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hzzwp      

26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2研三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761
帖子
4
相册
1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6-21 21:00:4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本帖最后由 hzzwp 于 2009-6-22 07:07 编辑

战  友  情  缘  (小说)           原创:   舟唯苹
       九十年代初的一个冬天,我出差到东北回来的路上,远在陕西的战友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原部队的老排长屈军的情况,并说他从南方办完事后顺道来看我们,我高兴的一晚没合眼,我们已经有15年没有见面了,这些年来我一直想他。
       当他还没到达约定的陕南中心城市汉中时,十多位战友组成的车队已先期到达前来迎接他,我也马不停蹄急忙赶了回来。见面后的当天晚上战友们欢聚一堂,你一句我一句酒后感言激动不已又唱又跳,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军旅生活,分别时一个个含泪拥抱惜别。
      屈军连续几天和我在一起,他确实很忙,这几天也从不闲着,许多打来的电话都在找他,几乎都是询问警官学校招生之事,屈军分别给了他们满意的答复。我随意问他:“你不是在军工厂当处长,怎么管起了学校招生的事”。他笑着说:“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这次出来有两项任务,一是参加西安、成都等地的物资订货洽谈会,二是学校委托我负责招生。对了,我这里有九个招生名额,我知道你有个表妹今年十八了,我还特意给她留下了一个指标”。他的话让我应验了一句,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的心理十分的得意。
       第三天酒后他对我们夫妇说:“你们俩都在铁路部门工作,按说条件也不错,可长年呆在山里,缺乏点现代生活情调,这可是留在铁路工作的遗憾呐”。老排长关心咱的一番话,说到了我的内心深处。
       我仔细端详他的面容,感觉他还是以前那样对人体贴入微,说话干净利索,如同大哥一般。他是个关中汉子,身材结实魁梧,身高一米八九,由于他喜欢篮球,后来成了部队的篮球队长。他打篮球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在比赛中寻找到表现自己适当的时机,利索的作一个以左脚为轴心,右脚拖起做出重复扫地一两圈的动作,战友们给他发明的这一小动作戏称为“公鸡踏蛋”。
        岁月沧桑,不到五十岁的他背有点驼,古桐色的脸依然红润,尽管身上穿的有点不太得体,可套了件虽然有点退色但质量仍是上等的狐皮大衣,头上顶着颜色发灰的皮帽,我望着他已经有些变老微驼的背影,心里隐隐一阵酸楚。
        我当兵那年刚十六岁,那时年纪小不懂事,记的第一次在后半夜听到紧急集合急促的哨声,慌里慌张、脚忙手乱,漆黑的夜里摸不到背包带在那里,吓的我几乎尿湿了裤子,是他象大哥般的给我找到了背包带,三下两下捆好交给了我。当新兵那年冬天,戈壁滩的冬天寒风刺骨异常寒冷,晚上站岗冻的我直跳,接我上岗的是一位老兵,可他从来不接岗,我的手、耳朵被冻伤了,是他了解这事后找到这位老兵谈话,晚上站岗我再也不用担心了。我庆幸日夜思念的战友终于得以见面,他刚才的一席话更是感动了我,又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几天来我常常回忆起在部队的生活情景。
        那时候以阶级斗争为钢,人们思想行为常常受到一种约束,心直口快是要吃亏的,我们这些当新兵的当然不敢说错一句话,可是与屈排长在一起心理畅快的多,想说就说,想唱就唱,我们的思想上自然少了这种羁绊。
         同年入伍的高保乐、李建平、董成来和我常常在一起扎堆,为了显示肚里有点墨水,我们几个交流时使用声韵母反向拼音,说话只是把声母与韵母颠倒连贯发音,别人就听不懂我们说的是什么,比如:你好,谢谢你。发音时就说 in  aoh  iex iex  in。如一句完整的句子这样说,只要别人听不懂,就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可没有瞒过屈排长,他不久就发现了我们的秘密。有一天我对着墙上的黑板报,用声韵反拼法大声“aom  uzh  ix   anw   uis!”屈排长突然走到我的面前质问:“你想干啥?胆子还不小啊,竟敢这样颠倒拼读毛主席万岁,想当“反革命”?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抓起来,开你的批判会!”。临走他又冒出一句:“但愿这是最后一次,好自为知。”我被吓的呆若木鸡,木讷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如同犯下了弥天大罪,惶惶不可终日。
         
