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杨梓茗      

8

主题

0

听众

2293

积分
  • 7小五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13477
帖子
1
相册
1
分享到:
发表于 2010-2-21 16:40:18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或许,回忆是一种心老!
      我出生时连同包裹十斤四两,除去包裹九斤八两。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妈妈最好的营养是晒干的白萝卜,可惜上天眷顾,我不是傻子,很健康的成长着!
       老家的厨房前有个青石,中间有个小坑,那是我的饭碗。每次做好的饭放在坑里,好坏不计较,胖嘟嘟的小手抓起来就吃。农业社很忙,没人照顾我,后院有颗梨树,拿跟绳子把我栓树上。记忆中最好吃的是葱花爆炒牛睾丸,因为那时候的了疝气,农村有吃什么补什么的讲究。别人家老人过世,吃了半斤生猪油,自此到了十六岁,再没有吃过肉,一闻就想吐!每晚记得爸妈给我摸痱子粉,最享受的是看画报,尽管不识字。这是6岁前的记忆
       7岁开始上学,姐姐大我5岁,那时候,已经上了小学四年级。记忆尤深的,大我5岁的孩子打我,姐姐不顾忌的冲上去与他们拼命,自此,我有了流鼻血的习惯,与那次打架打到鼻子有关系。每天上学都是痛苦的,最怕起床的那一刻,很多同龄的早晨都习惯天不亮就叫我,我光着屁股开了门,连哄带骗的让坐着说让伙计再睡会,最后便听到学校的铃声和同伴们骂我的声音,可最终,他们依然每天都坚持着叫我,没有背叛!门房前墙上的老青砖,有我们祖辈留下的记号,爸爸那一辈7个,在一块青石砖上持之以恒的用指头钻孔,到了我这里,只是把一根小手指头全部放进孔里,想着海灯法师的一指禅,而另一块青砖上,被我多年吃完饭擦嘴已经磨的油光曾亮。
       爷爷写的一手好字,精通音律,别人拜师学艺我却努力扼杀着那些噪音。八岁那年,爷爷买来了一匹与我同龄的枣红马,额头上有个白太阳,鼻子上有个白月亮,全身枣红,力大无比,却异常的乖,我时常抱着它的腿,取名:骊骊。一年之后,用它换了一匹高大的可怕的黑色战马,暴戾的我不敢上前摸,也不下地干活,之后又要回了骊骊。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喜欢欣赏书法,听轻音乐,妄想着哪天可以当一名西部牛仔骑士,与儿时的记忆有莫大的关系。
      大大那时二十出头,满身的匪气。农村精神文化的匮乏,最好的莫过于偶尔的放电影,5分钱一张票,记忆中从来没有掏过,不是不想,是没有。刚开始大大是放电影收票的,之后,随着本事的增大,3米的土墙我一跑就能上去,于是靠自己也能看上电影。
     小时候偷过两次钱,姐姐攒了一年的一块钱被我轻而易举的偷去买橡皮和本子,换来的是一阵毒打。小舅舅口袋里的三块钱,被我和伙伴偷着去买梨吃,怕被人发现,把对门的老母猪敢出来两人躲猪舍里,吃完了开始思淫欲,想着为什么电影里要亲嘴,于是,我人生第一次初吻献给了小男人。
     爸爸打过我三次,第一次妈妈和姐姐爬在窗户上看着咯咯的笑,用戒尺一共打了13下,边打我边数;第二次家里来客人,问我吃什么,我说随便,被爸爸突如其来的一脚踢到了门外;第三次爸爸犁地,让我捡草,我敷衍着之后打牛的鞭子追着我跑,那时候,爸爸已经跑不过我!
     妈妈打过的次数已经记不清了,我的淘气到最后已经上升到政治的角度,偷东西吃是家常便饭,带着三十几个伙伴上我家三米多高的墙摘梨吃,一个头朝下掉进了粪坑里,50多人偷西瓜被大人追,哄着伙伴偷自家的麦子换杏吃,倾城而动的每一次满足食欲的偷盗,导致村里鸡犬不宁,治安主任派人晚上巡逻。因为我是带头人,都得到了满足口腹后的打骂。
     在学校,我是天使与魔鬼的化身。小学三年级看古本《聊斋》,直到高中,我的作文一直是语文作文课朗诵的范文。学习成绩从来没有得过第一,但一直紧跟着老师希望的好学生。于是,我毫无顾忌的淘气着,用自造的嘴吹射箭追杀女孩子,上学迟到,上课睡觉,看班主任不在私自放假,带着伙伴们捉最漂亮的女老师的奸,害的老师当不成。于是,多年以后,很多老师记得我。
     这些都是十岁以前的记忆。

帖子标签: 记忆, 记忆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