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思绪      

198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 14高三年级

卓越贡献勋章 帅气GG勋章 活动名人勋章 活跃勋章 合理建议勋章 活动家勋章 影视先锋勋章 论坛卫士勋章 旅游之星勋章 爱心勋章 海洋之星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2]2偶尔看看I

UID
3712
帖子
0
相册
5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5-2 14:19:35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作为医学院的学生,恐怕没有人不了解209寝室了。不仅仅面朝北,而且还处于整个寝室楼的最东面。一年四季见不到阳光,晚上更是冷的怕人。正因为如此,209寝室成了无数哥们的兵家必争之地——争取拿不到。不过都是老七,居然首先劝大家挑选了209寝室,而且是用了一顿饭,让大家开开心心的入住了209寝室。全因为老七对与灵异略有研究,平时玩个笔仙了,碟仙了什么的十分在行。用他的话说就是209寝室,风水这边独好。
  可等大家住了进去才发现事情原来并不是那么简单。自从到了209寝室,见鬼见神那是成天的事情,本来打算请个老道什么的,清清风水,镇镇邪气。可是一来大家都不知道谁有真的道行,怕把人家害了不值得。二来也是大家没有人有那个钱。只好都忍着,看谁最后挺不住了,去请。不过看形势是不用请了。大家早习惯了。全因为晚上睡觉的人很少,能有人(鬼)陪着聊天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今天是周五。按照寝室的规矩,周六睡一天,然后晚上去聚餐,不过钱得一个人掏,而这个人正是麻一宿的最大输家。老二,老三,老四,老八光荣参战。老大喝了一晚上的酒头,早醉的人事不醒;好孩子老五上完了自习唱着英语歌入睡;老六自然是穿着睡衣陪着麻将的人唠嗑;只有老七,那该死的老七,在自己的床上,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他的床,总是几层破床单子挡着,让人不晓得有什么鬼,不过大家都知道,他又在招鬼。这也是他自己说的,那回大家一起去喝酒,醉的糊涂的老七告诉了大家选209寝室的秘密——风水至阴,所以,要是玩碟仙一类的东西一定很灵。甚至不用两个人,一个人就能轻松搞定……要不怎么天天有那么多鬼。不过好在大家也习惯了,没有追究,只是又让他请了整个寝室的人吃了一个礼拜的早饭才算拉倒。
  “老七,你又在鼓鼓球球什么呢?”老二喊到。
  “没有什么,新学了一个碟仙的玩法,试试好不好使。”帐子里穿来了老七的声音。
  “靠。你一天到晚没有正事了,就tm干这个了。你也不怕自己成了一个鬼!”老四狠狠的说。
  “谁不说呢。昨天招了个什么猫妖,害得我们折腾半宿才睡着。有病啊?”老八接接着说。“八万。”
  “碰!一条。”老四喊到。“今天又招什么东西可没有人给你收拾!”
  “得得得,别理他,出了事他自己收拾,不管他!”老三说。
  “哼!让你们也知道我老七的厉害!让你们一天到晚不敬神灵!”老七忽然大喊到。“碟仙显身了啊!”
  一声巨响在老七的床上响起。一道紫蓝色的光照亮了整个帐子,让人说不出的诡异。而此时。作为照明的蜡烛也变得摇摇曳曳。
  “宝贝,别害怕哦。咱们大家都在这里。”老四轻轻的抚摩着烛台,与其说是烛台还不如说是骷髅头,解剖课上,几个人从教室里带了回来。杀猪的(解剖老师的爱称)也没管,反正东西多的是。小孩呆着没有事拿回去玩也很正常。造型很奇特,正好鼻子的三角形空洞成了插蜡烛的地方。骷髅头上有一个枪眼。据说应该是被枪毙的犯人才会有这个东西。不过此时倒成了老四放烟的地方。由于老七成天招鬼。它也有了灵性。但大部分时候都不说话。老四怕被收拾寝室的大叔看到,只好放在鞋盒子里。只有在重大的时刻,诸如考试,打麻将,会夜餐等等才拿出来使用。
  老二的宝贝不是骷髅头,而是一副人的腿的骨架,从脚到大腿,一块不缺,正好成了一个立式的烛台。蜡烛被放在了大腿跟上。很艺术
  “今天你招的又是什么东西啊?该不会又是什么精了吧?”老二叼着个烟卷问到。
  “我今天一定要吓死你们!”老七咬牙说到,已经被撅了n回了,不论他招了什么,大家都能轻松搞定,都要气死他了。“是一个降头师的宝贝,人头!”
  “我倒!那还用招啊?这不现成就有一个吗?你要是喜欢你拿去玩两天,不耽误我们打麻将就成。”老四一边说一边抚摩着骷髅说到。
