的机会,但错过了。‘九八洪灾’那年,邻县遭灾严重,许多土地毁了,房子塌了还死了许多人,一些人在本地生活不下去了,就逃到我们县和我们村。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两个孩子死了,男人也在洪涝中死去了,无依无靠,逃到了我们村子,被村长的女人给收留了下来。那逃荒女人勤快能干,人材也不差,经村长和村长女人一合计人为给狗娃做女人合适,就把情况给狗娃说了,狗娃既不拒绝也不表现的多想接受,一如平常的对村长说“好啊好啊”。逃荒女人也愿意,第二天就到了狗娃家里,晚上就没再回村长家了。村里有人跑到狗娃家里串门,一进门傻眼了,狗娃家里全变了,以为走错了,跑出门外一看才相信确实是狗娃家。好一段时间里,村里人就不断的感叹说,狗娃捡了大便宜,有女人真好。但狗娃有女人的日子不长,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女人悄悄地起了床,给狗娃做了一锅饭走了,再也没回来过了。女人走后村里开始流传起了许多有关女人的猜想,最据可信度的说法认为那女人本来就是个骗子,及没死丈夫也么死孩子,是专门跑出来骗钱的。当然,至于是不是真的,村里人无从考证。后来有人和狗娃一起聊天,有人开玩笑说有个女人就是好,累了晚上回家抱上一晚,什么疲惫都消了。狗娃随即就反对说,“球!哪有一个人睡着舒坦,两个人睡一张床哪有一个人睡着宽展,晚上一折腾连个浑实觉都睡不安分”人们由此,捕风捉影的猜到了一些有关那女人离开狗娃的正真原因,好些人一致认为狗娃把自个儿裤裆里的老二看的太真,冷落了‘逃荒女人’。农村人茶余饭后闲得没事,三三两两就会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瞎扯,自从狗娃女人走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狗娃就成了重点闲扯对象,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正处于需求旺盛阶段,狗娃每天晚上给人家一个脊背,是谁谁也忍受不了” “狗娃太不像男人了,送上门的B竟然都不想*,简直是在虐待自己的老二”这话讲的太过粗俗,但人们讲的乐呵,谁也不去讨论这话说的任何过分。时间长了,一些话就传到了狗娃耳朵里,狗娃听了依旧乐呵呵的,“你们这些人啊,一天到晚闲得有啥事干?净扯些鬼话”狗娃说完就忘了,并不跟谁去计较这些,照例是在有酒有肉的时候一如既往的招呼着那些背后糟践他的人,糟践狗娃的话说的多了,人们腻了也就不再说了。
       狗娃好赌,但从来不把输赢当回事,不管是面对输赢永远是乐呵呵的。狗娃自小没进过学堂,简单的阿拉伯数字从零到九未必写得出,但是狗娃在赌博方面却有着旁人不及天赋,打麻将、耍宝、掷色子、挖坑、推条子……名目繁多的赌博方式狗娃无不精通,赌博过程中的经济帐算得清清如水。狗娃是村里大大小小赌博场合的常客,尽管狗娃好赌却分的出主次从不纵赌,该放牛的时候放牛,该下田多的时候下田,从来不影响正常的生活。赌博赢了钱,大吃大喝,输了钱照例大吃大喝,不把输赢放心上。不像有些男人,赢了钱喜得脸上笑开花,输了回家摔盘子杂碟子,拿孩子不好好读书当说法打孩子出气。在赌博方面狗娃绝对是村里的模范,村里女人教训男人的时候总会以狗娃做例子,“也不看看你拿孬样,输了几个臭钱就摔东西打孩子,也该向狗娃学习学习”。
       狗娃一辈子只得过一次病,恰恰死于那场病。狗娃的病发作的很早,只是狗娃硬是不相信自己会得病,耽搁了最佳的治疗时间,结果把自己的命也給耽搁了。病症来临的迹象最先表现在吃上,狗娃吃肉一向都是切成疙瘩,撒些盐,用手捏着啃着吃,有一天开始,村里的人惊奇的发现狗娃吃肉也用了起筷子,并接切的很碎。狗娃就给解释,“我现吃东西哽,切碎些吃,哽的强些”。旁人就笑,“狗叔吃生牛都消化得了,今儿个吃肉倒哽,奇了怪了”后来又过了些日子狗娃说,“现吃东西,感觉没味”人们就偷偷的笑心想,“你什么时候吃东西有过味?”
       有关狗娃得病的论断最早是从村里的一个赤脚医生嘴里传开的,赤脚医生姓韩,祖上世代为医,韩医生的爹以及韩医生爹的爹以前当医生从不给人看病,只给牲口看病,到了韩医生看病的就不单畜生看病也给人医。旧社会农村生产落后,耕地基本靠牲畜,大户人家,家家养牛,牛一多,生病的也就多。当兽医总也闲不下来,生意好的火爆。后来农耕机械化普及,牛的用处小了,被宰的宰卖的卖。牛一减少,韩医生就没了用武之地。韩医生索性摘下‘兽医所’的牌子挂起了‘诊所’给人看起了病。起初人们怀疑,咋也不信给猪狗看病的法子用到人身上能行得通。韩医生一急就说了大实话,“人和猪狗没啥区别,生老病死都一个理儿,我家大大小小谁得了病还往医院跑?都是我用给猪牛看病的法子治好的!”村里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韩医生家人去医院看病的事实来。后来也不知是谁第一个让韩医生看病,总之韩医生给人看病成了司空见惯的事实,也没人去计较过什么了,村里不管是人还是牲畜得了病都去找韩医生給医。韩医生以此还给人解释“给畜生吃的药,用到人身上,药劲儿大好得快”。
       韩医生见了狗娃说,“你可能是食道炎,的抓紧治,一耽搁就危险……”
       娃把脸一扬,“球,我还能得那怪病”,狗娃这次说完话没笑。
       过了几天狗娃一脸蜡黄的跑到韩医生家里,声音以虚弱的近乎听不清了,“韩医生我可能真病了,你就给治治吧”
       韩医生说,“你的病我现在看不好了”
     “球!那么大的牛得了病,你都看的好,人的病你就看不好了?”
     “太迟了!”
       狗娃眼前一黑,一头栽在了韩医生的家里。
       韩医生站在家门口喊了几声,来了好些小伙子把狗娃给抬了回去。狗娃被大伙放到床上的时候醒了过来,可狗娃怎么也爬不起来了。大伙给狗娃说,“不要乱动,躺下来睡一觉就好了”
       狗娃很努力的回了句话,“球,你――都――当我是――碎娃…不――行――啦”狗娃说的很吃力。
       抬狗娃回家的几个小伙子见狗娃的屋里还有许多煮熟未吃的牛肉,就和狗娃平日吃肉一样,散些盐一人捏一块,分着吃了。
        三四天后,人们从狗娃牛圈里被饿的嗷嗷直叫的牛声中想到了患病的狗娃,有人跑到狗娃家看狗娃,被眼前的景象下瘫在了地上。 两三只老鼠正围在狗娃的脸上啃食,狗娃的一只耳朵,连同半边脸已经被老鼠啃食的不成样子了,并伴有阵阵恶臭袭来……
[/td][/tr][/table]

帖子标签: 原创, 原创

118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0研一年级

金牛座 优秀会员勋章 旅游之星勋章 原创勋章 新人王勋章 帅气GG勋章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4偶尔看看III

UID
95602
帖子
4
相册
0
发表于 2010-8-30 08:04:29 |显示全部楼层

才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