       一个星期过去了,这事没有人来找我,连队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反映,我完全被屈排长的大度征服,感觉他是我生活中的保护神。
       我们一起出差到西安,路上遇到一些如乞丐般的孩子,跟在我的后面要钱,我给了他们,过不了多久,他们又来了,我囊中羞涩摸了摸口袋无法应付。只好求助于屈排长,他走过去眼睛一瞪:“过来!告诉我,你的家庭是什么成份”。一句话,刚才跟我要钱的那几个孩子都吓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排长告诉我;这些人的家庭出身一般都不好,你问家庭成份,心理就十分害怕,当然只有跑了。跟他在一起每学习一招,我对他就越是刮目相看。
       部队那时主要任务是工程施工建设,劳动强度很大,体力消耗也大,可生活条件又不好,每周才能够吃上一顿肉,为了弥补生活上的不足,他让我们班里的兵下河去摸上几条小鱼,这样大家就可以喝上鱼汤了,有一个星期天保乐在小河边捕捉到一条蛇,屈排长用电工刀去皮和内脏,检了些柴禾和报纸烧起来,象野外生存训练一样,让我们真的吃到了原汁原味的烧烤。
        当兵的第二年夏练三伏,戈壁滩的气候酷暑难敖,白天的地面温度高达40多度,那时没有空调设备,晚上躺在床上热的直冒汗睡不觉,保乐和成来口渴的嘴里直冒烟,他们俩竟然不谋而合,在漆黑的深夜前后跑到兄弟连队的瓜地里偷西瓜,两人轻手轻脚顺滕摸瓜往前走,当互相摸到对方的手时,吓的就赶紧往回跑,回到床铺上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人,俩人偷偷的发笑还不敢声张。
         这事屈排长知道了,他只是瞪了保乐、成来一眼,什么话也没说,然后问我们:“你们还想不想吃西瓜?”大家回答说:“我们不敢!”“不敢吃别人的,这就对了!”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人抱来了几个大西瓜,我们班上的伙计们如狼似虎、饱餐一顿,事后我们才知道那是屈排长花钱买来的。
         李建平性格内向,平时沉默寡语,有一回我到外地执行支农任务,连续半年没有见面,一天邮递员告诉我有封信,我打开一看,是建平写的,信里的内容酸不溜肌的,好象是久别的恋人。我找了半天的报纸和书籍,总算是凑合写成了回信给他寄去,而我在信中抄写书
中的那一段他以后经常提起,说我什么知识面广、懂得生活、很有情趣、是个有品味的人。
         高保乐这个“机灵鬼”,却经常惹是生非,他从炊事班偷偷拿来了三个鸡蛋,用针扎了一个小孔慢慢吸着喝,让我尝试一下,我不喜欢生鸡蛋的味道。他把蛋壳用钢笔绘上人头漫画,分别写上炊事班长和他老婆、孩子的名字,然后放到炊事班的菜板上。屈排长知道后大骂了一通,并且边骂边做了几个踹人的动作,以此作为严重警告,从那以后再没有人敢拿炊事班的鸡蛋了。
         当兵第三年,我们之间已经无话不说了,我的军事素质不错,连队让我去训练新兵,常给新兵作示范表演动作,全班的射击、投掷考核都不错,可最后轮到我这个当班长的却没有及格。那天中午我难过的睡不觉,偶然听到后面山梁的树上有斑鸠的叫声,我和排长就偷偷起来提枪跑去,我悄悄瞄准射击,可枪响后树上只掉下了几根羽毛,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很纳闷,后去医院检查才发现眼睛出了毛病。
         冬天屈排长想吃肉,钱是没有问题,可是问题我没有钱,这年我已经当了班长,我让大家凑钱买了一支气枪,要求晚上站岗的兄弟们,注意在粮食仓库门口守株待兔打老鼠,第二天老鼠统统交给屈排长处理,只见他非常麻利的剥皮去脏切成几块,与食堂里打的那份菜一起参合煮着吃。
         屈排长吃的多,身体好,块头大,劲也大,平时我们互相打闹时,单打独斗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们少不了吃亏上当。有一天我在练习投掷铅球,准备参加部队的田径运动会,我的成绩自己觉得还满意,他跑了过来问我怎么投,我刚比划完他就投了起来,乖乖一下就超我近一米。他喜欢与班里的战士打闹着玩,经常把战士们的鼻子刮的红红的,我说你轻点不行啊?他马上给我刮了一个,我抱起他的后腰让三个战士同时上,把他放倒后用背包带捆起来,让全班战士轮流刮他的鼻子,他胀的满脸通红多次威胁,我们就是不理睬他。
         平时的训练和拉练,每当完成一个科目后,屈军总是要我们班的伙计们娱乐轻松一下,他要求战士们按照电影《地道战》里鬼子扫荡进村的画面;一个个端起枪,踏着他喊出的音乐节拍,猫着腰前进,随着他的大声喊叫“桃子嘎肌”!战士们又分别模仿牵“羊”、抓“鸡”和枪挑包袱的鬼子,还有的就演伤兵一拐一拐追赶部队的怪相,笑的大家捂着肚子。
