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xuxu19410      

9

主题

0

听众

457

积分
  • 3小一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586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5-13 14:29:21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湘行散记


[  
    2007年8月4日到8日,去了湖南的一些地方,从长沙到湘潭,到常德,到张家界,再到凤凰,时间虽短,但也算是从湘东到湘西了,第一次到湖南,尤其是传说中的湘西,不免就有一些感想,借了沈从文类似的题目,串成一篇《湘行散记》。

    8月4日下午3点到达长沙黄花机场,说实话,长沙不是一个旅游城市,而更像是一个精神的家园。虽然位列第一批二十四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中,却少有景点,抗日战争的几次大会战和一把大火已经把这个城市的历史印迹销毁的差不多了,可安排的景点还有三处:马王堆、橘子洲头、岳麓书院。但几千年的历史上,并不是一把战火能够毁灭的,屈子、贾谊、岳飞、左宗裳,谭嗣同,都从长沙这块土地上走来,从近代的湘军始,到民元革命的仁人志士,再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湖南人的奋斗精神是威震海内的。


下了飞机,时间还早,我们去参观了马王堆,马王堆是2100年前长沙国丞相軑侯家的坟墓,七十年代挖掘的,算不得传统的景点,现在已整体移建到了湖南博物院里面,出土的文物分类放置在地下一层,地上二层的楼面内,但还有许多不易移动、怕见光的宝贝没能展示。马王堆的出土是个奇迹,在那个“破四旧”的年代里,多少帝王将相的墓葬被遗弃于野,付之一炬。而马王堆竟能得到这样好的保护,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但从另一个侧面来讲,也说明了马王堆世无伦比的价值。虽说是陪葬物,却也是侯家平时起居的写照,人间能够享受到的荣华富贵,都在地底下得到复制,除了青铜器按规制不能入土而以陶制品替代外,其它是一应照旧,漆器和丝帛品是最平常的居家用品了,数目是数以千计。在漆器盒底上用毛笔写着“君幸食”、“君幸酒”,仿佛依稀能听到侯爷“多吃菜、多喝酒”的招呼。丝衣绸衫更是精美无比,一件长袖素丝禅衣,竟然只有49克,而且它的袖口、领子上还是加了层的。讲解员说现在工艺还做不出这么轻的丝衣,还有好几幅帛画,最有名的是T型帛画,描绘了侯爷夫妇在人间和天堂的生活,这都是中学历史书上早就相识了的。马王堆有三个墓室,出土文物最多的是二号墓,也就是辛追夫人墓,这个名字可不是后人添加了,她身边的一颗印章上刻着“妾辛追”的名字。辛追夫人是家族中最后辞世的,她的墓室的规格也是最高的,可谓哀荣到了极点。棺椁之大是无以想见的,全部用千年以上的整木制作,恐怕现今世上是最也找不出这么大的树木了。更出奇的是辛追夫人的遗体保存的栩栩如生,面貌清晰,神态安详,发肤润洁,似乎刚睡着一样,自然透出一种贵妇人的气质来。专家在她的体内还找到了几十颗甜瓜的种子,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是看过郭沫若据此写成的推理小说,郭沫若解放以后的作品似乎是专门作为人们的笑料的,这篇文章应当也不会例外。辛追夫人出土时,据说身上穿了十几层的蚕丝衣服,这也许是身体能完整保存的最主要原因!这种方法,实在是比木乃伊还要先进科学的多。
    晚上在玉楼东吃饭后,到国林大酒店放好行李,就沿着劳动西路出去了,国林大酒店对面就是贺龙体育馆,紧挨着是田汉大剧院,大剧院的门厅租给了房产商,摆放着楼盘的模型。房地产在任何一个城市都成了支柱产业,长沙自也不会脱俗,市区的房子刚到四、五千了,相当于柯桥这个县城的价格,但这是在中部,也算是一个高位了。
    来到侯家塘新一佳超市门口,看到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坐在台阶边,举着写有“家教”字样的纸牌,走上前去一问,果然是当地的大学生。她们告诉我很多湖南的学生是靠做家教来挣取自己生活费,这在绍兴的街头是不可想象的。看我是外地人,她们建议我去湘江风光带,那里晚上特别热闹。果然,当我打的到杜甫江阁的时候,前面是人山人海,围得个水泄不通了。杜甫江阁边正有“善行一夏”的露天歌舞演出,演员的表演很是出色,不时赢得阵阵的掌声,组织者的工作更是到位,还有电视在做实况转播,长沙的娱乐业一直是独领**的,现在连中央电视台都开始模仿湖南电视台的节目了。江阁正对湘江,高四层,阁以人名,当为杜甫登临处,拾级而上,临风凭栏,湘江北去,带走了多少英雄故事,屈原怀瑾握瑜上下求索,左宗裳带棺出征收复西域,**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而今湘流依旧,英雄安在,怎不令人心潮澎湃,抚今思古起来。湘江比我想象要宽阔的多,江水也不见混浊,这在国内的大城市实在是少见的,很多人在游泳,还有钓鱼的。江中间有一小岛,就是有名的橘子洲了,但岛上灯火俱灭,看不到一点影子,很是遗憾了一阵。江对面是大学城,现在是暑假时期,也没有平时的热闹,据说在平时,对江的喧闹声能一直传过岸来。