  “哼!你那个破的骷髅头都放多久了?一点灵性也没有了!这回来的是一个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怨鬼人头!死之前是被蝎子,毒蛇,蚂蚁咬死的!充满了怨气!你死定了。”
  “闭上你的嘴吧!少耽误我们打牌!”老二喊。大家于是沉静了,只有老七念咒的声音还在幽幽回荡着。
  忽然窗外响起了啪啪的声音。而烛台的灯光早就灭了,一束惨淡的月光照在了麻将桌上。而在月光中央还有一个原球型的黑影。正对着的老三抬起了头,他大惊失色的指着窗外,所有人呆住了。一个人头在正贴着窗户要进来。
  “哇靠!快放进来!丫的明天又得擦窗户了!昨天才擦的!累了我们一个下午!”老四惊呼到。
  “不管他。让他在外面耍吧!明天让老七擦!弄的又全都是血什么的。谁给他收拾!”
  老二生气的说。
  “就是,就是!少管点事好了。火柴呢?把蜡烛点上。”老三说。
  “不~~~~用~~~~~了~~~~~我~~~~~帮~~~~~~你~~~们~~好~~~了~~~”
  片刻,一股磷火在蜡烛上惨淡的亮了。人头正漂浮在麻将桌上,对着老三,裂着嘴笑着,嘴里全都是蚂蚁和蛆。而脸上腐烂的皮肤全都是药水泡过的痕迹。一条黑黑的舌头耷拉出了嘴。眼球也在脸上悬着。
  “m的。你好看啊!滚一边去!老子三圈都没有胡过了!”老三生气的用拖鞋照着人头就打。把人头打的哇哇乱叫。不敢在桌子上呆了。只好绕着四个人慢悠悠的飞着。
  “算了,还是用老五的探照灯吧,这个什么都看不见。”老二指了指磷火说到。“一会老八又该藏牌了。”
  “滚!俺打牌只输钱,不输品啊!”老八说。回手从老五的床上取下了充电灯。整个寝室亮了起来。
  “c!”老二回手就抓住了人头的头发。把人头抓在了手中。“你丫的再在这里晃来晃去。老子就废了你!”
  人头被老二扔在地上,一大把头发还留在了老二的手里,顿时感到没有面子。想用妖法迷倒众人,然后在吸取众人的精气。于是在空地上转来转去。整个头也变得越来越有生气。腐烂的脸开始脱落,露出了白森森的骷髅。可是头上居然还有几处稀松的长发。白色开始发紫,紫色开始发青,当变成黑色的时候,整个寝室就会在它控制之下了!"
  众人早不在打牌。都直勾勾的看着飞着的骷髅头,说不出的好玩。终于骷髅头变成了黑色。冲众人诡异的笑着。
  “它这个嘴不错哦,放个瓶子什么不是很好吗?”老四问到。
  “够大吗?你去试试。”老二说。
  “放啤酒瓶子还行。”老四说。于是从地上拿起个酒瓶子向骷髅头走去。骷髅头张开了大嘴,刚想向老四喷毒雾,却正好被老四的啤酒瓶子堵上了。
  “真的。不错,挺有创意的。”老三欣赏到。
  “行啊,就那么放着吧。明天教教它给俺们倒酒。”老二说。“来来来,接着打牌。”
  骷髅头都要气疯了。头一回被人这么戏耍。想喷毒雾却苦于嘴上的啤酒瓶子,疯狂的在空中飞来飞去。
  “m的,你消停一会不行啊?!”老二生气的喊到。从地上拣起只鞋砸了过去。骷髅头只顾着甩啤酒瓶子,什么都没有注意。打得他满眼冒金星。跌倒在地上。它早气得不行了,用力一咬,瓶子顿时碎成几块。“咯吱,咯吱”的响声,正是它狠咬玻璃的声音。
  众人早习惯了,也没有人理它,让它自己在哪里耍着。
  “呀呀呀~~忘记了,那酒瓶子里装的是硫酸!”老四惊呼到。“碎了不就完了吗!快看看去!”
  “你也真是的!本来到药剂教研室里偷酒精,你却弄了一瓶硫酸!你刷厕所啊!”老八抱怨到。
  “行啊,碎就碎了,要不也没有地方搁。”老二打个圆场。
  “不是啊!硫酸不是把骷髅都烧没了吗?!”老四懊恼的说。他走了过去,看了看被硫酸毁容的骷髅头。“m的!气死我了。要不正好凑成一对!”
  “得了,快回来打牌吧!”老二接着说。“无所谓,下回上解剖课再弄一个。这个这么臭,和老大的鞋有一拼。不要就不要了!”
  老二走到了老七的床边。用力的敲了敲老七的床。
  “衰七!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一地都是,臭烘烘的!”
  “什么!你把人头怎么了?”老七焦急的问到。
  “没有怎么的。它自己喝了硫酸。然后就烧成这模样了。满地都是泡泡,你趁早收拾啊。”
  “我的天啊。我的天啊!这,这让我怎么和人家交代吗?!你们也太过分了!”老七一探头下了地。
  “大哥,我们大家到是挺喜欢它的,可是它自己不听话,还咬玻璃吃,你能怪我啊!你自己收拾收拾吧。那硫酸倒是挺纯的,看样子能到95了。你注意一点啊。”老二说完就回到了座位上,整个寝室里回荡着一种近似于烧猪皮的味道。老七在哪里着急的蹦蹦跳跳。
  “胡了!”老二高喊到。“还是杠开!封顶封顶啊!”
  “不是吧~~这也太假了!”老四颓然的说到。
  “小心鬼上身!”老七怨怨的说到。
  “鬼!鬼个屁!和你住一起,一天到晚什么都没学会就是学会怎么不怕鬼了。”老二接着说。“你要在多说话,小心老子把你摊给砸了!……还有快点收拾啊!这屋子里都什么味儿了!”