        我们相处的五年里,他虽说脾气有些怪,但他性格开朗、乐于助人、亲切待人,战士们虽然害怕他,但也喜欢他。可是有一件怪事的发生,使得屈排长的脾气变的十分爆噪起来。
        那是一个春天,部队的首长找屈军谈话,组织上准备提拔他担任副连长,可屈军开出了条件:“要我继续留下可以,如果是提拔我,那就必须是正职,当副职坚决不干。”谈话以后屈军回家探亲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先是办了个人的大事,与他的同窗女友结了婚,三天后他们就分别走访了家乡的战友家,送去了连队同志们的问候。归队在火车车厢里,他遇到了一位老人患了急病,老人这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屈军帮他送到了医院,就象儿女一样精心护理他,直到老人的女儿赶到医院屈军才离开。 这事让他超了规定的假期,他没有向连队和首长汇报,更没有向任何人提起。
       屈排长回来了,我们当然高兴,保乐和成来亲自挑水烧热让他洗澡,他却指着成来说:“我看城市兵干活就是不行,你看你那个熊样,挑两桶水下山腿颤的都跟筛慷似的。我这次找了些鸡蛋粉盒,整了一对铁皮捅,准备让孩子从小开始练习挑水。”“有没有还不知道呢,扯这些是不是早了点”。我反唇说他惹的大家笑了。
       这回屈军探亲超假八天,部队的领导很生气,政委停止了他的工作,让他写出深刻的检查,随时作好接受组织处理的思想准备。屈排长想不通,每天不说话、猛吸烟,我们劝什么也不顶用,仍然我行我素。有天他突然说:“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你不让我好过那你也甭想过好”。说完拉上我和保乐就往医院走,我问干什么啊?他说:“从现在起和我一起住医院!”“我们可没有病啊”。他分别指着我俩说:“你是头疼,那你就是肚子疼”。
        我们故意装病住进了医院,医生给我们作了检查,量体温后又开了一些药,到了服药时间,我们知道这药是不能吃的,就把药交给屈军,他举手就把药撒在了病房的席顶棚上。那时早晨要“早请示”、上班前要“天天读”、晚上要“晚汇报”,这些我们以借口拒绝参加。每到医生查房时,我们就故意的哼唧,问那里不舒服,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那个部位。有一天和往常一样“天天读”,有人告诉屈排长服的药是治疗神经病类似的,屈排长心理更加憋曲的难受,为把事情闹的更大,他叫我们在病房里大声唱歌,这样立即就有人报告给院长。
       院长十分生气,指着屈军大声训斥:“医院所有人都在读毛主席语录,你带两个兵来捣乱,你有什么了不起啊,你还象个干部吗?我马上告诉政委,你等着瞧!看我怎么收拾你”。屈军也发了火,他指着院长的头额大声说:“你这个老秃驴——给我滚!”
       医院把我们赶走了,我们又回到了连队,连长找屈军谈话:“你还小吗?怎么这么不懂事啊?你想跟谁较劲啊?那有好果子给你吃吗?我警告你,以后放规矩老实点,不可再放肆!”此时的屈军的无语,表示无法接受更多的指责,他完全失去了理智,连长话音刚落,他突然从枪架上迅速取下枪,打开刺刀对准门口就是一个突刺,门板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痕迹。连长见事不妙连忙说:“我们之间无怨无仇,连里也没有人得罪你”。连长说完就走,我跟在连长后面不停的陪礼道歉,好象自己犯了错一样。
      部队政委再次找他谈话,使他的情绪逐步的稳定下来,对此他受到了应有的纪律处分。
      不久部队复员转业一批官兵,屈军、高保乐、李建平、董成来都在名单之列,部队留下我连续超期服役,我被宣布任命为代理排长。
      明天他们就要离开了部队了,临走的那个晚上大家都知道这是最后的晚宴,饭也吃不下,酒也喝不多,我们五人坐在有二米多高的石台阶上,望着天空谁也不说话,趁我不注意的李建平突然猛地推了我一把,我在坠落的瞬间如反映不及的话,那必定受伤无疑,我这时冷静的顺着推力身体翻了个滚站了起来,没有一点惊慌失措的表情,他们几个用异常的眼光盯着我,反而让我感到不好意思。
      高保乐说:“你以后可以锻炼成为武术的高手,可惜你当的不是侦察兵”。可这时屈排长拉长了脸很不高兴,他用力推了下李建平骂道:“你这个混蛋,今天你做这事要是出了麻烦,我可饶不了你,你废他我照样废你!”。李建平挨骂以后呜呜的哭了起来,我也假猩猩的跟着一起哭......。他们就是这样离开了我,也离开了难以割舍的部队生活,
     
