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社区!请 [登录][注册]
搜索
广播台
探花郎      

105

主题

0

听众

3313

积分
  • 8小六年级

数码达人勋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5265
帖子
0
相册
0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10-29 12:32:50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西安论坛。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金庸原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王语嫣,她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她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段誉,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她伸手一摸,碰到了段誉,叫道:“段郎,段郎,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段誉的应声,只道他已被鸠摩智扼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段郎,段郎,你对我这么情深意重,我却没有一天好言语、好颜色对你,我只盼日后丝萝得托乔木,好好的补报于你,哪知道……哪知道……我俩竟恁地命苦,今日你命丧恶僧之手……”
【古龙版】  
王语嫣娇呼道:“段誉,段誉,你……你醒醒。”        
她身旁一个声音冷冷道:“他不会醒来。”        
这语声迟缓、冷漠,生涩,语调平板得没有一丝情感,像是坟墓里的死尸吐出的话语。        
王语嫣却仿佛没有听见,嘶声道:“段誉,段誉,你快醒来……”        
那语声冷冷道:“他已死了,你不知道么?”        
王语嫣挺起胸膛,大声道:“哼,你怎知他死了?”        
她虽然竭力摆出勇敢的样子,她的声音却微微颤抖,掩不住心里的害怕。        
那语声狂笑道:“他是某家亲手杀死的,我怎不知?”        
王语嫣突然放声痛哭起来,嘶声道:“你撒谎……,恶魔,你撒谎……”        
黑暗肮脏的枯井底,一个绝美的女人,抱着一具尸体放声痛哭,构成了一幅惊心动魄、充满着血腥的诱惑的美丽画面!  
【黄易版】        
王语嫣只道段誉死了,抱着他的尸体,哀哀哭泣。        
段誉的身体突然动了动,眼珠也转了转,出声笑道:“你哭什么?”        
王语嫣又惊又喜,问他怎么会醒来。        
原来段誉并没有被鸠摩智杀死,而是急中生智,屏住了呼吸,瞒过了鸠摩智,又点了他的穴道。        
这清丽的美女听到这里,一双美目中泛起凄迷之色,香唇轻吐道:“幸好段郎你如此机智,方能制住了这恶僧,也使语嫣免于这恶僧的欺辱,人家真是对你感激不尽!”        
段誉笑道:“你心中感激,该如何报答我呢?”        
王语嫣如小绵羊般温顺地垂下了头,在段誉温柔的爱抚下,这端庄的美女青涩的情欲烈焰被他燃起,两人皆尝到了抵死缠绵的无穷快感。  
【琼瑶版】  
“语嫣!”鸠摩智炯炯的注视着她,含泪喊:“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他,他已经死了!”        
语嫣听到了他的话,整个人就震撼住了,久久的说不出话。她看着段誉的脸,那么年轻,那么俊秀……她茫然的摇着头,好小声好小声的说: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死的……”说着,就摇晃着他的身子,喊:        
“段誉,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喊着喊着,泪水就滚了下来。        
鸠摩智看着她这副模样,感到自己的心也仿佛被撕碎了,他握住她的手,真挚的、沉痛的喊:        
“语嫣,你听我说一句话!他已经死了,不会回来了!可是——你还有我啊!”  
【曹雪芹版】  
那王语嫣见段誉不醒,已唬去了半个神儿,抱着他只哭骂:“你个狠心短命的小祖宗,你若死了,我可怎么过啊?”到伤心处,又唤起慕容复的名字来:“若有你在,死一百个他,我也不管了!”只哭得天昏地暗,两眼肿得只如桃子一般。  
【明晓溪版】  
晶莹的泪水。        
透明璀璨的泪珠在她的脸上蔓延。        
眼前白雾氤氲……        
脑海中一片白茫茫……        
……  
恍若冬日最晶莹清澈的雪……  
…………        
……        
“语嫣……”        
……        
“语嫣……”樱花般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呛咳出一串殷红的血沫,“我……喜欢你……”        
……        
…………  

【鬼吹灯版】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醒了过来,四周一片漆黑,看来这井深得很。正在绝望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丝阴风吹在脸上,不由心里一动,这井中既有空气流通,说明必和地下水脉相连,指不定就有一条秘道,通往皇宫的地下宝藏,毕竟这是西夏王朝剥削阶级的井。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王语嫣在一边焦急地叫道:“老段,老段,你怎样了?”我刚想回答,猛听到身后一阵沉闷的异响,只觉得阴风更甚,不由毛骨悚然,忙压低了声音道:“嘘,别出声,有粽子。”  