  “不敬神灵,该死该死!”老七口中有嘀嘀咕咕一大套,又把寝室众位兄弟听了个晕头转向,索性不再理他。老七也只好自己用拖布条扫收拾着寝室的地面。
  “衰七,把你那些菊花什么的拿出来给大家怎么样啊?我们渴了。”老六问到。
  “靠!那是我用来辟邪的。怎么能当茶叶喝呢?!”老七的青筋蹦起来多高。
  “算我没说。”老六讪讪的答到。
  “丫的咱寝室要是没有你就没有什么邪不邪的了!”老八撇了撇嘴巴。“红中。”
  “我去倒垃圾!你们不许动我的东西啊!”老七狠命的说。然后就拿着垃圾带走出了寝室。他刚一出寝室,醒着的五个人就冲到了他的床旁边。一掀帘,发现整齐的床铺上,是一张小桌子。而桌子上却是一个很古旧的盘子。
  “是古董诶!估计能很值钱的。”老四拿在手中看了看。
  “就是,他这里一向都有好东西。”老八插话到。也用手摸了摸。很光滑,上面的花纹很朴素,但是却充满了灵气。
  “你~们~在~看~什~么~呢?”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
  “哦,盘子,怎么了?是你的?”老六问到。回头却看到一个穿着深兰色古装衣服的女人正站在他们的后面。
  “是~我~的~”她慢慢的抬起了头。那张雪白雪白的脸上。充满了敌意,而最可怕的是她居然没有黑眼球!"
  “你来就来吗!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老三生气的说。
  “我~是~鬼,难~道~你~不~怕~吗?”那个女人的身子在空中漂浮着。
  “你说话别老颤颤巍巍的好不好?我们都听不清。说话拉长音就酷啊!”老四生气的问到。
  “你们难道不怕我吗?!”女人生气的厉声说到。她的衣服随风摇摆。声音恐怖的回荡在整个寝室。
  “靠!给我放下!”老七刚进屋子就发现几个人正在赏玩着他心爱的古碟子。老四一惊,碟子早摔在了地上,碎的七零八散。
  “你们,你们……”老七生气的喊到。众人正等着他发怒。
  “算了,反正也是路边坑里刨出来的。”老七拍了拍手。“我还以为能招来个什么好玩的东西呢。结果什么都没有。”
  “切~”众人一哄而散。只有女人,确切的说是女鬼的声音回荡在寝室里。
  “我~要~杀~了~你~们。”
  一道寒气从蓝衣女鬼的身体里发出。碟子立即和成一个兰色的原球。片刻又在屋中迸裂开来。一团黑气笼罩在整个209寝室上,而挂在老七床边的招魂铃剧烈的响动起来。
  “m的,又被弄成了这样乌烟瘴气的。这怎么打牌啊?!”老二生气的问。
  “喂喂,我说蓝衣女侠。俺们商量一下好不好?”老四问。“把这块地方弄出来好不好?我们还要打牌呢。我们不反对你闹,但你也不要耽误我们的正经事啊!”
  “我~要~杀~了~你~们。”女鬼的声音依然恐怖。
  “c!把窗户打开放放!这一会还不被熏成煤球啊!”老二说完就向窗户走了过去。可是窗户居然纹丝不动。
  “我们寝室已经被她弄上结界了!什么东西都别想出去!除非……”老七悠然的说。
  “除非什么?”老六问到。
  “你们死!”女鬼的声音在老二的背后响起。老二感觉到一股寒流从屁股直冲到头顶
  “爽!”老二由衷的赞美到。接着一双冰冷的手已然搭上了老二的肩膀。而一条长长的冰冷的舌头也在他的头顶上不住的游动着。老二被凉快的不住呻吟。
  “不怪你说,真的是很凉快啊!”女鬼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众人围了起来,原来老二喊爽的声音惊动正在打牌的诸位。贴身过来一感受,好清凉啊!"
  “这是指骨滑车,这是指骨底,这是掌骨。这是手周骨。这是豌豆骨……”老三随着摸索说到。
  “恩。还是老三的解剖学的好。”老四说。也同时摸着搭在老二身上的手。“老三。这块是什么啊?是不是月骨?”
  “哪里,哪里?我摸摸……”
  “你们看这有一条大绳子,有又滑又有水。往身上擦可舒服了。”老八拽着女鬼的舌头不断的往身上蹭着。
  “是吗?我也来感受感受……”老六也摸了过来。“这个圆圆的,大大的是什么啊?还有个头……”
  “哇~~”女鬼一声惨叫,早没了踪迹。居然被老六吃了豆腐。雾气随之即散。
  “靠,都是你,摸哪里不好,这寝室这么热,哪里找这么好的空调?”老二生气的说。
  “不是啊!雾里雾气的!什么都看不见,你让我摸哪里?”老六一脸的委屈。
  “算了,呀,正好雾气也没了,赶快玩吧!”众人依依不舍的回到了座位上。还没有等坐稳当,一声惨叫又从老五的床上响起。
  “我记得,是刚才哪个空调的动静。”大家往老五的床上看去。发现女鬼正趴在老五的床边大口的喘着气。原来正想偷食老五元气的女鬼遇上了老五……结果被喷了一脸至阳之物,然后就被毁容了……
  “变的好丑哦,即使我们班的女生来了,都比不过你。”老二摇了摇头。
  女鬼愤怒的看着打牌的哥几个,口中喷出了殷红的血液。而脸上被烧到的地方也慢慢翻卷着,露出了越来越白的头骨。眼睛本来是白的地方也被染上了红色。周身的蓝衣在风中颤抖着。而一团黑气也在她的头上形成。终于她仰起了头,黑气被她吸入口中……