沿着江堤走了好久,上面已经做成了景观带,很是宽阔,绿化也很好,许多樟树一人已不能合抱,至少有二十多年的树龄了,宽阔的景观带上人流接踵,仿佛整个城市的居民都来到了这里,江风习习,劳累了一天,大家享受着自然的清风,最多的是情侣了,成双成对的,有一对甚至是残疾人,他们坐在各自的残疾车里,正快乐地窃窃私语呢。想安静的,则走下堤去,这里离江更近了,两把躺椅并排放着,化二十元钱泡两杯清茶,看江上孤帆渔灯,望天边繁星点点,相爱的人又度过了一个美丽的夜晚。
    十点多了,在绍兴已经是万家灯火熄灭的时候了,江堤上的人还是越来越多,江堤外面的公路上竟然塞起了车,以前听说长沙的夜生活丰富,今天才算是真正见识了,长沙真是个不夜城啊!回来酒店睡下,已是十二点了,但窗外的公路上,来往的汽车见得比白天还多。
     8月5日六点起床后,到对面的贺龙体育馆去转了圈,体育馆分新旧两个,总体占地很大,特别是新馆,绕行一周怕要二十分钟吧,在市区能建这么大的体育馆,也是难能可贵的了,到处都是锻炼的人儿,以老人为主,年轻人刚睡下不久,此刻正是鼾睡的时候。夜晚是年轻人的世界,而清晨是属于老年人的,每一个长沙人都享受着属于自己的美好时光。早餐后赶着去岳麓书院,途经“蓝调大厦”高档写字楼盘正清盘酬宾,心想蓝调这几年做版主,油水可真不少捞啊!书院和它所在的岳麓山名气很大,山为南岳余脉,称之为“衡山之足”,是适合诗人咏叹的地方。书院是湖南名士读书之所,渊源深远,文人多以能在此论文为荣。书院在湘江对面的湖南大学校园内,过鼓牌楼路就到,这条路被戏称为湖大的“堕落街”,也不知是真是假?书院几经毁建,已经是江南园林的格局了,门口两侧书一对联:唯楚有才,于斯为盛。大气则是大气,但目空一切的姿态并不受人欢迎,如果上联改为“楚唯有才”,恐更为贴切吧。里面的爱晚亭也是名胜,其实它在最偏僻处,游人少有瞻顾,这时,雨已作倾盆下了,但我还是冒雨寻觅,直淋得成了落汤鸡,总算一尝了心愿。
    又去了韶山**故居,路经雷锋镇,很是亲切,雷锋是我们这辈人的第一个人生偶像,小学的时候,读过《雷锋出差一千里,好事做了一火车》的课文,现在感觉那真像一个童话的世界,可惜,我们已经没有了童话,也再回不到这个童话的世界里了。**故居前排着队,里面地方不大,参观的人依次进入,不一会就出了后门。村前的荷塘里满开了荷花,色彩鲜艳,一看就不是凡品,招得不少游客惊喜不已。滴水洞是传说中的地方,**称之为“西方的一个山洞”,但却只见三幢苏式房子,一点也不好玩。至于那个西方的山洞,终是觅无所得,还有指示牌上的“滴水仙境”,恐也是让游客去凭空想象的,在炎热的太阳下走到半山腰,还是不见仙家的踪迹。