【韩寒版】  
王姑娘先醒。这很奇怪,因为此人是先落下井去。段誉等人落下时必定要拿她当垫背。但是垫背居然还先醒来。我们只能理解为,王姑娘实在是人中极品,皮肉细嫩软和,故而充满弹力。用八戒的话说:  
好大的棉花糖啊。  

【郭敬明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王语嫣,她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她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段誉,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她伸手一摸,碰到了段誉,叫道:“段郎,段郎,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段誉的应声,只道他已被鸠摩智扼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段郎,段郎,你对我这么情深意重,我却没有一天好言语、好颜色对你,我只盼日后丝萝得托乔木,好好的补报于你,哪知道……哪知道……我俩竟恁地命苦,今日你命丧恶僧之手……”   

【重口味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王嫣,他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他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段誉,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他伸手一摸,碰到了段誉,却是触手冰凉粘滑,不由虎躯大震,叫道:“段郎,段郎,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段誉的应声,只道他已被鸠摩智插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段郎,段郎,你对我这么情深意重,我却死守受道,只道宁死不做攻,没有一天好言语、好颜色对你,我只盼日后你能攻起来,我们好好做一次,哪知道……哪知道……你竟找了这恶僧来插……我俩竟恁地命苦,今日你命丧恶僧胯下……”
【棒子粉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金在中,他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他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郑允浩,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他伸手一摸,碰到了郑允浩,叫道:“郑郎,郑郎,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郑允浩的应声,只道他已被朴有天扼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郑郎,郑郎,你对我这么情深意重,我却没有一天好言语、好颜色对你,我只盼日后丝萝得托乔木,好好的补报于你,哪知道……哪知道……我俩竟恁地命苦,今日你命丧恶徒之手……”
【刺龙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许三多,他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他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史今,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他伸手一摸,碰到了史今,叫道:“班长,班长,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班长的应声,只道他已被兰校龙扼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班长,班长,你对我这么情深意重,我却没有一天好好表现、给你争光过,我只盼日后不做骡子变成玛,好好的报答你,哪知道……哪知道……班长竟恁地命苦,今日你命丧恶龙之手……”
【赤壁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金城武,他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
他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段誉,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他伸手一摸,碰到了梁朝伟,叫道:“梁郎,梁郎,你……你……你怎么了?”
却听鸠摩智道:“梁郎这称呼虽好,却已经过时了。”
金城武惊道:“不愧是国师,那应该怎么称呼是好?”
鸠摩智笑道:“它出生在荆楚。就该有个荆楚名字。叫萌萌好吗?”
金城武惊道:“这个你也懂?”
鸠摩智笑道:“略懂。我帮牛取过名,人应该也一样。”
金城武柔声道:“萌萌,站起来!”
不听得梁朝伟的应声,只道他已被鸠摩智扼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萌萌,萌萌,你对我这么情深意重,我却没有一天好言语、好颜色对你,我只盼日后丝萝得托乔木,好好的补报于你,哪知道……哪知道……我俩竟恁地命苦,今日你命丧恶僧之手……我需要冷静一下……”  
鸠摩智叹道:“欲望过多,思梦过剩。笑一笑,没什么是过不去的。我也喜欢看你笑啊!”