  众人顿时呕吐起来。老大醒了。不过他低头的一瞬间,一股腥臭的呕吐物冲到了地面。
  而仰头的女鬼一点都没有浪费,全吞到了肚子里……
  “靠靠,这也他tm的恶心了!”老二愤怒的说,今天好不容易改善的一顿饭也被吐在了地上。
  “c!下回老大喝完酒我再也不干这个了,这也太恶心了!”老七一边锤着胸口一边吐着说到。
  “玩sm啊!”老六也吐的不亦乐乎。“看看空调怎么样了。”
  大家看去,哪还有什么女鬼。只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拌着老大的呕吐物留在了地上。
  “m的!这也太夸张了。哪有这么准的?”老四也发怒到。
  “算了算了。让老七收拾好了!”老三把自己吐在地上的东西往老七的身边移了移。
  “靠!这也不我的错!干吗哪回收拾寝室都是我的事情啊!”老七生气的问。
  “你不爱收拾也无所谓,反正你的东西也不多,收拾起来很容易。我们也不爱动别人的东西。”老二悠悠的说。
  “m的。真服你们了!我收拾!”老七咬着牙说到。
  “嗒……嗒……”一阵木屐击地的声音回响在走廊。仿佛从悠远的地方传到了众人的耳边。可是你想认真搜寻它的时候,却仿佛是一种很若即若离的感觉。终于,在他们的寝室门口停下了。
  吱呀呀……门被推开了。一个老太太走进了寝室,惨白的灯光映着她满是皱纹的脸。她一只手拄着木拐杖,一只手扶着嘴慢慢走到了老七的床边,掀开了床帘。冲着里面诡异的笑着。
  “咳,咳。”她慢慢的咳了两声,却发现并没有人在老七的床上。于是又走到了老四的床边。又是笑了一会。终于又发现原来并没有人。
  “咳,咳。”她又咳嗽了两声。
  “大娘,你身体不太好。我给你找点药吧?”老四关心的说。“您老这么咳嗽也不是回事啊!”
  “对了,我昨天在药剂实验室的时候,拿回了几瓶药,听老赵说治咳嗽挺好使的,您试试吧!”老二随手拿起了一个大的滴流瓶子。老四一把拿了过来。然后走到了老太婆的身边。
  “我是催命婆婆啊……呵……”老太太刚想冲老四笑,嘴里早被灌进了一大口药水。苦的让人窒息。老太太难受的蹲在了地上。
  “靠!看看老人家怎么样了啊!这要是把人喝死了还不受埋怨啊?!”老二连忙走了过去。
  “咱学校的药你还能相信!你怎么能随便给人吃呢!不是说好先拿老七做实验再自己喝的吗!你怎么上来就给这么个老太太喝呢!”老三也走了过去。一把扶起了老太太,一股浓浓的尸体味冲进了老三的鼻子。
  “你住坟地怎么着?这也太臭了!”老三松开了老太太。
  “您怎么样了啊?”老四关心的问到。
  “……”老太太着急的比画着,可是一个词也发不出了。
  “啊……啊你会说吗?”老四也急了,这一治病不要紧,竟然把人家治成了哑巴!"
  老太太想说话,却什么也发不出来。
  “c!这回好了吧?该!让你当蒙古大夫。”老二也生气的说。“人家说不出话来你高兴了吧?!”
  “你也别老说风凉话啊!想想办*啊!”老四也急的一头大汗。
  “我哪有办*……你试试能不能让她把东西吐出来啊?”老二说。
  “算了,我带她去水房好了。能不能给漱出来。”老四只好带着她走出了寝室。
  “别啊!你走了谁替你啊!?”老三着急了。“还有两圈牌呢!”
  “对啊。打完再说。”老四又走回到了牌桌旁。“老七,你带她去好了。”
  “……”老七当然知道自己也没有办*。“要不我给她通通吧?正好我昨天作*还剩下半棵大葱。要是能吐的话,好象也能行,老师上课不是讲过吗?”
  “随便你了,反正你别又弄的全都是吐的东西就好了。还有啊!寝室你得收拾出来!”
  老二头也不抬的说到。
  “过来过来……”老七拉着老太太到了有光亮的地方“大娘,也不是俺说你,你这身上的味也太臭了!要不你怎么老咳嗽呢!”
  老七站在凳子上用大葱在催命婆婆的嗓子眼里划拉着。
  “老四。把你的灯借我看看,怎么这么黑啊?!什么都看不见。”老七发现大葱伸进去根本什么都碰不到。空荡荡的。
  “c!你这医学院的学生怎么当的?!再怎么看不见也应该有点感觉啊!”老四把骷髅灯递给了老七。
  “完了完了,大葱掉进去了!”老七一拍大腿。接灯的时候他一个没注意,手一松就把大葱掉进了催命婆婆的嗓子里。催命婆婆顿时疯了起来,一股白烟冲出了她的口中。本来是怨鬼的怨气。可是由于大葱,黑色的怨气也被大葱辛辣之味吸了大半。再没有半点害处。她在地上痛苦的打着滚。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老七不知所措的站着。
  “靠!你这家伙就是那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老二生气的看着地上打滚的催命婆婆。“打完这圈我们帮帮她。”
  “行啊。噪音大点就大点好了。”老四无奈的说。