       弹指一挥间,十五年过去了,在热烈的气氛中战友们有说不完的情话,道不尽的情谊,第三天屈军提出要去成都参加一个定货会,我立即给他买好了火车卧铺票。
      十天过去了,没有屈军的任何消息,更让我们着急的是董成来因工作繁忙,不能够亲自来陪同这位老排长,就委托爱人许萍带上礼物来H城看望他,这几天来她也没有了消息。
      许萍是个中学教师,这年四十二岁,由于善于保养身体,看起来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小十岁,她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几分姿色。他们都到了成都吗?他们之间是否旧情复发?凭我的直觉他们很可能一起“私奔”了,可回头一想,屈军不是那号人,他绝不会做出这种出轨的事,几天来往事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年屈排长随接兵部队来汉中接兵,二十五岁他风华正茂,标准的北方男子汉,他所到的乡镇镇长的女儿是这山沟里的“金凤凰”,长的眉清目秀,身材修长,肤白漂亮,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胸前两条大辫子,如同出水的芙蓉亭亭玉立,她是属于典型陕南淳朴气质式的美女,她见到屈军一见钟情,这人就是当年的许萍,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他第一个提出找接兵部队的屈排长,她还给屈排长写了一封情书,表达自己的爱慕之心。屈军收到信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可是他知道董成来和许萍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为了她成来请媒人提亲送彩礼,思量再三他对成来说:“你给许萍回信一定要告诉她,说我屈军在部队里因表现不好,早就安排转业回地方了,这样说知道吗?”成来已经有感觉认真的点了点头。
      三年后许萍来到部队和成来举行结婚典礼,正当他们度蜜月之际,她又见到了梦中的屈军,许萍心理十分委屈,“你明明在部队,为什么欺骗我,说什么自己在部队表现不好,早就转业回到地方了”。“我现在已经成家了,我这样做也成全了你们的婚姻嘛”。“什么都可以让,唯独爱情是不可以出让的啊”。“那现在我们已经木已成舟”。“不,我还要跟你在一起!”“我们这样胡闹,人家会怎么看?”屈军理智的拒绝了。
     同年我们班奉命单独执行任务,因为高保乐给指导员起的绰号偷偷传开了,得罪了连里的领导,指导员认为我们这些“文革”中的“红卫兵”搞“四人邦”,想给我们下马威,找了我们不少的麻烦。
     董成来学习的是车工技术,有一天他刚做完预备工作,准备加工切割部件时传动轴突然断裂,经过认真仔细的检查,轴伤是原有的旧痕,成来很后悔,晚上向毛主席请了罪,也在全连军人大会上还是作了深刻的检查。
     指导员来负责调查处理此事,他不顾我们的多次申辩和请求,在军人大会上宣布了给董成来记大过的处分,我们无计可施,请屈排长为我们讨回公道,由于屈军的据理力争,处分悄悄的被取消了。
     不久我们又遇到一件麻烦事,这天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玩,竟然都没有听到去参加“工地批判会”集合的哨声,指导员立即给指挥部打电话,报告连队里失踪了三名士兵,为了防范我们边境投敌叛国,请求派出人员和汽车到边境搜索,屈排长知道以后,立即派人找到了我们,避免了一场误会。