【雷文耽美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王语嫣,她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她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段誉,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她伸手一摸,碰到了段誉,叫道:“段郎,段郎,你……你……你怎么了?”
这时鸠摩智伸手猛的推开王语嫣,道:“段誉是我家小受,你摸毛摸啊!”
王语嫣心突得一跳,暗想:这天龙八部里,萧虚段3P,段总受,段正淳X段延庆,段正淳X段正明等等啥CP我都萌过了,如今这喇嘛攻X世子受倒是一个相当独特的新配对啊,我以前怎么没想过呢!
那里,鸠摩智摸索着段誉的身体,缓缓道:“誉,我就是看不过你如此在乎那女人才忍不住频频伤害你。今日我竟将你害成这样,我就是自刎也难以谢罪!”
鸠摩智说罢便起身朝那井壁撞去,谁成想却被一只手拉住,原来,段誉在听到鸠摩智的告白以后,情难自持,醒来却见鸠摩智要自尽,真真吓了一跳。
段誉扇了扇如扑扇般的睫毛,轻轻道:“我,我……不怪你……”
【风弄版】
午牌,时分。
没有灯光,四周黑得吓人。王语嫣摸着四周,只摸到冰冷的尸体,蓦然一震: "段郎!"鸠摩智阴沉地凝视着她。那消瘦的下巴曲线依然倔强,含着湿气的眸子,却像再也禁不起一丝刺激般楚楚可怜。截然不同的两种个性,矛盾地糅合在同一张脸上,居然令人意外的协调。鸠摩智的目光并不凌厉,只是被他这并不凌厉的目光淡淡一扫王语嫣也不由得畏缩。
"摩智,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他....."
鸠摩智似乎忍不住了,他露出痛苦的表情,将语嫣拥入怀中,抱得好紧。
"嫣嫣,我好爱你,你可知道,我好爱你....." 他不断低声说着。
"段郎,不,你不是段郎,我的段郎已经死了。"
"你早晚把我逼疯!"鸠摩智要把王语嫣勒死一般紧紧抱着:"嫣嫣,嫣嫣,嫣嫣……"
王语嫣在黑暗中笑得如杨贵妃再世。
[鸣谢:《蝙蝠》《不能动》《并非阳光》《昨天》供在下复制]
【银他妈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新八鸡,他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他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阿银,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他伸手一摸,碰到了阿银,叫道:“银桑,银桑,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阿银的应声,却隐隐,不禁抚“尸”大骂,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银桑,银桑!……呃,你刚才流口水了吧!明明就流了吧!快给我起来不要装死!我的工资你一毛都没付啊混蛋!想赖工钱的话把你打到扑街啊啊!”
【天雷玛丽苏版(我尽力了||||)】
直到快吃午饭的时候,躺在井底的我们3个才慢慢醒过来了拉~呵呵,第一个醒的当然是我,本小姐的功力虽区区排名天下第三,但有神功护体,当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了咯~我醒了以后自然立时便想到偶滴段誉亲亲,要是他死了没给本小姐买东西?虽说现在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还是什么都看不到,真讨厌,我伸出我的如葱尖般美丽白皙的纤纤玉手轻柔一摸,碰到了段誉,叫道:“誉GG,誉GG,你……你……你怎么了拉~?不要不理人家拉~”不听得段誉的应声,怒道:"你是帅哥了不起?拽什么?哼哼你敢惹本公主?不知道本公主是多么冰雪聪明,美丽可爱XXXXOOOO,要你这猪头死的难看!!!!"又过了半天还是不见他理睬自己,这才发现他已被鸠摩智扼死,我抱着他的尸体,晶莹的泪珠顺着我玉刻般完美的脸蛋滴落下来,看上去楚楚可怜,所有的男人都抵挡不住此时的我的魅力,我并不在意没有人看到如此美丽的我,此刻我的心中只有他一人,我将他紧紧抱在我那丰盈的酥胸前,忆起他给予我的种种好处,想到以后没有人给钱任我挥霍,心里不由的一阵委屈,抽泣道:“誉GG,誉GG,你说过要给我买那对镯子的,你怎么能言而不信?!我最讨厌说谎的男人了,要死也先把你所有的财产转到我名下以后再死啊,你居然……你居然……我怎么那么倒霉啊~555555555555555555~……”TAT
【老太版】
一时天旋地转,我功力本浅,在世为人,一向小心翼翼。
这次才算落到底。谁来落井下石都不重要,人言才可畏,谁耐烦还来投石头?
醒过来,我第一时间想:麻烦了,出去后如何与玛丽保罗苏珊娜交待……
本市虽小,但总也有几百万人来来往往,如今就我们三人落到这口井里,真是触了无边的霉头。
姓鸠的这辈子算完了,他竟要段誉?上帝!
上帝都不敢要段誉。
不过,段誉要我……
我们三人的关系,是生物界中的食物链,每个人都在顶端,也在底部,环环相扣。
我冷笑,伸手往旁边去摸,“段誉,你可还好?”
无人回应我,只得一手微凉余温。
我大惊,这花花公子竟然殒命在此?姓鸠是怎么样的人?这世界上真有人能为了爱一字杀人!
我看他二人鸳鸳情深,誓要突破旧习窠臼,搞个一生一世情,却想不到,终究连一颗子弹都吝啬,徒手给掐死掉了。
我也不禁兔死狐悲,抚“尸”道,“男人与男人在一起,其实与女人在一起没有什么两样,你看,你实属运气不好,感情这件事,又靠运气又靠手艺,你两样皆无,还敢上场搏命?下去后喝了孟婆汤,下辈子学聪明一点。”
【没恶意版】
那日王语嫣上到粉红中猛地一刷,看到满目丛林,惊得下巴掉了,忙抚着段誉“尸”身道:“有些话,我现在不说,怕以后没有机会说了……我其实是XX,我其实也是XXX……我还是XXXX,说什么江湖再见,都是……都是…………………………………………………………………………………………