  “m的!小看我?!”老七终于来了劲。一脚按住催命婆婆,一手就伸进了催命婆婆的嘴里开始掏。可是胳膊伸进去了大半。什么也没有摸到。
  “得了吧你!一会我们帮你好了啊!”老二说。看着老七忙了半天却还什么都没有摸到同情的说。
  “用不着!……呦,一个这是什么啊?”老七从催命婆婆的嘴里掏出根……肋骨。
  “肋骨啊……这都不认识!”老三嘲笑的说。
  “哪……算了,我再摸摸。”老七刚要把手伸进去。催命婆婆疯狂的站起来,大口的吐了一地黑血,头也不回的冲出了209寝室……
  “接着打牌吧?”老二看什么忙也没有帮上,无奈的说。
  大家当然响应。老七终于收拾完了整个寝室。
  “老大,怎么样了啊?”老七扶着床问上铺的老大。老大一挥手。一个酒嗝噎了出来。
  “我洗手去啊!”
  也没有人理他。老七把东西拿到了水房。
  空荡荡的水房总是阴森森的。尤其是白色的灯光和两面光滑的大镜子。洗干净了拖布和撮子,老七穿着背心往手上扬着水。
  “m的……一定是今天给玩过了。要不就是那个女鬼的碟子……我玩碟仙的时候把碟子弄碎能怎么样呢?大概是神灵发怒了,要不也不能招这么多鬼……今天简直是衰到极点了!”老七暗暗的想着。忽然他听到了一阵“哗哗”的声音。好象是有人再找什么东西。
  “大半夜的,找鬼呢?!”老七转头看着地上的垃圾筒,一个白衣的女生正在那里找着什么。
  “没有了,没有了!哪里去了呢?”她焦急的翻着垃圾堆。把垃圾弄了一地。
  “靠!大半夜的来男生的寝室,也不怕遇见**啊!”老七好奇的走了过去。“靓妹是哪班的啊?是不是失恋了?”
  “不是啊!我在找东西呢!你看到了吗?”她问到,却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
  “靠!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找什么啊?”老七关心的问到。“挺重要的吧?要不也不能来男生的寝室楼。是什么啊?”
  “脸!是我的脸!你看到了吗?”女生忽然转过了头。一张雪白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很白,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倒~~大半夜我当你找什么呢!你这样不错。比我们班的女生强多了!”老七站起了身。
  “什么!?”女生想要扑上来。
  “算你倒霉,你怎么找了这么个寝室楼。俺班女生住在3楼和4楼。你要是拣了她们的脸,后悔几辈子的心都有了,好不如这样好呢!”老七照着镜子说到。并往脸上扬了把水。
  “凭什么你们都有脸就是我没有呢!为什么!为什么?!……要不你把你的脸给我好吗?”女孩站起了身往老七身边凑了过来。厉声的说到。
  “那也行啊。反正明儿我再弄一张。你得等我洗完的啊!”老七细心的往脸上涂着香皂。“你今年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啊?”
  “……”女鬼没有回答。
  “你的三围是多少啊?是不是**啊?”老七问到。
  “……”女鬼还是没有回答。
  “你们家在哪里啊?你住不住我们这里啊?虽然是冬天,我们这里的暖气烧的挺好的!"
  据说女生的寝室晚上只能盖毛巾被呢!”老七往脸上冲了冲水。
  “受不了了!”女鬼终于疯狂起来,向老七扑了过来。
  “定!”老七指着女鬼的方向说到。
  “哼!你能封住我!今天只要你把脸给我就行了啊!”女鬼的十个长长的指甲向老七的脸划了过去。
  “等等等……你先停停好吗?在你要我脸之前我能不能提一个小小的请求?”老七问到。
  “你说吧。反正你逃不了了。”女鬼戏弄似的用冰冷的手指在老七的脸上划了一下。
  “你的胸太平了……我有点怀疑你是不是阴阳人……”老七长出了一口气。
  “我要杀了你!!再取你的脸。”女鬼用尖利的手指箍住了老七的脖子。
  “等……等……等,我不是想说这个,你应该等我把话说完啊!你这样的女生太不讲理了啊!”老七幽雅的抱着女鬼。不过手还是占了点便宜……
  “什么啊,你这样抱着我好热的。”女鬼有点不好意思。
  “不是我抱你啊……你看看我的手……”老七举起了手,颇有点投降的意思。
  “靠!”女鬼一回头,一个也是白衣的女人在地上爬着,一地的鲜血流在地上,一道长长的血痕从棚顶一直蔓延到地上,女人的身体还被塑料步裹着,刚才两个人(口误)闹的太凶,并没有注意到。可是由于沉默,那个女人在地上爬行时,还是发出了哗哗的声音。而且异常的剧烈,仿佛每一步都费着很大力气。
  此时女人正顺着没有脸的女鬼的身体往上爬着。
  “大姐,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喽……这里被你杀的人太多了,难免有怨气,这个就是传说中怨气形成的咒怨哦。”老七仍然是用他的惯用的悠然的口气说到。“她刚才从上面爬下来的,我怕吓到你,没有和你说。”