     他从来就是把战友的事当作是自己的事,难道他如今已经发生了变故?这实在是让我担心。
     屈处长终于回来了,许萍跟着也回来了,我们急不可待的问许萍:“这么多天你都去了那里啊?”“走亲戚了,因为走的很着急,没有来的及和你们打招呼。”我爱人说:“你走了我们很不放心,到处去找你,我们还打电话找屈军”。许萍后来说了实话:“我和屈军是约好去成都的,路上他对我说,家中有存款、别墅、小车,儿子在大军区篮球队打篮球,条件都不错,只是近几年来个人缺少点温馨和浪漫,他还拿出五十万的存款单给我看。”“他是不是在说谎啊?他的话一定你可要多想想才是哟”。我们有意提醒她。
     “怎么,你们还不相信他吗?”许萍反问我们接着说:“不过我也觉得有点怪怪的,既然他有钱,为什么这次出门不带钱呢?来回路上的费用开销还都是我支付的。你看他身上穿的那些内衣内裤,还是部队打篮球时发的,难道就买不起新的?”“你再回忆一下,他说的话是否自我矛盾?如今社会上的人很复杂的,你啊要多长点心眼。”
      许萍越想越不对劲,她直截了当问屈军:“你这次来难道就是存心来欺骗我?为什么对我不说实话?”屈军信誓旦旦:“苍天可以作证,我如果欺骗你天打五雷轰。”许萍被说服以后,脸上多云转晴了。
      屈军这次回来使出的温柔,却给我们布下了插满鲜花的陷阱,他刚刚落坐就对我们说:“我仔细想了想,还是把你及家人调到省城,我们就可以经常在一起了,调转费不多准备三万就够了。”“我已经与人事厅方面取得联系,调到厅局所属单位。”他问我这样是否合适,我心存感激连声说好。
      为了感谢老战友,这些日子里我们家是好烟好酒好茶好饭相待,家庭生活帐目开支早就亮起了“红灯”。屈处长当着我的面给人事厅打电话,称对方单位已经同意接收我。第二天屈军拿来了人事厅发来的电报,几个朋友都看到了这个电报的内容,战友们知道以后也来表示祝贺。
      我的调转消息在朋友、战友中引起了连锁反应,他们来家里探听虚实,有位战友当即拿出一万元的现金,要求屈处长给他的儿子换一所名牌大学就读。几个战友分别填写了儿女上警校的报名简历表,并一次性交付八千元。屈军收了钱让我重新点数,当天一共收到近八万现金转到了他的帐户。
      这时我爱人也拿来了八千, 我说:“你先别着急啊,他走人还早呢”。屈军对着我的耳朵悄悄的说:“别人交八千,你家表妹的事只交三千就够了。”
      晚上屈军多喝了一些酒,借着酒力他席间不时的拉住许萍的手不放“你要早点来找我多好,那你现在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生活在大城市里,宽敞的住房,出门有小车,吃香的喝辣的那还不都由了你,比呆在这穷山沟里强上几十倍,你后悔不后悔啊?”这回他一点都不再掩饰了。
      这时我也有意的多喝了点酒,屈军刺耳的话让我心里十分不爽,心想朋友之妻不可夺,这不要脸的如此放肆,我在为你害臊,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战友啊,我的心理实在无法容忍。我站起来对屈军发出了驱客令:“我们这些呆山沟的,怎么敢和你大都市里的人相比啊,既然你看不起我们,那好啊,你现在就给我走人!走的越远越好,让我看不见为止。”屈军从衣架上取下衣服拉起许萍头也不回走了。
      他们一走,大家感到一阵尴尬,我想了想对伙计们说:“屈军真的太不够意思了,从现在起我本人不找他办任何事情,他对我的承诺也不需要兑现,我也希望你们对他不要抱有任何的幻想,战友们的孩子想上警校和调转,你们不想想这事来的是多么蹊跷啊,事实将证明只不过是一个骗局而已,你们现在还来的及退回自己的本金,如果有什么责任我来替大家扛着”。