    今天的行程安排很匆促,紧走快走又是三小时的车程,过了芷江和沅江,常德就到了眼前。到这里才算摸着湘西的边的,当然,湘西已不复为沈从方笔下的湘西了,七十年来,一切的建筑和风俗都已变了样,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翻越着一个又一个的山头,往夕的边地僻境都连成了通衢大道,湘西只剩下一个地理上的概念,它不复是与世隔绝、愚昧无知的代名词了。唯一不变的是奔流不息的江流了,要想走进历史的湘西,恐怕也只能追溯江流而上了,沅江、芷江就取自屈原的楚辞句“沅有芷兮醴有兰”,这是屈原流放之地,两岸芷草芬芳,给于诗人放逐的心灵几多安慰啊!几千年来,这些江河就是湘西唯一的交通和生命线。上行的粮食、花纱、布匹,下行的木材、桐油、朱砂。每天塞得河流满满实实,不像现在空空荡荡的。而河流也因此充满了生机,沿河十万个在水中讨生活的水手,和那官员、士兵、农人、妓女、船主以及一切寄生于此的人,各安于天命,“人人洁身信神,守法爱官”,遵守着一种古老的秩序:“最上为天神,其次为官,又其次才为村长同执行巫术的神的侍奉者”。这个时候,我倒情愿这里不通公路,搭乘麻阳大船或雇一只桃源划子,“朝发汪渚兮,夕宿辰阳,”临别时和戴水獭皮帽子的朋友一起骂骂仇十洲。
    在常德桃林宾馆住下,晚餐后到沅江边排云阁喝茶,其实喝茶只是一个幌子,主要是为了找个座位。沅江清澈宽阔,又穿城而过,城市也因此多了份灵动和大气。常德是个美丽的城市,城市绿化率很高,连大街的两边都精心搭建了高品位的绿化小品,又干净又文明,真所谓“常德德山山有德”,沅江两边更是风情绝佳,排云阁、武陵阁、春申阁依次建在江边,江阁高耸,把城市连成了一串珍珠。夜色笼盖,华灯齐上,白天的暑热也被江风吹得没了踪影,人们成群成对来到江边、步行街、商场,一天的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帷幕。常德又是一个适合居住的地方,这里的房地产市场特别发达,光市区就有125家房地产公司,楼盘供应充足,更难能可贵的是房价并不高,市区平均房价每平米1911元,最好的江景高层房也只有每平米2500元,而且还有好多优惠哦!二手房就更便宜了,有一间市区115平米的简装房,才挂了15﹒5万元,这里气候又好,除了经济发展不如江浙的城市,真的没有可挑剔的地方了。
     8月6日,上午去了有名的桃花源,桃花源是个老景点了,是心里一直向往的,桃花源在桃源县,开车化了一个多小时,夏季是桃花源旅游淡季,偌大的景区只有我们一个团队,餐厅也像是专门为我们开似的,桃花盛开的三月才是旅游的旺季,当年的武陵渔人也是溯桃花水而上的吧!那时鲫肥鳜鲜,夹岸桃花缤纷,才是寻访秦人的时日。访秦人不得,只好踏寻旧踪聊以**了,过桃花林,沿溪而上,山路曲折,明暗相杂,到底前看,已疑无路,却山体暗藏一洞,洞颇深远,前有光亮,即秦人村也,山里世界,豁然开朗,房屋耕地错落有致,尤以待秦人!景区有个群贤亭,刻像的都是颂扬过桃花源的名人,有陆游、王守仁等像和诗词,不禁为绍兴人感到骄傲。
    吃完中餐就往张家界市赶,张家界城市不大,以前是属于湘西州的,叫大庸,很古雅的名字,八十年代后期才分出来成立了地级市,这种现象很不好,有些人动不动就喜欢分郡治,甚至把人的故乡都搞没了,弄得人们的情感无所归依。像绍兴,千百年来一直管辖余姚、萧山,后来一下就划出,绍兴现在要编本名人集都变四不像了,还有许多经济上的不利因素,观念都被他们搞乱的。