  “啊!”女鬼凄厉的喊叫着。想要逃却已经被咒怨封的死死的。
  “人吓人吓死人,鬼吓鬼呢?”老七幽幽的说。“我回去了,你们自己玩吧。”
  老七看着没有脸的女鬼颓然的躺在咒怨的怀里,而咒怨坐在水房的地上,什么都不说。
  “我209的,有事您说话哦!”老七用毛巾擦了把脸。走回了寝室,哥几个正忙的不亦乐乎。
  “我估计是自己拣的盘子惹的货,都是你们不小心给弄坏了,要不也不能这样。”老七把盆放在了床底下。“玩碟仙把碟子弄碎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要是一天有一个的话还行,要是多了话影响睡眠。”老三说到。
  “恩……大家,还有最后一圈了!”老四眉开眼笑的望着大家。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拍。
  “**!”
  “靠!这不完了吗?这今天就胡了一把!”老三生气的说。“还是穷胡,还不是庄点的!f##k!”
  “得了!老天让你请客也没有办法啊!”老二气呼呼的把牌一推。
  寝室的电话铃声响了。
  “喂!谁啊?”老六拿着电话问。
  “今天你们就该死了……”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m的!又有了!今天到底要几个啊?!”老六问。
  “谁啊?”老二问“这么晚来电话,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贞子要来了哦……”老六回答。
  “滋……滋……”寝室里面的电视忽然响了起来,虽然早以断电很久了,可是居然电视还是亮了。
  “看看午夜影院什么的,应该有的吧?也不是太晚的,才2点。”老四喊到。
  “就一个台啊!”老六按了半天。
  电视中出现了一口井,阴沉的天空,白灰砌的井口冒着寒气……
  “这不是上个礼拜老七弄的那张碟吗?”老六问到。
  “好像有点不一样哦……”老七认真的看了看。
  “是有点不一样。”老二也鉴定着。
  忽然从井里面伸出了一条胳膊……雪白的衣服……
  “靠!我再也不让俺女朋友穿白衣服了,太晦气。”老七生气的说到。
  “恩。我也是,别看了,还是回来打牌吧!”老二说到。“我都有点困了赶快忙完这圈,明天还有活动呢!”
  一个身影从井里爬了出来!雪白的衣服和灰白的天空衬托成一种很凄然的景象,那个人头发很长,所以挡住了脸,雪白的衣服和黑黑的长发形成一种很诡异的印象。
  “贞子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老七观赏着。
  “老七,有没有办*把她留在里面一会儿?我们着急打牌,等完正经事在忙好吗?”老二问。“你那么有道行。”
  “我想想哦……”老七想着。贞子在灰白的地面上爬着。离电视的屏幕越来越近了……
  终于她的手伸出了电视……
  “搞定了。”老七说。“没有想到,老八的电脑也能行。”
  “c!你用我的电脑干吗了?!要是不好使我可和你拼命啊!”老八着急站了起来,发现电脑的屏幕和电视对在了一起。
  “倒……这也行啊?”老六问。“你别把人家女孩子累坏了哦……”
  “你们快点打吧别忘了明天请我就行。”老七拍了拍电视。
  “没有问题,反正也是老三请了。”老四答到。
  “还有一圈呢!小心你输没裤子!”老三生气的说。
  哗……哗……塑料布摩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正是停在了209的门口。然后……两个白衣服的女人一前一后爬进了屋子。
  “倒……你入会了啊?”老七看着后面那个没有脸的问到。
  “大哥……你又在哪里带回来的啊?”老四捂了下头。
  “水房……没有想到,居然来这里了……”老七无奈的说。
  “那怎么办啊?!我们还有一圈呢!”老二问。
  “算了,我招待她们好了哦……”老七说。“又不是过年过节的,给我磕头多不好。”
  老七想扶起女人,却被她一把拉倒了。
  “等等等……”老七站了起来,松开了女人拉他的手。“俺女朋友对我很厉害的!你不是要我死吗?即使你很老我女朋友也会误会的哦……你们喝什么?……算了,什么都没有了,就有点自来水,你们不想喝吧?……我还有点吃的。是面包。不过放了很久了… …”
  “我和女人没有共同语言!”老七生气的说。还得一边打下女鬼往他身上爬的手。
  “谁让是你弄过来来的呢!你坚持一下哦……”老四说。“五条,看夹……输了加倍啊!”
  “m的!你要是再不帮我想办*我可要消极了!”老七生气的说。
  “真磨讥!我帮你好了。”老六无奈的下了床。“说吧,你要什么啊?”
  “你先帮她擦擦脸好不好?”老七问。然后递给了他一打面巾。“她这老流血,我们寝室怎么收拾啊?”
