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xuxu19410      

9

主题

0

听众

457

积分
  • 3小一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5586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5-9 13:58:34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2005年3月13日记事




    今天是星期天,上个星期妻子说过要到王坛东村去赏梅,因此丁香一大早就嚷嚷开了,但她上午有个兴趣班要上,又加上天气又突然降到了三四度,想着再推迟去。就还是把丁香送到学校了。

    这几天,天真的变得不知所以然了,前天一晚竟然下了几寸厚的春雪,每一个人都大吃了一惊。但我想最吃惊的应该是那些柳树了,嫩嫩的绿芽一定要怀疑妈妈把它们带错了地方。但对于赏梅,却是百年难遇的了。怕也是为这吧?快十点的时候,东浦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出发了,并约好了叧一路人马到我们家门口汇合。于是只好收拾行头,赶紧接丁香回来,到全部到齐时,时间也过了十一点,于是决定先吃了阿二骨煲再走。阿二骨煲,先前也藉藉无名,这几年可真火了,但还是有许多高雅之士无此口福,就我以为,阿二骨煲是现时绍兴的兰香馆、同心楼,是能真正代表绍兴的东西了。自从妻子带我去品味过,就此有了心瘾,百食不厌,感觉越中菜肴,此处最耐回味。且最合家庭小酹,密友欢聚。物美更又价廉,一餐最多一百足矣。上次在澳门豆捞一餐吃了一千多,还远没阿二骨煲之风味,同为火锅,差距立分。于是团团一桌,开始大啃特啃,据说此处骨头每天由双汇公司特供,格外新鲜。吃客之中,丁香最欢,平时我们父女很少有意见统一,但对阿二骨煲的认识,却是高度的一致。不仅如此,每个星期天,她都会要求到这里来吃,甚至不惜于拿压岁钱来请客。

    填饱肚皮后,人就又归于隋性了,再有天气的不作美为借口,大人们都不想再开一个小时的车了,东村之梅花,我的老师甘稼泥先生题之为香雪海,确如満山遍野天地之精灵,在你眼光所及处,在你精神遐想处,无所不至,无可形容。早几天杭城的报纸说的灵峰赏梅,那是大大的不能比的,我去过灵峰,好象也没人把它称之为梅海。更大的区别还在于,灵峰之梅全为欣赏所植,全赖其自生自灭,而东村之梅为梅农养家之业,精心培育,视同已出,花开鲜艳,树见精神。只是由于去过几次,脑海里早留了东村梅海图。所以也就不足为慕了,但如果是初次,那是一定要去的。而且最好在五一期间再去一次,那时满树梅子正好采摘,梅农又都淳朴,临别还会送你几袋。


还是在城里找找看,沈园如何?沈园的腊梅可是绍兴最有名的,不过这个时节可找不到这么多的梅花,到蕺山去吧!那里的梅花正开的艳。我们开车来到蕺山脚下,果不其然,老远处就听到人声喧哗,从山坡一直下到公路,红白相渐好一幅梅花图卷。在融融的春光里,人们正在三三两两地指点着,满山坡的梅花,似乎也感染了人们兴奋的表情,绽放出满树的心情来,一同在这和熙的春光里欢笑着。一树树的红梅,一张张的笑脸,两相映红,一下子就涌出许多情趣来。一家人来的,更多了亲情;朋友结伴来的,友情写到脸上;恋爱的人来的,爱情就象梅花片片落在了跟前。
    丁香先前听我们说不去东村了有些落寞,但一会儿工夫就被眼前的梅花吸引住了,她还找出一棵红白花相间的梅树,高兴极了,又到池塘前去喂金鱼,一会就和小朋友玩在了一起。十年不来,以前杂乱的蕺山不见了,展现在眼前的蕺山都不敢相认了。对于蕺山,我一直就有一种不同于其它地方的情愫。小时候住在东浦,极目远望,能够看到蕺山上的电视塔,虽然从现在的眼光着,它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座塔,而且现在也早已拆掉了。但在那时,它却是我们心中的一个向往,是做梦少年追风的希望。向往城里的生活,向往长大后的日子,向往着和目光的最末处一点一点地接近。再后来,小姑嫁到了蕺山下面,终于有了直接接近它的机会,从戒珠寺出发一直到山顶的电视塔,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但它的荒凉却在我的意料之外,山上少有人迹,任由野树荒草疯长,一幅失意的惨象。直到后来随着知识的增长,对蕺山的历史有了较深的了解,才改变了对它的印象。特别是它的名字的由来和蕺山书院的辉煌,更从心里产生出敬畏来。《会稽赋》注:岑草,蕺也,菜名,撷之小有臭气。凶年,民斫其根食之。《吴越春秋》记:越王自尝粪后,遂病口臭。大夫范蠡乃左右皆食岑草,以乱其气。而蕺山学院,更是由于明末刘宗周等一批大学者的主持讲学而声名远播。即使在平时,蕺山也和府山、塔山三分越城之春色。明末张岱曾记《绍兴灯记》曰:万历间,父叔辈于龙山放灯,次年,朱相国家放灯塔山。再次年,放灯蕺山。
    而现在,经过一番梳妆打扮,蕺山又恢复了热闹的景象,因为是星期天的缘故,小孩子来的特别多,大多都在放风筝,是啊,这个时节,正是大地回春的好时光,梅花间处,更多的是吐出绿芽的柳树,满天都是春的气息,昨天是植树节,在电视和报纸上有很多种树的消息,不禁也回想起小时候植树的一些事情,我们总会按照老师的要求,折下几枝柳条,精心地照顾着,过几天拔出来看看,就这样折腾到它生出根来,我们才会转移对它的兴趣。还有一年,是全民动员种篦麻,我们都从老师那领来种子,小心翼翼地种下希望,而篦麻也不负我们的希望,生得又长又粗,到后来还结出不少的籽来,还中状元似的送到学校,但老师要我们卖到供销社去,几经周折,最后终究都找不到了。现在的学校应该没有这方面的要求了,学生们也体会不到我们那时的乐趣了,这是我为丁香感到婉惜的地方。但她们的笑容,却比我们那时幸福的多,她们奔跑着,欢笑着,草地上处处落下了她们的身姿。谁又能说她们不是父母眼里的春天呢?
帖子标签: 旧作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