      平时不爱说话的李建平说:“你啊变的越来越让人不可琢磨了,现在就连老排长的话你都听不进去了,退一步说他就是再有错,也不至于来欺骗我们这些老战友吧?”“对啊,不能够这样说人家,不就是犯那点事嘛,可对我们还是真心的啊。”我回答说:“这事信不信由你们自己定。”酒逢千杯知己少啊,我醉后吐出的真言,竟然没有得到一个人的响应,只怪战友们仍然对屈军抱有幻想。
       什么叫孤独,你的良苦用心得不到别人的理解和支持,那就是最大的孤独。
      我们争论后的第三天,许萍打电话对我爱人说:“屈军说了你老公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遇点事就不冷静,一翻脸就不认人,也不给人家一点面子,老让人家下不了台,妹啊那你可得好好劝劝你的老公啊。我们明天就去你们那里好吗?”我爱人答应了她的请求。
      屈处长再次回来,一见面就紧紧握住我的手拥抱起来,他把给我孩子买的玩具和书交给我,同时邀请我们几个人晚上一起到“五一大酒店”吃饭消遣。几天前发生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我的心里也很高兴。饭局中屈处长提出利用铁路运输,与H市水泥厂签定供销合同,需要我陪同引见,我满口答应了。
      由于厂方对铁路信任的关系,我们一行到了水泥厂,就受到厂长的热情接待,双方谈妥暂定三万吨的供货合同,由厂方给屈军单位回扣两万元并分两次给付,双方正准备签定合同时,我问屈处长:“你可是专门来参加订货会的,为什么不用你带的合同书?用厂方的合同恐怕不合适吧?”不知道为什么, 我仍然对屈处长保持着一份谨慎。屈处长说:“前几天我和邻近的厂也是这样签的,那有什么关系啊。”我 还是坚持说道:“我们不管别人怎么做,只是应该按照规矩办事,还是下次你带上合同书再来签吧。”
      回来的路上,屈军在车上似乎妥协对我说:“今天合同书我是忘记带了,但我们之间也可以搞合作啊。”“那怎么个合作啊?”“我把回扣给你们一半怎么样?”“那肯定不行,就是全部给我们也不行。”我拒绝了他的请求,因为这不是给与不给的问题。
     屈军的所作所为,思前顾后找不到答案,我决定还是试一试,最好让他自己露出破绽来。我与火车站派出所联系,所长带了几个民警在值班室等待我们,他们看我的眼色行事。我和屈军来到派出所,互相还没有搭上几句话,屈军就说上洗手间悄悄的溜了,想不到他这一走居然不辞而别。
     这次我对屈军彻底失望了,也完全丧失了尚留在心里的一丝信心,屈军家乡的一位战友打来了电话,告诉我屈军做生意上当受骗亏了本,老婆赌搏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债,我把这个消息转告了战友们。
     春节过后,转眼到了学校开学的时候了,屈军打来了电话要战友们的子女们准备好一张骨龄片,称所有的手续已经全部办妥,他在五日内和学校一起来汉中接人。电话中他对我心有余悸:“你是吃皇粮的,平时也不需要我帮忙,今后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就尽管找我好了。”“我还是那句话,多做善事,利人利己,损人利己,天地不容。”他回答说“你不应管的事,你就甭管,这样对你有好处。”
     学校开学三个月过去了,尽管战友们和他们的孩子还在翘首等待通知书的到来,可是他们心理已经明白上学的希望已经彻底破灭了。