  “也是啊。”老六脸对脸的擦起了白衣女人的脸。那脸早没有血色。只有眼睛,鼻子还有嘴,不断的往外冒着鲜血。一地都是,她的眼睛凶凶的望着老六。地上都是她脸上流出的血……
  “对了,这血也不要浪费。给我好了。我给咱班的松妹妹写情书,估计怎么也能吓到手了,这足有2000cc。”老六连忙拿着啤酒瓶子接着从女人下巴上流下的鲜血。
  “ireally服了you!”老七摇了摇头。
  “对了!把贞子弄出来不好吗?两个人一定有共同语言的哦!”老六问。
  “对啊!”老七一拍脑袋“女人在一起一定会有话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今天可热闹了!”老四咧了一下嘴。“你可不要忘记收拾啊!”
  “m的!一天就这点事情!”老七生气的拿开了老八的电脑显示器。一个疲惫不堪的贞子从里面掉了出来。
  “我倒……这还不要给人累死啊!”老三看着贞子惋惜的说。
  贞子头一回被人这样戏耍,愤怒的看着众人。她把自己那脸露了出来。和白衣的咒怨不同,她的脸黑黑的,是在水中泡了很久的颜色。手上还全都是水藻,周身散发着一种井底死水的味道,她在地上爬着,向老七移动了过去。却碰到了咒怨……两个女鬼瞬间缠绕在一起。
  “不是……不要搞什么同性恋啊……这也,我们都是男生哦……”老七顿时哭笑不得。
  看着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
  老大闭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向门外走去,无脸女鬼正看到了老大,一把扑了上去,不让他向前走一步,十个手指早向老大的脸划了过去。
  “到了哦……”老大摇了摇头,在门口就脱下了裤子“nn的,憋死老子了。”
  女鬼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老大的童子尿给化了。
  “那是谁啊!竟然在走廊大小便!m的!感情你不收拾走廊,你哪寝室的!”
  “靠!不会吧?!老大把大爷招来了!”老七顿时一惊,早收拾好东西,扑上了床。瞬间盖好了被子。
  “快啊!”老二低声的喊到。把麻将一裹。闭好了充电灯。也冲进了床铺。一把把大被盖在身上。
  “对啊!”老三把桌子上的烟灰一扑棱,也跳上了老七的上铺,老四鞋子也没有脱,早钻进了被窝。老六根本就没有下床。也盖好了头,等着暴风雨的来临。老大并没有注意到大爷的喊叫,晃晃悠悠的向自己的床走了过去。
  “咣……”一声巨响,大爷踢门而入“你们这帮小***也太过分了!这要折腾到几点啊!又是喊有是叫的!你们还让不让别的寝室的人睡觉了啊!***xx(以下省略2000字)。”
  “谁啊?”老四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呦,大爷有事吗?”
  “你别给我装啊!说,是不是又打麻将来着。”大爷生气的问。
  “没有啊。哎呦……这是谁啊?”老四往地上一看,是咒怨和贞子滚在一起……
  “什么!你们还留女生留宿!”大爷气的睁大了眼睛。
  “不是啊不是啊!”老四连忙解释,“她们好象是贼啊!我们都睡的死死的……”
  “真的假的?”大爷怀疑的看着老四。
  “骗你?骗你我们寝室天天招鬼!真的!我真的不认识她们。要不您带回去看看,刚才就我自己,我怕被贼给害了。我这个人天生胆小。”
  “那……你跟我来一趟吧。”大爷语气平和了一点。
  “别啊……明天好吗?太晚了。还有万一她们有帮凶呢?您先把她们带回去好吗?您先问问,也好啊!”
  “也行啊!明天一早你们寝室的人都来楼下的办公室啊!我先把人带回去。”大爷接着说。“你们别滚了!我都看见了!和我走一趟吧!”
  大爷拉起了两个鬼。两个鬼都终于不再翻滚。而是怨恨的望着大爷。大爷没有在意,而是联系着校卫队的电话。
  “我是2舍啊!学生说抓到两个女贼……对。在寝室闹了半夜了,你们过来一下吧?
  恩。学生还用叫了吗?要不你们先过来问问,然后送公安局也行啊……行,那我就带到寝室楼底下了啊!行,我在哪里等你们啊!”
  大爷把两个女鬼叫出了寝室。两个女鬼并没有动。
  “怎么着?还要找我麻烦啊?!告诉你!我也练过。不用说你们了,就是两个男的我也不怕……还挺配合……我先走了啊!明天有可能去公安局,你和寝室的人说说啊!”
  大爷关好了门,和两个女鬼走出了209寝室。
  “m的!装鬼就怕你了!今天你们是跑不了了!像你这样贼我见多了……”走廊里回荡着大爷的声音。
  “阿门……”老七划着十字。
  “来啊来啊!还有一圈啊!”老二连忙站了起来。又和几个人围在了桌子边。
  “啊~!”一声凄厉的喊叫。不过是男人的。
  “完了,明天又得换大爷了……”老三摇着头说。
  “别慨叹了!赶快打吧,一会等她们回来又玩不上了!”老八焦急的说。
  门开了,两个白色的身影爬进了209寝室……