    晚饭是在宾馆的餐厅吃的,我们在门口的小店买了湘泉酒,这酒价廉物美,46度的一斤装才卖30元,我一推荐给大家,果然是纷纷响应,一餐就喝了三瓶。小店还有许多湘西的土特产,杜仲卖50元一斤,我怕路上不好带就没买,不想过了这个店,后来的行程中再也看不到这个价格了,着实让我后悔了好一阵子。宾馆的旁边有一个大庸文化城,仿古的重檐歇山顶建筑群,很是凝重。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张家界晚上也很热闹,大街上的人比白天不知要多出几倍,农人挑着自种的桃梨瓜果在沿街叫卖,才算看出一些湘西的影子来。夜已经很深了,梅尼百货商店的十字路口,还是热闹非凡,我跟着人流走啊走,一直到双脚无力昏然欲睡,就走进北正街的理发店,选了个30元的洗剪套餐,还没等洗完头就睡着了。醒来后又净出汗,连喝了两杯冰水才冷静下来。这几天真是累坏了,每天跟着城市的节奏,睡的很迟,早上却起得比在家里还早。


8月7日,上午去了张家界的黄龙洞,张家界最出名的是山,但夏季天气炎热,白天外面的温度都在40度以上,并不适合爬山,我们选择去黄龙洞,黄龙洞全长16公里,分上下四层,旅游开放的线路还不到一半,其中有2000米的水道游览,进入洞中,寒气副人而来,初觉大爽,及到候船处,看工作人员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旅客都露出了羡慕的神情。这里的水温常年保持在16度左右,用手试水,一般寒气副人而来,但这里的水却最适合娃娃鱼的生存。黄龙洞是七十年代才发现的,湘西的喀斯特地形分布方泛,民元革命时期,沈从文就曾被送到可容万人的齐梁洞避难,直到现在,齐梁洞还作为一个著名的景点供游人参观。湘西剿匪的时候,许多 湘行散记,老贴新发  整天钻在溶洞和解放军周旋。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还有很多的溶洞等待我们去发现。在黄龙洞里,看着身边的美境,我只来得及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声!步移景换,那石笋,那造型,那洞石,那流水,无处不是天造地设的杰作,又兼得鬼斧神工的细琢,里面最长的石笋达到19米多,按照溶洞学的规则,这是大自然连续20万年的功课,我们足足走了两个小时,越到深处,景物越奇,到后来,照片也不拍了,也不是不拍,实在是不知道拍哪里好了。出了洞,浑身上下立刻就被汗水浸透,我们上车向凤凰赶去。
帖子标签: 散记
xuxu19410      