【大明宫词版】
午牌时分
独自醒过来的王语嫣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了恐惧和黑暗的力量。
借着穿透深井的微弱光亮,她看到段誉的鲜血沾满了前襟,比狂风中即将凋残的牡丹还要哀愁。他的面孔无比苍白,似乎世事的冷酷无常令他内心失望而彻底冰冷。
突然王语嫣的双手剧烈地抽搐,把段誉的胳膊抓出条条淤血,仿佛在抓住那能挽救生命的稻草,又似乎要抓住暗中施暴的黑手…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第一次关于爱情真谛的启蒙长着这样一副愤世嫉俗、甚至歇斯底里的面孔。它本身应是优美而深情的,伴随着温暖的体温和柔软的鼻息……段誉脸上那令她陷入爱情的迷一般的诱人神采,从此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绝对属于生命残酷的冷漠。她不清楚这是否就是死亡的含义。总之,她觉得生命中那个青春迷幻的时期就这样提前冰冷地结束了。
段誉,我会为你报仇!愤怒的王语嫣愤恨的盯着鸠摩智,她正在把自己抛入一场战争,尽管这很可能将是一次以卵击石的尝试,然而,它却值得她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那哪怕是注定的失败。因为那是她对于自己教养及血统从儿时就有的承诺,“我宁可选择孤独,而不愿与愧疚共眠。”王语嫣在心中铭刻般的诉说着誓言。
【陈冠希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王语嫣,她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她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段誉,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她伸手一摸,碰到了段誉,叫道:“段郎,段郎,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段誉的应声,只道他已被鸠摩智扼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段郎,段郎,你还有三百多张照片在我电脑里……”
【阿Q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阿Q,他原先也是阔过的,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赵太爷,伸手一摸,碰到了赵太爷,叫道:“我要跟你困觉!”不听得赵太爷应,阿Q心想,大抵是被吴妈那小贱人扼死了罢,不由得大哭,也把他紧紧抱了,哭道:“妈妈的……”  
【裸露版 (囧)】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lulu,他体力本就零蛋,更别提什么内力,因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他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红鸟,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他伸手一摸,碰到了红鸟,叫道:“猪杀苦,猪杀苦,喜奴那!”不听得红鸟的应声,只道他已被 roroG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猪杀苦,猪杀苦……我本来说要让你成为娜娜莉的骑士,哪知道....你等着,等我出去以后定要将那块抹布作为献给你的祭品.....”
这时,背后响起一个声音:“尼桑,都是尼桑的错哦...”  