帖子标签: 医学院, 医学院
曾经那些美好的时光,如今已经成为回忆
WE.us      

195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 19大四年级

赞助勋章 贴图大师勋章 活跃勋章 数码达人勋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6080
帖子
0
相册
1
发表于 2009-5-2 14:28:15 |显示全部楼层
很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nistrator

266

主题

0

听众

2273

积分

贴图大师勋章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2偶尔看看I

UID
9345
帖子
1
相册
5
个人消费需求
影音
发表于 2009-5-2 17:34:0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的笑话,谁坚持看得完,就不能缩减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云漠      

云漠

22

主题

0

听众

5004

积分
  • 10初二年级

活动家勋章 影视先锋勋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0634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5-3 16:46:50 |显示全部楼层
LZ我承认你的强大..我是没有信心看完...

都说女人是一本书 我一直在找寻一本我喜欢的书 想要好好的读 慢慢的读 仔细的读 反复的读
甚至用一生去读 但是我翻遍正书馆 确一直没有发现我要的那本...
亚泰印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xwan1102      

0

主题

0

听众

168

积分
  • 2学前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0526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5-4 23:52:41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   有时间在看
辽宁新农村建设 : www.lnxncjs.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琅琅      

2

主题

0

听众

140

积分
  • 2学前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7947
帖子
1
相册
0
发表于 2009-5-6 13:41:58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贱的鬼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一个字,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xzacy      

17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2研三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7581
帖子
5
相册
1
发表于 2009-5-7 07:56:27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 找时间看吧
淘润广告联盟 : www.taorun.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BAI0326      

3

主题

0

听众

3233

积分
  • 8小六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4994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5-27 18:27:25 |显示全部楼层
太绝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xiaoliu      

1

主题

0

听众

162

积分
  • 2学前班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5778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09-7-3 18:04:29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子杰      

381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健康大使勋章 活跃勋章 每月之星勋章 论坛卫士勋章 灌水勋章 天蝎座 游戏达人勋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1291
帖子
0
相册
7
发表于 2009-7-3 19:57:20 |显示全部楼层
过长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