9

主题

0

听众

457

积分
  • 3小一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586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5-13 14:31:00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湘西是一顶美丽倾人的王冠,那凤凰就是王冠上那颗无可争议的宝石了。几十年来,这颗宝石一直闪着炫人的光彩,吸引了无数寻梦的人儿,这当然也包括我,但我却不敢,是怕梦醒时分那种无言的惆怅吧?凤凰,如果你不能给我心灵的慰藉,我情愿地把你膜拜在心底,永远也不来惊忧你。这一次,我是鼓足了多大的劲啊!才积蓄足够的勇气来新近你,车轮飞快,很快就过了吉首,吉首是湘西州的首府,公路穿城而过,两旁建筑已找不到一丝逝去韶华的影子,凤凰也会变成吉首的翻版吗?心情越来越不好了。这时真的希望汽车能开慢些,甚至于能停下来,像当年沈从文时隔13年后重回家乡那样,化上10天时间从桃源溯水而上,让时间来消化心中的失望。
    十多年来,凤凰一直是我心中一个沉甸甸的梦,多少次想去亲近它,又多少次本能地抗拒着它的**。对凤凰,我是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自然的,从没到过湖南,凤凰地处边城,更是不用说了。熟悉是因为沈从文的文章给了我无数次对于这个湘西小城的想象,凤凰似乎是我许多年以前就曾游历的故园,我熟悉它的一切,清洌的沱江水,岸旁的吊脚楼,来往的洪江船,和那多情的水手,白脸的女人,开拔的兵士。
    但凤凰终于没有让失望,当我穿过车窗望见一江清翠的时候,当江边吊脚楼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当凤凰以她那绝世惊艳来迎接我的时候,我惊呆了,灵魂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千百遍梦里的追寻,多少次心灵的契约,都在这一刻得到了复合,我曾以为,你只是我精神的家园,想不到经历了这么多的劫难,你竟然毫发无爽地保存着依然美丽的容颜。
    在凤凰火凤大酒店住下,匆忙地吃过晚餐,我漫步在凤凰的街头。凤凰老城基本上保存着原来的规模,沱江穿城而过,江南为城内,江北为城外,酒店在城外,离沱江还不到百米的距离,出一条小巷正对着万名塔,旁边就是有名的虹桥,长卧于沱江之上,古朴依旧,我沿着沱江,顺着酒吧街、老营哨一直走到灯火暗淡处。一路的建筑邻次及毗,全为木构的两、三层老房子,江两边都是同样的建筑,看得出这些房子已有些年头,经受了百年的风霜。唯一不同的是对面多倚江而建,房屋向江上展移开来,底下木头直插到江底,支撑着房屋后间的重量,这就是有名的吊脚楼了,印象中它不是没有生命的建筑,而是带着暖暖的暧昧色调的,每一幢吊脚楼的里面,要么有一个温顺的小家碧玉,要么是一个多情的粉脸女人,钱财得于走四方的商人,情义却结于淳朴勇敢的水手。
    夜色已深,黑暗更给了我无限的遐想,我走在这古老的街路上,心里充满着和沈从文当年一样的期待, “时间虽已过了十七年,我还能认识城中的道路,辨别城中的气味。我居然没有错误,不久就走到了那绒线铺门前了。恰好有个船上人来买棉线,当他推门进去时,我紧跟着进了那个铺子。有这样希奇的事情吗?我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十七年前那小女孩就成天站在铺柜里一垛棉纱边,两手反复交换动作挽她的棉线,目前我所见到的,还是那么一个样子。”行走好久,暗幽的深巷寂静无人,其实我早就知道,即使找遍全城,甚至整个湘西,记忆中的绒线铺是再无痕迹的了,那娴静甜美的小翠也只能在记忆中了。牵记的湘西女孩,除了小翠,还有翠翠和夭夭。翠翠是不用说了,她是《边城》中的女孩,是没有人不喜欢的。夭夭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命运多桀,一个吸鸦片烟的老兵霸占了她,她对城里人有一种天生的好感和亲近,沈从文只在回乡途中见过她一面,话没说上一句,却对她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我几乎本能地就感到了这个小妇人是正在对我感到特别兴趣。不用惊奇,这不是希奇事情。我们若稍懂人情,就会明白一张为都市所折磨而成的白脸,同一件称身软料细毛衣服,在一个小家碧玉心中所能引起的是一种如何幻想……下船时,在河边我听到一个人在唱《十想郎》小曲,曲调卑陋声音却清圆悦耳。我知道那是由谁口中唱出且为谁唱的。我站在河边寒风中痴了许久
    我一直以为,湘西风情,也只是由于她们的存在,才变得这样让人迷恋。如今,吊脚楼依旧,却已物是人非,我走出深巷,夜很深了,沿河的吊脚楼要么是高朋满座,酒兴正酣,要么是轻歌曼舞,人影稀疏。但这都是各地的游客,并不是真实的湘西了。湘西的女孩已在沈从文的书里沉沉地睡去了。