     上个世纪末,我到外地参观学习,恰好联系上了这里的同排战友,见面他告诉我:“屈军上半年到了他家,住了三天才走”。可是他走后给他家同样留下了遗憾,屈军的确是变了,面对金钱物资的诱惑,他已经违背了自己的承诺,欺骗我们这些善良的战友。他失去的不仅是良知、道德,更丧失了战友间这份珍贵的情缘。
     这些年来,生活在秦巴山区的战友们,尽管已经明白居军的为人,有的曾为此付出了代价,但是对他还是没有狠起来,我们在一起相聚时,还是要提到屈军这个名字,更多的是为他惋惜。因为毕竟忘不了过去相处的朝朝暮暮,挥不去这份战友之间的缘分和友谊......。
     今年旅游再次路过省城和屈军的家乡,他的形象仍不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几次梦见他还是一个事业的成功者,仿佛他又回到了从前。我情不自禁的走到了他所在的小区,然而又失去了面对他的勇气,我望而却步在大门口贮立很久不忍离去。



                                                                                               二○○九年六月六日


                                             
                             本文作者回答网友的提问
一  问:《战友情缘》可以说是中篇小说了,故事里的人物、情节是真人真事吗?
      答:小说中的人物、情节都是虚构的,切不可对号入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二  问:红军长征过草地吃草根和树皮,七十年代的兵虽然条件艰苦,但不至于吃老鼠吧?
      答:那没有办法,谁让他当灭鼠“专家”,他这样做也许是他上辈子与老鼠结有深仇大恨。
三  问:《战友情缘》约有一万五千字,作者想以此表达的意愿和意义是什么?
      答:唤醒尘封多年战友情意的记忆,珍惜过去的这份情缘。
           呼唤摧生正义、良知、和道德,学会思考和理解快乐。
四  问:作者当过兵吗?以后的写作还有什么打算吗?
      答:如果不当兵,就不可能有这种生活的积累,以后如果有兴趣还可以继续写。
五  问:假如连续写军事题材,那以后就可以拍成电视剧或者电影不挺好吗?
      答:那我只有放弃,因为我们早就脱了军装。
帖子标签: 小说
 
本帖评分记录古币 收起 理由
暗天翼 + 3 加精
 
冬瓜      

太郎

100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 16大一年级

健康大使勋章 帅气GG勋章 活跃勋章 每月之星勋章 旅游之星勋章 灌水勋章 白羊座 处女座 金牛座 巨蟹座 摩羯座 射手座 狮子座 双鱼座 天秤座 天蝎座 双子座 水瓶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8088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6-21 22:03:24 |显示全部楼层
这辈子没有当兵 可惜了
我的爱情: 摩天轮 旋转木马 郁金香 教堂 冰雪 烟花 我和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hzzwp      

26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2研三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761
帖子
4
相册
1
发表于 2009-6-22 14:56:11 |显示全部楼层
当过兵的请进,正在当兵也请进,关心和支持军人的以请进,大家可以聊一聊啊,题材不限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0

听众

1996

积分
  • 6小四年级

足协勋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0752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6-22 16:43:28 |显示全部楼层
2# 冬瓜

我两个当兵的朋友后悔了。。。
~面带微笑~保持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1

听众

3115

积分
  • 8小六年级

旅游之星勋章 双子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7320
帖子
0
相册
4
发表于 2009-6-22 18:25:41 |显示全部楼层
hehe   因为自己穿过军装而自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www.xnmeiwen.com

311

主题

4

听众

1万

积分

社区QQ达人 原创勋章 帅气GG勋章 巨蟹座 退休版主勋章 优秀会员勋章 活动家勋章 游戏达人勋章 影视先锋勋章 摄影勋章 合理建议勋章

签到天数: 6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6常住居民II

UID
12601
帖子
0
相册
9
发表于 2009-6-22 23:11:41 |显示全部楼层
最可爱的人!——军人!
www.xnmeiwen.com 夏暖美文网
西安政企新闻网 : news.xabbs.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暗天翼      

37

主题

0

听众

6439

积分

活动家勋章 影视先锋勋章 海洋之星 情侣勋章(男)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4379
帖子
0
相册
1
发表于 2009-6-23 10:17:50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写
淘润广告联盟 : www.taorun.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子杰      

381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健康大使勋章 活跃勋章 每月之星勋章 论坛卫士勋章 灌水勋章 天蝎座 游戏达人勋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1291
帖子
0
相册
7
发表于 2009-6-23 10:55:20 |显示全部楼层
当兵

我曾经的梦想
℡): 白色帆布鞋...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先生      

439

主题

0

听众

3万

积分

健康大使勋章 卓越贡献勋章 每月之星勋章 活动家勋章 影视先锋勋章 数码达人勋章 食神勋章 灌水勋章 游戏达人勋章 情侣勋章(男)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20434
帖子
3
相册
3
发表于 2009-6-23 23:51:32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害怕的 是
小说长~
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hzzwp      

26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2研三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761
帖子
4
相册
1
发表于 2009-6-26 08:10:21 |显示全部楼层
当兵复员退伍以后怎么办?请看下集:车行108国道。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