【语嫣嫂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语嫣嫂,她瞪着一双黄中带黑的眼睛,头发已经全白,脸上瘦削丕堪,仿佛是木刻似的。她一手提着段誉,叫道:“阿毛~~~~”不听得段誉的应声,心想,遭了,怕是遭了狼了。不禁拿着他的一只小鞋,絮絮叨叨哭道:“我真傻,真的~~~”
【郭沫若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呀!
第一个醒的是王语嫣呀!
啊!她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啊!
她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段誉,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啊!
她伸手一摸,碰到了段誉,叫道:“我是一条天狗啊!”
不听得段誉的应声,只道他已被鸠摩智扼死了呀!
啊!
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我是月底光, 我是日底光, 我是一切星球底光, 我是 X 光线底光, 我是全宇宙底 Energy 能量的底总量!……”
啊!我是全宇宙底 Energy 能量的底总量呀!
【姚牧云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王语嫣,他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他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段誉,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他伸手一摸,碰到了段誉,叫道:“段儿,段儿,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段誉的应声,只道她已被鸠摩智扼死,不禁抚“尸”痛哭,将她紧紧抱在胸前,哭道:“段儿,段儿,你对我这么情深意重,我却没有一天好言语、好颜色对你,我只盼日后丝萝得托乔木,好好的补报于你,哪知道……哪知道……我俩竟恁地命苦,今日你命丧恶僧之手……”   
【霹雳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叶小钗,他功力本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他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素还真,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他伸手一摸,碰到了素还真,叫道:“啊……啊……啊……”不听得素还真的应声,只道他已被谈无欲扼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考作文版】  
直到半夜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王语嫣(知道他为什么要叫王语嫣么?因为他妈给他起的,所以要叫王语嫣!),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珠子,他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他忍受着一次又一次被宫刑的痛苦,想着还没有完成一本属于唐朝的史记,他绝不能死。然后他想到了段誉,伸手一摸,果然摸到了一条健康的双腿,叫道:“段郎,段郎,你……你……你咋啦?”不听得段誉的应声,只道他已被鸠摩智搞死,不禁遥望十里长街,哭道:“段郎,段郎,你对我这么情深意重,我却没有一天好言语、好颜色对你,我只盼日后在海边买座别野,门朝大海,四季花开,好好的报答你,哪知道……哪知道……我俩竟一对苦命公鸳鸯,今日你命丧达赖之手……

【穿越玛丽白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王语嫣,她幽幽醒来,双眼迷蒙,先坐起来环顾四周,喃喃自道,这是哪里啊,我不是在和小S做云霄飞车么,突然间,脑海中金光一闪,颤抖中,啊啊啊,我穿越啦,穿越啦,终于穿越啦~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接下来要咋办,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她伸手一摸,碰到了一个人,便叫道:“喂喂,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有人应声,只道他已被XXXOO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我道穿越清宫成侧妃福晋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皇上阿哥通通拜倒在我群下,再不济也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武林排行榜第一神秘美女,白道大侠魔教教主手到擒来,现在怎么到个烂泥坑来啊啊啊啊!!!忽又振作坐起来,对那人左右开弓劈里啪啦一顿好打,“我知道你死不了的,快给我醒来,武功秘籍啥的快交出来!”只见那人有醒转之意,眼睛已微微睁开,忙扑上去扒开他的眼皮,问了一对穿越者来说至关重要的问题“喂!我美么?”
某人 “。。。。。。。。。。”

【吞雪版】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剑雪无名,他内力虽然全失,但由于被一剑封禅拼命护着,受损也就无几。他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好友,其时虽是光天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物,他伸手一摸,碰到了剑邪,叫道:“一剑封禅,一剑封禅,你……你……你为虾米还不醒?你为虾米不说话?你为虾米不理我?你为虾米.....”接连疾唤仍得不到应声,只道剑邪已被体内的吞佛童子人格自掐而死了,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道:“一剑封禅,一剑封禅,你宰吾你让吾紧伤心么?天啊~为虾米——呜!”剑雪猛然感到腹部一凉,接着是一阵剧痛,挣扎着抬头,赫然发现怀中拥着的竟然是吞佛童子!
“傻剑雪,吾骗你的。”


 
本帖评分记录威望 收起 理由
涩涩 + 10 精品文章
 
哥很忙      

美女鉴定师

233

主题

12

听众

5万

积分
  • 24讲师

帅气GG勋章 缘分之星 金牛座 优秀会员勋章 灌水勋章 合理建议勋章 原创勋章

签到天数: 15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7常住居民III

UID
90079
帖子
803
相册
1
发表于 2009-10-29 13:15:02 |显示全部楼层
有才, 有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osmos120      

嘿哈吼

16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 15大学预科

天蝎座 新人王勋章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9403
帖子
0
相册
2
发表于 2009-10-29 13:28:19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字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5

听众

2万

积分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1初来乍到

UID
10044
帖子
51
相册
5
发表于 2009-12-25 12:51:44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强的不能再强了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亚泰印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②丫      

0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 22研三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31649
帖子
3
相册
0
发表于 2010-1-22 14:54:06 |显示全部楼层
有柴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0

听众

1876

积分
  • 6小四年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131060
帖子
0
相册
0
发表于 2010-1-25 16:24:12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都快累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西安论坛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