    现实中的凤凰是个不夜的小城,夜晚的游客比白天还多,游客会从虹桥走到老营哨,然后过跳岩跨过沱江,再沿着城墙底下老菜街的石板路,过东门城楼,从虹桥走出城外,这一圈是凤凰最热闹、最吸引人的地方,沱江两岸,城墙内外,护城河边,看不够的美景,走不完的人流。沿河的码头,多的是放灯许愿的人,各样的纸船飘落着江面上,随着水流放飞了美好的心愿。在望不到边的小摊旁,挤满了银饰和蜡染蓝布的游客,湘西到处都印刻着苗乡的痕迹,但这些都不是真正的苗族服饰,而是在流水线上仿制的。沿街的老屋都已做了营业的场所,一位土家族老妇人告诉我,她的房子一年能收五万租金,再在偏僻处“典一间屋住”,这里的老人日子过的很安逸,或许也只有在他们这里,还能找到沈从文笔下的那种安于生活的宁静和自然。街上到处都是旅馆、饭店、酒吧和商铺。旅馆都是家庭床位,到凤凰旅游,不愁找不到睡觉的地方,任何一扇虚掩的门都会热情的容纳你。饭店烧的都是湘西的特色菜,大多为本地人所开,开酒吧的多是那些舍不得离开凤凰的游客,有一些闲钱又有一些空闲,而长留在此了。在这样的晚上,你不用担心太迟,天亮以前,总能随处找到喝酒和填肚的地方。商铺里最多的还是苗人的传统服饰,还有姜糖和弥猴桃干,现在正是弥猴桃的采摘时节,店家到农人地头去整筐地收来,再晒制烘干,新鲜滴翠,酸甜相宜,才买十元钱一斤,最受游客喜爱。
    8月8日,天一亮就醒了,早餐是到虹桥边的饭店去吃,虹桥是凤凰的一个标志性建筑,其实是一座两层的廊桥,里面有很多店铺。沈从文曾这样描述过它,“那长桥两旁一共有二十四间铺子…桥上有洋广杂货店,有猪牛羊屠户案桌,有炮仗铺与成衣铺,有理发馆,有布号与盐号。”看得出以前这是一个农贸市场,但现在旅游第一,全部换成了旅游商店,里面的租金也贵多了吧,农贸市场移到了桥外,城外的农民挑了自家种的果蔬来卖,弥猴桃、大甜梨都只卖一元一斤,我还发现了又小又紫的野葡萄,不禁又记起了沈从文的描述,终于抵不住**,果然是不一样的味道。
    今天的景点是沱江泛舟、沈从文故居、江西会馆、熊希龄故居、杨家祠堂、东门城楼等。但我的兴致只在沈从文故居,虽然其它的景点也是非常不错,特别是沱江泛舟,把自己置身于凤凰的山水中,让流水慢慢地把我们从画图的这边带到那边,从各个角度饱尝凤凰的美景,抑或在岸上的游人眼里,我们也成了风景的一点一捺,是何等惬意的事情啊!
    沈从文故居在老城的东营街,占地600平方米,是典型湘西木构四合院建筑,和见惯的鲁迅故居相比要小的多,跟旁边的民居挤在一起,看不出有什么区别。沈从文1902年12月28日出生于此,在这里住到15岁。此后的六年里,他一直随着队伍在湘西的各个州县奔走,这段时间,他每天看新的风景,有新的经历,厌烦晚上在同一张床上睡觉,虽然条件艰苦,甚至死里逃生,但却是他最快乐、最无忧的时候。这21年的生活经历是他以后写作最主要的素材,并成为他取之不竭的灵感源泉。沈从文以小学的文凭而终于做了北京大学的教授,完全是得益于他在读一本小书的同时在读一本大书,一本人生的大书。而“假若命运不给我一些折磨,允许我那么把岁月送走,我想象这时节我应当在那地方做了一个小绅士,我的太太一定是个略有财产商人的女儿,我一定做了两任知事,还一定作了四个以上孩子的父亲;而且必然学会了吸雅片烟”。“乡下人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抗这命运所摊派的一份?”这倒要感谢那次女难了,如果不是为这个白脸女孩把家产送得干干净净,已经过上了安逸日子的沈从文是不会逃离母亲和亲戚的,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北京之行了。
    在故居,我努力寻找着沈从文小时的印迹,岁月的磨砺再加上房屋的几经转卖,许多的往事只能从书中去对照了。小小的柴间,一定是他逃学被抓后的禁闭室了;堂前的地方,是“苗人造反”的联络点吧。只有一张大理石面的书桌,是他逝世后从北京带回来的,苍朴的样子,让人看了又看,算是唯一的实物了。当然,回来的还有沈从文自己,飘泊在外七十年后,他安睡在了自己的故乡。他说过:一个战士,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民歌也这样唱道:高田种小麦,终岁不成穗,男儿在他乡,那得不憔悴。在故乡的怀抱里,一切的荣辱都已随风逝去,乡下人,终于回家了。
    从故居出来,我买了一把扇面,上面写着沈从文的手迹: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这也是他的墓志铭。是啊,只有走进沈从文的世界,才能认识凤凰,认识湘西,认识这里一切的美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